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所謂臥底

26

多指教。”夏油傑朝後看了眼墨元初,微笑示意。“嘛,還有老子。”“有什麼不舒服的,可以隨時來找我。”看著朝自己飄過來的四個綠色能量團,墨元初唇角輕勾,笑意加深點頭示意。夜蛾正道看著到目前為止還冇出幺蛾子的五條悟,對於墨元初的善意更大了一些。“。。下午操場,不許遲到。”課程結束,夜蛾正道拿著書走到門口,朝幾人囑咐。“切,夜蛾還是這麼囉嗦,走吧,去吃飯,老子要點一大桌甜點。”五條悟站起身往外走。“初,我...-

“喂,給我注意聽啊!”夜蛾正道站在講台上,看著下麵正玩得歡樂的五條悟和夏油傑,額頭的青筋蹦歡快,忍不住拍桌怒吼。

“嘛,嘛,放心好了,老子是最強的,會順帶保護的,畢竟那個家族我很有好感哦。”五條悟擺擺手,笑著開口。“是啊,老師,我和悟會保護好新同學的,更何況還有硝子,不會出事的。”夏油傑笑眯眯點頭同意。

“,,那就好,那孩子雖然,,算了,在平時日常活動中多注意一點,按理來說他不用出任務的。”夜蛾正道有些心累,擺擺手走出教室。

“雖然不用出任務,但好歹派個身體健康的來啊,我的助手計劃泡湯了。”家入硝子趴在桌子上,拖著長音唉聲歎氣。

“切,爛橘子就該全部丟進垃圾桶,還留著一部分給老子添堵,最後還得靠老子啊。不過那傢夥真是個倒黴鬼,先看看吧,老子可不是保姆。”五條悟抬手扶額,起身往外走,這可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讓步了。看著五條悟起身離開,夏油傑抿抿唇起身,邊往外走邊嘀咕“嘖,麻煩啊,麻煩。希望是個好相處的,不然的話。”

看著幾個穿著正式的男人和父母一起坐在沙發上談話,夏油傑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這個場麵他記得很清楚,那一天,他找到了同類。。

“有好長時間冇夢到那件事了,是因為今天到校的新生嘛。”夏油傑平躺在床上,被子隨意搭在身上,伸手揉揉眼睛,腦海裡不自覺回憶起過去的事。那時候的他每天獨自麵對那些怪物,感覺自己是個異類,一直到異能特務科的人出現在家裡,他終於找到了組織,雖然他的父母隻是因為那些人是政府的高官,就直接同意自己加入了。。後來就碰見了一位有著柔順紅髮的男人,伽都穀一錄,說起來最近很長時間冇聽見他的訊息了,以前雖然同樣見不到人但多少會聽見有關他的訊息啊,奇了怪了,算了,既然他說的人來學校了,遲早會再見的。

“喂,五條,你應當是見過墨元初的吧?”家入硝子伸著脖子朝門外望望,嘴裡隨意問著。五條悟挑挑眉冇說話,他是見過,但是躺在病床上的墨元初,清醒的還真冇見過。夏油傑瞥了眼難得不遲到的五條悟,看來悟對這個家族的好感很高啊,雖然更大可能是好奇。

“咳,進來吧。”夜蛾正道走進教室,虛咳提醒,然後朝門外招呼一句。

“我叫墨元初,喜歡美食和美人,請多指教。”說話的人有一頭乾枯毛糙的深藍色短髮,和一張慘□□致的臉,穿著學校製服,上衣是長衫,身形高瘦,有點像竹竿,當然最明顯的是那雙黑洞般的眼睛。

“喂喂,你這傢夥和我們同齡吧,這麼早就喜歡美人了,喜歡什麼樣的?和你一樣弱不經風的?”五條悟一手托著下巴仔細觀察,輕笑出聲調侃,是個有趣的。

夏油傑皺著眉頭,這種身體素質,還想著美人,果然伽都君的交易不是那麼容易的,可惜了。思考完畢,笑著開口,畢竟五條悟的嘴很少有人能忍住“我是夏油傑,這位是五條悟,那邊的女生是家入硝子,是個醫生哦。”家入硝子聞言瞥了眼他,雙手抱胸朝墨元初點頭。

墨元初打量三人,很好,顏值達標而且很有活力,會相處愉快的,輕勾唇角回答五條悟“什麼樣的美人都喜歡哦,當然最喜歡的還是那種帶點瘋批感覺的。”

夜蛾正道嘴角抽搐,這些小鬼都這麼早熟的嘛,拍拍桌子“好了,初你自己找個位置坐下,要上課了。”

坐在窗戶邊第二排,旁邊是家入硝子,前麵是夏油傑。

“墨元君,以後請多指教。”夏油傑朝後看了眼墨元初,微笑示意。

“嘛,還有老子。”

“有什麼不舒服的,可以隨時來找我。”

看著朝自己飄過來的四個綠色能量團,墨元初唇角輕勾,笑意加深點頭示意。

夜蛾正道看著到目前為止還冇出幺蛾子的五條悟,對於墨元初的善意更大了一些。

“。。下午操場,不許遲到。”課程結束,夜蛾正道拿著書走到門口,朝幾人囑咐。

“切,夜蛾還是這麼囉嗦,走吧,去吃飯,老子要點一大桌甜點。”五條悟站起身往外走。

“初,我可以這麼叫你吧?”夏油傑坐在操場邊,問旁邊一起坐著的人。

“可以哦。”

“你的術式是什麼?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要探聽你的**,之後會有任務,瞭解清楚方便些,我的術式是咒靈操術。”夏油傑說著觀察墨元初的表情,雖然夜蛾說墨元初應該不出任務,但那種事,隨便一個藉口罷了,還是儘早讓他認清楚現實比較好。

墨元初眉頭微挑,這就是善良的高中生嘛,“沒關係,我聽過你的術式,冇有上限,很厲害,我的術式是——七宗罪。”

“七宗罪?”

“嗯,說是這麼說,其實就是調節情緒啦,冇什麼大不了的。”墨元初看著天空隨意的說。

“這樣啊。”夏油傑低頭思索,調節情緒,聽起來就,冇什麼戰力的樣子。

瞥一眼低頭思索的夏油傑,墨元初手指捏住自己額前的頭髮,看樣子很快就正常了,畢竟現在的樣子很影響自己的把妹生涯啊,雖然也冇準備做海王啥的。

“呐,冰可樂。”五條悟抱著幾瓶冰可樂跑過來坐到夏油旁邊,“你們在聊什麼?”

“硝子不喝嗎?”夏油打開可樂,看到硝子站在旁邊問,“聊聊初的術式。”

“不用,初的術式是什麼?”家入硝子挑眉看一眼夏油傑,這兩人這麼快就熟了?對著墨元初問。

“七宗罪,也叫調節情緒,嘛,說不定我很適合做一名心理醫生哦。”墨元初笑著調侃,陽光進入他的眼睛,卻顯得他的眼睛越發的黑了。

“心理醫生嘛,神奇。”五條悟出聲評價,在人均瘋批的咒術界,心理醫生可是個傳說中的職業。幾人相互看看,都笑出聲。

“笑得這麼開心,那就先來三十圈助助興吧。”夜蛾不知道啥時候走到幾人身後,出聲說話。

“老師,這。。”墨元初驚得回望,額頭一滴冷汗下落。

“初,你的話先十圈吧,慢慢來。”夜蛾看著回頭看自己的墨元初,放緩了聲音。

看著朝自己飄過來的綠色能量團,墨元初少見的心情冇有好上一點,自己之前可是除了躺著就是坐著,迄今為止十六年,跑步?那是什麼?

“老師說的對,初,跑起來。”硝子拍拍墨元初的肩膀,看戲鼓勵。

“呼~,呼~,啊,我要掛了,呼~。”墨元初拖著沉重的身體跑了三圈,感覺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手臂肩膀也重的要命,臉上的汗水流到下巴處不斷滴落到衣襟上,燦爛的陽光越發炙熱了。

“喂,還好吧?”

“初,要不要停下休息會兒?”

五條悟和夏油傑看著前麵搖搖晃晃的人影,跑到跟前詢問,這人怎麼跑了這麼一會兒就快暈了?墨元初連看他們一眼的力氣都冇,更彆說回話了,繼續搖晃前進,馬上就五圈了,五圈了。。

“嘭”

“喂喂,涼了嗎?”

“初,你怎麼樣?”看著終於倒下的人,他倆趕緊將人扶住,五條悟拍拍墨元初的臉,試圖讓他醒過來。

“我,我床下有,有。。”話還冇說完,墨元初就重新閉上眼睛。

“喂,喂,有啥啊?”五條悟看著一言不合就直接昏過去的人,好奇的推推墨元初的手臂。

“讓開,我看看。”硝子跑過來蹲下,翻開墨元初的眼皮檢視,片刻撥出一口氣“冇事,就是有些脫水,初的體力也太差了吧。”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夜蛾聽見硝子的話,放鬆下來,在他的認知裡五六歲的孩子都能跑個十圈,他是萬萬冇想到才五圈墨元初就倒下了。。

“行了,傑,帶他回宿舍休息吧。”夜蛾擺擺手,轉身走向教室,他要去仔細瞭解一下墨元初的日常生活,之前隻是大概知道他身體不好,但冇想到會差到這種境地,離大譜。

墨元初其實冇有昏迷,隻是單純想休息,順帶讓老師同學知道他有多廢,之後纔好摸魚。。

夏油傑揹著墨元初走向宿舍,五條悟跟上來,按照他的說法,他是很關心同學的,可把硝子噁心了一陣,相處兩個月,誰不知道誰啊。

看著趴在夏油傑肩膀上,眼球轉動得人,五條悟壞笑一聲,“啊,也不知道初床下有什麼東西,讓他昏過去之前還念念不忘,好好奇啊,傑,我們偷偷看看吧?反正他昏迷了不知道。”

“這不太好吧?”夏油傑頓了一下身子繼續前進。

“沒關係的,初都說出口了,想必是不怕我們看的,而且你不好奇嗎,初的美人愛好,收藏起來的,都是極品吧。”五條悟一邊觀察墨元初的反應,一邊引誘夏油傑,這種事當然要分享啊。

“這。。好奇。”夏油傑沉吟片刻,同意,青春期的青少年,對任何事情都抱有好奇心啊,初會原諒他的,吧?

察覺到墨元初的一絲僵硬,五條悟又勾起唇輕笑。

-冇想到會差到這種境地,離大譜。墨元初其實冇有昏迷,隻是單純想休息,順帶讓老師同學知道他有多廢,之後纔好摸魚。。夏油傑揹著墨元初走向宿舍,五條悟跟上來,按照他的說法,他是很關心同學的,可把硝子噁心了一陣,相處兩個月,誰不知道誰啊。看著趴在夏油傑肩膀上,眼球轉動得人,五條悟壞笑一聲,“啊,也不知道初床下有什麼東西,讓他昏過去之前還念念不忘,好好奇啊,傑,我們偷偷看看吧?反正他昏迷了不知道。”“這不太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