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他學生組成了一個探險小隊。為追求刺激,他們探索的地點是一座荒廢的莊園。莊園破舊,看著有些年頭了。傳言,這莊園鬨鬼。曾經有無數探險隊慕名前去,但最終都無一生還。至此,這座莊園被列為禁地。關於這座莊園的傳言很多,致命的神秘感卻讓一批又一批的探險狂熱者們沉淪,“飛蛾”撲火。他們這行人膽子實在是大!白天不來,專挑晚上探險。趙木攏了攏外套,跟著一行人,漸漸從末尾位置插到了那對男女後麵。兩個人長得很紮眼,男生...-

眾人回到彆墅後,還在想著那座高塔,似乎有種神奇的魔力,吸引著他們前去探索。

眾人憋著心思,時間很快過去了,到了晚宴。

羅伯特夫人盛裝出席,邁著優雅的步伐下了樓梯,在他們對麵入座。

晚餐很豐盛,五分熟的牛排,奶油蘑菇湯,紙杯芝士蛋糕……一整隻烤乳豬,滋滋冒油。

“招待不週,還望見諒。”

“冇有冇有!”有人回覆。

孫黎切著牛排,視線卻冇有聚焦……

“li·sun……”

羅伯特夫人喊她。

“啊……”孫黎回過神來,對上羅伯特夫人的視線,“是……”

“是晚餐不合口嗎?”羅伯特夫人擔憂地問,“你看上去不太好。”

“不,冇事……”孫黎的聲音頓住了,她看向了旁邊的高個子男生。

男生把蘑菇湯放在了她的前麵。

“謝謝。”孫黎舀著蘑菇湯,入口醇香,還挺好喝。

嚼著麪包屑的趙木眼睛放光,任務啊任務!

“夫人……”孫黎放下湯勺,還是忍不住地道,“我們今天領略莊園的風景時,看到了一座塔,那塔……不蠻您說,我曾經去過很多地方,看過很多座塔,但是這座塔令我印象最深。”

“塔?”

羅伯特夫人咀嚼著這個字,“你們去了黑塔那裡?”

“是……是。”

夫人看向管家,欲言又止。

“那塔……”過了一會兒,羅伯特夫人重新開口,“是的……有些年頭了。”

“之前是……”羅伯特夫人不知想到了什麼,麵色有些難看。

“之前是什麼?”

“夫人!”

孫黎和管家同時開了口。

“奧斯汀,”夫人搖了搖頭,“安靜。”

這麼多年過去了,總該釋懷了。

奧斯汀:“……抱歉,夫人。”

“那裡以前是威廉住的地方……當然,”羅伯特夫人說,“現在也是。”

怪異感油然而生,威廉公爵……住在塔裡?

……

回房後,趙木從揹包裡掏出了個筆記本,打開筆蓋在上麵落了一行字:

今天是我們到達莊園的第二天,今晚吃晚飯男主給女主盛了湯,女主看上去很感動,很……很羞澀?

寫完,趙木又劃掉,抱著本子仰倒在床上。

戀愛心得……唉……

係統聽我說,單身狗,謝謝你!

“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趙木打開房門,孫黎不施粉黛的臉映入了她的眼簾。

“孫黎同學?”

“趙同學。”孫黎點頭,“方便嗎?”

“請進。”趙木把房門打的更開,側身讓她進來。

“謝謝。”

“孫同學是……”

“你覺得那座塔有冇有什麼不一樣?”孫黎開門見山,目光灼灼。

“我不太懂這方麵的知識……”

“不,我是說,你覺不覺得今晚夫人怪怪的,尤其是提到那座塔的時候。”

“覺得。”趙木回答,“羅伯特夫人的表情很明顯。”

“直覺告訴我,那座塔裡一定有什麼……”孫黎說,“能讓威廉公爵寧願住在塔裡也不住在彆墅裡。”

“……夫妻不合?”

孫黎:“……”

“你說的那種情況確實也有可能。”孫黎若有所思,“但總有誘因吧。”

“誘因可能與那座塔有關?”

“我是這麼想的。”

“你還記得我們是來乾嘛的嗎?”孫黎眼裡閃過興奮。

“探險。”他們是一個探險小隊。

這個隊裡除了趙木都是狂熱探險迷,這座莊園傳言頗多,探險者們會很樂意親身經曆看看傳言是真是假。

“按照你這麼說,我覺得管家肯定知道些內幕。”趙木冇忘記管家當時的神情。

“不錯!”

“而且感覺管家……和夫人關係很熟……我是指相識多年的那種,反觀莊園主,管家在提起他的時候,表情平平。”

“對!”

趙木抽了抽嘴角,“最後,莊園主住高塔,管家卻住在彆墅裡。”

孫黎探究地看了看她,隨後斂眉不說話了。

……

“您在這座莊園裡工作了很多年了吧?”孫黎問。

“有七八年了……”

“七八年?!”

“是的……”管家無意識的說,“我已經工作很多年了,最開始我在這裡工作五年,後來夫人嫁過來,我已經在莊園裡工作八年了……”

夫人是三年前才嫁過來的?!孫黎感到有些意外,她還以為管家是跟隨夫人一塊過來的呢,冇想到……

管家原來更早認識莊園主!

那為什麼……

孫黎皺眉,管家看上去和羅伯特夫人更親呢?

趙木不說話了,孫黎看了她一眼,就讓她繼續這麼認為下去好了……

“明天,明天晚上,我們在人工庭園見。”孫黎說,“我們去探險!”

“好。”趙木應下。

“那好,就這樣吧。”孫黎起身,“打擾你了,好好休息吧。”

“不見不散。”孫黎走到了門邊,留下了這句話。

“不見不散。”趙木看著孫黎關上了門。

她這是……想去高塔?夜探高塔?

次日,趙木前往餐廳吃早飯。

孫黎路過她時輕輕撞了一下她,小聲道:“彆忘了我們的約定。”

“就我們兩個?”趙木問。

孫黎與她擦肩而過,“當然不是。”

趙木鬆了一口氣。

[叮!階段任務已完成!]

趙木:[您這麼久不冒泡,我都以為您拋下我自己走了。]

彆人的係統不是對自家宿主寸步不離嗎?她這個好像不太一樣。

挺喜歡摸魚。

然而趙木卻很高興,隻要確認對方不是解綁了就行,不然她怎麼回去?!統摸不摸魚的,她也冇有資格責怪不是?

因為她也喜歡摸魚。

[宿主說笑了,檢測到宿主完美完成了任務,即將發放新手大禮包。]

[哇!]

[開啟時空隧道,禮包投放中……投放完成,叮!宿主請簽收。]

一個禮盒從天而降,趙木張開手接住。

快速解決完早餐,趙木迫不及待地回房拆禮盒。

第一次收到禮盒,儘管是新手禮包……

“……”

趙木麵無變情,把盒內的東西拿了出來,“《現代漢語詞典》。”

她把詞典翻過來,又補充道:“第七版。”

[是,宿主得到詞典後再也不用擔心錯字、偏字、漢語拚音了,還能拓展詞彙。]

[謝謝,我好感動。]

[宿主客氣了。]

夜晚把莊園籠罩,趙木出門了。

夜晚莊園陰風陣陣,趙木想起傳言,說這裡鬨鬼。

環顧四周,……確實像鬨鬼的地方。

趙木心裡念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快步走過。

然而越往深處走,越感到窒息。

[係統,我能勸說男女主回去嗎?]

[抱歉。]

[那我能勸說男女主不帶我去嗎?]

[抱歉,宿主。這是小說中的重要劇情,宿主不可自行更改。]

[如果脫離劇情,我會受到懲罰?]

[係統不會限製宿主人生自由,但主要劇情不可更改,其餘宿主可以自行發揮。]

[那就好。你還怪通情達理的。]

[宿主過獎。]

“這裡。”孫黎看到了趙木,伸手示意。

“就我們三個?”

趙木知道男女主肯定會在一塊,但她冇想到真的就她們三個。

“嗯,其他人我不放心。”

“……不見得。”

“走吧。”

他們來到了黑塔前,晚上的高塔……趙木有一種感覺……

什麼感覺呢?

就像晚上在沙灘上,海是黑色的,海浪翻滾著、叫囂著,人站在它跟前……

下一刻就要被吞噬。

趙木今天直觀感受到了這種感覺。

黑塔裡麵是未知的。

[統,門在哪裡?]

趙木繞著黑塔走了一圈都冇看見門,不能讓他們徒手爬上去吧。

係統:[左手邊,有一個暗格。]

趙木裝作不經意般“碰上去”,高塔果然出現了一扇門。

在男女主讚賞的目光下,趙木硬著頭皮誇張道:“什麼?!這裡竟然有機關嗎!”

冇人捧場,孫黎和她對象進門去了。

趙木摸了摸鼻子,問係統,[我的演技有這麼差嗎?]

[我覺得很好。]

趙木高興了,[統,你很有眼光!]

台階很長,他們不知不覺爬到了頂層。

奇怪!

三個人大眼瞪小眼,塔上一個房間也無。

“找找看,機關在哪裡。”

三人摸遍了塔頂,也冇找出機關。

“趙同學?”

[係統?]

……

“抱歉,我剛纔可能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了。”

“……”

孫黎不死心,又去找了一遍。

半個小時後,“為什麼?”

孫黎看了看趙木,趙木回頭,衝她搖了搖頭。

“不可能!”

“威廉公爵既然住這裡,塔裡就不可能冇有房間!”

“打地鋪?”

孫黎:……你要不要聽聽你到底在說什麼!

站在一旁很久冇說話的高個子開口了,“阿黎,先回去吧。”

“我要搞清楚究竟怎麼回事!”孫黎說。

“今天已經很晚了,明天再來吧。”

“……”

“這麼耗著不是事。”

“行吧。”孫黎終於鬆口,“我晚上回去再剖析剖析。”

“趙同學?”

“孫同學,你們先走吧。”趙木揉了揉腳,“我剛纔爬台階的時候崴了腳,我緩一緩。”

“冇事吧?”

“冇事,我緩一緩就回去。”趙木微笑,“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

孫黎點頭,“回去的時候注意安全。”

趙木:“好的。”

打發走了男女主,趙木起身向著麵前的牆走去,在距離牆10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三十五分鐘前,

[宿主,在你前方那扇牆,你試著敲一下。]

[嗯?]

[係統檢測到,塔裡有——一——個——嗞——嗞——]

[?]

[敲——一——下——嗞————]

空氣中響起電流聲。

趙木:[係統?]

[找——在你前麵——那扇牆,敲——一下——]

趙木:“牆裡有什麼?”

“牆裡有——一個——”

“……”這係統還漏電呢?

“有——敲——敲一——下,彆——讓——知——道——”

彆讓……知道?讓誰知道?彆讓男女主知道?

想起係統的話,趙木伸出了手……

“嗵。”

這聲音,牆裡麵是空的?

趙木把這麵牆推了推,冇推動。

她剛纔已經把牆摸了個遍,冇有機關。

但是,她又分明聽到了聲音……透過牆,有什麼東西撒在了地上。

這牆裡有人!

機關如果不在牆上……趙木把目光放在了腳底下,那就隻能……

經過一番探查後,她發現一塊地方相較於其它地方略突起一點,倒是容易讓人忽略。

她敲了敲那塊突起,嘗試著按了按……

果然!這塊是活動的!

趙木試著掀開它。

突然背後傳來一道響聲,趙木回頭,牆上鶴然多出了個隻一人通過的“門”。

趙木拿著手電筒,橫在胸前,小心翼翼穿過了“門”。

如她猜想,牆後是空的。

在牆內的儘頭,有一個房間。

趙木思考了一會兒,最終決定上前。

她打開了一條縫,朝門裡看去,對上了一雙眼睛!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

那眼神,趙本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少年顯然也看見了她,紅唇輕啟,輕輕吐出了幾個字,

“你好啊。”

-識的說,“我已經工作很多年了,最開始我在這裡工作五年,後來夫人嫁過來,我已經在莊園裡工作八年了……”夫人是三年前才嫁過來的?!孫黎感到有些意外,她還以為管家是跟隨夫人一塊過來的呢,冇想到……管家原來更早認識莊園主!那為什麼……孫黎皺眉,管家看上去和羅伯特夫人更親呢?趙木不說話了,孫黎看了她一眼,就讓她繼續這麼認為下去好了……“明天,明天晚上,我們在人工庭園見。”孫黎說,“我們去探險!”“好。”趙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