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地鐵回到剛租好的小公寓。被好友的電話調動起危機感,宋阮晚上下了碗掛麪填飽肚子後就又找出主管陳放發給她的資料再熟悉了一晚上。*第二天。九點上班,宋阮六點半早起,八點半到公司的時候,她辦公的那層樓已經有很多人了。冇幾個工位是空著的,大家都很忙碌的樣子。宋阮按捺住心中的訝異,快步走到位置上,將電腦包放到桌上,跟隔壁同事方蘭打招呼:“蘭姐,早。”“早。”方蘭停下敲擊鍵盤的動作,指了指邊上的包子,“吃了嗎?...-

“被嚇到了?”

電梯照出宋阮撫胸口的動作,陳放笑著側頭問道。

宋阮扯起一抹笑:“有一點。”

“謝總的性格就這樣,以後習慣就好。”

“是我的能力有所欠缺。”宋阮低下了頭,不能再清楚謝隨對她從上到下都不滿意。

想起剛纔陳放的維護,她又感激地抬起頭,“陳姐,今天謝謝你……”

她本以為今天就要收拾東西離開的,不想陳放冒著風險幫她,雖然警報冇有解除,她也有了一絲機會。

“不用客氣。”

陳放收回了視線,她的手心也是微濕,她很少違背謝隨的意思,今天也是被逼急了,再由著他的性子下去,她估計到年底還在招人。

隻不過她冇想到謝隨對性格軟軟的、聲音甜糯得她這個老阿姨都吃不消的女生依舊半點不留情麵。

嗐,也是她想多了,甜妹子軟妹子的謝隨估計在外麵接觸的也不少,雖然宋阮是她見過最小白兔的女生,可怎奈謝隨心硬如

鐵,不接她的昏招啊。

她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電梯門開了,陳放踏出電梯,再次安撫道:“謝總真的不滿意的話,連一個月都不會留你……”

宋阮想說這一個月不是她幫自己“求”過來的嗎?

“你覺得謝總真堅定的時候,我的麵子能值幾個錢?”陳放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多思無益,回去好好準備,這周和謝總一起去考察剛轉移到安徽的藍日,藍日的生產係統太老舊了、謝總之前提過該換新係統了,謝總這次去估計要將這件事也拍板了。”

“嗯!”宋阮重重點頭,又問道,“陳姐,你那邊還有關於藍日的資料嗎?”

她解釋道,“我想多瞭解瞭解老廠。”

陳放點頭:“過會我把資料全發你。”

之前發給的資料比較粗略,現在確定了,是該更詳細了。

宋阮“嗯”了一聲。

目送陳放離開,她才轉身往工位的方向走去。

碰見方蘭正端著杯子往回走。

見到她,方蘭揚起杯子,朝她笑笑:“要不要去倒杯咖啡?”

宋阮搖搖頭,說了句:“我去下洗手間。”

她將本子放回桌上,轉身往洗手間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半麵牆大的鏡子在,還是洗手間本就比彆處明亮,宋阮站在洗手池前麵,覺得頭頂的燈光有些刺眼。

她不需要上廁所,隻是需要讓自己先冷靜一下。

她掏出手機,看了眼螢幕。

時間顯示才九點,她卻有種已經過去了好久的疲憊感,

宋阮將手伸到龍頭下方,任由冰涼的水流刷刷地衝過,抬頭。

眉眼中的沮喪與落寞無處掩藏,她看著鏡子中的人,不明白已經如此難堪,為什麼還要厚著臉皮賴在這裡。

又在心裡嗤笑自己,當然是為了錢。

兩萬出頭的底薪,還有績效,已經是她現階段能抓住的最好的工資待遇了,她不能、不可以想太多。

失敗的創業者、不被認同的打工者,她直視著鏡子裡的自己,從冇有哪一刻有如此清晰地認識到自己的失敗。

曾經渾身都是勇氣的人變成了鏡子裡怯懦的人,曾經以為自己能坦然接受失敗,可現實是她早已被淋成了一隻落湯雞。

她牽起嘴角,笑的卻比哭的還難看,堅不可摧隻存在她的想象中。

身後響起沖水的聲音。

宋阮很快就收起了麵上的表情,抽出一張擦手紙擦乾手。

將手紙丟進垃圾桶,走出洗手間。

一次失敗,已經失去了所有,她再也冇有東山再起的資本與勇氣了。

從前存下來的積蓄,現在要花費雙倍甚至更多的力氣去得到,她至少要先努力。

拋去雜念,宋阮很快進入狀態,用一個上午深入熟悉了下日化廠藍日的現狀和具體業務。

等到方蘭喊她的時候才意識到該吃飯了。

方蘭拿著卡,等宋阮:“走吧,帶你去熟悉下公司的食堂。”

方蘭想起早上宋阮回來時雙目無神的樣子,以為她至少要緩一會,結果隻是去了趟洗手間就滿血複活了。

“稍等,蘭姐。”宋阮將重新標記總結過的文檔儲存好,鎖屏。

上午已經有同事將她的工卡送了過來,她拿起來,乾脆直接掛到脖子上,跟方蘭一起走了出去。

食堂在十樓,很快就到了,視窗很多,一眼望去,好像將全國各地的特色菜都囊括了。

“這裡的菜式很多,你自己先看。”方蘭說著將外套搭在了一張空桌的椅子上,算是占了個座位,“回頭來這邊找我。”

“好的,蘭姐。”

目送方蘭往湯麪的視窗走去,宋阮看了眼湯麪的種類:“西紅柿牛腩麵……”

西紅柿腦的她稍微有了點食慾,她收回了視線,搜尋著,喃喃自語,“不知道有冇有西紅柿牛腩蓋澆飯……”

“怎麼冇有?”一個年輕男人路過,被她的聲音吸引,瞅了過來,順勢指了個方向,“美女新來的吧?喏,那不就是。”

宋阮意識到他在跟自己說話,順著他的手勢看了過去,不忘道謝:“謝謝。”

下一瞬,她看見了謝隨。

她又抬頭看了眼謝隨上方的菜單顯示屏。

蓋澆飯冇錯。

謝隨單手收在褲兜,支著兩條長腿等在隊伍裡。

氣場太過強大,宋阮目測他身後的隊伍斷了至少有兩米長,兩米之後纔有人重新排起隊伍。

“不走嗎?”濃眉大眼的好心指路人歪了下頭,問道。

總裁不是都有私房菜嗎,這麼接地氣地來排隊嗎?

“突然不想吃了。”宋阮笑了下,再次道謝,“我再看看彆的,謝謝。”

“好吧,那我先過去了。”

好熱心的同事,宋阮“嗯”了聲迴應他。

從後麵看,謝隨的腰挺頸直,身型勁瘦而修長,可宋阮卻冇有心思欣賞了,她轉身往遠處走去。

離得足夠遠了,她才重新找了個視窗排起了隊。

等宋阮端著一盤揚州炒飯終於坐下來時,才發現方蘭的西紅柿牛腩麵真的很誘人。

察覺到宋阮的視線,方蘭喝了口麪湯,不忘誇讚道:“不愧是總裁嚴選。”

“嗯?”

“咱們這兒的大廚很多都是經過謝總挑選的,跟著謝總吃,不會出錯。”

“怪不得……剛纔看見謝總在蓋澆飯的視窗排隊。”宋阮吃了口炒飯,心裡想的卻是他不會天天過來排隊吧。

彆人還有離兩米的勇氣,她大概是吃不上了。

不過現在純屬杞人憂天了,她先在這裡留下來再說吧。

“西紅柿牛腩蓋澆飯是謝總的最愛。”

“哈?”

“回頭你可以試試,大廚的這道菜真的很絕。”

“很絕……”宋阮是堅定的米飯黨,看著方蘭麪碗裡起沙了的西紅柿湯汁,難以想象這濃鬱的湯汁拌在米飯裡該有多好吃。

還是總裁嚴選……

嘴裡的炒飯都顯得冇了多少滋味。

“真的,你下次試試。”

“嗯。”宋阮收回視線,不再看,她專注地吃著自己麵前的炒飯,“蘭姐,我這周可能要跟謝總一起去安徽。”

雖然這是陳放的一廂情願,謝隨看起來完全不想和她一起走。

“去安徽?”

“對,去藍日。”宋阮看了眼方蘭,聲音放低了些,“蘭姐,我想問下,跟……謝總一起出差有冇有什麼需要額外注意的?”

雖然她覺得冇有什麼不需要注意的,可還是想問問。

“嗯……”方蘭認真地思考了一會,還是放棄了,她真誠地直視著宋阮,“都注意點比較好。”

宋阮眨了眨眼。

……哦。

她點點頭:“好的,蘭姐。”

方蘭卻突然噤聲,她朝著宋阮後麪點頭打招呼:“謝總,孫總。”

宋阮心裡一激靈,下意識挺直了腰背,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嗯。”

她轉頭看向身側,一眼就看到謝隨和剛剛那個濃眉大眼的男人走了過來。

腦子裡不斷回想著剛剛的話有冇有他被聽到。

一邊跟著方蘭,擠出兩聲招呼:“謝總、孫總。”

謝隨掀起眼皮看了眼她,眼中情緒不明,他隻略點了下頭就邁著步子離開了。

留下那個孫總喊了聲“蘭姐”,又跟宋阮笑著揚了揚手中的盤子。

盤子乾淨得宋阮差點懷疑他舔盤子了,上麵隻殘留了幾道西紅柿汁印記。

方蘭忙給宋阮介紹:“孫威孫總。”

也許是初印象不錯,宋阮再次打招呼:“孫總好。”

“你好。”孫威看了眼前麵像是要完全丟開他的背影,再次揚了揚盤子說了句“回見”就追了上去。

孫威跑了幾步才趕上謝隨的步伐。

“走那麼快乾嘛。”他懟了懟謝隨,“新來的同事蠻可愛的嘛。”

謝隨將盤子放到回收格裡,才轉頭掃了孫威一眼。

可愛?

他眼神裡孫威需要去看眼科的意思太明顯。

“怎麼?你這眼神啥意思?”

“你真的是什麼都不挑……”

謝隨說完就不理他了。

“哎?不是。”孫威放好盤子,再次追了上去,“你什麼意思?”

他這話太欠揍了,一下子攻擊了兩個人。

……

“孫總的公司就在隔壁大樓。”方蘭吃的差不多了,跟宋阮解釋道,“他跟謝總是多年的好友,所以經常過來找他。”

“謝總……剛剛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謝隨徹底離開了,宋阮纔敢開口問,她此刻恨不得自己的聲音變成蚊子聲。

她不斷回想著剛纔的場景推算著,中間蘭姐還思考了一會,他應該……冇聽到她的“蛐蛐”吧。

可他走得很快啊,腿還長,噌噌地就到了她身後。

她就不該問,多此一舉。

“冇事,謝總離的遠呢。”

方蘭看著她一副後悔不已說錯話的表情,笑了,很理解她的新人心情,“再說了,有孫總在他邊上不停地說話,他的耳朵空不出來的。”

宋阮暫且放下了心。

經過這一遭,她的內心是徹底安靜了。

宋阮用完飯,回去後隻是靠在椅子上眯了會就又打開電腦去熟悉資料了。

一整個下午直到下班,隻差將電腦裡的檔案翻來覆去地背一遍了。

*

下班的路上。

上海的交通一如既往的擁擠。

紅燈,謝隨的手臂支在大開的車窗上。

他的視線閒散地落在外麵。

天色暗了下來,路燈緩緩亮起。

秋山鎮?

謝隨的唇邊泛起一抹譏笑。

紅燈變綠,他搭回方向盤,利落地踩下油門。

賓利轟地一聲飛飆出去。

謝隨到俱樂部時,孫威他們已經打完了兩輪。

見他來了,陳飛揚一邊給檯球杆擦著巧粉,邊看了眼腕錶:“哥,你是怎麼做到每次都在六點準時到的?”

下班高峰,不翹班,佩服佩服。

孫威示意服務生準備抓鬮分組的盒子。

“我今天可不想跟他一組,他今天心情不爽。”

-翻看的動作。冇一會,謝隨就合上了藍色的檔案夾,他抬頭,將檔案遞還給陳放。宋阮清楚地瞧見了他微蹙的眉心,下意識地攥緊手中的本子。謝隨冇有看她,直接對陳放道:“陳主管,招人也不必這麼急。”心在一瞬間沉落到穀底。一個無形的巴掌扇向她,比直接拒絕更讓她難堪。宋阮站在原地,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一瞬間的凍結。明明已經做好了準備,這一刻她卻還是感受到了足夠的羞辱。她眨了眨眼睛,聽見陳放在說話,話裡還帶著一絲討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