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上去”是真上去。謝總不在十六樓辦公。陳放刷了卡,按下“十八”的按鍵:“晚點你的工卡會有人送過去,去十八樓的權限也給你開了,但是記住工卡不能隨意外借。”宋阮“嗯”了一聲:“我記住了。”光記住還不夠,陳放又提醒道:“有一個助理就是因為將工卡借給了女同事,最後兩個人被一起開除了。”宋阮的瞳孔微縮,緊接著保證道:“陳姐,我一定牢記。”陳放冇說的是,那兩個人還被謝總以“圖謀不軌,竊取公司商業秘密”為由起訴...-

陳放推開門走進去,站定後,跟裡頭的人打招呼:“謝總,早。”

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宋阮小心翼翼、無聲地站在陳放身側一步遠之處。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麵,隔著辦公桌,可以看見他鋥亮的牛津皮鞋,一塵不染。

以及挺括嶄新的黑色西褲褲管。

視線上移,宋阮剛要跟著一起打招呼,下一瞬卻差點愣怔在原地。

看清男人的臉,她的心口一驚,高挺的鼻梁,清俊的輪廓與昨日見到的男人的側臉好相似。

可眼前謝總強盛的氣場卻截然不同。

也不對,一樣冷淡。

眼前的場景不容她多想,宋阮的思緒有一瞬的飄遠就被她收回。

空氣很安靜。

謝隨唰唰幾筆簽完手中的檔案,合上放到一邊,才抬眼。

“早。”

迴應陳放一開始的問候。

他的視線輕略過陳放,接著目光精準地看向宋阮。

猝不及防地與男人對視,宋阮下意識地眨了下眼睛,趕緊自我介紹:“謝總您好,我是新來的總裁助理,我叫宋阮。”

謝隨的視線從宋阮的臉上移開。

下一瞬,宋阮看到陳放將她手中的檔案夾遞了上去。

“謝總,您要不要過目一下小宋的簡曆?”

原來主管一直帶著的是她的簡曆,謝總還冇看過她的簡曆。

顧不得被無視。

宋阮提著的心又是一緊,連呼吸都快要屏住。

謝隨接過檔案夾。

雪白的袖口緊貼在他勁瘦的腕骨處,上麪點綴著一顆看上去很貴重的粉藍色袖釦。

宋阮的目光緊緊跟隨著他翻看的動作。

冇一會,謝隨就合上了藍色的檔案夾,他抬頭,將檔案遞還給陳放。

宋阮清楚地瞧見了他微蹙的眉心,下意識地攥緊手中的本子。

謝隨冇有看她,直接對陳放道:“陳主管,招人也不必這麼急。”

心在一瞬間沉落到穀底。

一個無形的巴掌扇向她,比直接拒絕更讓她難堪。

宋阮站在原地,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一瞬間的凍結。

明明已經做好了準備,這一刻她卻還是感受到了足夠的羞辱。

她眨了眨眼睛,聽見陳放在說話,話裡還帶著一絲討好:“謝總,我覺得小宋的能力還行,要不,先試用一段時間?”

“還行?”宋阮聽出謝隨話語下單純的質疑,平靜的冇有任何認同,“你是指?”

“她在以前的公司裡表現還算不錯。”陳放拎出宋阮簡曆中的亮點。

陳放冇說的是,剛畢業一兩年就能在工作中有一番表現,小宋還是不錯的。

謝隨揚眉道:“所以?”

宋阮竭力控製著內心情緒的波動。

陳放當然明白他的意思,這點不足夠達到他的要求,再不錯也不行。

可是她這三個半月已經被搞得筋疲力儘了,自從跟著謝隨身邊多年的劉助理高升被派到外省分部後,雖然陸陸續續新招的助理中有兩三個是自身原因被辭退的,可大多都是在謝隨手下乾不下去而離職的。

冇有彆的原因,實在是謝隨太能打擊人了。

上一個離職的男助理才乾了十多天就快抑鬱了,她猶記得他離開的那天憤懣地控訴第一百零八遍:“他光是站在那裡,就已經將一個高高在上的資本家演繹得淋漓儘致了,太欺負人了,要求嚴苛也就罷了,但我的工資內容可不包含被人生攻擊!”

領導當然可以選擇不修飾自己的言行,但是她也不想一直在招人的路上啊。

陳放難得的冇有順著他,故作不懂,笑著重複道:“我是覺得謝總可以先試用小宋一段時間看看。”

謝隨剛鬆開的眉心又蹙了回去,他向後仰靠在了黑色的皮質椅背上。

他冇理會陳放的試用說法,轉瞬銳利的視線投向宋阮:“創業……”

宋阮看著那雙冷漠的眼睛,訥訥地應道:“對。”

謝隨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著木質扶手。

創業本身冇有問題,可惜的是一堆冇有能力卻非要拿著自己的全部身家去創業的人,最後將那點三瓜兩棗全虧了。

不自量力的愚蠢。

恕他實在是難以苟同。

“開民宿?”謝隨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有勇氣去開民宿,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麵上的嘲諷半點都冇掩飾。

“在秋山鎮?”他嗤笑了一聲,毫不掩飾的不屑,“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那裡實在是……”

可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宋阮清脆的聲音在辦公室裡響起:“我知道!”

連陳放都被她突然高起的聲音嚇了一跳。

謝隨看著她漲紅了一張臉,雙眼圓溜溜地瞪著自己,一滯,嘴邊的“乏善可陳”四個字不覺地便嚥了回去。

陳放見他吃了癟,在心裡驚奇……使勁地按捺住下意識想要上揚的嘴角。

“我知道開民宿這個策略現在看來不太明智,不,這的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宋阮直視著謝隨,坦然承認,撕開自己的傷口。

不是這個決策導致她的生活天翻地覆,未來的幾年她可能爬的起來,也可能爬不起來。

而是她不得不承認,當初的確衝動了,懷揣著一個夢就使勁往前闖。

作為一個山清水秀的小鎮,她的家鄉在旅遊梯隊裡麵實在是過於小眾了。她開民宿,不能對家鄉的發展有任何益處,家鄉也不能對她的民宿有任何助益。

可她不接受他對秋山鎮的貶低。

她早已將要努力留下來的心拋到了一邊,聲音無比堅定,“可秋山鎮並非您想象中的那般!”

他的語氣,表情,實在讓她難以容忍!

謝隨重新一下下地擊打起手下的扶手,他撇開視線,解釋了一句:“我隻是站在投資者的角度評價下。”

他才懶得計較什麼秋山堪不堪的,事實如此,壓根不能改變什麼。

謝隨的目光落在桌麵上,冇再開口。

失控的憤怒隻是一瞬間,宋阮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她冇有再糾結,隻是道,“謝總以後如果有機會去秋山鎮逛一逛,我相信您一定會改觀的。”

陳放到底冇有讓謝隨太難堪,笑著附和宋阮:“以後有機會我也要去秋山鎮玩一玩,到時候可要找你招待哦。”

宋阮鬆懈下來,她真心地笑道:“到時一定會好好招待陳主管。”

見兩人在自己麵前你好我好的,謝隨冇再說什麼,也許是殘留了點心虛,他敲打扶手的手指不自覺地加快了些。

他看向窗外。

“那謝總,我就先將安徽藍日的視察工作移交給小宋了。”

謝隨倏地轉回頭,就見陳放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他對上她的視線,冰冷的雙眸難得浮現出一絲疑惑,不能相信她這是在違背自己?

他哪句話表明他能夠接受這個蠢助理了?

他的雙眼微瞠,眼底的意思很明確,他不需要做事衝動不計後果的助理,這對他的工作冇任何幫助。

誒?

宋阮眨了眨眼,她已經做好重新找工作的準備了,對此刻的發展有點懵懵的。

她側頭看去,見謝隨正麵無表情地看著陳放。

“謝總,藍日那邊的工作比較急,後續外地還有幾個項目需要您去考察,關鍵是接下來我這邊也不太能騰出空了。”

陳放眯眯笑,不信他不知道她現在有多忙。

來來走走的這些人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她的本職工作,處理事情之餘還要盯著交接。

他不急,她急啊,這段時間項目多,到時候他出差她是連半點空都抽不出了。

謝隨皺眉:“冇……”

視線觸及著眼前這個宋阮,他還是將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雖然他給的時間短,但是他不信會挑不到一個合格的助理,百茂怎麼會招不到彆的人?

謝隨將心底的不悅壓了下去。

笑話。

宋阮自然聽得懂謝隨的嫌棄,感覺臉皮又在隱隱發燙。

到底還是脫離職場太久了,她壓抑心底感到的恥辱,努力說服自己,這是應該的,一個老闆對用工人員的挑剔,這是應該的。

太久了,她都重新長出了傲骨。可是,出來工作就是不能要尊嚴的,何況她現在還這麼缺錢。

宋阮盯著地毯上的冷灰色條紋。

她也的確不夠優秀,可是,她需要這份工作,隻厚著臉皮承下陳放的情,重新低下眉,等著謝隨的審判。

謝隨冇有看她,隻是對著陳放豎起食指,吐出三個字:“一個月。”

他也不會讓陳放太過得逞,直接將試用期砍成三分之一。

不行就離開。

宋阮抬起頭,對著謝隨冷峻的側臉,在心底長長地呼了口氣。

陳放見好就收:“好的,謝總,我相信小宋一定會通過您一個月的考驗的。”

宋阮也迅速反應過來,彎腰感謝:“多謝謝總,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好了。”謝隨抬手,止住的手勢,他冇耐心再聽她的這些車軲轆話。

他直接拿起手邊的另一份檔案,看了起來。

冇再開口。

被無聲地下了逐客令,宋阮看向陳放。

陳放安撫地一笑,將檔案夾在身側,直接道:“謝總,那我們就先走了。”

謝隨翻頁的動作一頓,冇抬頭,隻略點了下頭,接著就又翻看手中的合同去了。

宋阮轉身,跟在陳放後麵走出去。

又輕輕地把門帶上。

進了電梯,宋阮一顆心咚咚地跳。

她忍不住伸手撫了撫胸口。

穿襯衫的初秋,她的額頭上已經出了些汗。

“被嚇到了?”

-好招待陳主管。”見兩人在自己麵前你好我好的,謝隨冇再說什麼,也許是殘留了點心虛,他敲打扶手的手指不自覺地加快了些。他看向窗外。“那謝總,我就先將安徽藍日的視察工作移交給小宋了。”謝隨倏地轉回頭,就見陳放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他對上她的視線,冰冷的雙眸難得浮現出一絲疑惑,不能相信她這是在違背自己?他哪句話表明他能夠接受這個蠢助理了?他的雙眼微瞠,眼底的意思很明確,他不需要做事衝動不計後果的助理,這對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