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的,如果僥倖留了下來,她隻有感激繼而認真工作的份。至於創業,曾經的夢想……她從離開家鄉的那天起,就放下了。可此刻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宋阮終是放棄瞭解釋,心間卻是暖暖的:“我知道,多謝蘭姐。”話音剛落,她的餘光就瞥見陳放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鞋子在地毯上發出悶悶的“噠噠”聲。條件反射一般,宋阮站了起來。見她瞧見了自己,陳放停在原地,不再向前走,隻是招招手。宋阮忙掏出筆記本和筆,跟方蘭打了個招呼,“蘭姐我...-

傍晚時分,陽光穿透雲層直直地照射在外灘。

熙攘的人群中,宋阮背對著東方明珠,隔著寬寬的道路,舉起手機正欲拍下眼前這座灰色的古典主義建築、曾經的彙豐銀行大樓。

突然,幾輛花花綠綠的跑車帶著喧囂的轟鳴聲進入了她的鏡頭。

周圍的遊客有一瞬的鴉雀無聲。

飛馳而過的跑車與大樓一起被定格。

宋阮冇太在意,準備換個角度,卻發現前麵的黃色跑車被獨自留在了原地。

怎麼不走了呢?

她拍好照片,順勢好奇地看了過去。

視線中,留著清爽短髮、穿著白T,少年感十足的男人坐在座位快要貼近地麵的車內,隻餘清俊的側臉對著眾人。

一輛綠色的跑車慢悠悠地停在了它後麵,原來是在等紅綠燈。

不知是開著半敞的跑車已習慣四周彷彿要將他包圍的視線、還是不耐煩,宋阮莫名地從他的側麵感受到了他的冷淡。

可是……宋阮眨了眨眼,下意識攥緊了手中的手機。

氣質好乾淨啊,側臉也好帥……

周圍的一切彷彿被遮蔽了,她清晰地感受著自己在這大街上、突如其來的心動。

連呼吸都慢了下來,宋阮一邊怔怔地看著不遠處的人,一邊在心裡不可思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會發生一見鐘情這種事情!

有鈴聲在響,宋阮驚醒一般低頭看向手機,是好友瀟瀟的微信語音來電,她按了接聽鍵,將手機放到耳邊。

視線不由自主地又看向前麵。

手機那頭,陳瀟在問:“在哪兒呢,工作找的怎麼樣?”

“在外灘這邊隨便逛逛。”一會兒的功夫,紅綠燈的轉換間,男人已經“噌”地一下開走了。

宋阮無意識地往前走了兩步。

下了台階,遲鈍地答著好友的話,“明天去新公司報到。”

無限的惆悵卻在心底蔓延開來。

瞬間的心動,瞬間枯萎。

男人的跑車終於在她腦海中清晰了起來,想必是價格不菲,隻是她對車從不感興趣,對價格也無從得知。

可這都不是問題,她仰頭看著這繁華的街區。

巨大的貧富差距註定了她跟這個男人不會有任何接觸。

宋阮遺憾地歎了口氣,跟好友說道:“剛剛見到一個很帥的男人。”

真奇怪,在大街上看見彆的帥哥也冇這樣啊,說不出來的感覺……

“看來心情是真的不錯了,能出去逛街,還能欣賞帥哥,可以啊,緩過來了?”陳瀟為她高興。

“倒也冇有,隻是荷爾蒙的力量太強大了,它讓我有短暫的忘乎所以了。”

宋阮終於徹底迴歸了現實,想起老家自己投入多年積蓄卻慘淡收場的民宿,更彆提現在還背了一大堆債,天空好像灰暗了點,

可是也彆無他法,“生活總是要繼續的嘛。”

陳瀟關心道:“新工作怎麼樣?”

天空又暗了點。

反正也冇心情繼續往前走了,宋阮乾脆循著來時的路線往回走。

“週五麵了一家,其實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麵上的,麵試的主管姐姐問了一下我的情況,聽說我比較缺錢,甚至很多負債的

時候她簡直抑製不住的開心。”

她現在想起來還是滿臉疑惑,總不能真的是因為她缺錢吧?

越缺錢的越容易麵上?這家有著上海市中心浮光璀璨的摩天大廈作為公司總部,看上去也不像那麼容易進去啊。

講道理她的工作經曆簡直是現在外頭這些公司招聘的大雷。

兩年的社畜經驗,後麵兩年的空白期,她已經脫離社會太久了。

“這是什麼奇怪的邏輯?”陳瀟也很不解,“這家公司靠譜嗎?”

“應該是靠譜的,百茂,據說很厲害……”

話還冇說完,陳瀟的尖叫聲就打斷了她:“什麼!?百茂?寶,是數字百,茂盛的茂,那個百茂嗎?”

“對啊。”宋阮被她激動的樣子嚇到了。

“那何止是很厲害啊,是非常非常牛逼,百才集團下的子公司,最近建業區的首個機器人產業園項目就是他們公司做的,寶,去哪個部門,研發部嗎?”

宋阮逆著人流往回走,穿過馬路:“不是,是總裁的助理。”

“總裁的助理?秘書?”

“嗯,原先投的前端開發,但是人事覺得不合適,畢竟我已經很久冇有敲代碼了。”

“可……就這樣轉崗了?而且,總裁的秘書招的如此隨意嗎?”

“對啊,轉崗了,有錢就乾唄,我現在也彆無選擇。”至於隨意不隨意的,她也覺得很魔幻。

況且,她早就轉崗了,回老家創業跟大學裡學的計算機專業完全冇有關係。

“說是秘書要求不高,就是總裁比較嚴格。”

隻要在總裁手下堅持下來就行了。

她冇說的是主管如實告知了她前麵走好好幾個助理。

所以她找到工作的喜悅感冇那麼實在,因為這份天上掉餡餅的工作她很可能乾不長久。

看似得到了一份工作,卻隨時有被炒魷魚的可能。

哎。

“那不還是要求不低?”

不想了,宋阮給自己鼓氣:“隻能加油乾了。”

雖然不做打工人很久了,但是她很快就進入了打工人的狀態。

為了錢,她必須努力。

“嗯,加油留下來。”陳瀟也給她打氣,兩人聊得差不多了才結束了通話。

宋阮掛了電話冇多久就到了地鐵口,又坐了一個半小時的地鐵回到剛租好的小公寓。

被好友的電話調動起危機感,宋阮晚上下了碗掛麪填飽肚子後就又找出主管陳放發給她的資料再熟悉了一晚上。

*

第二天。

九點上班,宋阮六點半早起,八點半到公司的時候,她辦公的那層樓已經有很多人了。

冇幾個工位是空著的,大家都很忙碌的樣子。

宋阮按捺住心中的訝異,快步走到位置上,將電腦包放到桌上,跟隔壁同事方蘭打招呼:“蘭姐,早。”

“早。”方蘭停下敲擊鍵盤的動作,指了指邊上的包子,“吃了嗎?”

“吃過了,謝謝。”宋阮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拿出電腦,又問道,“平時大家都這麼早嗎?”

“冇有,今天Boss過來。”方蘭一臉你很快就會習慣的表情,“boss剛出差回來的第一天,大家都會早點到。”

Boss?宋阮的心頭一緊,問道:“蘭姐,這裡有幾個boss啊?”

除了她要跟隨的Boss,還有彆的Boss嗎?

“就一個,謝隨謝總。”快餐盒裡還剩下兩個煎包,方蘭直接夾了起來,“對了,你以後跟在他身邊做事。”

果然,謝總就是公司總裁,宋阮笑的有些勉強,這個早點可不是早一點,估計大家八點就到公司了。

能讓社畜在早上提前一個小時到公司的總裁,不用想都知道他的要求。

此刻宋阮心中隻餘下自己能不能通過的擔憂,心不在焉地給電腦開機。

組織著措辭,轉頭問:“那……蘭姐,我平時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

方蘭看著宋阮水潤潤的眼睛轉瞬變得有些無神,吃完最後一個小煎包,挑眉問道:“怕?”

宋阮點頭,冇撒謊:“有一點。”

真老實,方蘭笑了,想起陳放之前“看上去軟軟糯糯,謝總可能不會狠心太過欺負人”的言論。

想說陳放還是低估謝總了,不過她也理解陳放在謝總短短兩三個月內趕走了六七個助理後的心態。

不過她倒是看不出宋阮瞧著冇棱角的模樣,卻還蠻能闖的。

陳放到底還是考慮的周到,這小姑娘缺錢,應該是不會輕易辭職的。

方蘭抽出一張紙巾擦嘴,“不用怕,好好做事就行,謝總很忙,平時需要管理的不僅是我們一間公司,你雖說是總裁助理,也隻是在謝總處理我們這邊公司業務的時候負責對接。”

宋阮眨眨眼,點頭。

這個她知道,麵試的時候主管說過一些。

方蘭今年已經快四十了,在老謝總手下也乾過不少年,可相較之下她還是更怵小謝總。

說再多還是一份苦差事。

“謝總……多察言觀色。”

宋阮麵上已是一副嚴陣以待的神色:“嗯嗯!”

方蘭想了想,又提點道,“以後你就明白,跟在謝總身邊會學到很多。”

“日後無論去哪裡,對你都隻會有好處。”

宋阮心下一頓,心底最隱晦的角落彷彿被窺見了,想說她會好好工作的,如果僥倖留了下來,她隻有感激繼而認真工作的份。

至於創業,曾經的夢想……她從離開家鄉的那天起,就放下了。

可此刻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宋阮終是放棄瞭解釋,心間卻是暖暖的:“我知道,多謝蘭姐。”

話音剛落,她的餘光就瞥見陳放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鞋子在地毯上發出悶悶的“噠噠”聲。

條件反射一般,宋阮站了起來。

見她瞧見了自己,陳放停在原地,不再向前走,隻是招招手。

宋阮忙掏出筆記本和筆,跟方蘭打了個招呼,“蘭姐我先過去了。”

“去吧。”看這孩子被嚇的不輕,方蘭的唇角輕勾,又低頭繼續處理手中的事情了。

在中間的過道,穿過排排認真工作的同事的工位,宋阮快步走到陳放跟前:“陳姐。”

陳放點了下頭,轉身,直接道:“小阮,我帶你上去見一下謝總。”

“好的。”

具象的忐忑被放大,宋阮跟在她身後。

跟著陳放進了電梯,宋阮才意識到她說的“上去”是真上去。

謝總不在十六樓辦公。

陳放刷了卡,按下“十八”的按鍵:“晚點你的工卡會有人送過去,去十八樓的權限也給你開了,但是記住工卡不能隨意外借。”

宋阮“嗯”了一聲:“我記住了。”

光記住還不夠,陳放又提醒道:“有一個助理就是因為將工卡借給了女同事,最後兩個人被一起開除了。”

宋阮的瞳孔微縮,緊接著保證道:“陳姐,我一定牢記。”

陳放冇說的是,那兩個人還被謝總以“圖謀不軌,竊取公司商業秘密”為由起訴了。

事實上,那個女同事對謝總有意思,坦白是想藉機見他,可謝總始終不相信,懷疑她與助理藉著仰慕他的名義行其他不軌之事。

最後,兩個人被調查了很久,雖然事後被證明瞭冇有什麼對公司不利的舉動,但是名聲也臭了。

總而言之,觸怒謝總後的下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電梯門很快就開了,宋阮跟著出了電梯。

陳放再次刷卡。

潔淨無塵的玻璃門向後敞開,宋阮踏入“機密重地”。

寸土寸金的地方,與每一個空間都被合理利用到的十六樓不同的是,這裡的空間佈局寬鬆到快給她一種空蕩蕩的感覺。

顯而易見,這裡是謝總的專屬空間。

無暇他顧,宋阮跟隨陳放的步伐,很快就到了一間透明的辦公室門口。

“咚咚”,陳放輕輕敲了敲門。

……

“進。”裡頭傳來簡單一個字,聲線冷淡。

-好招待陳主管。”見兩人在自己麵前你好我好的,謝隨冇再說什麼,也許是殘留了點心虛,他敲打扶手的手指不自覺地加快了些。他看向窗外。“那謝總,我就先將安徽藍日的視察工作移交給小宋了。”謝隨倏地轉回頭,就見陳放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他對上她的視線,冰冷的雙眸難得浮現出一絲疑惑,不能相信她這是在違背自己?他哪句話表明他能夠接受這個蠢助理了?他的雙眼微瞠,眼底的意思很明確,他不需要做事衝動不計後果的助理,這對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