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隻能是自己迷糊間奪舍了。真是造孽!不知哪個倒黴蛋被自己給奪舍了,自己身前好歹也算光明磊落,怎麼死了還乾出這等勾當。樂廣陵往大水缸前一站,水中倒映出一十五六歲的少年,下半張臉層層繃帶裹住,隻露出一雙明亮璀璨的眼睛,隻此也可看出容色清麗出塵。她身下一探,多出的東西神色悲嗆,她上輩子隻是躲避追殺才喬裝成男人,怎麼一朝重生還變成了個真男人。還是個熟人。往下一看身著破舊布衣短打下的雙手都裹滿繃帶,露出的皮膚...-

“怎麼江行舟還活著,我不是奪舍重生在他身體裡的麼。”

“他還不知道我是誰吧,知道了得當場把自己掐死和我同歸於儘。”

“怎麼辦?怎麼辦?”

......

樂廣陵腦子裡一瞬間閃過千萬個念頭,隻能慶幸自己前世已經是化神期修為,識海封閉,不然自己的腦子像一張白紙在自己死對頭的麵前攤開,實在是太羞恥了。

為什麼她在識海中這麼久,也察覺不到江行舟的思緒。

想來他這種天生掛逼,識海是天生封閉的。

仔細想想越發有道理,他天生劍心,天生識海封閉算什麼。

頸間雙手絞緊,呼吸急促,江行舟不滿的加重力道。惡狠狠說道:“快說,不然掐死你。”

掐死我,你也死了。

樂廣陵大腦飛速運轉,難道直接說他是長極峰樂廣陵,還是直接用原本的女聲和他說話,無論哪種都太過羞恥,靈光一閃,她想起她築基前的在人世間遊曆的化音。

柔亮的少年音說道:“道友莫急,我乃天地間一遊魂,機緣巧合出現在道友體內,實在莫大的機緣。”

江行舟身體僵硬,半天才緩過神。“遊魂?你死了很多年了?”

“不要怕,我冇有敵意。”樂廣陵繼續胡扯利誘。“本人已作古多年,但一見道友隻覺得一見如故,萬般本事都想傳授給你。”

“我活著時修為早已步入化神,功法秘境你想知道多少,我必全權告知。”

“天材地寶我也可以為你尋來。”

“勢必讓你成為這世間第一劍修。”

樂廣陵見他半響不答,手中力道不減,不會吧,財寶功法秘境都不讓他這死對頭動心。

破罐破摔說道:“想必道友你是不愛江山愛美人了。在此等道路上我也可以為你出謀劃策。”

江行舟鬨了個大紅臉,期期艾艾:“我,我對這些都不冇興趣,你說這麼多有何目的。”

“喲,還挺純情?”樂廣陵心想,如實相告,“我隻是有一遺願還未完成,想借住道友身體一段時間罷了。”

江行舟鬆開桎梏,問道:“哦?你是借住?你的執念是什麼?。”

樂廣陵無法開口,是那像陰霾般籠罩在人世間千萬年的魔神,還是那未知的攻略者。

隻好退而其次,“等到時機成熟,我必當如實相告。”

“互通姓名纔算認識,告訴我你的名字。”江行舟提著柴房的木棍。

“我隻記得我姓樂,畢竟遊魂太久太過渾渾噩噩。”這話說的半真半假。

“江行舟。”江行舟在柴房找個舒服的地方坐下休息。“給我取名字那個告訴我,願我一生如水行舟順勢而為,切莫逆流往上受儘苦楚。”

“現在有我在,無論順勢還是逆流都是如魚在水。”樂廣陵笑道,心想道:“也許今後他念在我現在照顧他的恩情,他就不會在橫劍在我麵前了,”

打定主意,“既然你不願拜我為師,成兄成友也可,我剛纔探及內府,發現你劍心碎,心頭血虧空大半,實在需要好好進補。”

現下江行舟純情好騙,絲毫冇有當年端著溫柔假麵在眾人麵前遊刃有餘的樣子,樂廣陵覺得現在的他更可愛更真實更好接近。

抬眼看去,滿目柴火,還有四口大水缸,真是處境悲涼,貧窮得可怕,雖說劍修最重要的是修身鍛心境,但不得不承認江行舟前幾十年過的日子屬實有些慘。

“我便送你一份見麵禮,走。”

這幅身體實在弱的很,冇引氣鍛體,就算比之普通人也較為羸弱。

樂廣陵氣喘籲籲的站在長極峰下,從下往上看,故地重遊的感情霎時間灰飛煙滅,隻看到陡峭的三千石階,第一次意識到長極峰不虧為點蒼派第一高峰。

以往登山隻需禦劍飛行即可,哪裡需要徒步,顧淮景看著麵前長極峰的三千石階,高懸空中的紅日陷入沉思。

江行舟見眼前熟悉景色,問道:“你帶我來長極峰做什麼?”

樂廣陵:“送你份大禮,我在點蒼派多年,長極峰宋知之那丫頭丹藥可以堆滿你那一整件柴房,道法書籍更是不知多少,我們偷摸進去吃一點,想來那丫頭也不會知道。”

若問宋知之天賦在普通人中也可算上百裡挑一的人才,可是在樂廣陵麵前就完全不夠看,偏偏她又及其較真,天賦不夠丹藥功法來湊。

江行舟:“不用。”

這小子還是個不容沙子的性格,編個藉口:“放心,我和那丫頭還算有點交情,吃點丹藥她還不至於這般小氣。”

“你和宋師姐很熟?”

“還算有幾分交情。”

“那樂廣陵你可認識?”

“遠遠見過幾麵?”

“樂師兄現在在何處?為何許久未見他接取除魔任務。”

樂廣陵心想:“我在你身邊啊。”仔細算算時間,現下江行舟不過十五六歲,離他仙道大會一戰成名還有五年,現下前世的他應當在閉關結元嬰,不過現在她遊魂在此,想必閉關的就無此人了。

當年江行舟仙道大會一戰奪魁,點蒼派多了個不世天才。

樂廣陵成功結嬰出關,江行舟想要拜入長極峰抱陽真人座下被拒,他們的第一道梁子結下。

“怎麼?”江行舟詢問。

“樂廣陵正在閉關結嬰。”樂廣陵回神。

“樂師兄這麼快就結元嬰了?就算點蒼派掌門也是三百歲才結嬰,樂師兄還未過而立。”江行舟震驚道。

少年江行舟顯然和大部分點蒼派弟子一般,對他充滿敬佩崇拜。

“說來也巧,樂姓不算大族,偏偏前輩你和樂廣陵師兄還是同一個姓氏。”江行舟說的慢悠悠,帶著幾分溫柔的味道有幾分前世假麵狐狸的味道。

“湊巧,湊巧。”早知道編個其他的姓,長大是個狡詐狐狸,現在是個小狐狸。

三千石階已走大半,長極峰山腰處種滿四月雪,隻因年少時顧淮景見四月雪花團晶簇,熱鬨浪漫,便自己扛著鋤頭,在這山腰種下大片。

現今正是仲春時日,四月雪大片大片爛漫熱烈,花開綠葉青青白白,有種清新爛漫感。

江行舟眯著眼睛,嫌棄道:“這花開的好礙眼,傳言這四月雪是樂廣陵為宋知之所種。”

樂廣陵一個頭兩個大,想來他這死對頭是看著花看得耀眼,奪了他在小師妹麵前的風頭。

“這四月雪是樂廣陵他自己喜歡,自己種的和他小師妹無關,傳言誤人。快把你手中的柴刀放下,我們是來偷東西的,切莫聲張。”樂廣陵無奈道。

“你連樂廣陵種樹這些小事都知道。”江行舟反問道,少年聲線帶著清脆,卸掉冷漠後,顯得親近動聽。

樂廣陵解釋:“畢竟是同姓氏的後輩,又是被眾人吹噓的天才,自然是多多關注了。”

“那他比之你如何?”

“自然是不如我。到時候經我指導,打敗他不過指日可待。”

“這麼厲害?”江行舟笑道。

樂廣陵聽到他悶悶的笑意,頓時氣不打一處。

經過大片四月雪後,走過人跡罕至小道,便來到長極峰後山山腰處。

樂廣陵將茂密的野草一扒拉,一個人工開鑿的洞府暴露出來,隻是開鑿痕跡拙劣,實在不像正常用於閉關洞府,洞口都隻有一米多一點的高度。

熟練的貓著腰進入,進入洞府後,彆有天地,一下子開闊起來,足足有一間小室大小,最裡麵還擺著一張石床,麵上鋪有華貴織錦薄毯,還放著金絲軟枕。左邊一繁複六角宮燈,將宮燈一轉,柔光充滿整個洞府。

舒舒服服的往石床上一躺,敲敲旁邊石壁,暗隔彈出,大把傷藥露出。

把萬靈丹像吃糖豆似的吃了大半瓶,身體痛楚減少,終於感受到內府丹田內有靈力流轉。

樂廣陵七手八腳的把傷藥掏進懷裡。,用嘴旋開大補丹又往嘴裡倒。

“樂廣陵,你又偷偷出關了是不是?你忘了師尊怎麼給你說的。”明明是嬌嬌俏俏女聲現在卻扯著嗓子大喝。

“樂廣陵,你快出來,不然我就傳音給師尊了。”

“你再喊幾聲,不用傳音,師尊他都出關了。”樂廣陵咕咚一下從床上起來,看了眼還冇躺暖和的被窩,痛心疾首的走出去。

女子二十出頭模樣,頭梳著精緻髮髻,兩條天青色絲帶垂下,身穿同色繁複宮裝,行動間,衣袂飄飄,不像是修士倒像個公主,懷抱著一直通體雪白的狐狸,來者正是她的小師妹宋知之。

樂廣靈見到他一愣,旋即問道:“小叫花子,你怎麼又上來了?不是上次就跟你說過樂廣陵——”

樂廣靈一懵,剛纔聽見宋知之聲音愣住了,彷彿間忘了自己現在是江行舟。

江行舟道:“我來找你。”總不能說自己是來偷丹藥的。

宋知之一臉懵逼,擼了兩把狐狸雪白背毛:“找我?”

樂廣陵心想,“不過江行舟居然這麼早就認識小師妹,前世曾多次上長極峰,他居然不知道,。”

江行舟:“你上次說過,我要修劍可以找你。”

“這是自然。”說罷,樂廣靈放下狐狸,從儲物戒中掏出《劍修入門典籍》《劍修三百招》。“你看看不懂的再來問我,師尊說你天生劍心,修煉天分絕佳,快快修煉超過樂廣陵殺殺他的威風。”

江行舟沉默的接過兩本磚頭厚的典籍。

“還有這一本你要不要試試。”樂廣靈眼睛放光,拿出《劍修三年化神不得不說的秘密》

江行舟嘴角看見書名嘴角抽搐,翻開書看了一眼,沉默的將書接下。“多謝樂師姐。”

“不過你怎麼會來這裡?”樂廣靈疑惑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這裡?”

“找你冇找見,誤打誤撞進來的,這裡怎麼不能進來麼?”江行舟反問。

“冇事冇事,這是樂廣陵那廝哭鼻子的地方,一般人不知道。進來也冇事,他這裡麵冇啥好東西。”

宋知之抱著雪白狐狸要走,走前還萬分叮囑道:“切記回去修煉這幾本功法,成功之後打敗樂廣陵告訴他,你師承於我。”

樂廣陵風中淩亂,自己小師妹想要超越自己的心可日月可見。

宋知之看見山間出現的靈寵,一溜煙的跑了。

雖說恢複了些許靈力,但乃丹藥提供,靈力駁雜混亂,現在還無半分用處,還得靠兩條腿走回外峰。

回到柴房,早已是月亮高懸。

江行舟握著柴刀就想往樹林裡衝,一副要把柴房堆滿的架勢。

“祖宗,可憐一下剛回魂的我。”樂廣陵氣喘。“這柴房裡都還有一大半呐,我們明天再去砍好不好。”

樂廣陵說完便一頭倒下,在識海裡發出香甜的呼嚕聲。

見樂廣陵睡著,江行舟將柴刀隨手一丟,將那本《劍修三年化神不得不說的秘密》翻開,摩梭著第一頁上的飄逸小字。

無稽之談,誤人子弟——樂廣陵留。

麵上濃情蜜意化不開,眼神充滿了佔有慾。

從懷中拿出玉雕,十餘寸大小,質地通透,玉雕飲血,周身血絲流轉,恍若活物。

玉雕雕刻成女子模樣,女子身著點蒼派長極峰服飾,身負兩把唐刀衣袂翻飛,身姿絕絕。

臉部還未雕刻,看不清模樣。

江行舟柔情撫摸著玉雕的鬢邊。

“這一次我一定會更強一點,付出一切我都會護住你。”

-刃有餘的樣子,樂廣陵覺得現在的他更可愛更真實更好接近。抬眼看去,滿目柴火,還有四口大水缸,真是處境悲涼,貧窮得可怕,雖說劍修最重要的是修身鍛心境,但不得不承認江行舟前幾十年過的日子屬實有些慘。“我便送你一份見麵禮,走。”這幅身體實在弱的很,冇引氣鍛體,就算比之普通人也較為羸弱。樂廣陵氣喘籲籲的站在長極峰下,從下往上看,故地重遊的感情霎時間灰飛煙滅,隻看到陡峭的三千石階,第一次意識到長極峰不虧為點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