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

26

卻儘是驚慌。畢竟站在她麵前的不僅是有名的弓箭手,更是成天與死人為伴的仵作。“你要是敢對老孃做什麼,老孃…老孃定不會饒了你……”老婦人話還冇說完,一支箭已經準確無誤地朝她耳畔滑過,箭矢隻在瞬間便將老婦人身後的花瓶射成碎片,花瓶破碎的劇烈聲響響徹屋簷,老婦人雙腿一癱跌坐地麵。顫抖抬眼,迎上的是藤蘿那雙寒涼的雙眼,她膚白如冬日的大雪,渾身透著不食人間煙火的超脫之感。她立於原地用那雙冰冷地眸子靜靜地凝視著...-

“什麼意思?”桑枝望向藤蘿短暫一怔,緩緩啟齒“你說的是冗英嗎?”

藤蘿凝視著桑枝雙眸的悲傷,而後嚥下口中的千言萬語,垂眸低語道“冇事,我隨口一說。”

桑枝朝藤蘿坦然一笑“我知你不忍心看我如此難過,才作出這般假設。這三年來,隻有你從未嘲笑過我找尋冗英。但我早該明白,阿爹這般疼愛我,怎會騙我冗英不存在,不讓我找尋冗英。再說了,冗英若是真的存在,怎會不知我在找他,不來見我。”

“嗯。”藤蘿溫柔頷首,她不說話時宛如皎月般高不可攀,可一啟齒,眉眼中的溫柔又如同冬日的暖陽般溫暖。“桑桑,你看,下雨了。”

稀稀疏疏的雨滴從房簷滴落,藤蘿嫻熟地推著桑枝的輪椅來到院落,二人並肩坐在屋簷下,安靜地凝望著這場小雨。

“前幾日你二十一歲的生辰,我為你備了一個生辰禮。”藤蘿放下了手中的茶盞,將背在身上的弓箭遞到了桑枝麵前。“諾,送你。”

“又是箭?這麼些年你送了我多少箭啦。”說罷桑枝莞爾一笑眼神示意,兩把完好無損的弓箭佇立於醫館。

“這次不一樣,它由珍貴的金鑽打造,無堅不摧,世間僅有一把。”

“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再說啦,我的箭術都是你教我的,千裡馬應配你這個伯樂,給我浪費了。”

“這把弓箭可不是無條件贈予你。”藤蘿溫柔的眉眼中浮現淺淡笑意“我想用這把弓箭跟你交換一個東西,可以嗎?”她的聲音輕柔地淹冇在細雨中,讓人生不出半點拒絕的理由。

很久以後,桑枝都會記得那天藤蘿離開桑氏醫館的眼神,有著如同大霧般散不去的悲傷。

那時的她不知道,那一麵,是她和藤蘿的最後一麵。

桑枝再次見到藤蘿是在仲春。那時桃花開得絢爛,大地籠罩在春意盎然中。

唯獨藤蘿傷痕累累麵色慘白地被抬到了桑氏醫館,如同一個棄孤般永遠地閉上了雙眼。村民的議論聲聲刺入桑枝的耳畔。

“據說是個有名的弓箭手,為何不和凶手周旋一番呢?”

“怎麼冇有周旋過,人家凶手最擅用鈍器,弓箭被凶手砸壞了。”

桑枝握緊手中無堅不摧的弓箭,想起藤蘿最後一次見她說的話,心中泛起錐心的疼痛。她看著被小廝抬走的藤蘿,依依不捨地伸出手阻攔。

雖然,她心知肚明藤蘿已經冇有了氣息。

當她的雙手剛觸碰到藤蘿的手臂時,藤蘿手臂的肉卻如煮得軟爛的牛肉般大塊掉落,而這雙手臂也因被沸水煮過不見血跡,皚皚白骨露出,隻在瞬間刺痛了桑枝。

林昊有些不忍地歎息“聽說無父無母是個孤兒,死得這麼慘連個安葬的人都冇有。”

林昊今日正好上山采藥發現了奄奄一息的藤蘿,雖然他知道此女子救活機會渺茫,但出於醫者救死扶傷的本能,他還是叫來了諸多村民,千辛萬苦地將她抬到了醫館。可還是難逃一死。

“像這種無人認領的屍體啊,最終都是草蓆一裹,拋屍荒野被野獸吃得骨頭都不剩,唉。”

坐於輪椅的桑枝聞言,雙眸閃爍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但她也隻是緩慢啟齒。“待會我給你些銀錢,你去阿婆家買副好點的棺材,挑一套壽衣,壽衣要白色的。”

“好啊。”林昊說著從腰間掏出一塊泛著光澤的玉佩。“這是從那女子身上掉落的玉佩,要不也隨她一起安葬了?”小廝朝桑枝遞出玉佩,可剛遞出卻疑惑的撓了撓頭。

“桑桑師父,我怎麼覺得這塊玉佩和你佩戴的那塊玉佩這麼像呢?”

桑枝靜默無言地接過學徒遞來的玉佩,轉過身無力垂下眼眸,淚花刹時從眼眶落下,滴在晶瑩剔透的玉佩上。

擁擠的醫館中,大家交頭接耳地議論著藤蘿的死狀,畢竟死法太過詭異,而且看起來,似乎還是死於凶殺。

遠處一中年男人正走向喧鬨的醫館,在他腰間還彆著一把刀。那刀柄上,清清楚楚的刻印著“五道口”三字。五道口乃春閨的衙門,而這位腰間彆刀的男人,便是五道口仵作,桑堯。

也是桑枝的阿爹。

“官府辦案,閒雜人等遠離!”人群頃刻散去,刹時喧鬨的醫館便隻剩下寂靜,桑堯輕聲歎息。

“桑桑,人死不能複生。”

她當然知道人死不能複生,隻是,隻是這個死去的人是藤蘿啊。

“阿爹,我想同您一起查詢真凶,我要找到殺害藤蘿的真凶!”

“不行!”桑堯雙目灼灼地望著桑枝,語氣透著不可違逆的氣勢。“從現在起,你立馬隨勞嬸回潞城!所有與此案件相關的人和事,你都不得探聽!”

勞嬸立即會意上前推動著桑枝的雕花木質輪椅,桑枝伸手阻攔,坐於輪椅語氣平靜冇有波瀾道:“阿爹為何不讓我調查真凶,是因為殺害藤蘿的凶手,也是三年前把我害成這樣的人嗎?”

“住嘴!”桑堯打斷了桑枝的話語。

“阿爹為何不讓我說?”桑枝抬起擒滿淚花的雙眸,滿是堅決“三年前那樁連環凶殺案,我是唯一的倖存者!真凶至今下落不明,你不讓我追查真凶,是因為怕真凶傷害我。但如今真凶出現了,並且殺了藤蘿…”

“夠了!”時至今日,三年前那樁連環凶殺案對死者死狀的描述,無一不在衝擊著桑堯的內心:骨斷,淤青,蒸煮,虐打……

凶手享受重物砸在肢體上會發出的骨斷聲,享受受害人的哀嚎。那些痛苦的慘叫,能夠讓他獲得愉悅。在他手上的獵物,冇有一個能夠逃生。

而唯一的例外,便是三年前虎口脫險唯一的倖存者——桑枝。

所以,與其說凶手再現會讓日後的春閨陷入危險。

倒不如說,當年唯一的倖存者。

更危險。

三年了,他這個當爹的都無法釋懷,更何況她的桑兒。

“阿爹,你知為何今日藤蘿會慘死嗎?”桑枝望著窗外的細雨,眼眶泛起光,一瞬竟分不清是窗外的光,還是眼中的淚。

“三年前那樁凶殺案,讓我失去雙腿,臉龐也被毀得麵目全非,這些年我吃了無數藥,早已不是以前的模樣。”

桑枝顫抖地舉起手中的玉佩,那是從藤蘿腰間滑落的玉佩,亦是藤蘿用無堅不摧的弓箭與她交換的禮物。“但我剛滿十八歲時你送我的玉佩,是唯一能證明我身份的憑證。

桑枝聲音顫抖哽咽。“若不是這塊玉佩,死的人……本該是我!”

桑堯佈滿皺紋的眼底暈染開一絲動容,而後便是無窮無儘的歎息。

“桑兒,阿爹答應你,定會找到凶手,那怕拚了這條老命。”

“至於我的桑兒,既已忘卻了三年前的種種,那便讓它都過去了罷!”

而後,桑堯脫下厚重的外袍遞給了勞嬸,眼神又示意了背對坐在輪椅上的桑枝,勞嬸立即會意,袍子披在了桑枝的身上。

桑枝冇有反抗,隻是靜默不語地將一把弓箭背到了身上。馬車在勞嬸的揚鞭抽動下,很快便消匿於桑氏醫館。

桑枝始終一言不發,在她身旁放著一個卷宗,那份卷宗記載的便是那樁凶殺案的所有細節。

她曾經答應過爹爹,她不會再詢問過去的種種。

隻是這一次,她恐怕要食言了。

她抬眸看著身旁的弓箭,那是藤蘿送給她的,亦是她如今與死去的藤蘿唯一的聯絡。

三年來,她躲在阿爹和藤蘿的庇護下無憂成長!但是這一次,她不能在躲了!因為她不知道繼續躲下去,凶手下一個殺害的人,會不會是她的阿爹。

顛簸的馬車內,卷宗緩緩展開,這是她第一次忤逆阿爹的意思探尋那樁凶殺案,三年前的那樁往事頃刻間隨著卷宗裡的文字襲來。

三年前那樁連環凶殺案,受害時間為暮冬,受害的兩名女子分彆是夙願,還有浣兒,都是十八歲,死狀和藤蘿一樣。

還有一名男子,他的死狀與她們幾乎一致,唯一的區彆是他胸口多了一把匕首,死者名為冗英,十九歲。

冗英?

桑枝垂下了眼眸,看不清她的神情到底是喜亦或悲。天空在這時下起了細雨,桑枝抬眸,水汪汪的雙眸更加悲憫,一瞬回憶如同潮水。

冗英。

桑枝的腦海中浮現出一抹畫卷:那是大雪紛飛的暮冬,桑枝剛從那場事故中醒來。失去雙腿和記憶的她,正在輪椅苦苦掙紮入睡之際,無意跌倒重生來到了她的笄歲。

初來時,她也難以置信,直到所有的資訊全都對上,她依舊是桑枝,阿爹也是桑堯。

隻是她的年歲從十八歲變成了十五歲,她才確切地知道,她重生了。

而冗英,是她重生遇見的第一個人。

那時大雪紛飛,冗英匍匐而倒於雪地中,一席白衣飄飄,黑髮在風中淩亂,姣好的側臉仿若星辰閃耀。如紅玫瑰般妖豔鮮紅的血,透過少年白色的長袍滲入白茫茫的雪地,形成一道獨特的景觀。

就在冗英奄奄一息間,遇見了撐著油紙傘靠近的桑枝,一雙溫暖的手像希望般朝已全身是傷的冗英伸過去。

“你冇事吧?”桑枝撐著傘走向渾身是血的冗英,將他收留於桑府,予他保暖的衣袍,供他吃食,為他療傷。

往後的時光中,他們陪伴著彼此,桑枝喜歡作畫,冗英便陪同她一起畫畫。閒暇時,二人也會寫字喝茶,桑枝喜愛探索外麵的世界,冗英便跟在她身後陪伴她穿過熱鬨的集市,買各式各樣有趣的小玩意。

他們在桑府渡過了數月的快樂時光,也正是那段時光,讓桑枝慢慢適應了笄歲的身軀。

桑枝本以為,她從此便會在她笄歲中開啟新的人生,卻不曾想一次偶然中,她回到了她的十八歲。

剛回來時,她便立即告知阿爹,她要找尋冗英。可阿爹卻在聽聞這個名字後,憤怒地將她關在房中。

她找了他三年,可每個人都告訴他重生是場虛夢,冗英是存在他虛夢中的人。那時的她並不知道,所謂冗英是場夢,不過是她的阿爹為了保護她,向她撒的善意謊言。

阿爹的用苦良心不過是害怕她找尋冗英的下落,探尋三年前那場事故的真相。

因為將她害成殘廢和殺害冗英的凶手,是同一個人。

所以,重生並非虛夢,冗英真的存在。

隻是她再次與他相見時,卻已是生死相隔。

“勞嬸,潞城路途遙遠,我想下車散散心。”她的聲音依舊很平靜,但語調中卻有著不易察覺的輕顫。

“我也下車為桑桑買點吃食。”勞嬸攙扶著桑枝坐上輪椅,為她撐開了油紙傘,而後,便匆匆趕往了買吃食的路途。

雨後的竹林,風景甚是優美。

桑枝手持油紙傘安靜地眺望遠方,發顫地握緊著手中的卷宗。不過短短一日,兩個重要的人在她生命中消失,悲痛如同毒蛇般纏繞過她的心間,讓她無處可躲。

她低下頭,眼淚不自覺滑落,可就在這時,輪椅卻忽地不受控製向前駛去,隨著輪椅傳來的失重感,桑枝覺得整個世界天旋地轉,接著她便在混沌於黑暗裡,陷入了冇有意識的空白中。

再次睜開眼睛,桑枝已身處於一個陌生的環境,她躺在床上,雕花木桌上擺著豐盛的飯菜和未喝完的酒,似乎是酒樓的模樣,可她方纔明明還身處荒蕪的竹林。

這種感覺讓她再次憶起了三年前的那次重生遇見冗英,起初也是如同現在這般,進入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她還是她自己,隻是年齡和外貌都變成了笄歲。

難道,又重生了?

思及此,桑枝咬咬牙用儘全力用手撐著床沿起身,她雖感知雙腿傳來的不適感,但事實就是,她竟奇蹟般站起來了!

真的又重生了!?

若雙腿還未殘廢,那現在又當是重生到了何時?

桑枝下意識低頭,望見了腰間佩戴的蒼玉玉佩,這是她剛滿十八歲時阿爹贈予她的禮物。剛贈予她時玉佩上掛著檮杌掛墜,可當她從連環凶殺案中醒來後,阿爹當著她的麵摘掉了檮杌掛墜。

“卦師說檮杌克你!”這是阿爹當初取下檮杌掛墜的說辭。

如今亦成了她再次重生的時間參照物,玉佩的存在表明她已年滿十八歲,檮杌掛墜表明瞭連環凶殺案還冇發生。

她的雙腿還冇殘廢,藤蘿還冇遇害,冗英也還活著……

-諸多村民,千辛萬苦地將她抬到了醫館。可還是難逃一死。“像這種無人認領的屍體啊,最終都是草蓆一裹,拋屍荒野被野獸吃得骨頭都不剩,唉。”坐於輪椅的桑枝聞言,雙眸閃爍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但她也隻是緩慢啟齒。“待會我給你些銀錢,你去阿婆家買副好點的棺材,挑一套壽衣,壽衣要白色的。”“好啊。”林昊說著從腰間掏出一塊泛著光澤的玉佩。“這是從那女子身上掉落的玉佩,要不也隨她一起安葬了?”小廝朝桑枝遞出玉佩,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