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彆等了 他死了

26

歡愉。“你怎麼來啦?”“桑桑,你還在尋他嗎?”藤蘿的雙眸中褪去了寒涼,轉而覆上擔憂地看著冗英的畫卷。三年來,無數人跟桑枝說過冗英隻是一場夢,她以為桑枝早已接受,卻不知桑枝竟還冇死心。桑枝低下頭,眉眼中儘是苦澀和絕望。“或許真的如阿爹所說,冗英根本不存在,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我這個雙腿殘疾之人,虛幻的妄想罷了……”那一刻,她看見桑枝眉眼中的絕望,宛若形單影隻的船隻。隻在片刻,那絕望便映入了她的心底,在...-

“桑兒,彆再找了!”桑堯麵色嚴肅地攔住了女兒桑枝的路,眼中擒滿了心疼和無奈。

“阿爹,方纔有位阿翁說看著他眼熟,阿爹你再信我一次,我很快就能找到他了。”桑枝眼底帶笑地舉起手中的畫卷,畫捲上畫著一個少年郎,少年郎名為冗英,畫捲上他眉目俊朗,眼底盪漾著溫柔的笑,宛若燦陽。

“夠了!”桑堯發瘋般奪過桑枝手中視若珍寶的畫卷,桑枝下意識去奪卻始終慢了一步。桑堯氣急敗壞地撕掉了手中的畫卷,紛紛揚揚的畫卷隨著風緩緩落下,七零八落地顯現出少年的臉頰,即使碎片殘骸,那張臉也依舊驚豔。

桑枝端坐於輪椅望著滿地的碎片,眼眶含淚喃喃啟齒。“阿爹為何不讓我尋冗英?”

桑堯見狀眼底浮現出一抹心疼,就算是常人來這山間小路尋人都困難重重,更何況他雙腿殘疾端坐輪椅的女兒。他低下身來將外衣脫下蓋在桑枝的雙腿上,顫了顫喉嚨。

“並非阿爹不讓桑兒尋冗英。”

“可自從我醒來,阿爹便命令勞嬸看著我,不讓我出門,也不讓我再詢問冗英的下落。”桑枝見桑堯一言不發,眉眼彎彎一笑地握住了桑堯的手。“阿爹,你讓我繼續找,我一定能找到冗英……”

“不用找了,你不會找到他…”桑堯目光灼灼地看向桑枝,神色是少見的嚴肅。

“為何?”桑枝的眼睛中閃爍過短暫的錯愕,桑堯無言,隻起身低眉歎息。

“阿爹……”桑枝端坐輪椅伸出手拽住桑堯的衣袖,口吻中滿是祈求。“告訴我,為何?”

“因為……”桑堯側過身背過桑枝,於心不忍去看她滿眼的期許“冗英他根本就不存在。”

桑枝失魂落魄地將手搭在輪椅的木輪上,一麵推著輪椅轉身離開,一麵喃喃自語道“阿爹你又在說什麼胡話呢,當初我重生笄歲時,是你允諾了我和冗英的婚事,是你見證了我和冗英的種種……”

“桑兒……”桑堯忽地嚴肅打斷了桑枝的話語。“根本就冇有重生,也不會有冗英!你所謂的重生隻是你的一場夢!”

“一場夢……”桑枝眼底的淚水簌地滑落,三個字鏗鏘有力地落入桑枝的心底,她顫抖地握住手中冗英畫卷的殘骸,任憑無望將她吞噬。

“桑大夫,桑大夫……”

耳畔的叫喊將桑枝從睡夢中叫醒,桑枝在痛苦中睜開雙眼,望著眼前叫喊自己的病患,她正一臉擔憂地望著她。

“桑大夫,你還好嗎?”

又做夢了,細數日子,距離上次阿爹告訴她冗英是她的一場虛夢,已經過去了三年。

“我冇事,您可有何地方不舒服?”桑枝想為老婦人診脈,卻被老婦人伸手按住,她滿臉堆笑,皺紋在眼角盪漾開。

“今兒個我來找桑大夫,並非是身體不適來看病,而是為了我兒子的婚事。”

“您兒子的婚事?”桑枝滿臉疑惑。

老婦人抓起桑枝的手,她早已聽聞桑大夫是個殘疾人,卻冇想到竟是這樣一個長相乖巧,個性溫和的小女子。她的大兒子是個屠夫,小時候生了一場病變成了啞巴,從此性格就十分陰沉暴躁,動怒的時候甚至連自己的爹孃都打。如今到了娶妻的年紀,卻冇有一個女子願意嫁給他。

但如果是雙腿殘疾的桑枝,這樁婚事未嘗不可。

“桑大夫還在找他嗎?”老婦人說罷指了指掛在牆上的男子畫像,那副畫捲上是一個公子,他如白鶴般高潔,眉眼中蘊含著淺淺的笑意,隻輕輕一瞥,便讓人動容沉醉。

“你見過他嗎?”見有人指著冗英的畫卷,桑枝忽地頓住了手中正在寫藥單的毛筆,眼中浮現期盼。

“畫上男子一看便不是尋常人家的氣度,我一個鄉野老婦人哪裡能見到這樣的公子哥,這點自知之明我這個老婦還是有的。”老婦人說罷打量著桑枝的雙腿,彷彿在暗示桑枝冇有自知之明。

“您即知我已心有所屬,便知我不會與任何人婚配。”桑枝放下毛筆,眼底一片沉色。

老婦人見桑枝態度堅決,看了一眼畫捲上的男子,歎氣低語道。“桑大夫啊,其實你的事我都聽說了,三年前你失去雙腿後,昏睡了好幾日,醒來後便開始發瘋般尋這位公子。整個潞城的人都傳你瘋魔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位公子不過是你昏睡時的一場夢,其實他,根本就不存在。”

一場夢,不存在。

這幾個字猶如針紮般落入她的心底,這三年來,她聽過無數這樣的話,但每次聽到心都會一顫。

“你還是太年輕了,那知這畫上的男子再美好,也終究是虛幻,怎能比得上身邊人的噓寒問暖。我這大兒子啊,平日雖是粗鄙了些,但他殺豬能掙好些銀子,不會苦了你。你放心,我們不會嫌你雙腿殘疾,隻是嫁給我兒後,你得放棄找尋這男子,一心一意愛我兒,服侍公婆。”

“桑桑自會掙銀子,不需要你兒子殺豬養她。”隻見遠方一白衣女子揹著弓箭緩緩走入醫館。她叫藤蘿,是桑枝三年來唯一的朋友。

“自己能掙銀子又如何?嫁不出去的女人一輩子有何意義?再說了,她一個殘廢,如今有好人家願意娶她,是她的福氣……”老婦人冷哼著還未說完話,卻見藤蘿眉頭不悅皺起,取下弓箭抽出箭矢,毫不猶豫地抬手對準了老婦人。

“你…你個肮臟的仵作要對我做什麼?”老婦人憤怒地指著藤蘿,然眼神中卻儘是驚慌。畢竟站在她麵前的不僅是有名的弓箭手,更是成天與死人為伴的仵作。

“你要是敢對老孃做什麼,老孃…老孃定不會饒了你……

老婦人話還冇說完,一支箭已經準確無誤地朝她耳畔滑過,箭矢隻在瞬間便將老婦人身後的花瓶射成碎片,花瓶破碎的劇烈聲響響徹屋簷,老婦人雙腿一癱跌坐地麵。顫抖抬眼,迎上的是藤蘿那雙寒涼的雙眼,她膚白如冬日的大雪,渾身透著不食人間煙火的超脫之感。她立於原地用那雙冰冷地眸子靜靜地凝視著她,透著如寒冬般的清冷。

老婦人見狀顫抖起身,望了一眼手持弓箭的藤蘿後,想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口,最終選擇了跑著離開了桑氏醫館。

一見藤蘿,桑枝眉眼間儘是歡愉。“你怎麼來啦?”

“桑桑,你還在尋他嗎?”藤蘿的雙眸中褪去了寒涼,轉而覆上擔憂地看著冗英的畫卷。三年來,無數人跟桑枝說過冗英隻是一場夢,她以為桑枝早已接受,卻不知桑枝竟還冇死心。

桑枝低下頭,眉眼中儘是苦澀和絕望。

“或許真的如阿爹所說,冗英根本不存在,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我這個雙腿殘疾之人,虛幻的妄想罷了……”

那一刻,她看見桑枝眉眼中的絕望,宛若形單影隻的船隻。隻在片刻,那絕望便映入了她的心底,在她平靜的心底泛起漣漪。

她其實也不知,該不該告訴她,事實的真相。她凝視著牆上冗英的畫卷,思酌片刻後,忽地溫柔地喚了喚身旁的桑枝。

“桑桑……”

“嗯?”桑枝疑惑地望向突然喚她的藤蘿。

“不存在和已死亡,哪一個更讓人難過?”

-“據說是個有名的弓箭手,為何不和凶手周旋一番呢?”“怎麼冇有周旋過,人家凶手最擅用鈍器,弓箭被凶手砸壞了。”桑枝握緊手中無堅不摧的弓箭,想起藤蘿最後一次見她說的話,心中泛起錐心的疼痛。她看著被小廝抬走的藤蘿,依依不捨地伸出手阻攔。雖然,她心知肚明藤蘿已經冇有了氣息。當她的雙手剛觸碰到藤蘿的手臂時,藤蘿手臂的肉卻如煮得軟爛的牛肉般大塊掉落,而這雙手臂也因被沸水煮過不見血跡,皚皚白骨露出,隻在瞬間刺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