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貓狗子(3)

26

的珠串一臉諱莫如深。楊蘭見有些人麵露不解,解釋說:“這應該是一個最近生成的新副本,論壇裡我也冇查到資訊。”劉美熙問:“因為是新副本所以才需要注意嗎?”“也可以這麼說。”楊蘭欲言又止,把剩下的話嚥進了肚裡。陳歲裡察覺到殷惟州的視線望過去,楊蘭對他報之以微笑,可陳歲裡總覺得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問題。“都來了啊”,拐角處緩緩走出來一個佝僂的身影,滿頭銀髮,形如枯槁。「嘟嘟」這時候所有人的手機都有了響動,陳歲...-

“你來廚房做什麼?”,李歸帆從茅房出來,拉外麵的燈繩正好看見陳歲裡在廚房裡徘徊。

陳歲裡朝外婆那屋看過去,隨後匆忙彆過眼神,“冇什麼。”

李歸帆看他這樣子也猜到了些,笑笑晃著腦袋往外走,隨後找了把椅子隨意坐在火坑前烤火。

火星子劈裡啪啦,映的人麵色通紅,活像整張臉塗滿了紅色顏料。

“今晚上誰去送飯?”,外婆提著食盒出來,灰撲撲的眼神在眾人身上打轉。

陳歲裡道:“那我來吧。”

柳長映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腳,然後下意識看了殷惟州一眼。

再次來到丁字路口,陳歲裡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他隻是想他要是冇來過這裡該多好。

古樸的石子路蜿蜒著向前,儘頭處屹立著一棟與外婆家相差無二的土胚房,隻是總的來說還要大些。

陳歲裡左手邊的菜地光禿禿一片,靠近房子的梨樹也萎靡不振,對麵的老狗趴臥在地,看見有人來抬頭輕吠兩聲,便又歸於沉寂。

這種老房子有一點好,就是冬暖夏涼。

陳歲裡為老頭擺好飯菜,他便如一個機械運轉的零件,麵無表情的開始進食。

從一進門,老頭的這間臥房擺了兩架木床,幾乎占了一半的空間,左邊的木床緊接著擺了破舊的皮質沙發,電視正對著沙發咿咿呀呀說個不停。

“大爺,你跟外婆是什麼關係?”,陳歲裡在屋內踱步,隨後到了老頭麵前。

他拉住老頭的手臂,彎腰再次問道:“你認識外婆嗎?”

老頭麵上劃過掙紮,眉毛鼻子擰到了一塊,但無奈力量的懸殊讓他根本掙脫不得。

陳歲裡撇嘴從懷裡掏出來一個塑料袋,裡麵綠油油的裝了什麼東西。

“條件簡陋,見笑了。不過放心,這生菜我給你洗過了,特地拿來給你加餐。”

他邊說邊往出來拿,說著要往老頭嘴邊送去。

陳歲裡記得殷惟州說過的話,這老頭討厭吃生菜。

果然,老頭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掙紮甚至轉為了驚恐,那灰白充滿死氣的眼珠簡直就像要跳出來。

“不吃…我不吃…!”

陳歲裡:“回答我的問題。”

“弟…妹。”

“你的家人呢?”,陳歲裡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這個家裡無論是佈置還是怎樣都表現為不止一個人生活。

“不見了…她不見了”,老頭漸漸有些失控,“她說要出去撿柴火,然後就冇回來了…她走了…走了!”

之後陳歲裡再喂他吃生菜也冇能問出來什麼,回去他把這些告訴了大家,李歸帆終於反應過來,他咋呼道:“陳歲裡,你又耍我。”

陳歲裡直言:“也不是,我開始也不知道生菜有冇有用。”

徐立軍:“那這樣來看,這兩戶人家有親緣關係,老頭的媳婦不見了,外婆家裡…”,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

楊蘭接上話:“丫丫說她外公去天上了,外婆的丈夫應該是早就不在了。”

“我很好奇,既然這樣外婆為什麼要我們去送飯而她自己不去,如果我們不去送,她自己會去嗎?”,殷惟州若有所思道。

李歸帆:“會不會就是為了給我們提供線索?”

徐立軍還是認為殷惟州說的有道理,“應該不是,隻是提供線索的話倒不如直接放開後邊。”

“要試試嗎?”,殷惟州提議。

殷惟州隻穿著粗麻布衣卻也能從他的眼神裡看出穩重乾練,可徐立軍還是笑笑,“現在是不是還有點太早。”

“後天的生日會是截止日期,不是過渡時期。”

徐立軍深吸一口氣,“我直說了吧,咱們到現在有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嗎,再不抓住老頭這條線索,怎麼找照片?”

“左右就這麼大一塊地方,再翻找也就這點東西,照片還能在哪?!”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殷惟州說:“我的意思是人照樣去,隻是不給他吃飯,說不去隻是對外婆的試探。”

“畢竟從開始到現在,貓狗子一直冇有出現,但我們都知道它就是那個晚上吃人血肉的怪物,它一直藏在暗處害人性命,不早些找到照片,生日宴之後我們所有人都會死掉,外婆作為明麵上的NPC,她如果不敢去那就證明後麵的老頭和她之間有過節,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不試著將那老頭逼過來,給自己留一線生機?”

場麵一度凝滯,現場去送過飯的隻有他們三人,剩餘的幾人也隻能從僅有的資訊裡分析接下來該怎麼做。

李歸帆壓了壓帽簷,看不清臉上的神色,頭一次聽出認真來:“那你怎麼知道引過來的是保護神還是另一個怪物?”

“我從來冇說過我知道”,殷惟州眼裡閃過戲謔的光,“我隻是在說一種可能性。”

楊蘭有意緩解氣氛,左右看了一圈,問道:“劉美熙呢?”

“我剛看見回房了,可能是嚇傻了吧,任誰一覺睡起來發現自己旁邊躺了一堆帶血的骨頭都會受不了的吧,更何況那還是她男朋友”,李歸帆碎碎念。

陳歲裡不禁疑惑:“難道不應該是再也不想回到那間房了?”

陳歲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她不回去也不行”,李歸帆還是那句話。晚點可不好在外麵逗留。

月色爬上樹梢,烏雲遮蔽月亮,所有人回屋睡覺,走在外邊有兩個黑影離得極近,指尖輕觸的時候像是交換了什麼東西。

屋裡光線昏暗,卻也遮不住殷惟州身上那種曆經很多的平淡,就好像大廈將傾他也能巍然不動。

今天晚上兩人之間的距離感已經少了很多,陳歲裡主動開口: “我下午偷偷去看過,枇杷樹那邊好像也冇有什麼特彆的異樣。”

殷惟州:“副本裡不會存在這樣的漏洞,所以枇杷樹一定有問題,我懷疑照片和道具那裡至少有一個,我更傾向於是道具,照片冇那麼容易找到。”

“可我仔仔細細的看過了,的確冇有東西”,陳歲裡誠然道。

“有些副本,東西會在關鍵節點纔出現,當然這也就意味著將要承擔更大的風險。”

陳歲裡緊了緊被角,“所以還要等到生日宴?”

“我剛纔隻是打個比方。”

殷惟州也不敢或許肯定的下結論。

“那行,到時候道具歸你,你帶我出去,怎麼樣?”,陳歲裡笑到:“你不虧吧。”

“可以”,正好殷惟州也動了彆的心思,或許可以正式認識一下陳歲裡,將他拉入隊伍。

殷惟州和其他人考慮的不同,相比於卓越的能力,他更看中人品和潛力。無疑,陳歲裡滿足這兩點。

燈在這時候又滅了,外邊風吹的窗戶砰砰的響,好似一場鬼哭狼嚎。

陳歲裡分明提著神,卻又不知不覺的睡過去,直到半夜再次感到身上冷的不行,一床被子蓋了和冇蓋一個樣,纔不情不願的睜開眼。

他稍微動了一下腿,床板立刻發出“咯吱”一聲,他害怕吵醒殷惟州,殷惟州也不知道是根本冇睡還是被他吵醒了,說:“怎麼醒了?”

聽上去聲音有些沙啞,可能是躺久了的原因。

“有點冷。”

殷惟州:“我們出去看看吧。”

“看什麼?”,陳歲裡有些不懂,不是說晚上最好不要出去的嗎。

“枇杷樹下麵有古怪,白天瞧不出來,或許應該在晚上去。”

陳歲裡一想覺得也有道理,又見著殷惟州起來,他便也開始穿衣服。

隻是臨下床的時候感覺到自己左臂好似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陳歲裡瞬間汗毛立起,“殷惟州…我後邊…”

殷惟州扭頭往虛空處盯了片刻,隨後強勢拽住陳歲裡的胳膊,將他從那股力道中掙脫開來,“我們走。”

隨著房間門的打開,外麵的風一個勁兒的往屋裡灌,輕一些的東西被風吹的到處都是,叮鈴哐啷響個不停。

夜色濃黑,像一潭化不開的墨,隻簡單看得清路。

陳歲裡被風吹的清醒了不少,回過神陡然發現前麵一直牽著他的人,竟然冇有影子。

就空蕩蕩的牽著他往前。

渾身血液霎時間湧上腦門,陳歲裡心臟狂跳,他該怎麼做才能活下去。

而另一邊,外婆的屋裡靜悄悄的,外邊的風聲很大,除此之外就隻有偶爾響起的咀嚼聲。

丫丫被吵的睡不著覺,朦朧間揉著眼睛問:“外婆,你在吃什麼…?”

外婆側了側身,用手輕拍孫女的背哄著她入睡,“外婆在吃胡豆,曬過很久的乾胡豆,嚼起來香,丫丫也想吃嗎?”

可你手上的味道聞起來不是胡豆的味道呀,丫丫心裡想。

可她到底冇有問出口,隻氣息微弱的答道:“明天…明天吃吧…我好睏現在。”

-州側目,他記得這小子早上看過還吐的昏天黑地,這會兒說起細節來倒是毫不含糊。柳長映點頭:“是這樣。”“那你們不早說?!”柳長映:“我以為你們都知道呢。”徐立軍出來打圓場,岔開話題道:“今天中午我去送飯吧,我們爭取每個人都能去一次。”他已經默認了今晚還會有人死去。冇有人提出異議,徐立軍便去了,下午回來也是一臉無語,“問他什麼都不說,真不知道這老頭子有什麼用。”副本不會無緣無故的設計這樣一個人物,既限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