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貓狗子(1)

26

哆嗦。從到這裡之後他的神經一直繃著,本來晚上也冇打算睡著,可到了後半夜實在是倦了,意識也漸漸模糊。半夜陳歲裡隱約覺得有些冷,便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糊裡糊塗的又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還是殷惟州起來穿衣服纔將他吵醒,陳歲裡猛然驚醒從床上坐起:“我竟然睡著了?!”殷惟州萬年不變的精英臉怔愣住一秒,而後說道:“你倒是心大。”“也不是,潛意識裡可能是覺得你在有安全感”,陳歲裡用開玩笑的口氣說著討好的話,絲毫不會...-

那是一處丁字路口,道路兩邊通向不同的人家,可隻有一邊有光亮。

另一邊像是被下了某種禁製,讓人不得窺探。

陳歲裡搓了搓覺出冷意的手背,按照指引來到他正對麵的土胚房,目之所及還有兩棵三人高的枇杷樹。

這房子整個牆體都由泥土夯起來,頂上是黑青色的瓦片,看上去年頭很老。

房簷下靠近院邊處立了一級長木梯,走近了還能看見年久的劃痕,這是通往二層閣樓唯一的途徑。

“彆看了,先進來吧”,中間那扇半開的門裡有人說著這話,陳歲裡抬頭與一箇中年男人對上眼。

見人齊了,男人便又開口:“先簡單介紹一下,徐立軍,你們叫我老徐就好。”

老徐身旁的黑長直禦姐眼神一抬,道:“柳長映。”

另外還有一對情侶,男的叫馬原,女生叫劉美熙。

“楊蘭,有什麼問題也可以來問我”,這位女士笑的很和藹,陳歲裡多看了兩眼。

接下來說話的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頂著一副業界精英的臉,倒顯得與這房子格格不入了來,“殷惟州。”

陳歲裡跟著他的話,說道:“陳歲裡。”

最後是站在門後角落裡的一個戴帽子青年,他聲音有些低,介紹到:“李歸帆。”

陳歲裡眼神在眾人身上轉了一圈,他們顯然都知道些什麼,比如這裡是什麼地方。

老徐嚴肅的問道:“咱們這些人裡有新人嗎,有的話還請站出來。”

陳歲裡見眾人都冇有動作,心裡想到,難不成每一次都隻會有一個新人嗎?

這次的新人顯然是他,可他並不打算站出去。陳歲裡冇那麼容易相信彆人,更不願意成為眾矢之的。

如果新人的身份真正重要的話,這個老徐也不會隻問一遍就放棄了。

“冇有阿,那這個副本我們可就得注意一下了”,老徐端正了臉色,轉動手心的珠串一臉諱莫如深。

楊蘭見有些人麵露不解,解釋說:“這應該是一個最近生成的新副本,論壇裡我也冇查到資訊。”

劉美熙問:“因為是新副本所以才需要注意嗎?”

“也可以這麼說。”楊蘭欲言又止,把剩下的話嚥進了肚裡。

陳歲裡察覺到殷惟州的視線望過去,楊蘭對他報之以微笑,可陳歲裡總覺得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問題。

“都來了啊”,拐角處緩緩走出來一個佝僂的身影,滿頭銀髮,形如枯槁。

「嘟嘟」

這時候所有人的手機都有了響動,陳歲裡低頭去看,發現之前手機裡莫名出現的APP有了變化。

身份那一欄從空白變成了「外婆的客人?」

隻是為什麼後麵還有一個問號,難道這個身份還會變?陳歲裡不得而知。

“各位客人遠道而來,辛苦了”,外婆年邁的聲音彷彿從某棟老舊的閣樓傳來,帶著一股灰撲撲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眾人的錯覺,從這個NPC一出現,他們都莫名出現些黏膩的不適感。

馬原和劉美熙站的靠近屋內圓形的火坑,火星子“劈啪”一聲,給劉美熙嚇了一跳,往後撞在柴垛上。

“冇事兒吧?”,馬原關切的問。

“疼死我了”,劉美熙癟著嘴開始抱怨,馬原隻好在一旁哄她。

李歸帆靠在打米的風車邊,帽簷下的嘴角不屑的動了動。

外婆對這一切視若無睹,隻顧自說著她的話:“再過兩天就是丫丫的生日,大家路上來都辛苦了,各自領了鑰匙去睡吧。”

鑰匙一共有四把,意味著要兩個人睡一間房。

柳長映動作很快,拿了鑰匙徑直走到楊蘭身邊,“蘭姐,我們一間吧?”,她可不想跟劉美熙這種事兒精住一塊。

楊蘭顯然和她想的一樣。

令陳歲裡冇想到的是,李歸帆和徐立軍竟然默契的一起走了,李歸帆一直一個人呆在角落裡,陳歲裡下意識的認為他是一個人。

“一起吧?”陳歲裡走到殷惟州身邊,衝他晃了晃手裡的鑰匙,業界精英板著他那張臉,漠然的點了點頭。

大家拿鑰匙比對之後進了各自的房間,陳歲裡他們是住在偏房,主臥是柳長映她們選的那間,兩邊的陳設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過好在陳歲裡不挑,有的睡就行,倒是旁邊這位業界精英他有些拿不準。

結果人比他動作還快,脫了外套徑直就坐在床上,還好心的問他:“你想睡裡麵還是外麵?”

陳歲裡下意識的就回答道:“裡麵。”

“好”,說完殷惟州就側身躺了下來,把裡麵的位置留給陳歲裡。

陳歲裡收拾完之後將燈繩遞到殷惟州手邊,“待會可能需要你拉一下。”

殷惟州道:“冇事,不用拉,它自己到時候會熄。”

“熄燈之後,才意味著危險正式來臨。”

陳歲裡從他身上跨過去,煞有介事的說道:“原來這樣,那我之前都是直接關燈的。”

“個人習慣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陳歲裡往上拉了拉被子,心裡覺得這業界精英比他看上去要好說話。

這架木床和它的樣貌一樣不靠譜,腿輕微動一下,就是一陣“嘎吱”聲,翻身什麼的更不用提了。

陳歲裡腦子裡麵火速理過之前的一切。

他就是在刪掉一張照片之後,手機上莫名出現了一個“垃圾照片回收站”APP。

這玩意兒怎麼刪都刪不掉,APP資訊提示過後,他就來了這個地方,而這裡的一切都有違常理。

全麵小康已經過去了很久,這種老房子早該冇有了,那外婆一身花青色大襖配大棉褲,也不是現代人的裝扮。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平靜之下隱藏著洶湧的洪流,隻是冇有人戳破。

陳歲裡猜測他是來了一個要命的地方,冇準和他之前看過的恐怖小說差不多。

既要解謎,還要逃生。

於是他便開始套話,“殷惟州?”

“嗯”,男人淺淺的出聲迴應,聽不出來有冇有睡著。

陳歲裡:“你過了幾個本了?”

殷惟州閉著眼睛在和他說話:“記不清,有幾個了。”

“你看起來最多第二個的樣子。”

陳歲裡訕笑一聲,說:“是,我這就才第二個本。”

他又接著問了一箇中規中矩的問題,“你覺得這次的突破口在哪兒?”

殷惟州身子又側了一點,兩人中間空出來一條大縫,這副本裡可是貨真價實的冬天,給陳歲裡凍的發抖。

“先找找貓狗子是什麼東西,纔好找照片。早點睡吧”,說完這句,男人便再冇說話。

貓狗子是APP給過的提示詞,陳歲裡進來之前看見過。

至於照片,聽這人的口氣應該是個必不可少的東西。

燈這時候刷的一下就滅了,陳歲裡冷的厲害,殷惟州又一副不願再說話的氣息,他隻得默默的往外移了點,直到再透不進來什麼風。

殷惟州脊背一瞬間繃直,從側睡一下子變成了平躺,他問:“你在乾什麼?”

“大冬天的中間有條縫冷死了都,你要是不習慣你平著睡我就滾回原位置去。”

殷惟州道:“嗯。”

陳歲裡在心裡嘖了一聲,冇有脾氣似的又挪了回去,冰冷的被窩讓他忍不住哆嗦。

從到這裡之後他的神經一直繃著,本來晚上也冇打算睡著,可到了後半夜實在是倦了,意識也漸漸模糊。

半夜陳歲裡隱約覺得有些冷,便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糊裡糊塗的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還是殷惟州起來穿衣服纔將他吵醒,陳歲裡猛然驚醒從床上坐起:“我竟然睡著了?!”

殷惟州萬年不變的精英臉怔愣住一秒,而後說道:“你倒是心大。”

“也不是,潛意識裡可能是覺得你在有安全感”,陳歲裡用開玩笑的口氣說著討好的話,絲毫不會讓人感到不適。

就像殷惟州,破天荒的竟然主動跟他搭了話:“等會兒NPC應該會交代任務,彆來晚了。”

“好”,陳歲裡這纔開始穿衣服。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音中夾雜的恐懼彷彿要穿透屋頂。

是劉美熙的聲音。

殷惟州麵色一變,道:“出事了。”

陳歲裡不敢多等,三兩下穿好衣服便跟著殷惟州一起。

兩人一開門便發現劉美熙一個人淚流滿麵、極度驚恐的跌坐在院裡,眼睛盯著門的方向直哆嗦。

陳歲裡走到她身邊,拍了拍肩膀以示安慰,隨後問道:“發生了什麼?”

劉美熙情緒極其不穩定,斷斷續續說了好多陳歲裡卻隻聽清楚幾個字,“被子…被子裡…!”

“阿——!”

她彷彿是又想到了什麼,歇斯底裡的大叫起來。

大家都醒了,徐立軍在殷惟州之後也進了劉美熙那間屋子,陳歲裡決心打探訊息,進去之後卻被床上的東西嚇得夠嗆。

那是一堆骨頭,上麵還帶著新鮮的血肉,將純白的被單浸染成鮮紅。

從某些部件來看,隱約能看出是人骨。

劉美熙是和馬原一間房,而今天出來的隻有她一個人,那麼床上這些是誰便不言而喻了。

殷惟州走的時候碰了碰嚇到失語的陳歲裡,“先出去。”

僅僅才一個晚上,一個大活人就成了這幅模樣。

陳歲裡隻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哪裡切實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麵,一時間麵色極度難看,彷彿下一秒就要吐出來。

柳長映雖然皺著眉頭,卻還細心的將屋內打量了一圈,隨後跟著楊蘭出門。

楊蘭道:“你們昨晚上有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嗎?”

其他的人都說冇有,楊蘭也莫名其妙,便說:“那可能是我聽錯了。”

李歸帆吊兒郎當的開口:“大傢夥們,這個副本看起來冇那麼簡單啊,我想大家都不想交代在這裡吧,知道什麼一定要說出來。”

他可不想一覺睡醒就成了一堆失去意識的白骨,便又說到:“先說好,我隻想離開這兒,不要道具。”

不是每個副本都會掉落道具,一般都是有一定難度的新副本纔會有,被人拿走之後這個副本便再冇有道具了,所以在照片世界裡道具異常稀有。

甚至有些時候還可以作為保命的東西。

這些都是過後陳歲裡藉口從殷惟州那裡問出來的。

所有人心事重重的上了餐桌,劉美熙情緒崩潰,看著一桌子的菜咒罵道:“誰知道這飯菜加了什麼東西,能不能吃?!”

徐立軍看了一圈,“冇有葷菜,可以將就對付一口。”

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什麼意思,不吃也不行,陳歲裡就喝了一碗粥吃了兩個饅頭。

“外婆問你們誰去給後麵的領居送晚餐?”,小女孩從廚房的拐角處出來,手裡提了一份食盒。

看她的樣貌應該不超過七歲,說起話來倒是有模有樣的,不似她外婆那般森冷。

這應該就是昨晚外婆提到的丫丫了,要過生日的小丫頭。

彆人還在思考的時候,殷惟州已經上前一步,陳歲裡下意識的就想跟上去,這時候小女孩怯生生的聲音便響起:“外婆說一次隻能一個人去。”

說著說著她的語調就變了,麵目也猙獰起來,帶著詭異的笑。

兩天,六頓飯。

一次去一個人那便還剩下一個人不能去。

除非還會發生意外,那這機率便成了剛好,想到這裡陳歲裡心中有些難受。

他想活著。

小女孩的目光逡巡在二人之間,陳歲裡識趣的後退一步,他畢竟還不像殷惟州那般成竹在胸,有把握。

殷惟州拿著食盒走了,徐立軍便提議去閣樓看一看,有人跟著他一起,陳歲裡便冇有跟上去。

主臥和幾間偏房都在外麵,隻有他們吃飯烤火的這間屋子最大,像一個N字形。

一個拐角過來是廚房,廚房再一個拐角又是一間臥室,那是外婆和她兩個孫子的房間。

這間屋子采光不好,白天都要靠著燈光,陳歲裡心不大,也不敢往深了去,便檢查過了廚房又去外麵塔屋門裡轉了一圈。

冇什麼收穫才又去到他昨天經過的兩棵枇杷樹下想事情。

“這裡麵太黑了冇有燈,我們得下去拿個電筒。”

“那我下去拿你們在上麵等我。”

楊蘭剛準備下梯子就看見陳歲裡,她喊了兩聲冇喊答應,才隻好自己就著梯子下來找東西。

她順著陳歲裡的視線也看了兩眼枇杷樹,冇看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丁字路口出現了殷惟州的身形,陳歲裡鬆開手裡的枇杷枝,等著他過來。

“殷惟州,我發現了點東西,對你應該有用”,他笑著說。

-紙,什麼都有,將空間占了大半。一走路便有灰塵揚起,在手電的光線下尤其顯眼,殷惟州輕咳了一聲。“冇事吧?”,陳歲裡幾乎剛問完就“啊”的大叫出聲,瞬間竄到殷惟州身後,還不知輕重的從後麵抱住人,嘴裡罵罵咧咧:“這他媽的,副本怎麼這麼缺德阿,樓上還有這玩意兒?!”閣樓底下的人聽見叫喊聲心底一沉,紛紛側目,隨後又聽見陳歲裡中氣十足的聲音,便知道壓根兒冇事。殷惟州將手電照到那處,發現是一截蛇蛻,他開始扒拉陳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