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把一下一下的掃這這些積攢了一個暑假的土,感覺自己也變得灰頭土臉的了。他小臉緊繃著,潤紅的唇也緊抿著,一副嚴肅的不能再嚴肅的樣子。但在即將結束的清晨還算溫和的陽光下照著,哪怕周圍塵土飛揚,依舊透露出一抹光鮮。沈漻河看著這樣的同桌,心中微微一動,不自覺掛上一抹笑意,這個小同桌,還真是秀色可餐,怪不得是3班的…咳、班花,3班的人挺有眼光。也算實至名歸蘇白感受到似乎有人在看他,抬起頭看到是學神同桌在看自己...-

蘇白冇注意到戚文洋的消失,隻是有些放鬆道“對嘛,不要生氣啦男神,生氣對身體不好。要麼你就說出來,不然讓人擔心呀。”

沈漻河再次問道“我生氣了嗎?”

蘇白==的看著低氣壓一整晚而不自知的男神

“行行行,你冇生氣。那下次有事情要說出來,大家一起分擔煩惱就會少了。”

沈漻河笑眯眯的應了一聲,眼中卻劃過一抹深思,他掏出手機,問戚文洋:

“我今天晚上看起來很生氣嗎?”

戚文洋:“???哥你冇生氣嗎?我剛剛也是跟蘇白一樣想問你怎麼了,為什麼生氣?要是有哪個不長眼的沈哥你直說,咱們兄弟都給你解決了。”

“冇有,冇什麼事,你們幾個好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再這樣彆叫我哥。”沈漻河有些無奈地按住了戚文洋社會青年式發言。

然後他看著戚文洋的回覆再次沉思下來。

原來自己竟然冇察覺到,今天自己生氣了?

沈漻河有些詫異,雖然他嘴上說自己冇有耐心,但實際上他不是一個情緒波動非常大的人,就算當時出了打架這樣的事情也隻不過是因為避不過去,又懶得用彆的解決辦法而已。

分寸他是清楚的,哪怕事情鬨得挺大,也冇超出他的預期。

他的家世很好,在A市的圈子裡該清楚的都知道深淺,隻是有些無語鄧文濤好歹是鄧家人,做事情這麼冇腦子

不過於他而言也不是什麼大事,打架也隻是活動筋骨而已

他很少生氣,更不要說,讓彆人看出來他在生氣而不自知。

今晚他是有些不舒服,但是這種情緒他覺得自己管控的很好,冇想到已經明顯到讓旁邊這個小同桌都看出來的地步。

蘇白問他的時候,他能說什麼?看到蘇白和一個女生親密的行為有些不舒服嗎?

那就太冇道理了

想到這裡,沈漻河內心嗤笑一聲,自己什麼時候還要管朋友談不談戀愛了

不過……果然還是

“早戀不好,影響學習。”

“啊?”蘇白有些茫然地看著突然對他說不能早戀的沈漻河:“呃…你有朋友談戀愛影響學習了?為什麼突然有感而發?”

“冇事,就是想提醒你一聲。”

蘇白茫然地看著說完又把頭扭回去的沈漻河,心裡一堆???

他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轉頭過來的戚文洋,兩人對臉都是‘小問號,你是否有很多小朋友?’

沈漻河今天真的好奇怪。

下課的鈴聲響起,周圍的同學紛紛起身,像劉皖枓這樣的學生更是第一批衝出教室。

蘇白跟著其他人的動作,機械的收拾東西,出學校回家。

走到校門口,他的大腦突然靈光一閃。

‘學神…學神該不會,喜歡鄭玥玥吧?’

‘那也說不通吧…明顯他們倆對對方都是第一次見麵呀’

‘一見鐘情?’

‘鄭玥玥有這麼漂亮嗎?還是學神喜歡這種大氣冷美人風格的?’

‘那學神也太膚淺了,僅一麵之緣就喜歡上了?不不不肯定不對’

‘這、那學神的人設就崩了呀…愛情再冇有道理那也不能給學神這樣一個之前出了名的潔身自好、高冷男神、突然就一見鐘情轉學生了吧!’

‘喜歡我的可能性都比喜歡她大呀’(真相了

‘那…看來學神是真討厭早戀的人。’

蘇白停下腳步,握了一下拳

‘放心吧學神!我跟我媽保證過的,在上大學前絕不談戀愛!’

然後……就被後麵的人撞了

“不是,哥們,你乾嘛大晚上的突然停下呀,不知道這條路特彆窄要儘快通行嗎?”

蘇白一個趔趄,後背一疼差點以頭搶地,好不容易往前緩衝了幾步站住,感到腳腕一陣劇痛。

他有些生氣的轉身:“就算這條路再窄,也不是你撞我這麼狠的理由吧,我突然停下是不對,可是我走的是人行道,你本來就不應該在這裡騎自行車,要不要警察來看看誰有道理呀!”

後麵騎車的年輕人明顯心虛了,連連說了幾句對不住,然後看到蘇白扶著牆一副難以走路的樣子,眼睛四處看了一下,突然騎車就跑了。

“哎!你!”蘇白冇攔住,腳腕的疼痛讓他一時間走不動路,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人跑掉。

這條巷子算是一條他家通往學校的小路,平時走的人雖然多,但是以高中生放學的時間段來說已經冇那麼多人了,而且今晚不知道是不是他想事情走得慢,這路上平時有的一些住在周圍的同是S中的人,今天也一個都冇有。

因為是小巷子,監控什麼的早就壞了,但是冇人注意就冇人來修。

“可惡!”蘇白有些生氣的錘了一下牆,慢慢的扶著牆往回走。

但是腳腕的疼痛比他像的要嚴重,他覺得自己就是扭了一下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痛。

蘇白往前走了幾步,還是停下來了。

到家還有挺遠的,今天晚上爸媽都不在,或者說這一週,蘇媽媽都在外地,蘇爸爸則在國外下個月才能回來,他現在這樣隻能靠自己慢慢蹭回去。

“唉……平時就十來分鐘的路程我好歹也走了小一半了,為什麼這剩下的一半感覺那麼長啊啊啊啊!”

蘇白又忍著疼慢慢往前走了幾步,還是不行,感覺腳腕疼的走不了路。

他歎了口氣,初秋的夜晚已經不那麼熱了,但是疼痛還是讓他額頭溢位了細細的汗珠。

蘇白掏出了手機。

但他不知道該聯絡誰,聯絡爸媽肯定不可能,他們都在外地,鞭長莫及,不能讓他們擔心。

聯絡劉皖枓,他又是住校生,不走讀。就算聯絡他他也冇辦法,隻可能去叫老師幫忙,那他還不如自己聯絡老師。

但是聯絡老師,那都不用想,肯定會通知家長的。

“唉……”蘇白再次歎了口氣,現在他是空舉著手機,卻拔劍四顧心茫然

這時,一條訊息點亮了蘇白的手機螢幕,也讓他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係統提示【燎原】發過來一條訊息——

‘明天中午你要回家吃飯嗎?’

沈漻河平靜的看著車窗外飛速流逝的景物,語氣平緩:

“不是說今天不用李叔你來接我,住的這麼近,我自己騎車就可以。”

開著車的司機乾笑了一下,聲音裡有幾分心虛“這個…大少爺他……”

沈漻河把玩著手機的手頓了一下,將一條訊息發了出去,才平緩道:

“大哥在軍隊好好的,他纔不會做這種無聊的安排。是我媽吧,被害妄想症又劇烈了?都說了,那個鄧文濤是自己蠢。”

李叔乾笑了一下,冇接話。

沈漻河歎了口氣,“這年頭哪那麼多亡命之徒,當年的事情是意外,而且我還小,缺乏自保的能力。現在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鄧文濤想堵我,他現在不還在醫院躺著?而且當年的事情一出,大伯和我爸把對家已經搞到死,絕對冇有翻身的餘地,現在怎麼可能還有人不要命敢乾這種鋌而走險的事。”

“您說的都對,但是…嗨,您就讓二夫人放放心,就這一個月,到時候二夫人這個勁過去了,二爺再勸勸,自然也就冇事了。”

沈漻河哼笑了一下:“能勸住,今天這事就不會發生,算了,一會我給舅舅打電話吧,這事,要勸還得他勸他姐。”

這時按滅的手機螢幕亮起——

係統提示【對著榴蓮千層發出了真香的聲音】發過來一條訊息

沈漻河看了一眼

“掉頭。”

“?二、二少?”李叔將車在路邊停下,“咱不是說好了?您看,馬上到家了…”

“我同學出事了,回學校。”

蘇白髮完了訊息,就靠牆蹲坐在牆根,書包被他想了想扔在了一邊的地上。

本來他想拿手機電筒看看自己的傷的,畢竟路燈下看不清晰,但是看了看自己僅剩7%的電量和不知道在哪裡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同桌,他還是默默調成了低電量模式安靜等待。

不知道等了多久,蘇白覺得自己可能要在牆根過一晚了,手機螢幕突然亮了起來,是沈漻河的電話!

他連忙接起

“學神TAT你在哪裡呀…我感覺等你都等老了”

沈漻河在電話那邊輕笑了一下:“是嗎?那你老了我也老了。”

蘇白生氣:“你還跟我開玩笑!”

“好啦…”聲音漸漸由遠及近,這時一隻大手落在蘇白低垂的頭上,輕輕揉了一把,耳邊的電話和頭頂同時傳來那個清朗好聽的聲音:“隻是一小會不見,你就把自己弄的這麼狼狽了嗎?”

蘇白生氣,明明都到了附近,還打電話逗他,他把頭埋進雙膝,一隻手還拿著電話放在耳邊,一隻手則遮住自己的臉,不想理這個人

一道好聞的氣息由遠及近,帶著淡淡的鬆香和清爽的薄荷,輕柔的呼吸聲掠過他的頭頂,從耳邊的話筒傳進了蘇白的心裡,帶來難以言喻的安心感

“還在生氣哦?腳痛不痛?還有彆的傷嗎?”話筒裡乾淨的男聲和頭頂溫柔的聲線混合在一起,讓蘇白想起了小時候的一個夏天,他被爸媽帶著去鄉下農家樂避暑,和那裡的一個小夥伴數星星的夜晚,美好的猶如夢中,帶著迷人的沉醉

-篩(腮)幫紙(子)啦!”晚自習的課間,劉皖枓來找蘇白,蘇白這時正在做沈漻河給他佈置的習題。“白白,我快餓死了,你這還有零食不?”探頭蘇白頭也不抬的掏出了一包小麪包,劉皖枓接過麪包,嘿嘿笑著跟沈漻河打了個招呼,撕開準備吃他看蘇白專注的樣子:“哎呀,白白,課間了咱稍微休息一會唄,你這樣我好有壓力呀。不過,你在寫的啥?好像不是老師留的作業?”“彆打擾我,我正專注著呢…”蘇白不想理他,這會解題思路正清晰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