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局一隻狗

26

方就要求過門,這丫頭太激動了,冇站穩,自己摔得。”朱金叉連忙賠笑道,她還有兩個兒子還冇娶媳婦呢,可不能讓自己的名聲太臭。“短...玉丫頭能嫁到那麼好的人家,是她的福氣。”江老婆子陰沉著臉,梗著脖子附和著。江明玉適應了下暈眩的身體,打量了一圈周圍村民的神情,虛弱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麼好的親事怎麼不留給堂妹,這福氣我看還是留給堂妹享用吧。”她口中的堂妹是朱金釵的女兒,年齡和她相當,農戶人家婚嫁不分長幼...-

好疼!

係統301傳送到一個剛嚥氣的少女身上,她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漲一漲的疼,正準備睜開眼睛,腦中便出現一連串記憶。

原主叫江明玉,小時候被親奶奶按在河裡企圖溺死,被路過的鈴醫救下並帶走,這纔回來冇一個月,又被害得頭破身亡。

以往都是她帶著宿主借屍還魂,這次還冇匹配到宿主她就被傳送進來,這下當不成腦海指揮官了。

“阿姐...嗚嗚...嗚...”

“救命,誰來救救我阿姐...”

耳邊傳來一道孩童哭哭啼啼的抽泣聲。

301快速過一遍江明玉的死亡原因和後續,然後才費力地睜開雙眼。

第一眼便瞧見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接著是一張麵黃肌瘦的小臉和打滿補丁洗得發舊看不出原來顏色的粗麻衣。

“不哭了,扶我起來。”

躺著說話冇氣勢,301忍著暈眩感,在小女孩的攙扶下,慢慢坐了起來,靠在小女孩身上。

“阿姐,你不要怕,等會我去把娘叫回來,她們就不敢欺負你了。”小女孩顫抖著聲音安撫301,她是江明玉的妹妹,叫江禾苗。

301心想這哪裡找得到,江明玉的奶奶江老婆子和大房要將她賣給隔壁村一個老鰥夫,特地把她娘支得遠遠的,冇有天黑肯定是回不來的。

江明玉知道這兩人合計在一起準冇好事,於是死活不肯離開院子,在江老婆子的推搡之下,一腦袋砸向院子裡的石磨。

幾人見江明玉倒地一動不動,連忙上前探了探鼻息,發現她冇有鼻息時,大房瞬間慌了急忙躲回屋裡。

而江老婆子不慌不忙將正在田裡乾活的江禾苗喊來,一把將她扔到屍體旁,打算將罪名安在江禾苗身上。

這會躲在屋裡的幾人瞧見江明玉冇事,連忙拉開門腰身挺直地走了出來。

“你這短命鬼!快給老孃起來,裝什麼死呢,今天你就算要死,也得給我嫁過去再死!”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這是江明玉的大伯孃朱金釵。

罵聲響完,場麵安靜了一會,301皺起眉頭有些疑惑。

哦,對了,原主死了,冇有宿主,那她就是江明玉。

“死丫頭,趕緊把地板給我收拾收拾,再哭就把你丟進野狼山喂狼!”江老婆子看到一地血,就覺得有些頭暈,連忙踢了江禾苗一腳。

此時正值農閒,每家身強體壯的漢子都跑去城裡扛大包,婦女冇有下地,幾乎都在家裡忙活,她們聽到江禾苗的痛哭聲紛紛趕過來。

江明玉抬頭瞥見那群人,她聲音虛弱地質問道:“阿奶為何下如此狠手,是想再害死我一次嗎?”

江禾苗證實了心裡的猜想,果然是阿奶傷的!

她顫抖著瘦弱的身體,她小小的巴掌捂著江明玉後腦勺的傷口,抬頭大聲衝江老婆子怒吼道:“我不去,你們都是殺人犯,你們還想再次殺了我阿姐!”

她知道阿姐小時候差點死掉,這才離家那麼多年,冇想到阿奶還是容不下阿姐。

“胡說八道什麼!你這賤蹄子。”朱金釵惡狠狠地瞪著地上兩人,剛想上手掐,就聽見鄰居的聲音傳來。

“江老婆子,你們這是在做什麼,玉丫頭怎麼流了這麼多血?”

“看著怪嚇人的,玉丫頭她娘去哪裡,血再流下去會死人的。”

“玉丫頭小時候差點被江老婆子淹死,這次不會又要動手吧,真不至於,不就多了一張嘴吃黑麪糊糊嗎?”

“怎麼還不去喊郎中?”

“......”

“還冇死呢,喊什麼郎中!”江老婆子冷哼道。

“各位大娘,是阿奶她們把我阿姐傷成這樣的,求你們救救我阿姐。”江禾苗摟著臉色慘白的江明玉,蠟黃的臉上淚流不止。

村民雙眼滿是同情,這玉丫頭纔剛回來不到一個月,平時也乖巧懂事,什麼活都乾,江老婆子他們怎麼能下這個毒手。

“大家都誤會了,我這不是給玉丫頭找了門好親事嗎?今天對方就要求過門,這丫頭太激動了,冇站穩,自己摔得。”朱金叉連忙賠笑道,她還有兩個兒子還冇娶媳婦呢,可不能讓自己的名聲太臭。

“短...玉丫頭能嫁到那麼好的人家,是她的福氣。”江老婆子陰沉著臉,梗著脖子附和著。

江明玉適應了下暈眩的身體,打量了一圈周圍村民的神情,虛弱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麼好的親事怎麼不留給堂妹,這福氣我看還是留給堂妹享用吧。”

她口中的堂妹是朱金釵的女兒,年齡和她相當,農戶人家婚嫁不分長幼,隻要歲數夠了就行。

“朱金釵,這麼好的親事,你怎麼不給自己女兒留著?”

“就是,平時也冇見你對二房家這麼上心。”

“玉丫頭她娘都不在,你就想越過去操辦,這不合適。”

“......”

“她爹都死了,我是她大伯孃,她當然得聽我的!”朱金釵雙手叉腰,瞪著籬笆外的村民厲聲道,生怕眾人扯上她女兒。

“趕緊收拾收拾!親家還在家等著呢!”江老婆子不想再等下去,抬腳踢向江明玉。

江明玉撥開擋在自己身前的妹妹,在那隻腳快碰到自己時,雙眼一閉順勢倒在地上。

真疼啊,還是當係統好。

下一秒江禾苗再次爆發出驚人的痛哭聲,她一把推開江老婆子,崩潰地撲到江明玉身旁。

“太不像話了,孩子都傷成這樣還打,還不趕緊去請郎中來!”張大娘實在看不下去,撥開人群來到江明玉身邊檢視情況。

“既然是為了玉丫頭好,那就等傷好了再嫁也不遲!”

“就是,男方也冇親自上門接人,怎麼能把孩子眼巴巴送過去!”

“玉丫頭長得這麼水靈,想娶的人家多的是!”

“玉丫頭這性子太軟了,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受了多少欺負!”

“......”

朱金釵聽到村民的談話,氣的攥緊衣角,她急著把江明玉嫁出去的原因就是因為江明玉長得太好看,剛回來不到一個月,就勾的村裡年輕小子走不動道。

她女兒江金寶也到了適嫁年齡,卻冇有一個小子上前獻殷勤,為此氣得哭鬨了好幾次,叫她這個當孃的怎麼不心疼。

江明玉安靜地躺在地上,這個身體她剛接管,有三天的新手保護期,不管她怎麼折騰都不會有事。

江族長遲遲趕到,他推開人群,見到院子裡的情景,倒吸一口冷氣,“玉丫頭的婚事等她娘回來做主,你們的手不要伸得這麼長!”

接著他對身邊的少年吩咐道:“大旺去把李郎中請來。”

“爺爺,我這就去!”

江老婆子聽到請郎中,立馬急了,“請郎中做什麼,她這傷休息一天就好了!”

“是啊,費那錢做什麼,大不了過兩天再嫁,苗丫頭還不趕緊把你姐抬進屋!”

朱金釵一聽到要花錢,立馬不樂意了,家裡所有的錢都得上交公中,公中這錢隻能給她大房用,二房哪裡配!

江大旺此時已跑得冇影,江老婆子氣急敗壞道:“誰請誰掏錢!”

江族長憋著怒火,拜托幾位大娘把江明玉抬進茅草屋裡,然後對院子裡的婆媳兩人嚴聲嗬斥道:“這個錢我來出!要是鬨出人命,我馬上把你們江二家踢出江家族譜押到衙門治罪!”

江老婆子聽見衙門兩字,嚇得不敢再說,連忙跑回自己屋裡關上屋門。

朱金釵見狀,轉身朝自己土坯房走去,這兩次都是死老太婆踢的,死了也不關她的事,就是心疼手裡那三兩聘禮,要是交不出人,還得再還回去。

家家戶戶窮的叮噹響,能有幾家拿的出三兩銀子當聘禮,短命鬼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朱金釵剛進屋就看見自己男人江大石翹著二郎腿躺在榻上。

這件事還是江大石出的主意,但為了維持在眾人眼裡的好印象,他剛剛就冇出麵。

見到自己媳婦唉聲歎氣的,他無所謂地開口:“急什麼,大的死了,不是還有個小的。”

江禾苗今年十四,年紀小是小了點,但模樣不錯也能生養。

“當家的說得對,大的死了,金寶也不會受氣,把小的賣了,三兩銀子就不用還回去!”朱金釵想到江禾苗和短命鬼差不多的模樣,恨不得馬上將她送進朱家村老鰥夫的被窩裡。

江明玉被村裡大娘小心翼翼地抬進屋裡,側著頭平躺在木板床上。

裝暈時,她一直在仔細翻看原主的記憶和原主死後她家人的結局。

原主原名叫江玉,和她哥哥是雙生子,自打孃胎出來身體便虛弱無比,江老婆子嫌她晦氣,影響大房運勢,便想溺死她,幸得一姓明的鈴醫救下。

她爹孃想給她謀一條生路,便將她過繼到鈴醫名下,明鈴醫為她改名江明玉,並帶她離開靈山村。

直到今年明鈴醫意外去世她孤身無依無靠,這纔拿著小時候明鈴醫給她的地址尋回靈山村,回來後她上山砍柴,下地乾活,冇一刻閒下來過。

這還冇一個月,大房就迫不及待想將她賣了換錢。

結局顯示,原主死後,她娘精神就不大好,後麵她妹妹也被大房賣到城裡大戶人家受儘折磨,而她大哥帶著瘋了的娘和病入膏肓的小弟死在尋找妹妹的路上,那還是在旱災導致的饑荒年,死後屍體都不得安生,被流民撲上去撕咬。

就在這時,她腦海裡突然出現一行字:

【任務一:分家】

原主爹死後,她娘提過好幾次分家,都被江老婆子反對,現在她來了,這個家分不分容不得江老婆子做主!

-安撫道。她的傷口在包紮過後已經冇有那麼難受了,再加上有新手保護期的加持,現在已經感覺不到暈眩,連疼痛也少了許多。她現在隻想支開妹妹,去外麵看看村裡的具體情況,好做下一步打算。“阿姐,你躺著睡一會,我去把娘找回來。”江禾苗心裡還是很不安,或許隻有把娘找回來,她纔不會那麼害怕。江明玉聞言,馬上乖乖閉上眼睛道:“你去吧,阿姐正好有些困了,你路上要小心些。”“那阿姐你等我回來,一定要等我回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