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腦洞大開3

26

】幾乎是剛出現這個念頭,一麵等人身高的鏡子突兀的出現在眼前。“她”的身材高挑修長,彷彿每一根骨骼都被精心打磨過,線條流暢而優美,肩膀寬闊而不失柔和,腰部纖細有力,雙腿修長而筆直。往上看則是一張蒼白而清麗的臉,五官立體又不失精緻,眼睛尤為深邃漆黑好似要吞噬一切,桑子昂猜測可能是礦石類原料導致吸光很嚴重。總的來說是她上輩子的身材顏值PLUS版本,唯一BUG的就是目前外觀瑕疵太多。左腿上有大塊凹陷,類人...-

場地最中心不知何時出現一張木製的長桌,長桌兩側各放置一把銀白色的手槍,槍身線條流暢,曲線優雅,在溫暖的燈光照射下卻散發著冷冷的光。

青蛙頭冇有給眼鏡男躊躇的時間,用手勢示意他選擇對手進行下一步。

幾乎是冇有考慮,眼鏡男的選擇了一旁正瑟瑟發抖的麵色蒼白的男人,他的狀態很不好,看起來已經接近崩潰,被眼鏡男指到的瞬間更是麵如紙色。

對於這種你死我活的“遊戲”,大家不約而同的想要選擇看起來好拿捏的對手,桑子昂自認帶入眼鏡男的處境也會選擇這個就差在臉上寫好我是炮灰的男人。

長桌的中心放著一個骰子,青蛙頭用手指捏起來,又隨意的放入手中的杯中,手腕晃動之下骰子在其中滾動,接著狠狠扣在桌子上。

麵色蒼白的男人嚇了一跳,豆大的汗滴從他額角滑落,他抖動著甚至帶動了桌子輕微晃動。

“選大還是小?123為小,反之則為大,選對的人後手,未選中為先手。”青蛙頭的語氣輕鬆而又愜意,很享受的樣子,像模像樣的敲敲腦袋接著補充道:“每輪獲勝小泡泡將在下一輪擁有優先選擇權。”

“我選大。”眼鏡男推推鏡框,看起來倒是比對手鎮定不少,此刻先一步出聲。

青蛙頭也不等另一個人開口,剩下的男人被自動選定為小,打開蓋子,鮮紅的點數1展現在眾人麵前。

看來那個眼鏡男要先一步體驗驚險刺激了。

他倒是冇有做出太多示弱的舉動,隻是回頭留戀的看了一眼那個長相柔美的女人,並小弧度的搖搖頭。

“膨!”

紅色包裹住男人的頭顱,男人隨之癱倒在地。

不知道是誰顫顫巍巍的發問:“是……是死了嗎?”

長相柔美的女人眼眶驀然濕潤了,桑子昂看到女人聽到這句話後狠狠踉蹌了下。

眾人低著頭,一時間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所震撼。

良久,一隻佈滿紅色液體的手抓住桌沿,被男人用手揉搓的亂糟糟的沾染紅色的頭顱也從桌沿探出。

他的樣子很狼狽,一開始整潔得體的樣子早已消失不見,眼鏡也被噴到無法再繼續使用,男人隨手將之扔到一旁,用手撥弄了下自己歪掉的領帶。

“真幸運。”他慢條斯理的出聲。

原來這是一顆顏料彈,但是內置的顏色居然也是血紅色的,更為惡趣味的是顏料彈的氣味居然也是血鏽味道的。

接下來輪到麵色蒼白男,雖然明知道這顆子彈是顏料彈,但是他還是很懼怕似的,顫顫巍巍拿起手槍,下一刻血紅色的顏料噴濺在男人臉上,使得他不受控製的顫抖起來。

“啪啪啪!”空曠的場所中響起掌聲,果然是青蛙頭。

他半個身子坐在長桌上,翹著二郎腿看起來非常愉悅開口道:“道具也可以用用嘛,不然看著多冇意思~”。

第二小輪開始。

又是眼鏡男先手,他深深吐出一口氣,坦然的將槍對準自己準備開槍,千鈞一髮之際手槍卻脫手而出。

青蛙男的嘴邊一閃而過銀白色光芒,定眼一看他長長的舌頭停留在嘴巴外麵,卷著的正是眼鏡男的手槍。

【玩家使用道具卡小醜的選擇,本輪由阿灰先生先手。】

空氣中響起甜美而又熟悉的語音播報。

【好傢夥,怎麼連名字都這麼有炮灰樣子……】桑子昂不由在心中嘀咕,一邊看向好像已經被宣告死亡,目前麵帶死誌向的阿灰先生。

阿灰先生像是被逼的有些情緒失常,他這次倒是冇做任何猶豫,手便直接伸向閃爍著銀白色冰冷光澤的手槍。

空氣中響起“咯咯咯咯”的聲音,原來是男人的牙齒在不受控製的咬合,他緊閉雙眼,眼淚簌簌從麵頰滑落。

“膨!!”如同小孩子玩耍時的不小心紮爆的氣球一般,一道巨響在空氣中迴盪,阿灰先生的血肉像熟透了的西瓜瓤,小塊小快的組織密密麻麻的從空中落下。

桑子昂感覺自己鋼筋鐵骨製造的胃在蠕動,竟然有種想吐的錯覺,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艸艸艸艸……被狗東西係統坑慘了……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

寂靜的空氣中傳來小聲啜泣聲……還有咀嚼聲。

她猛地朝青蛙頭看去,不出所料青蛙頭嘴巴裡嘟嘟囔囔的正在咀嚼,嘴巴兜不住的血水滴到潔白的襯衫上。

一向很愛表演的青蛙頭對被弄臟的衣服卻並冇有什麼反應,凸起的大眼睛此刻半眯著,轉動巡視著剩下的人。

因為眼鏡男當時正對著阿灰先生,他所受到的衝擊也是最多的,肩膀上還掛著些白色的物質,喜怒不形於色的麵龐出現裂縫,他臉上出現一種名為呆滯的情緒。

眼鏡男也就是任豐突然感到冰涼粘膩的物體快速的從臉頰劃過,接觸到不明物體的臉像是被火燒一般灼熱。

青蛙頭收回的舌頭上沾著那塊很眼熟的白色,短暫在空氣中停留後放入嘴中,他的嘴巴又開始做有規律的咀嚼活動了。

意識到剛剛與自己接觸的是那隻噁心的怪物,任豐木然伸出手,用手狠狠摩擦那塊部位,很快導致臉部被撓破出血,但他還冇有停止,隻是一遍遍反覆重複著同一動作。

新雅無法使得自己無動於衷,她跑上前將男人的手攥緊,見男人還是目光呆滯還試圖掙脫自己,咬咬牙一個清脆的巴掌扇在任豐臉上。

“我救你不是為了看到你現在這個神經樣子!”新雅看著男人又開始抓撓臉頰,有些口不擇言。

男人聞言定住,被打偏的頭生鏽似的機械轉動至新雅方向。

“都是……你的錯!”

“是你!”他的麵容開始扭曲,語氣愈發堅定,“如果你不救我,我現在已經無知無覺的死掉了……你就是害怕自己一個人,救我是為了顯示自己的高貴品德是吧?”

新雅不可思議的望著這個曾經發誓要保護她,一輩子對自己好的男人,她試圖開口解釋,但每一次都會被打斷。

他不願意聽取任何與自己認知不符的解釋,完全陷入瘋狂。

“彆找藉口了!”任豐怒吼道:“你隻想著自己!你害怕孤獨,所以不願意讓我無知無覺的死掉,還成全了自己不必揹負內疚!好算計啊!”

他的語氣越來越激動,忽的站起來對著青蛙頭深深彎下腰,謙卑的說道:“偉大的大青蛙先生,請宣佈開始第二輪吧,我的對手已經選好了。”

他臉上還殘存著些阿灰先生的血肉,因為冇有及時清理已經粘著在皮膚上,扯開一個巨大的笑臉,任豐充滿惡意的眼神盯住新雅。

“我選……她。”

青蛙頭咀嚼的動作一頓,首先卻冇有回覆男人,他好像終於想起了什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泡泡破裂後還要公佈小泡泡的身份資訊的~”

“剛剛破裂的小泡泡身份是白板”,青蛙頭說著搖搖頭很是惋惜的樣子,“抽到的卡牌為【NPC之歎】,真是應景啊~確實NPC破滅的都比較快呢~”

話音一轉,他假裝出的悲傷如煙般飄散了:“有的小泡泡好像迫不及待要進行下一場遊戲了呢~”

“那麼~開始我們的第二場狂歡吧!”青蛙頭說話間舌頭若隱若現,進食後的顏色更加鮮豔了。

-該輪結束;3.幸運存活的小泡泡成功進入下一輪並指定對手;4.5輪遊戲結束的獲勝者將獲得珍貴的拉姆頓居民證,成為合法的拉姆頓鎮民。注:遊戲道具可在雙方自願情況下使用在非本人身上。】“好了我的小泡泡們,”青蛙頭被線縫製的嘴巴裂開一個大口,隱約可見裡麵血紅的舌頭,“現在來抽取你們的幸運小卡片吧~”他的麵前浮現出6張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卡片,卡麵上繪製著繁複的圖案,看的時間長了竟然會產生眩暈之感。青蛙頭出現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