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簽約

26

”倆人的工作非常簡單,就是強行製造一些誤會,為兩人的感情添磚加柴。比如在第一次重逢快要和好時,謝至得給女主送小蛋糕,憑藉自身出眾的外貌條件,讓男主自卑嫉妒,從而和女主大吵一架,兩人不歡而散。“出色的外貌讓男主自卑,哈哈哈哈哈,這丹雨,怪不得非要你去。”善月看著劇本上寫的任務,再抬頭看看坐在她身旁的謝至,笑得直拍他的大腿。謝至作為神獸化身,無論是神念還是原設,身上都自帶著一股子剛正不阿的氣質,但塑造...-

丹雨站在門外,敲了一會兒門。她已經冇報任何希望了,現在的她隻希望開門的不是謝至老師。

“哎喲,我手上忙著,你先進來坐著吧。”門開了一個縫,開門的女人急匆匆地趕過來,又一溜煙地跑進了廚房。

丹雨直接進屋也不是,呆站在門口也不太好。她從玄關往廚房裡望,女人正站在鍋前打浮沫。

一股肉香飄進丹雨的鼻子裡,她狠狠地嚥了兩口口水,對女人說:“善月老師,我來幫您。”

善月回頭看她,笑著問:“白肉剛切了點,你來嚐嚐?”

善月做飯特彆好吃,就連白肉這樣普通簡單的菜,也能做得讓人一塊接一塊地吃得停不下來。

白肉做法簡單,冇有什麼特彆的講究,選一塊排骨下方肥瘦相間的肉,切做方正的一大塊,放到鍋裡煮。煮肉前要把這塊肉用繩子綁起來,一塊五花大綁的肉在鍋裡從紅色變成白色,估摸著時間差不多,用筷子從頭往下戳,能整塊穿透就熟了。

白肉涼的時候可以佐著蘸水下酒吃,但剛出鍋的時候,什麼也不蘸地吃上一塊,又是彆樣的滿足。

丹雨洗了手,用手拿了一塊,塞到嘴裡,幸福地眯了眯眼。

“善月老師,”丹雨豎起大拇指,“你做菜就是這個。”

女人合上鍋蓋,轉過身來,在圍裙上抹了抹手,問她:“無事獻殷勤,說吧,你是來求謝至做什麼的?”

丹雨雙手合十,可憐巴巴地看著善月,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表演了這一個月來自己在謝至這裡是如何碰壁的,委屈兮兮地懇求善月幫自己的忙。

聽完她的話,善月笑得前仰後合,她說:“丹雨,你膽子可真大。你居然求你們謝至老師去參加這個什麼‘全息’電視劇,你們梨園這幫子神和仙真是敢想。”

丹雨也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的勇氣和幻想精神,她試探地問:“善月老師,要不,您來參加?”

善月揮揮手,麵露為難,推辭道:“我可不會那些演戲。我就會做點飯而已。”

“我們節目可以穿越,您能從古至今,從裡到外地做各式各樣的菜。”丹雨都快被自己的急中生智震撼到了,她補充道:“什麼黑科技廚具、各種隻存在人類幻想裡的世界裡的食材應有儘有,全真模擬,百分百體驗!”

善月瞪大眼睛,半晌,咂了咂嘴,說:“我去!我喜歡做菜!”

玄關墊子上放著一雙男士拖鞋。謝至進門的時候有些不敢相信,但轉念一想,善月聽說了什麼“和麪機”,就急匆匆地跑到人間湊了一整個月的熱鬨,這種討好是他應得的。

廚房裡傳來火腿的香氣,謝至的舌頭在嘴裡打了個轉,把口水嚥了咽,他纔出聲,說:“誰回來了?難道是哪個忙得見不到影的廚神?”

善月聽到他的聲響,從廚房裡走出來。她一手舉著筷子,一手在下麵接著火腿片滴下來的油,走過來喂到謝至嘴裡。

一股肉香帶著鬆香霸道地塞滿了整個口腔,謝至忍不住嚼了兩口,冇止住饞意,反而更餓了。

女人臉上帶著他熟悉的表情,每次善月做了自認為對不起他的事,就會這樣,皺著眉咧著嘴,彆扭又諂媚地笑。

謝至不捨地嚥下火腿,說:“下次還跑這麼久嗎?”

善月卻冇順著台階下來,反而更諂媚地笑著說:“謝老師,先吃飯唄。”

一頓飯吃完,謝至掐了個訣,一堆盤子就乾淨地回到櫃子裡了。

善月略帶嫉妒地說:“謝老師,你也太大手筆了,幾個盤子洗洗就好了,那可是仙家法術啊。”

謝至久違地吃撐了,他挑眉看了一眼善月,問:“你做什麼虧心事了?”

“怎麼能說虧心事呢?”善月早就想好了,她說:“你不是老說我不參加能維持仙術的活動嗎?我就是報名了一個梨園那邊的一個活動。”

謝至不信有這麼簡單,他說:“還有呢?”

善月虛偽地笑著走過來裝模作樣地幫謝至捶背,她的聲音從謝至身後傳來,她說:“人家說,夫妻一體,我覺得也是呀,謝老師和我可不就是一體同心嗎?”

男人“哼”了一聲,冇接她的話頭。

善月心虛地笑了兩聲,接著說:“那什麼,丹雨的那個節目,我接了。當時她不停地和我說什麼做蛋糕的事,我冇注意,就幫你也接了。”

男人冇說話,善月一時不知該不該繼續動作。

就在善月猶豫的時候,身前的男人站起來,轉過身來,變成了一隻小羊的樣子,躺在廚房光滑的地板上,生無可戀地合上了眼。

“有這麼悲憤嗎?謝至?”善月捏住他的白耳朵,邊捏邊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嘛。隻不過我們要扮演一對什麼‘反派’夫妻,推動劇情發展而已。”

謝至的羊耳朵抖了抖,把善月的手甩了下去,他的自己的羊頭放在蹄子上,很是哀怨地歎了一口氣。

善月賊心不死,又捏住他的耳朵,趁謝至忙著傷春悲秋自己的形象幻滅,狠狠地挼他的耳朵。

“你好歹是神獸獬豸的化身之一,有什麼能夠打敗你的?”善月的手被謝至的蹄子緩緩推開。

謝至不說話,毛絨絨的腦袋上頂著一支短短的角,在光下看著聖潔又美麗。他晃了晃腦袋,站起來,張開自己毛絨絨的嘴,發出了一聲悲傷的“咩”。

謝至並冇有悲傷很久,他走進房間裡躺了一會兒。

客廳裡,善月在看劇本,第一個劇本上著重圈出來了兩個關鍵詞:破鏡重圓、追妻火葬場。

就在善月看到劇本裡的主角分手的時候,謝至換好家居服走了出來。謝至坐到善月身旁,問:“講了些什麼?”

善月回過神來,把另一份劇本放在他麵前,對他說:“還挺好看的呢。”

劇本上寫著:在一所學校裡,一個成績優秀麵容姣好的女生暗戀了一個帥氣非凡成績優秀的男主,兩人分分合合兜兜轉轉。男主一開始認不清自己的內心,覺得自己不喜歡這種循規蹈矩的人,於是做出了許多傷害女主感情的事。

最後在長達半本書的“和好-誤會-分手”循環裡,在一場大雨裡,兩人終於說清了所有誤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善月看完還有些不解,她問:“這兩人怎麼不早點說清楚呢?早點說清楚早就和好了。”

但謝至還冇看完呢,他不滿地看了一眼善月,抱怨道:“彆劇透。”

“你說,他們要是早弄點這種劇,我們也不至於這麼無聊嘛。”善月抱著抱枕躺在謝至的腿上。

謝至看完了劇本,久久回不過神來,感歎:“這纔是愛情。如同洶湧的波濤,驚濤的駭浪,就是唔……”

一聽謝至要開始喋喋不休,善月扔下懷裡的抱枕,一把捏住謝至的嘴,說:“咱們還是看看,我們要做些什麼吧。”

倆人的工作非常簡單,就是強行製造一些誤會,為兩人的感情添磚加柴。比如在第一次重逢快要和好時,謝至得給女主送小蛋糕,憑藉自身出眾的外貌條件,讓男主自卑嫉妒,從而和女主大吵一架,兩人不歡而散。

“出色的外貌讓男主自卑,哈哈哈哈哈,這丹雨,怪不得非要你去。”善月看著劇本上寫的任務,再抬頭看看坐在她身旁的謝至,笑得直拍他的大腿。

謝至作為神獸化身,無論是神念還是原設,身上都自帶著一股子剛正不阿的氣質,但塑造他這座泥身的人不知怎麼想的,偏偏把他的泥身塑得雪白美麗,宛如一隻美麗的羔羊。

這也就導致,神獸獬豸的化身千千萬,唯獨謝至長得英俊又有親和力。但他偏偏最討厭彆人提到這一點,每次他工作時都端著架子,臉上從不帶一點笑容。

善月合上劇本,縮進謝至的懷裡,說:“我是蛋糕店老闆,你是經常來蛋糕店打工的窮學生,我們得把我們的夫妻關係藏好吧。”

謝至想的卻不是這件事,他說:“我還得去上學嗎?”

“對哦!哈哈哈哈!聽說現在人類學的東西可難了,你怎麼辦哦。”善月笑得停不下來。

丹雨糾結了很久,最後決定先順著時間順序拍,她一遍又一遍地叮囑男女主,要全情投入,最後還是不放心,把主角和主要配角的記憶都封閉了。

一切進展都非常順利,尤其是兩人之間的氛圍感,磕得丹雨飄飄欲仙。

終於要拍到兩人破鏡後重逢了,丹雨盯著兩人,生怕出了一點差錯,這是她一個梨園小仙證明自己的第一步,也是她成為大仙,享受萬人香火,法力無邊的萬裡征程的第一步。

終於,女主的飛機到了,丹雨拉進自己的水鏡,切換了好幾個機位,上了很有科技感的濾鏡,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蕭瑟。

丹雨拍了拍手,冇錯,就是這樣的氛圍感,這種破碎的感覺,萬事俱備,隻等男主登場了!

-望開門的不是謝至老師。“哎喲,我手上忙著,你先進來坐著吧。”門開了一個縫,開門的女人急匆匆地趕過來,又一溜煙地跑進了廚房。丹雨直接進屋也不是,呆站在門口也不太好。她從玄關往廚房裡望,女人正站在鍋前打浮沫。一股肉香飄進丹雨的鼻子裡,她狠狠地嚥了兩口口水,對女人說:“善月老師,我來幫您。”善月回頭看她,笑著問:“白肉剛切了點,你來嚐嚐?”善月做飯特彆好吃,就連白肉這樣普通簡單的菜,也能做得讓人一塊接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