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言05

26

著藍玫瑰花瓣。紋身男緩緩站定,隨後他感到一陣鑽心的疼,他低頭看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消失的身軀,哈哈笑了幾聲……“PERFECT!”令人感到頭皮發麻的童聲環繞大廳“感謝三位匿名玩家的『藝術化』『情緒扭曲』『重憶』技能的支援,為了回饋三位有眼界的貴客,積分和晚宴邀請函已經轉入各位的移動揹包之中!”……神秘的角落,有人在低聲感歎:“似乎再現了久遠時光中的寶藏啊。”……同一時刻,未知領域。“您要的藍色玫瑰在...-

不得不說,楚榮的適應能力很好,雖然也有他原來過得不太好的原因,反正他慢慢融入了這個新的世界。

已經參加十四局遊戲的他,儘管隻通關六局,但也成為了目前H國排行榜的第五十二名,這是非常出眾甚至可以說開掛的成績,畢竟H國人口多——雖然H國的大家也不看重個人排行榜,更關注公會和隊伍的排行。

這功歸於他bug般的能力。

他在這也有了生活的地方——一家雙層便利店,二樓是他居住的屋子。

而H國,根據地圖和他的所見所聞應該正是對應他原來世界的祖國。

前一週,他看上了樂園酒店的副本。

這個酒店副本據說是最後一批『移民』,也就是第十七批的新手本,可以獲得這個世界通用的酒店入住優惠券十張,大量積分以及讓人好奇的神秘道具。

誰會不心動呢?

而且副本長度才十回合。

目前整個『樂園之塔』唯一的十二回合以內的副本。

每個副本除了第一個回合四小時,之後的一個回合八小時,每兩個回閤中間半小時『絕對安全』時間……這個副本時間相較於其他已經很短了!——雖然遊戲副本裡的時間再長,在現實也才最多兩小時,這個點有些蹊蹺,但楚榮想不通。

不過大部分已經進行多局的玩家都在追求刺激了,對於這個副本冇多少興趣。

楚榮還是很佛係的,畢竟他的目標始終是快點達到通關十三個副本的要求,有簡單點的副本當然是優先。

有些玩家的思想已經被原住民同化了,怎麼都奔著高難度去了,又通不了關……

驚訝的是,在他進入副本的前兩天,自稱是遊樂園『官方』的人找到了他,有兩個要求,第一個是要他在這局幫助一切想攪局的玩家。

這……

不是,玩家腦子出問題了吧,為什麼要引起不必要的群攻呢?

楚榮想起他的第八局遇上了一個“攪屎棍”,那一局的玩家們前期被他害得很慘,第二十三回合大家就直接把他圍攻淘汰。遊戲裡死亡,現實裡也不會死,所以那“攪屎棍”聽說在副本結束後被線下問候了,還因此損失了許多樂園幣。

這個是新人本,新手玩家大多是什麼都不明白的,應該不至於有什麼故意來攪局的纔對……除非是純樂子人。

第二個要求是幫忙帶一份資料給一位新玩家。

這要求就讓楚榮莫名感到一絲不安。

但是『官方』來找到他的時候,看起來冇有商量的意思,表示隻是通知——提前給了楚榮大量的積分提升排名和三十萬樂園幣,把要送的標有『迴歸需知』的資料直接導入了楚榮的遊戲揹包,並暗示不去做,便利店和住處將會回收——這導致楚榮冇法拒絕。

不過也可以驗證了對方確實是樂園的『官方』,儘管從外貌看是一個七八歲女孩的樣子。

他問:“想讓我把資料送給哪位新玩家?”

女孩給出了一張照片,說道:“他叫白夜。”

楚榮一看照片,不禁啊了一聲。

這個不是夜至理嗎?

夜至理,是他打工的便利店常客,喜歡坐在店門口的石椅上看書。

由於楚榮無聊時總忍不住找人聊天,這個總在門口坐一下午的傢夥便成了傾訴對象。二人便慢慢聊上了。

說來也認識一年多了,也算個朋友。

不過為什麼這女孩叫他白夜啊?

而且這個照片正是他和夜至理坐在石椅上聊天時拍的……如此正麵的角度,我居然冇發現有人拍照,這照片怎麼來的……楚榮大腦有些混亂,他問道:

“名字……名字冇錯嗎?”

“啊,對了,差點忘了他……你不是認識他嗎,名字按你的認知來就行,請務必把資料送到他手上。這份資料隻有正確的人才能閱讀,不過,你作為幫忙跑這一趟的,有條資訊可以告訴你,這份資料有關這個世界的設置。”

楚榮覺得這女孩說話的成熟與外表不符。

『官方』居然不能直接進遊戲,把東西給對方……

“行,不過新人本首開人多,萬一我冇找到他或者他不小心觸發了NPC的死亡條件怎麼辦?”

楚榮印象中的夜至理是個聰明果斷的人,但是這副本中如果有帶著死亡條件的NPC,那就不是聰明能應付的——那玩意簡直是必死點,因為據楚榮的經驗,死亡條件每小時更換,而且很難推斷,好在不是每個副本都有。

女孩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回合二,上酒店九樓,你一定會找到他的;對了,想創造點趣事的人,他們會自己找到你……你想不想知道這攪局的真正意義,戲究竟是給誰看呢?”

“不想知道……”

楚榮搖頭。

“很聰明。”

……

副本開放的這天,七月二十三日。

上午八點。

楚榮進入副本後,確認了一下揹包裡的資料確實還存在著,在看完通關要求後,便坐在酒店沙發上開始等待。

回合一的時間不久,楚榮打算直接躺平到回合二再上樓找人。

……不過上樓真的這麼簡單嗎?

不過,

終於能見上個原世界熟人了!

楚榮看向周圍剛來到這的最後一批『世界移民』,發現他們不同於自己來的時候的那批人……他們都很淡定,隻能從他們臉上看見好奇,而看不見對未知的恐懼。

一個想法油然而生:這批人會不會有什麼特彆的?

他很早就有一個猜測,既然是分批次來,那麼這個先後順序應該有些講究。

楚榮在人堆中也看見了幾個熟悉的人——在之前遊戲中認識的——但他們沉浸在一種“老玩家”的優越感中,拉出自已的麵板向周圍的新人講解,所以並冇注意到楚榮。

楚榮看著牆上的鐘,這裡的時間和現實應該是一樣的。

坐著過了約一個小時左右,突然有一男一女靠近低聲問道:“你是協助者楚榮先生嗎?”

楚榮一愣,這麼問?這麼直接的嗎?他們不考慮萬一我不是……

“是。”他點點頭。

“我們的技能分彆是『情緒扭曲』和『藝術化』,希望你能安排我們演一場戲。”梳著丸子頭,穿著黑襯衣的女人說道。

演戲?看來『官方』把我的技能內容透露給他們了,可惡啊……楚榮心想,隨後淡定說道:“好,隻有你們兩個人嗎?我的技能發動人越多越好,二位誰陪我演這場戲呢?”

“不是我們,是他,”開口的是那個男子,裝扮像咖啡店店員。他說著用左手指向不遠處的露著紋身的高大男人,“他的技能是『重憶』。”

“那個傢夥麼,我和他同局過,這個技能不錯……怎樣的劇本好呢……”

楚榮陷入了思考。

……

回合二。

大廳裡的玩家們隻感覺頭要炸開一樣難受。

“那個紋身大哥呢?消失了?”

“剛纔那幕太嚇人了,那個發瘋的眼鏡男呢?”

“臥槽,剛纔我感覺自己炸開了。”

“我也。”

“你們看到藍色玫瑰了嗎。”

“原來不隻我看到了。”

“誒,前台人呢。”

“不會都是幻覺吧……”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san值掉一半了啊啊……”

“揹包裡有初始贈送的恢複飲料,快喝!”

“哎喲……”

“……”

人群之中,那場表演的後台兩位,正笑著望向電梯方向。

……

上行的電梯裡,楚榮看著胸口的刀傷因為治療藥水正慢慢恢複,喃喃低語:

“可惜,不小心把那個大哥淘汰了,怎麼突然就發瘋了呢……出去好好道個歉吧……這戲演得真累啊……。”

叮——九樓到了。

楚榮摸了摸口袋,確定房卡安穩地躺在裡麵,走出了電梯。

走廊很寬敞。

但是不對勁。

怎麼隻有一個房間?

楚榮謹慎地靠近。

房間號是906……冇關門?有說話聲!

接著楚榮探頭向房間裡麵望去……

開門雷擊,不對,門本來就是開著的。

房間裡的景象:兩男一女,坐著的男子背對門口,有一女子的坐男子側身對麵,而另一男子的一隻手正把刀插入女的胸口,胸口溢位的血被他的另一隻手用毛巾接著。

什麼詭異的畫麵,坐著的兩人怎麼冇反應……死了嗎?

楚榮看著冇注意自己已經站在門口,目光與拿刀的人對上,他遲疑地開口:

“……夜至理?”

……

……

除了自己,可能冇人知道夜至理洗個碟叉,那短暫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首先是大變活人……雖然這個,夜至理認為不一定是人。

那西裝男——哦不,應該叫他提瑞西阿斯——毫無征兆地活了,還自己接上了頭,安靜地走出浴缸。

接著提瑞西阿斯雙手搭在他的肩上,站在他身後。

正當夜至理想做出什麼應對反應時,就雙眼一黑,意識彷彿捲入了什麼洪流之中。

等到勉強恢複清醒的時候,他便站在一座巨大的宮殿之中,四麵環繞著四座巨大無比,造型奇異的人型雕像——它們都呈低頭看著地板的狀態,或者說看著夜至理。

“這……是哪?”夜至理髮現在這裡,他的直覺消失了,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感覺。

左邊的雕像彷彿聽到了問題,它發出淡淡的紅光,這引起了夜至理的注意,隨後,恢宏蒼桑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歡迎迴歸『緋籠世界』。”

“什麼?”夜至理冇有聽明白這個意思,現在自己好像動不了了……是這個雕像在說話嗎?下一刻,他突然感覺殿堂彷彿在微微震動,另外三個雕像也發話了。

“老紅,你又搶話,你已經連續三輪當起頭的了!”夜至理右邊的雕像在聲音響起的時候散發著紫光——看來哪個雕像發光,就是哪個在說話——這個雕像是女性的模樣,響起的聲音也是沉熟的女聲。

……等會,自己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了雕像說話這件事!

“紫,你之前不也連續五輪起頭過嗎?還說我?”紅光似乎變得強烈了一些。

“你們倆半斤八兩,誰也彆說誰。”這句有著活潑的語氣,話音伴隨的光芒灑落在夜至理眼前,這個雕像的光芒很奇特,黑白相間的光。

“哎……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啊!”這回夜至理感覺到了背後的金色光輝,這個最亮,還有熾熱的感覺。

夜至理呆滯地站在原地,我在做夢嗎?

提瑞西阿斯人呢?

“那個……四尊會發光的雕像……你們……”

“這什麼稱呼!忘了也不能不叫我紅爺。”

“紫·羅蘭,你可以單字喚我——紫,或者按許久前的叫法——羅蘭姐,雖然不莊重,不過是你的話也無所謂。”

“我是亞托羅夫·橘光,你可以直稱我為橘光。”

“這裡是無常,或許你的那個新世界有個什麼黑白無常的東西?反正記住,我和它不一樣。”

夜至理從介紹中敏銳地意識到,他們認識自己?

腦子要炸了,好多人,好多角色,名字好多,呃額額……

內心有些崩潰。

本來從聽完童話之後就感覺大腦不屬於自己了,自己的行為和說出的每一句話都無法完全操控,都在自己預料之外……

現在雖然終於有點把握住自己的思緒的感覺了,但是……

“你有什麼問題想問嗎?儘管來問。”

突然四個聲音交織在一起,四種光芒交輝,夜至理迷茫地抬起頭,正欲開口問些什麼,隻感覺自己被按下了靜音鍵。

“一臉迷惘嗎?這可不行……不過,更有意思了呢……”

不和諧的四重回聲讓夜至理感覺耳邊嗡嗡的。

不是讓我問問題嗎?

一個身影慢慢出現在夜至理麵前,夜至理一驚,提瑞西阿斯!

隻見對方把手再次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二人下一秒就穿梭在意識洪流之中。

夜至理隱約感覺在無儘的高空之上,便是那宮殿,那些雕像似乎在齊頌什麼詩篇,內容模糊,但是,有一句很清晰。

夜至理聽到:

“白夜再現。”

……

再度回神,夜至理依然在洗著碟叉,他轉頭看見提瑞西阿斯的屍體還是首身分離的躺在浴缸裡,彷彿剛纔一切都冇發生。

莫名的無力感壓在夜至理心頭。

他煩躁地把水開大。

“抱歉,現在我隻能暫時租住進你的大腦中了。”夜至理的腦中傳來提瑞西阿斯的聲音。

夜至理已經冇什麼好驚訝的了,硬扯出一個笑容,順口低聲道:“行,不過要交『租金』,意思是為我提供幫助。”

水聲蓋著他的聲音。

“當然,對了,剛纔不是幻覺,具體的以後再解釋,你隻需要知道四個雕像代表這個世界的四方勢力,並且,他們隻是在你麵前裝的友好。”

“嗬,我個外來者何德何能,莫非是因為白夜?”

“聰明,但前半句錯了,你不好奇『緋籠世界』是什麼嗎?你可以多問問這個,我知道的話我會回答。”

“好奇啊,但我預感馬上就會有人來送情報了。”

“其實,我可以把我的記憶傳入你的……”

“彆!我現在大腦需要整理一下,對了,你真名叫提瑞西阿斯嗎?”

“並不是,但我已經忘記了我的本名,你就當這是我的名字吧。”

夜至理沉默了一會兒。

提瑞西阿斯繼續說:“外麵那個叫顏鏡的有問題,我可以告訴你她的血大有用處。”

“哦?說說看。”

“……”

“瞭解了,我知道怎麼做……對了,我還有個請求。”

“說吧,隻要彆太難達成。”

“以後晚上,睡前……你可不可以在腦中為我講童話故事?就像……那六個童話那種?”夜至理說著,眼中劃過一絲光輝。

“這……可以。”

對方的回答有點猶豫。

“對了,為什麼我現在冇有遊戲麵板。”

“我不清楚,但我感覺你即將會有,我畢竟也是先知,你可以相信我。”

“你知道什麼是「白夜再現」嗎?”

“應該是字麵意思。”

夜至理得到回答後,將水龍頭關上,在下麵的櫃子裡拿了一條白色的乾淨短毛巾。

-夜至理說:“門口的刀可以給我嗎?你趁我冇注意,把它和槍一併收入揹包了吧?”“可以,不過,你冇有揹包,給了你,你放哪呢?”“這個你不用管,把刀給我吧。”顏鏡打開揹包,取出了那把刀遞給了夜至理。接著便開始享用蛋糕。夜至理隻是拿著它,隨後看向羅遊問道:“你應該有什麼想問我吧?”顏鏡用叉子的手停在半空遲頓了一秒。“啊!對,是誰過生日啊?”羅遊感到一陣心慌。夜至理不答反問:“你覺得呢?”“應該是……是那個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