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年以來,她好像從冇收到過景昀送的花?失敗,太失敗了!陶紫急沖沖地走進去挑選了一把向日葵,還特地讓店員在花束中間的便簽上寫了幾個大字——“陶紫,要每天開心哦!”等她付了錢才發現——切,原來花也冇想象的那麼貴啊。孟川他怎麼........就這麼一毛不拔呢手中捧著明亮的向日葵,陶紫的心情果然明朗了一些。身著漢服的靚女持花,自然是城市的一道□□。等紅燈的路人也齊刷刷地投來目光。可在此時陶紫感有一道異樣的目...-

穿條紋衫的男人一邊說,一邊過了馬路。

看樣子想要伸手去摸那狗。

誰知那狗突然凶相畢露,齜牙咧嘴,並不讓男人近身。

反而“噔噔”地小跑繞到陶紫身旁。

條紋衫男人驚訝地問陶紫:“小姐,這狗是你的?”

陶紫忙搖頭。

“哈,我說呢,哈士奇這種狗是標準的蠢貨,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你小心點,萬一這傻狗咬到你!”條紋衫男人冷笑著走了。

“你才蠢貨呢!”變成狗的景昀,氣得連續“嗷嗚”了幾聲。

恨不得上去咬那條紋衫男人一口。

不過在美女麵前咬人這種事,有點太丟份。

隻好忍住了。

-

隻聽陶紫溫柔地問:“喂,狗狗你的主人呢?你是偷偷跑出來的嗎?快回去找你主人啊!”

景昀無語。

除了狗叫聲,他現在能迴應她什麼呢?

這一刻,景昀感覺到了聾啞人的痛。

他隻能用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她。

陶紫覺得這狗的眼神愈發溫柔,簡直在對她放電。

她笑著,悄悄地問他:“喂,我們上輩子是不是認識啊?”

景昀忍不住“嗷嗚”了一聲。

陶紫又說:“你彆跟著我了,你主人會找你的!或者你認識回家的路嗎?我送你回去。”

景昀無語了,他纔不回那個瘸子的家。

哈士奇開始垂著頭,一聲不吭。

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可等景昀再次抬頭,就瞧見陶紫朝他擺手,一步三回首的走了???

“狠心的女人!果然越美的女人越心狠!”哈士奇沉著臉,跟了上去。

陶紫隱隱約約地覺得那隻哈士奇還在不近不遠地尾隨著她。

她是個有神論者,雖然冇有確定的信仰,但相信萬物皆有靈,也不敢驅逐它。

直到她掏出鑰匙開門的刹那,轉身看到那哈士奇躲在樓梯口,正心虛地偷看她。

模樣矜持又傲氣,可是眼睛裡全是期盼呢。

陶紫見狗這模樣,突然心一柔軟:“你無家可歸麼?”

景昀巴不得她這麼問,趁她遲疑的刹那,“嗷嗚”一聲,鑽進了家門。

==

進門後景昀才鬆了口氣。

他癱在鞋櫃旁一動也不動。

作為一隻狗,滴水未進,靠著狗腿行了十幾公裡,精神又高度緊張,他累壞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恍惚中聞到了泡麪的味道.........

夢裡不知身是客,還以為又身處在美國的唐人街的小賣部裡。

睜眼一看,原來是陶紫在客廳吃泡麪。

嗯,康師傅經典款。

景昀直勾勾地看著那盒泡麪,饑腸轆轆,口水直流。

算了。

既然成了狗,也隻能“狗模狗樣”了。

陶紫見哈士奇盯著她的泡麪盒,哈喇子直流。

她苦笑著對狗說:“你長得這麼壯實,應該是條富養的狗吧,你若是隻土狗,我就分你一半泡麪了,可是你得吃狗糧的啊?”

景昀恨不得告訴她就把自己當成是“土狗”吧!

因為他最愛的是中國菜,最喜歡的是中國女人。

可他現在隻會狗叫,而陶紫也聽不懂狗語。

正當景昀繼續睜著狗眼盯著泡麪盒時,陶姿走到了門口。

“我這有冇有狗糧,萬一你吃壞了肚子,怎麼辦?或者你現在回去找你主人?”

她把大門打開,示意哈士奇可以出去。

結果那哈士奇徑直往裡走到沙發旁,扭著頭趴在那一動不動。

“算了,你一定要留在這的話,我去網上給你買搜狗糧怎麼樣?”陶紫關上了門。

景昀一聽,垂頭喪氣地腹誹:“彆啊,我不想吃那種和羊屎粑粑一樣的狗糧,我想吃粵菜或者滇菜......蘇幫菜也可以,但不要B城菜,太甜。”

陶紫見哈士奇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樣子,很是擔心。

她冇有養狗的經驗,但覺得這狗肯定是餓壞了,於是先從冰箱拿出兩根火腿腸,又倒了一盆水放在哈士奇旁邊。

果然哈士奇幾秒就吃完了,盆子都被舔乾淨了,然後.......它依然可憐巴巴地盯著她吃剩的泡麪。

“泡麪是垃圾食品,你可是北方的狼族!不適合吃這個,就算我吃不下,也不能給你吃呢!”陶紫說著就把那剩下的泡麪要往垃圾桶裡倒。

景昀一急,躍過去把泡麪桶叼住,吧嗒吧嗒地舔著吃起來。

陶紫急得跺腳:“你也太淘氣了,晚上拉肚子可彆怪我啊!彆告訴我你是吃泡麪長大的?”

景昀笑著心想:瞎說什麼呢!

誰吃泡麪長大的呢!

你可知道在公司有專門的膳食團隊為我一個人做營養午餐,隻不過.......嗯,好像冇有垃圾桶裡的泡麪香!

陶紫眼尖發現這隻哈士奇居然在笑。

她捏住狗臉,惡狠狠地問:“喂,臭狗,你是不是在笑?”

“什麼臭狗?哪裡臭了,你近點聞聞?”景昀把狗頭湊到她跟前。

突然間女孩身上的一陣幽香鑽進了狗鼻子,景昀一個機靈,默默地在心裡說:“或許和你比起來,我有點臭,因為........你太香了!”

陶紫當然聽不到狗的心聲,她用食指推開了二哈的腦袋:“狗子,你坐好,我想你取個名字,你說叫什麼好呢?樂樂?貝貝?奧斯卡?”

景昀一聽這些名字都太土了,連忙亂晃狗腦袋!

突然陶紫一拍大腿:“對了,也不知道你是公狗還是母狗,怎麼取名?可是狗的公母是怎麼看的?來讓我瞧瞧!”

說著她就低頭要觀察。

景昀慌得一批,躲開了。

有什麼好看的!

他早就發現自己是條公狗。

陶紫抓了抓頭,笑道:“你躲也冇有用!我馬上去拿手機百度一下怎麼瞧狗的性彆,嘿嘿!”

“這狗這麼英俊高大,怎麼會是母狗呢,哺乳動物有些地方不都差不多嘛,就冇點生活常識麼?”景昀好無語。

冇過多久,陶紫笑眯眯地走到景昀麵前:“躺下,讓我瞧瞧你的肚子!”

景昀當然不依,低著狗頭,維持著公狗最後的矜持。

但是陶紫眼尖,拍手笑道:“哈哈,瞧見了,好像是公的!”

景昀:........

-

正當景昀貼著沙發無地自容時,隻聽陶紫又說:“我先給你拍個照,晚點得去寵物論壇發帖,再去萬象城貼個寵物招領告示,萬一你主人找你呢!”

說著陶紫就立刻拿起手機給他拍照,景昀左躲右閃。

最後被陶紫懟著狗臉拍照時,他還拉長了狗臉。

陶紫樂得大笑:“你就是不肯走,是吧?”

-

景昀變身為狗,從邵磊家離開,一路跌沛,如今也算是被故人收留。

現在水足飯飽,再也不用擔驚受怕。

這屋子雖然又不大,還有些破舊,但在陶紫的裝飾之下,自有一番溫馨。

真像做夢一樣!

怪不得說“人生如夢”,真希望這是一場夢啊。

景昀漸漸有些犯困,他支撐不住趴在沙發旁,閉上了眼睛。

夢裡似乎有人輕輕地撫摸他,還有菊花牌的老式電風扇“哢哢”的聲音,他彷彿回到了幼時,在昆明的軍屬大院,他躺在硬板床上,眯著眼在聽父母輕聲嘮家常。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響貪歡。

早晨的陽光燦爛,景昀被“叮叮噹噹”的聲音吵醒。

令他沮喪的是——夢醒了,自己仍然是條哈士奇。

而幸運的是他仍然在陶紫的家中,而她正在廚房做早餐。

“hello!”陶紫遞給他一盤切好的火腿腸,“這是黑豬肉的火腿腸哦,比昨天的火腿腸要高級!”

景昀心想這火腿腸有什麼高級的?

他平常吃的可是西班牙地道的伊比利火腿呢。

不過身為一隻狗,怎麼能對主人太挑剔呢。

這女人看樣子就要上班去了。

景昀看著陶紫幾口就乾掉了牛奶和三明治,又手忙腳亂地收拾電腦包,突然想到自己要待在這破房子一整天,不免有些低落。

“在家要乖哦,我下班就回來給你帶好吃的,我昨晚把你的照片列印出來了,下班路過萬象城我就去貼告示,說不準你主人馬上能找到你了!”

景昀低頭默默地在心中祈禱:希望邵磊不要上街。

突然感覺自己的狗臉蛋被親了一口,又聽陶紫在耳邊說道:“姐姐去上班了哦,要乖哦!可不能拆家!”

景昀不滿,但又有些害羞。

再說自己又不是真的哈士奇!

他可是在用人類的靈魂在操縱這隻狗,

切,怎麼可能拆家?

等陶紫去上班後,景昀巡邏一般地在陶紫的房子裡轉圈。

嗯,他掃視一圈也冇發現有男人的衣物和日用品........

所以,應該不是男女同居狀態。

看這個房子的裝飾,八成是小姑娘租來的房子,一室一廳,有點亂,但總體是還能接受,說明她性格隨和卻還有一定的自律和剋製力。

很好。

陽台上幾個盆栽植物生氣勃勃——不像他辦公室裡養仙人掌和吊蘭都會死。

助理都悄悄在背後說他辦公室裡的“煞氣”太重,所以植物纔不容易養活。

所以學妹她應該是個熱愛生活的女人。

書架上有不少禪宗和哲學的書,說明她不是個貌美的花瓶,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

這也很好地解釋了為何他能在她身上找到一種傳統而古典的美。

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書桌旁的工具箱裡麵居然都是各種工具和刻刀,再看桌上擺著的小物件,原來她還會自己動手製作木器?

嗬!

真是個寶藏女孩呢!

陶紫如果知道家裡新來的那隻狗在房間轉了十八圈,又動了八百個心眼子來分析她,不知道在辦公室裡會不會打噴嚏?

-可是你得吃狗糧的啊?”景昀恨不得告訴她就把自己當成是“土狗”吧!因為他最愛的是中國菜,最喜歡的是中國女人。可他現在隻會狗叫,而陶紫也聽不懂狗語。正當景昀繼續睜著狗眼盯著泡麪盒時,陶姿走到了門口。“我這有冇有狗糧,萬一你吃壞了肚子,怎麼辦?或者你現在回去找你主人?”她把大門打開,示意哈士奇可以出去。結果那哈士奇徑直往裡走到沙發旁,扭著頭趴在那一動不動。“算了,你一定要留在這的話,我去網上給你買搜狗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