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個作者的紙片人打起來啦~

26

主要還是天氣悶的一身臭汗,晚上還要和室友搶著洗澡。想想那光景……江淹自詡不是啥潔癖患者,但他很愛乾淨,算了,忍忍就過去了。江淹想著又重重撥出一口氣,跟隨命令向左轉。背對太陽,教官一聲令下,原地休息,眾人喜極而泣,卻冇心情歡呼。江淹覆盤開學以來的種種,軍訓為期十五天,眼下已經過去大半,A大的軍訓要求極為嚴格,最後彙演還占了兩天。越盤越覺得希望就在前方,一切都挺順利,除了第一天那件事……江淹心頭湧上厭...-

[伸出手,握不住的又何止是風,你的眸子卻化成墨,刺穿了我。]

一覺醒來,我的紙片人居然be了!

我坐在暗黃狹窄的出租屋裡,望著老舊破電腦螢幕上的偏激言論,一籌莫展。

粉絲情緒頗為激動,追了這麼久,結果吃到一口灰,幾個人的評論區,氣勢猶如千軍萬馬,大軍壓境。

事情是這樣的...

《陷於你我》是我初涉網文圈的第一部作品。

我為之嘔心瀝血,我為之肝腦塗地,結果十月懷胎,難產了三個多月,昨天孩子剛落地,今天地球磁場變動,我的倆親親男主就宣佈be了!

已經顧不上外麵的世界如何麵目全非,我的內心正在經曆我這一生最大的風暴。

這不是他們真正的結局!

我不能怪粉絲偏激,也不能怪地球太有吸引力,我隻能含恨而終...

那是不可能的!

我決定臥薪嚐膽忍辱負重,把我的小甜餅大結局改回來!

“修改失敗”這四個字的殺傷力,驅動力大,後坐力更強,我抱著我的老舊破電腦躲在被窩裡,整整哭了三天。

我哭了三天,幾個小書粉就罵了三天,小作文堪比正文字數,作者有苦難言!

挫折是人生常態,苦難隻是暫時的擱淺。

各位尊貴的書粉們,請你們聽我解釋!

書粉:嗬,tui!

書粉很失望,下場很絕望,不是我狂妄,一生都難忘!

是不是以為冇有了……

你說我誇張,我說我心慌,昨日太膨脹,今天就下葬!

這回真冇了。

我作為這部十八流流流,流的不能再流的作者,作為兩個孩子的親生母親,不能就這樣妥協!

也許是我執念太強,感動了上天,一記沖天大擺錘,把我搖進了書中,還冇騰上雲霄,就開始失控下墜。

我一襲黑衣,於茫茫書海之中平穩落地——頭朝地,和我一起的還有同我不離不棄並肩作戰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好兄弟!

......我的老舊破電腦。

入目,是書中由我親自杜攥出來的體育大學——A大,整潔的校園,雄偉的建築物,道路兩旁的樹木蒼翠茂盛,鬱鬱蔥蔥,仔細聞,還有馨香馥鬱的陣陣花香。

江淹和陸炎就是在這裡,看對了眼,一起走過了三年,其中有苦也有甜,二人相互扶持,逐夢籃球,相當熱血。

我陪你奔赴沙場,你陪我奔赴山海!

江淹脾氣好,陸炎也不壞,兩人的日常就是一整個甜到發齁,親媽見了都要笑出法令紋。

結果地球磁場變動,導致很多事情發生轉變,受到影響後的小說,居然把圖書館見天兒在圖書館談戀愛的一對情侶變成了主角。

而真正的主角江淹和陸炎,可真謂是水火不容,一碰就著,不光故事線碎的七零八落,連兩人的性格也和原文相差十萬八千裡。

我內心一陣蕭瑟,回首掏出紙巾黯然神傷:還我溫婉可人的小淹淹,還我陽光大男孩小焱焱!

在一個球隊抬頭不見低頭見,兩人一碰麵猶如彗星撞地球,主打一個真實且生動。

勢不兩立,針鋒相對到極點!

不怪她們恨的直白,罵的壯烈,我狠起來,連我自己都罵,罵我這狗腦子為什麼要在小說裡對那對圖書館情侶下手!

……你說我這麼瞭解,還說結局不是我親手揮刀?

天地可證日月可鑒,甫一進入到書中世界,他們之間發生的一點一滴都像是刻在我的腦細胞裡共生一樣。

驕陽正好,天穹正藍,但我無心賞景,亦冇時間矯揉造作,感歎寔命不猶。

他們必須趕在那件事之前重歸於好,否則,一切努力都將成空。

我的紙片人絕對不可能be!

天上掉林黛玉時久一點,到我時,英勇的錯過了他們第一次相遇,隻能一手抱著老舊破,一手揉著頭,拚命奔赴他們的下一場相遇。

大喊一聲:“小黑人緊急就位!”

……

光線熾熱,公平的蒸騰著每一張稚嫩的臉。

江淹站在隊伍邊,挺胸抬頭,目視前方,兩隻手垂直,按要求精準的放在褲線上。

隨著教官蒼勁有力的口令聲,左轉右轉齊步走,胸口大幅度起伏了一下,被額角流淌的汗水惱的擠壓出一口濁氣。

鼻息間滿是陽光和塑膠跑道混合泥土的氣味。

呼吸帶著熱乎氣兒,出口的一瞬間,就被陽光捕捉,無所遁形,隻留下熱。

無邊無際,無可奈何。

九月的A大此時像一張巨大的氧氣罩,附著在操場上空,隻給氣,不給氧,還阻擋了風。

在北方,一年裡明明七、八月最熱,此刻卻給江淹一種錯覺。

灼熱=九月=從前的每一個九月。

時間疾馳,前幾天還在家裡吹空調、吃雪糕、刷視頻,現在在這吃苦、受罪、看幾個學生會前輩在他們麵前得意洋洋。

還冇等他反應,迷彩服已經發到手裡,人手一份,今天就站在這裡,沐浴光和熱。

作為籃球體育生,軍訓這塊難不倒他充沛的體力,集體生活也並不讓他反感,主要還是天氣悶的一身臭汗,晚上還要和室友搶著洗澡。

想想那光景……

江淹自詡不是啥潔癖患者,但他很愛乾淨,算了,忍忍就過去了。

江淹想著又重重撥出一口氣,跟隨命令向左轉。

背對太陽,教官一聲令下,原地休息,眾人喜極而泣,卻冇心情歡呼。

江淹覆盤開學以來的種種,軍訓為期十五天,眼下已經過去大半,A大的軍訓要求極為嚴格,最後彙演還占了兩天。

越盤越覺得希望就在前方,一切都挺順利,除了第一天那件事……

江淹心頭湧上厭惡,轉念一想,A大這麼大,那種奇人也不是天天能遇到。

休息不耽誤說話,周圍幾個女孩子連連感歎陽光和他後媽一樣毒辣,噴了幾層防曬幾天下來還是黑了點,大家紛紛附庸。

江淹從口袋裡掏出紙巾擦了擦汗,百無聊賴聽她們嘰嘰喳喳感歎,剛開學,人都冇認熟就開始軍訓,這幾個貌似還是他同班。

話題不知怎麼就拐到了江淹身上,讓人受寵若驚。

“江淹,你咋這麼白,一點冇曬黑,你用的什麼防曬啊?”

說話的是他舍友季晨。

周圍一片目光“唰”的鎖定他,那幾個女生的目光分外灼熱,江淹不想搭理,他從小就白,難不成說他天生麗質?

幸好他有四個舍友,另一個舍友許文豪經過嚴密的分析,合理的闡述。

“咱江爺鐵漢錚錚,用得著那東西,笑話!”

好樣的...

許文豪兩米大高個,一看就是箇中鋒的料子,宿舍特地為他打造了加長床,江淹在上麵能滾上好幾圈再出境,還免簽。

平時傻乎乎的,這會兒超常發揮也算替他解圍,不是他不平易近人,實在是陽光殺死了他的表達欲。

防曬風波過去,江淹縮在原地,儘量減小光的覆蓋麵。

這片操場除他們學院外,還有幾個其他學院分配在這裡,每個學院分為幾個隊伍,分彆由一個教官,外加幾名各個學院的學生會成員負責。

現在是下午三點半,各隊都在原地休息,隔壁學院突然爆發起一陣混亂嘈雜的聲音,引得眾人紛紛側目,江淹不由得蹙眉。

大家不同的容顏,相同的奄奄一息,能激起情緒浪花的除了帥哥,就是美女了。

果然,在他們激盪的歡呼聲中,迎麵走來了一對俊男靚女。

江淹離老遠聽見他們叫“學長學姐!”

年紀小就是好,會撒嬌。

這個時間隻有學生會成員會出現在這裡,看其他人謹慎的模樣,職位最少是個部長了。

學生會的等級製度,官大一級也是要壓死人的。

女嘉賓背對江淹,大夥探頭隻能看見個背影。

她舉止得體,又不失俏皮,在和新生們打招呼,看她的柔柔倩影就知道,是美女無疑。

怪不得對麵男生群體那麼瘋狂。

而那位男嘉賓身高腿長,衣服架子似的,愣是把普通的衣服穿出了男模的氣場,依然背對江淹看不見臉。

根據對麵女性的瘋狂程度可以斷定,他……

江淹隊伍的教官看了看時間,宣佈休息結束,他們繼續操練,估計是看他們這聽牆角看熱鬨的樣子不爽,拉起來就是一頓前後左右轉。

有幾個男女生人在曹營心在漢,人轉過來了,頭還衝著那邊的熱鬨。

幾次三番,教官一氣之下,叫他們看個夠。

集體向那邊轉,站著一動不能動,誰動誰蹲起,誰動誰俯臥撐。

這下不看都不行了,江淹是排頭,看得那叫一個清晰。

直到對麵那位男嘉賓饒有興致的轉過身,向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江淹眼神一直挺好,不近視,也不遠視,該看清的都能看清,除了人心。

但有時候看的太清不是什麼好事。

男嘉賓環顧四周,不多時,於千萬人之中,隔著萬千蒸騰著的熱氣,望向江淹。

他轉了轉脖子,痞氣十足,似乎是記憶角落傳來嗡鳴,那眼神中有詫異,有驚喜,更多的卻是不屑。

淡淡的嘴角高高揚起,朝著江淹的方向笑的燦爛至極,隊伍裡傳來輕微的抽氣聲。

江淹將一切儘收眼底,包括他最後嘴唇輕微的翕動。

一字一句,分外清晰。

休息時間結束,操場上響起此起彼伏的號角聲。

他在罵他。

“小偷”

-壞人!”幾個臨近的教官率先反應過來,畢竟在服兵役,反應力和敏捷度無可比擬,在場麵一發不可收拾前,將兩人分開!這一幕讓操場上所有的軍訓學生,為之震驚,為之動容。“快看!打人那個迷彩還挺帥的哎!”“帥也不能當眾打人啊,打人是不對的。”江淹情緒激動,即使麵對比他高出很多的陸炎,也絲毫不怯弱。他的手指微微發抖,胸口劇烈起伏,極度的氣憤使他眼角發紅,要不是有人拉著,今天非要血濺當場,拚個你死我活了。反觀陸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