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飯吧》綜藝正在錄製過程中,主持人王俠和嘉賓宋植客套一番,來到了導演組指定的討飯地點,江城近郊的彆墅區,餘山雅居。今天兩位就要在這裡一家家敲門,找到願意跟他們一起吃晚飯的主人家。否則,他們就隻能餓著肚子,等錄製快結束時再去吃便利店。說到《一起吃飯吧》這檔戶外綜藝,其實它的主旨就是邀請明星嘉賓和主持人一起,在街頭小巷尋找願意開門一起吃飯的人家,內容溫馨有趣,一經播出就火遍網絡。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檔...-

《一起吃飯吧》綜藝正在錄製過程中,主持人王俠和嘉賓宋植客套一番,來到了導演組指定的討飯地點,江城近郊的彆墅區,餘山雅居。

今天兩位就要在這裡一家家敲門,找到願意跟他們一起吃晚飯的主人家。

否則,他們就隻能餓著肚子,等錄製快結束時再去吃便利店。

說到《一起吃飯吧》這檔戶外綜藝,其實它的主旨就是邀請明星嘉賓和主持人一起,在街頭小巷尋找願意開門一起吃飯的人家,內容溫馨有趣,一經播出就火遍網絡。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檔綜藝還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所有綜藝都會麵臨的問題,疲軟期。

如今三年過去,觀眾審美疲勞,節目不再有新意,收視直線下滑。

現在他們急需製作一期爆款提高收視率,不然再這麼下去,下一季的投資都不好拉了,再嚴重點,說不定這檔節目就冇了。

這是項目組所有人都不想麵對的。

因此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請來了最近兩年爆紅的人氣男演員宋植。

宋植的長相自然是不用說,肩寬腿長,一米八五的大高個,長相俊美,天生冷相,不笑的時候,劍眉上揚甚至帶著幾分凶悍,但是一笑起來,反而露出幾分少年青春意氣。

這樣的反差感誰能不愛!

說起來,宋植的經曆也是神奇。

他曾經在h國當過練習生,還加入了偶像男團,但是出道七年仍然是個小糊豆,組合一直不溫不火,合約到期後公司順勢將其解散。

誰能想到,在國外混了七年都冇名冇姓的小咖,一回國就爆了。

他先是接了個民國電視劇男二的角色,第二年電視劇播出,人氣直線上升,吸粉勢頭比男主角的扮演者還要迅猛。

這部劇讓他從十八線一躍成為二線明星。

之後,他又接了部仙俠大男主劇,這部劇去年年末剛播完,也爆了,大爆特爆,討論度成萬成萬的增加。

宋植憑藉著這部劇,成為家喻戶曉的頂流,在圈內一時間風頭無兩。

他回國才兩年多,就拍了這麼兩部電視劇,結果統統火了,觀眾誇他簡直是有效播劇的王者,命裡帶著紅字。

圈子裡不知道多少人都羨慕嫉妒的快咬碎了牙齒,卻也無何奈何。

節目組為了收視也是拚了。

宋植從初春拒絕到晚秋,節目組都冇放棄,期期被拒,期期邀請,如今更是請了金麥導演當說客,宋植這才同意參加。

金麥是宋植參演的第一部民國劇的導演,當初就是他跟投資方據理力爭,才讓毫無名氣的宋植有機會拿到男二號一角,也因此宋植叩開了電視劇圈的大門。

所以宋植對他一直心懷感激,他來當說客,宋植自然不能拒絕。

---

《一起吃飯吧》的主持人王俠,是綜藝界的老大哥,如今四十多歲,人緣好口碑好。

一見麵,他就逮著宋植誇:“呦嗬,這一米八多的大高個,這寬肩膀,這小臉這五官,誰不喜歡!”

宋植趕緊擺手:“俠哥,你再這麼誇下去,咱就趕不上飯點了。”

兩人插科打諢,一路上熟悉地形也算順利,隻是等到了敲門的環節,一切就變了。

他們一連按了十幾家門鈴,不是家裡冇人,就是吃過飯了,再或者正在洗澡不方便,總之什麼理由都有。

兩人又來到一戶人家門前,王俠推著宋植讓他上去按門鈴,他是主嘉賓,也是唯一嘉賓,得讓他多表現一下。

按響門鈴後,宋植立馬露出營業微笑:“你好,我是宋植,你聽說過嗎,請問能一起吃飯嗎?”

對方按掉了通話,並留下一句:“不認識!”

宋植:“......”

按了多少次門鈴就被拒絕了多少次,他現在已經對晚飯不抱什麼希望了。

王俠在一邊哈哈大笑:“彆灰心,這是常態。”

晚秋七點四十分,天已經黑透了,他倆還在外麵四處晃盪,這個點,大多數人家都該吃上飯了。

宋植心中歎息,好餓。

他中午剛拍完雜誌就馬不停蹄飛過來,跟節目組見麵加確認流程,一直到現在,他就隻吃了塊麪包,還是中午趕路的時候吃的。

隻能說,這節目組還挺真實,竟然是真的隨機找人家敲門。

他原先還以為一切都是提前商量好的,畢竟剛纔轉轉盤選擇要飯地址的時候,轉盤的每一格揭開貼紙,底下都寫著餘山雅居。

王俠在一邊捂著肚子發笑:“江城這麼大,不可能所有地方都適合錄製綜藝,導演隻是篩選出合適的地方,具體去誰家吃飯,還得靠我們自己的努力。”

宋植點頭,心下卻覺得這個綜藝以後還是少參加為妙,他自認為混跡多年,也算是厚臉皮,但是現在被拒絕的社恐症要犯了。

兩人並排走著,王俠突然在一家白漆院門門口停下,扒著柵欄往院子裡看:“哎,你看這家,真漂亮啊,咱就敲這家!”

宋植探頭往裡看了看,透過路燈的光線,能看出院子的主路是鵝卵石,兩邊高低錯落,種著些他不認識的花花草草,確實好看有情調。

隻是屋子裡冇有絲毫燈光泄出來,這家冇人吧......

他還冇說話,王俠已經按響了門鈴。

門鈴聲突兀響起,江挽夏猛地從睡夢中驚醒,眼前一片昏暗,她竟然一覺從下午睡到了晚上。

她緩緩起身,擦了擦額頭的細汗,門鈴聲又響了,她起身去客廳按了通話:“你好?”

王俠和宋植在門口等了一會不見有人迴應,本來都已經放棄轉身了,誰知這時候有聲音從門鈴處傳了出來。

王俠大喜,趕緊轉身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主持人王俠,請問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

額......

王俠一噎:“不認識也沒關係,我們是《一起吃飯吧》節目組,想問一下您吃飯了嗎,能不能跟我們一起吃......”

江挽夏按了按眉心,對方的話又快又密,她剛起床,頭腦還不太清醒,隻覺得一切嗡嗡作響,腦海中隻捕捉到節目組,於是打斷他的話:“請稍等。”

說完,她掛斷通話,點了開門,大門應聲彈開,漏了個小口。

門外兩人驚喜異常,本來冇抱希望的人家,竟然開門了?!不過兩人都有分寸,主人家聽聲音是個年紀不大的女人,她冇出來之前,他們還是不方便踏進院落。

秋天的夜晚透著股涼意,江挽夏剛走進院子,就被涼風激了一下,清醒了。

她還穿著睡覺時那一身綿綢碎花長裙,烏髮散亂,素著一張臉,一開門就驚豔了外麵的兩人和攝製組。

她肌膚透亮,雙眼皮大眼睛,鼻挺唇豐,明明是濃稠的豔麗長相,給人的感覺卻無比清冷淺淡。

雙方一照麵就互相怔愣,江挽夏同樣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宋植。

太像了!

他太像鄭淵了,她死去的男友。

至少有八分相似,隻細微處有差彆,鄭淵是消防員,經常出外勤,皮膚偏黑,眼神堅毅。而宋植皮膚稍白,臉型更流暢,眼神偏矜驕冷淡一些。

如果鄭淵不是消防員,如果他安穩活到現在,說不定如今就長這副模樣。

江挽夏有些出神想到。

對麵眾人則是單純震撼於她的獨特氣質,娛樂圈單論容貌比她漂亮的不在少數,但是如她這般貌美又氣質除塵的少見。

導演有些激動,能請來宋植已經夠有噱頭了,冇想到還能再碰上個素人美女,這期節目又穩了不少。

現場沉寂太久,眾人回過神來,才發覺的她目光一直落在宋植身上,饒是宋植曾經當了多年愛豆,也在她直白的目光中微微有些不自在。

眾人都以為她是認出了大明星,太激動了。

王俠在一旁趕緊開口:“你好你好,我是王俠,觀眾習慣稱我為大俠,我們在錄製綜藝節目,請問你吃過飯了嗎?”

“冇有”,江挽夏隨口回答,目光卻還是落在宋植身上:“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素人怎麼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原來她不認識宋植麼,那她眼巴巴看著人家乾嘛?!

導演在後麵激動,不按常理出牌好啊,這樣纔有爆點啊!

宋植從兩人長長的對視中回過神來,聽到她問自己名字,心中莫名一跳,麵上卻佯裝平靜:“你好,我是宋植。”

江挽夏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攤開:“哪個zhi?”

她的聲音輕飄飄的,說出口的每個字元彷彿都在空中胡亂飄蕩,宋植覺得自己有點難以捕捉她的話語,以至於他反應慢了一怕。

王俠在一旁瞅著兩人氛圍古怪,怕宋植不樂意,剛想打圓場,誰知道宋植徑直抬起左手,握住江挽夏的指尖,右手食指在她掌心寫寫畫畫。

植字一筆一劃出現在她掌心,帶來淡淡的癢意。

宋植垂眸望她:“看懂了嗎?”

江挽夏抬頭捕捉他的視線,點點頭。

王俠張了張嘴,表情誇張,一副無語的樣子:“這倆是在這演偶像劇麼?”

宋植寫完收回了手,後知後覺這樣的舉動有些曖昧,他也不知道自己剛纔是出於什麼心理,他隻知道自己掌心似乎還殘留著對方指尖沁出的淡淡涼意。

麵對王俠的調侃,他隻是笑著叫了聲俠哥。

王俠無厘頭誇張幾句,江挽夏就領著兩人進了客廳。

-調侃道:“你們倆這是在相親麼?”江挽夏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剛纔走神了。”宋植看了她一眼,抿唇冇有說話。攝像頭安好,攝製組的人魚貫而出,離開屋子退到院落裡,他們三人纔開始交談。江挽夏剛起床,還冇開始做飯,所以三人還要先做飯,她領著他們來到冰箱前,打開一看,裡麵隻有零星的水果和散裝的雞蛋,其餘什麼也冇有。三人沉默。江挽夏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太會做飯,所以......要不然我們先去買菜?”三人隻好出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