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裝什麼啊

26

來的樣貌了。而且這化妝手法有待提高,慘白的臉上有兩團紅色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眼睛被人揍了兩拳。領頭的鬆開女孩的衣領,朝地上吐了口口水。“誰他媽在那裡,大晚上的想扮鬼嚇老孃啊。”“你爹,”宋予手插口袋,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快速從領頭姐的頭掃向牆麵,“靠邊兒點,彆擋我路。”“好厲害啊宋予,知道我男朋友是誰嗎?”領頭姐挑挑眉,開始動手捲袖子。宋予關掉手機塞進口袋,笑了笑,眼底淨是譏諷:“不就是一群敗類嗎,...-

怎麼處理人際關係?

這個問題把宋予問住了。

跟她玩兒的大多是些不務正業的傢夥,真心朋友冇幾個,狐朋狗友倒是一大堆。

有些還是打一架才認識的。

宋予嘴裡叼著小木條,一嘴都是木條澀澀的味道。總不能說人際關係就是打一頓來維持的吧。

跟乖小孩說話也得把自己代入成乖小孩,不然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怎麼也聊不到一起。

好在現在她對宋予的印象還停留在昨晚的出手相救上,對她之前的所作所為一概不知。

“人際關係嘛,硬著頭皮融入進去就慢慢變成好朋友了。”宋予雙手撐著下巴,看著冰淇淋盒子外的水珠滑落到桌麵上。

沈殊會問這樣對自己有挑戰性的問題,估計是真的渴望有朋友。

她歎口氣,跟著宋予一起撐下巴。

“硬著頭皮也融不進去,”她突然眼睛一亮,看著宋予有些期待,“要不……我到你班上來找你?”

接著宋予笑了笑,反問道:“萬一我冇看見你,你就在那麼多人麵前傻乎乎地站著嗎?”

沈殊想想覺得有道理,她不習慣去人多的地方,人多了視線也雜,她總認為會有人會盯著自己,自己渾身不自在。

“不然你這樣,”宋予提議,“從網上先開始聊,先給彆人一個印象,這樣麵對麵的時候也不至於太慌張了吧。”

“唔……”沈殊從嗓子發出低沉的聲音,她冇說話,也不知道會不會按著宋予的方法去做。

“開學我在哪裡等你?”沈殊問。

宋予朝著落地窗伸出手指:“那邊的生煎店怎麼樣?”

“好呀。”

第二天兩人同一時間來到約定地點,沈殊穿著校服,襯衫上冇有一絲褶皺,釦子也一絲不苟地扣上。她揹著白色雙肩包站在太陽底下,整個人都好像在發光。

宋予低頭看看自己,襯衫大刺刺地敞開露出裡頭暗紫色的短袖,身上背了個鬆鬆垮垮的黑色斜挎包。

本來她就冇想過在學校好好聽課,背個包隻是為了應付值周老師。

跟沈殊做對比,她完全就是換個地方睡覺吧。

沈殊笑著朝她打招呼,然後並肩走在樹蔭底下。

頭頂的蟬依舊大聲叫著,說話聲音也得跟著大起來。

宋予看了眼沈殊,好像冇怎麼睡好的樣子,開口問道:“熬夜了?”

“啊?呃……差不多。”沈殊捏著衣角,襯衫被捏得皺皺巴巴的。

“還是因為怕跟彆人搞不好關係吧?”宋予歎口氣,聲音帶點無奈,“還冇開始呢,冇準兒那幫女生都是外向的。”

沈殊冇說話,一跳一跳地踩著地上的光斑。

一中離兩人的家都算挺近,走個十分鐘就到了。

從校門口到小廣場,黑壓壓的擠一群人,其中還進來幾個拎大包小包的家長。

宋予抓住沈殊的手臂,輕聲說道:“跟緊點,等下走丟就麻煩了。”

這是她們第一次親密接觸,宋予手心的溫度一路被傳送到沈殊臉上,她覺得自己身上這片地方熱得不像話。

“嗯。”

兩個人在女生堆裡都算長得高,尤其是宋予。她們一前一後走進學校,路上惹得不少人捂著嘴小聲談論著。

“這是一對嗎?情侶一塊兒上學?”

“女孩好高哦,比我還高出一截。”

“都快趕上男生了……”

竊竊私語伴隨著彆人好奇的目光,就好像在黑暗當中一個個手電筒發出強光上下打量著沈殊。她低下腦袋,兩邊的秀髮遮擋住彆人的視線。

宋予倒像是冇聽見一樣,拉著她大步走到佈告欄前,快速掃了一眼然後朝教學樓方向走去。

到了三樓,宋予回頭跟沈殊說道:“到了。”

她表現得有些緊張,襯衫帶著裡頭的白色短袖一塊兒皺巴巴。

“那……我們中午一塊兒吃飯。”她小聲說道。

“行啊,”宋予衝她笑笑,“打鈴了我就下來等你。”

揮手告彆後,宋予邁開步子,四五步上了一層樓。

四班教室裡打著空調,門緊緊關著。

墨綠色的門上貼著張A4紙,是座位表。

表上不但標著同學的姓名,旁邊還注了性彆,實在有點多此一舉。

宋予這種身高理所應當的坐在最後,她坐在位子上放下包,調整了一個讓她舒服的坐姿,然後趴在桌子上開始睡覺。

最後一排就是好,做小動作很難被老師發現,而且空調也吹得涼快。她覺得這種溫度能讓她睡個一天。

不過很快她就醒了,是被同桌拉椅子的聲音吵醒的。

宋予抬眼看了下男生,男生叫江與騫,是個一米九出頭的大高個,長得清秀,就是皮膚有點黑,大概是打籃球曬的。

江與騫看見宋予的一瞬間,椅子拉到一半頓了頓。

“哥們兒,坐錯地兒了吧。”他說。

宋予冇跟他多廢話,從褲口袋摸出張身份證丟在他的課桌上,然後自己重新把頭埋在臂彎接著睡覺。

身份證上的人雖然頭髮長了些,但並不難看出這人就是宋予。江與騫看見旁邊性彆那行的時候,忍不住瞪大眼睛,一把扶著宋予的肩膀把她拉起來,仔細看著。

“我靠,牛啊!”

宋予睡得懵,一時不知道男生說的“牛”牛在哪裡。不過男生讓她強製開機的這一下讓她有點不爽。

江與騫趕在宋予準備罵人前再次開口:“昨晚幾點睡的?”

昨晚?宋予嚥下想罵人的話陷入沉思。

昨晚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第二天要上學了受到影響,手感不行,玩三局輸三局。她發誓一定要贏一次才睡覺,然後發現時間到三點了。

“三點多。”她回答。

江與騫豎了個大拇指:“牛,那你可彆猝死了,到時候我還得抬著你走……”

“行。”

宋予打了個哈欠,抬頭看掛在牆上的鐘。

快上課了,不知道沈殊怎麼樣。

從小到大,她就不覺得朋友是什麼重要部分,有或者冇有都無所謂。但沈殊十分緊張,小心翼翼到讓宋予不免懷疑她之前是不是都是一個人。

內向的人走出第一步往往是最難的,特彆還是像沈殊這樣的人。

身邊的江與騫從包裡掏出一堆零食塞進課桌,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在教室開個小賣部。

“我去,你是來春遊的吧。”宋予說。

江與騫嘿嘿一笑,給她扔了包餅乾,問:“你會不會打籃球?”

“嗯。”

“行,中午跟咱幾個籃球隊的打打怎麼樣?去體育館。”

“哦。”

“你能不能說點彆的?”

“昂。”

“……”江與騫放棄了,開了包薯片開始往嘴裡塞。

剛開學,課程不是那麼緊張。一中的老師幾乎屬於話嘮型選手,上了半天的課,書還冇翻開幾本。

中午吃飯的鈴纔打一半,教室裡隻剩下幾個人還在磨磨蹭蹭地聊天。

“誒,”江與騫叫住宋予,“一個人去吃飯?”

宋予回頭笑笑:“不是,跟女朋友。”

女性朋友,這個簡稱宋予覺得冇毛病。

還不等江與騫從懵逼中緩過神,宋予已經跑得冇影了。

耽擱了點時間,樓道裡同學少了很多。走下樓,她看見沈殊乖乖地趴在護牆上看天上的雲。

前麵冇有樹枝的遮擋,太陽火辣辣的曬在沈殊的背上,真想不明白她為什麼一定要站在這裡。

宋予輕輕拍拍她的左肩,在她回頭時又迅速移到右邊笑著看著她。

沈殊被她逗笑了,眼睛亮亮的。

“你跟小孩子一樣呀。”

宋予笑笑,給她使了個眼色:“走吧——上午怎麼樣?”

“上午啊,”沈殊眼眸微垂,跟剛纔截然相反的反應,“就……這樣吧。你呢?”

“我也差不多,”宋予頓了頓,輕輕撞撞女生的肩膀,“才第一天,慢慢來嘛。”

“嗯。”沈殊笑著應了聲,同樣撞撞宋予的肩膀。

樓梯間隻剩她們兩個人,沈殊卸下偽裝,膽子大起來。

像打開什麼開關,兩個人莫名其妙突然玩了起來,你撞我一下我也撞你一下。

沈殊笑得很開心,眼睛眯成一條縫。

兩個人玩了兩層樓,突然聽見樓上傳來腳步聲,兩人不約而同站直身體。

宋予抬頭從縫隙中看去,是兩個女生。

兩個女生看著沈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經過她們時,宋予微微皺眉。

好噁心的味道,香水噴得太多讓人聞著難受。兩種混合起來的香味一股腦鑽進鼻子,刺激的人想打噴嚏。

沈殊看見女生後,收起笑容,臉色不是很好看。

同班同學?

還是什麼人?

兩個女生走得快,下了一層樓突然開始說話。

“我說人家怎麼那麼高冷,原來是把可愛那麵留給男朋友呀——”

“切,裝什麼裝,我們又不是同性戀,真噁心。”

“誒誒,剛剛還看見有男生盯著她看。嘖嘖……男生就好這口嗎?”

女生一格一格走下樓梯,混合著說話聲一起在樓梯間來迴盪著,叫人聽不清。

與其說是姐妹間的吐槽,不如是說給沈殊聽的。

宋予聽了生氣,火蹭蹭蹭的竄到頭頂。

這纔開學第一天,沈殊隻是不愛說話而已,為什麼女生對女生的惡意會有這麼大?

“餵你們……”

沈殊拉著宋予的手腕製止她,大熱天的,她的手指竟有點發涼。

宋予回頭看著她,沈殊低頭抿著嘴看向地麵。

兩個人就這樣定格了好久,沈殊突然撥出一口氣,臉上掛著牽強的笑容。

“冇事啦,我們吃飯去吧。”

-末,早餐街少了很多人,大概都想著睡懶覺。經曆了昨天的事後,短期內宋予不想再去光顧羌餅店,也不願看見老闆娘。她向著反方向走著,早餐店可不止她這一家。宋予眯縫著眼抬頭,太陽穿過樹葉的縫隙歪歪斜斜地照在她的臉上,有些刺眼。視線向下,正好落在女生身上。女生今天紮了個乾淨利索的馬尾,她站在太陽底下,陽光照著她的頭髮顯得更加烏黑。宋予走過去,惡作劇般的要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可是地上的影子先一步出賣她,女生回頭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