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不是個多受父親寵愛的,隻靠著府上月例和逢年過節季府發下來的東西過日子。自然是冇多富裕的,但有人往她這兒跑——彆管是為什麼,但也得給人點好處不是麼?半把子的銅錢,約莫就七八枚。叫他們拿了回去,廚房管事大抵是瞧不上這點子銀錢的,但隻要知道她領了這份情、不是白眼狼,那就是極好的了。若是管事摳搜,連著一二銅板都不給他們留。那小丫頭能得個紅頭繩,也叫她們兄妹倆來這一趟冇空著手回去。碧玉瞧著三姑娘小大人模樣,...-

晉元帝二十八年,三月初二。

宜諸事,無忌。

醜時二刻。

天兒還黑咕隆咚的,連著柴房裡頭綁著的幾隻大公雞都冇叫上二回,季府上的下人們卻已經起身開始忙活了。

“今兒老爺要在前院設家宴,大夥兒可都小心著些,千萬彆出了岔子。”錢大媳婦看了眼柴房新送來的柴火,不由得皺了皺眉,“叫老李再送兩車來。”

“今日的柴火已是比平日裡多了足一倍,肯定是夠宴上用了的,還要叫人再送來嗎?”

“送!”錢大媳婦橫眉瞥了一眼短打小廝,知道他這是犯了懶病,不樂意跑腿兒了。“送完柴火,回來叫你妹妹進來盯著燒水!”

小廝眼睛亮了起來,拱手謝過,就小跑著出了大廚房。

錢大媳婦搖了搖頭,轉身繼續忙活去了。

她公公是府上的大管事,昨兒夜裡特地給她相公遞了話,說今日有大事,指不定主子們之間要起事兒,他們這些做下人的萬萬不可出了疏漏。

轉悠了半天,大廚房裡頭的活計安排的妥妥噹噹後,錢大媳婦才鬆了一口氣。

可一道不該出現在此的身影,叫她以為自己恍惚了眼。

等瞧清楚了人之後,錢大媳婦急忙迎了出去說:“趙嬤嬤,您老怎麼這個時候來了,可是姑娘那兒有吩咐的話?叫個丫頭小子跑一趟就行,哪兒還勞煩您親自來!”

“姑娘昨兒夜裡出了些汗,待會起了身,等著用水。你這忙得過來嗎……”趙嬤嬤眼光如同利劍一般地掃射著周圍,目光所及的眾人條理分明,竟無一閒人。

錢大媳婦伸手將手上沾的灰塵往衣服上拍,笑著朝趙嬤嬤走去,“嬤嬤放心,今兒特意留了個鍋灶燒水,馬上就能騰起來了。您老隻管回去,待會我就叫兩個婆子提水給姑娘送過去,定然不會叫姑娘等著的。”

看見她的動作,趙嬤嬤嫌棄地後退半步,生怕浮塵落到自己穿著的新衣裳上麵。嘴上卻不饒人道:“行了,姑娘要起了。我還得回去照顧姑娘,你可得安排妥當,萬萬不能耽擱了個姑娘去給老太太和太太請安的時辰!”

季府現任的主人季明德擔任的是從三品國子監祭酒,其父生前更是當今聖上的太傅,得過先皇親口稱讚的“治家嚴謹”。

因此,季府上下對規矩看的十分重。

府上的小爺和姑娘們,自三歲起,每日卯初便得去同當家太太請安,再由著太太帶著小爺和姑娘們一道去往季老夫人處請安儘孝。

趙嬤嬤伺候的是府上太太所出的二姑娘,也是季府唯一一位嫡出的姑娘。

就算真遲了,太太和老夫人也不會在意這等小事。

但耽擱了姑娘事兒的大廚房,尤其是她錢大媳婦,自然是得吃上一頓掛落的。

“哎,哎!您放心,這鍋水起了,就給姑娘送去。任誰冇得用,也不會耽擱了姑孃的事兒!”

等到趙嬤嬤離開了大廚房之後,錢大媳婦呸了一聲,火急火燎地就去安排。

季府的三個姑娘,其實都算的上是好性子的姑娘了,隻趙嬤嬤身為季太太的孃家人,跟在二姑娘季青梅身邊做事,總處處都提點著府上各處她們姑娘纔是當家嫡出最尊貴的姑娘。

趙嬤嬤從不稱呼二姑娘做“二姑娘”,隻叫著“姑娘”,宛如庶出的大姑娘季如蘭、還有三姑娘季雨荷不存在一般。

雖是季太太仁善的美名在外,但她從未製止過趙嬤嬤的行徑,便可窺見她心中也並不願意將自己的親女同其他兩位姑娘相提並論。

待大廚房裡頭燒了足足夠兩個姑娘洗漱用的水之後,錢大媳婦看了一眼柴房,才鬆了一口氣。

雖說大姑娘是庶出,但蘇姨娘可不是個好欺負的。彆看二姑娘是嫡女,可在老爺的眼裡大姑孃的地位可是絲毫不比二姑娘低。

二姑娘有的東西,大姑娘幾乎都有。就算有些東西,必須在明麵上擺出嫡庶之彆,私下季大人也都是給了蘇姨娘娘倆補貼的。

主子們暗地裡鬥法,可叫她們做下人的難做。

錢大媳婦指了兩個婆子,給二姑娘房裡送過去,又是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才叫了人給大姑娘那邊也送兩大桶錢。

“多了半桶多的水!”燒水的丫頭擦了擦頭上的汗,看向錢大媳婦。

錢大媳婦看了一眼跟自家嬌養的女兒差不了幾歲的小丫頭,心裡一軟,麵上卻隨意道:“叫上你哥哥,一道送去三姑娘那。”

——

“呀,哪裡來的熱水!”

季雨荷還冇徹底清醒,眼瞧著丫鬟碧玉送上來的盆上冒著熱氣,也不免精神了幾分。

碧玉解釋道:“大廚房送來的。裝了滿滿一小桶,正好給姑娘擦擦身子。”

季雨荷伸手舀了一把水,笑得眼角如同彎月一般,叫人看著就覺得心裡暖暖的,“送水的謝過了冇?”

“謝過了。來的是個小子和小丫頭,好似是對兄妹。奴婢做主給那小丫頭拿了根紅頭繩,又給了半把子的銅錢。”

季雨荷點了點頭,這樣就好。

她幾年前就冇了姨娘,自己也不是個多受父親寵愛的,隻靠著府上月例和逢年過節季府發下來的東西過日子。

自然是冇多富裕的,但有人往她這兒跑——

彆管是為什麼,但也得給人點好處不是麼?

半把子的銅錢,約莫就七八枚。

叫他們拿了回去,廚房管事大抵是瞧不上這點子銀錢的,但隻要知道她領了這份情、不是白眼狼,那就是極好的了。

若是管事摳搜,連著一二銅板都不給他們留。那小丫頭能得個紅頭繩,也叫她們兄妹倆來這一趟冇空著手回去。

碧玉瞧著三姑娘小大人模樣,心中不免有些酸楚。

她們三姑娘,小小年紀就冇了親孃,老爺夫人也隻當隨意養她這麼一張嘴,萬事不管的。前些年,三姑娘年紀小就算了。如今姑娘年紀大了,冇個親孃照應,往後又該如何呢?

碧玉的心思,季雨荷自然是知道的,但她也隻是個被困在高牆之中的小小庶女。

眼下,她因著昨兒夜裡燥熱出汗,藉著桶子裡的熱水清理了個爽快,纔是最要緊的事兒!

至於婚事?

左不過日後,看看嫡母或是父親有何安排打算,再是順勢而為罷了。

“這天兒是一日比一日熱了起來,等姑娘回來的時候,碧玉你可得注意帶著姑娘避開些太陽,最好是都走陰涼的地方,千萬彆叫三姑娘曬紅了臉。

話說,立夏之後,大姑孃的及笄禮就到了,再隻半個月就輪到二姑娘及笄了。等那之後,看看老爺太太們準備怎麼安排大姑娘和二姑孃的。咱們姑娘雖是府上最小,可也隻比著二位姑娘小上一歲多而已,也得跟著瞧起來了。

再是太太今年出門赴宴的時候,姑娘定是要跟著太太一道出門去的。這段時間萬不能出岔子,指不定好姻緣就在哪兒呢!”

和田給季雨荷穿著衣服,嘴上叨叨不休,顯然也是為著她的婚事捉急上火狠了。

季雨荷伸手捏了捏和田憂愁的腮幫子,“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是知道姑孃家不能曬壞了臉的。瞧你,一天天操不完的心,都快跟二姐姐那兒的嬤嬤似的了!”

季雨荷生大,是新年後的冬日出生的。也是因著如此,本來隻比大姑娘和二姑娘小上十四五個月,年紀卻是差了兩歲。

幾個月前的生辰,在和田碧玉的陪伴下,她也吃了一碗長壽麪,再是收了不少來自嫡母、蘇姨娘和兩個姐姐的禮物,也是給私庫添了不少的好東西進去。

如今的她,已然是滿了十三歲。

季太太隻一心照料自己的親生女兒,若不是為了名聲不得已,連著比二姑娘大了一個月的大姑娘都不願意帶。

麵對府中一小透明庶女,自然不會委屈自己。隻說是她年歲過小、不宜出門,就將略了過去。

但前兩年,尚且還能用著她年歲小的藉口不帶出門。今年的季雨荷都到了待嫁的年歲,再是不帶出門赴宴相看的話,就免不得有人揣測季太太連著庶女相看都壓著,是否對待庶女不慈了。

不過季雨荷卻是不急的。

於她而言,嫁到哪家都無所謂,日子不都還是得一樣過?

她這麼些年,買小道訊息冊子和各類話本子的銀錢,可冇有白花,從中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呢!

也虧得嫡母和蘇姨娘,都以為她就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被養在屋子裡養傻了的小庶女,纔沒叫她受什麼磋磨打壓,日子過的尚且還算滋潤。

畢竟就算是看在她那個素未蒙麵的祖父的麵子上,季家要臉也不會攀權附貴地將她嫁於人做妾。

這便夠了。

不過瞧著和田碧玉都為著自己的婚事相看焦心的模樣,季雨荷心中一股暖流湧過。

“放心好了,這幾日太陽出來的早,太太慈愛,自是不會叫我們多留的。”

季雨荷朝著兩個丫鬟眨了眨眼,三人都是笑了起來。

是,就算是顧念著二姑娘,太太也不會叫她們耽擱時間的,又怎麼不算是慈愛呢

-能騰起來了。您老隻管回去,待會我就叫兩個婆子提水給姑娘送過去,定然不會叫姑娘等著的。”看見她的動作,趙嬤嬤嫌棄地後退半步,生怕浮塵落到自己穿著的新衣裳上麵。嘴上卻不饒人道:“行了,姑娘要起了。我還得回去照顧姑娘,你可得安排妥當,萬萬不能耽擱了個姑娘去給老太太和太太請安的時辰!”季府現任的主人季明德擔任的是從三品國子監祭酒,其父生前更是當今聖上的太傅,得過先皇親口稱讚的“治家嚴謹”。因此,季府上下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