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錯誤的開始

26

始調你的酒。真是太倒黴,你的高跟鞋在來的路上卡進下水道掰彎了,你索性彎下腰把右腳的鞋脫了下來扔在地上。身旁的男人不著痕跡地看了眼你的長腿和纖細的腳踝,又繼續喝著自己的酒。“Johnny,今晚可以去你家打個地鋪嗎?”yn猶豫地開口,“我…..我隻需要先緩一晚上。”“抱歉親愛的,我女朋友搬來和我同居了。”Johnny遺憾地告訴你,“換之前肯定一百個冇問題,但你知道的,克麗絲不好說話。”被拒絕後你的臉上...-

“如果你還有良心,就不要再忤逆父母!”母親麵目猙獰地怒吼,“生你養你一場,長大了翅膀硬了,我看你出了這個家活得了幾天?”

“我又冇求你生我!你如果想養一條聽話的狗就去買一條,又要生我乾嘛?!”yn近乎歇斯底裡地哭喊著,她轉身回房間批上一件外套,就飛似地跑出了家。

但凡有任何其他選擇,她都不願意再回到那個被稱為“家”的地方。

yn掏出包裡的粉底,隨意蓋了蓋臉上的淚痕,就往常去的酒吧走去。

“Johnny,給我一杯苦艾酒。”你直奔吧檯,差點撞到坐在一旁的一位客人。

“喲,今天狀態這麼糟糕?”Johnny瞥了你一眼,先給你身旁的男人倒了一杯威士忌,才著手開始調你的酒。

真是太倒黴,你的高跟鞋在來的路上卡進下水道掰彎了,你索性彎下腰把右腳的鞋脫了下來扔在地上。

身旁的男人不著痕跡地看了眼你的長腿和纖細的腳踝,又繼續喝著自己的酒。

“Johnny,今晚可以去你家打個地鋪嗎?”yn猶豫地開口,“我…..我隻需要先緩一晚上。”

“抱歉親愛的,我女朋友搬來和我同居了。”Johnny遺憾地告訴你,“換之前肯定一百個冇問題,但你知道的,克麗絲不好說話。”

被拒絕後你的臉上染上了紅暈,yn輕咬住下唇,端起苦艾酒一口悶下去,全身感覺立刻燙了起來。

“我的房間離這不遠。”身旁沉默的男人忽然開口道。yn聞聲低頭望向他。

隻見男人剛喝完酒便戴上了印著骷髏樣的口罩,她隻能看見他的眼睛。男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yn,他像一隻西伯利亞的熊,不知道為什麼yn想到了這種動物,他的眼皮微微低垂,隨意卻讓人不敢侵犯。

“你在邀請我嗎,先生?”yn冷笑一聲,她雖然比較擔心今晚無家可歸,但也冇有到輕易就能跟一個陌生人離開的地步。

“是的。”男人抬起眼用一種不太清白的眼神從上到下瀏覽過yn的全身,“我在邀請一位有魅力的女士,和我一起共度良宵。”

他這一眼,yn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被他拉絲的眼神和他厚實的身材吸引住了。她內心有些動搖。

“嘿,等等……yn,”Johnny一直在旁邊聽著兩人的對話,見yn有意行動還是不放心地攔了一手,“無意冒犯先生,但是這位小姐是我的常客,而你卻不常來,我不得不警惕一些。”

“沒關係,”男人抬起手示意,“我從不勉強。”

“Johnny,”yn轉頭對酒保笑了笑,“如果我明天冇出現,你再報警OK?”她又轉頭問神秘的男人,“先生,請問你將帶我去哪裡呢?”

“希爾頓2321。”男人盯著yn的眼神,彷彿她是一隻在草原上奔跑的小鹿,周圍冇有躲避物,冇有容她藏身的地方,他勢必能中得頭籌。

Johnny無奈攤手,ok,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男人為yn推開酒吧的門,他高大的身軀像一麵會動的牆一般,yn在這一瞬間對自己衝動的決定有一些後悔。

出了酒吧,男人坐上門口停著的一輛複古哈雷,yn一咬牙坐上了後座,大膽地用胳膊環住了男人的身體。隨意他要將車開向任何地方,她覺得自己如一朵浮萍,隻要有水和空氣,也就足夠能存活下去。反正她的命,從她生下來那一刻起,就冇有由得了自己。反倒是今晚在摩托車的後座,她感受到了久違的自由。

機車駛過幾個路口,便停了下來。男人自己用不快不慢的速度在前走著,yn低著頭跟在他身後。她感到有些丟臉,尤其是路過大堂的時候。她今天的打扮,她和男人之間尷尬不語的氛圍,都會顯得她很像從事一門特殊行業的女人……..

進了房間,yn感覺有些不自在。她在玄關站了一會兒,慢慢走到床邊坐下。高大的男人站在桌邊繼續為自己倒酒,他端著杯子遞給她一杯,yn卻有些謹慎地冇敢直接喝。

現在她開始覺得,自己是案板上一條待宰的魚。門被男人上了插鎖,現在才後悔是不是有些晚了?他站在自己麵前,如同統治者一般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yn抬頭望著他,他的眼神平靜地如一潭湖水,他用手背輕輕撫了撫yn的臉,yn注意到他的手掌裡有許多老繭,他的動作已經不言而喻,yn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他令yn想起一個人,十分熟悉的人。

yn的手有些顫抖,她努力剋製住自己的情緒,順從地做他想要她完成的事情…..

頭頂傳來男人一聲放鬆一般的歎息聲,他寬厚的手掌拂上她的頭。yn渴望被他所擁有,她看到男人望著她的眼神變得有更多的渴望與期待,她的聲音顫抖地說,

“I

want

you

to

love

me

to

death…”

聽聞她的話,一聲低吼從他的喉嚨裡傳出,彷彿他也壓抑已久,而yn的祈求使他突破了底線。

此刻他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you’re

so

pretty,little

bird….my

good

girl.”他輕聲對她說,“call

me

Simon

baby

girl…..”

在他結束後,yn低聲祈求這個叫Simon的男人不要在此刻離開她,她的話無意戳到了Simon內心隱秘的一麵,他再也無法剋製自己,緊緊摟住yn的身子。

“彆離開我…..”yn仍在低聲呢喃,他輕輕把她放平在床上,“請你….抱我一會兒可以嗎?”

男人愣住了,但猶豫片刻還是在她身邊躺下,從身後輕鬆地將她整個人圈住,yn的身體小小的,軟軟的,他將臉埋進她的後頸,深深聞她的頭髮和肩頸。這令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不一會兒懷裡的yn傳來了平穩的呼吸聲,他驚訝地發現她已經睡著了。真是個心大的女孩。他心裡想。他的手壓在yn的腦袋下麵,抽出來一定會把她弄醒,冇辦法,他輕輕轉過身關掉了床頭的燈,拉過被子,今晚就這麼稀裡糊塗地睡吧。

Simon自己也冇有意識到,他很久冇有這麼快進入睡眠了。在女孩身邊,他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歸屬感。

-居高臨下地望著她。yn抬頭望著他,他的眼神平靜地如一潭湖水,他用手背輕輕撫了撫yn的臉,yn注意到他的手掌裡有許多老繭,他的動作已經不言而喻,yn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他令yn想起一個人,十分熟悉的人。yn的手有些顫抖,她努力剋製住自己的情緒,順從地做他想要她完成的事情…..頭頂傳來男人一聲放鬆一般的歎息聲,他寬厚的手掌拂上她的頭。yn渴望被他所擁有,她看到男人望著她的眼神變得有更多的渴望與期待,她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