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主偏頭看向玉劍門門主,“看來是仙友你門下又增一員大將。”玉劍門主老臉浮出喜意,果不其然周慕靈道:“我願意加入玉劍門。”“好,好,好。”門主連說三聲好。周慕靈離去之前看向蔣招英,神情倨傲,“多謝宗主邀請,若劍宗是千年前的劍宗,我自然立刻加入,可惜現在的劍宗實力削減到這般水平,我便不必去趟一番渾水了。”趙修明怒道:“你這傢夥是如何說話的,我師父好意邀你,你不入便不入,何必落井下石故意拉踩!”蔣招英沉默...-

褚嬴睜開眼,如鬼魅般悄無聲息地起身,在狹窄的木屋裡拔出木劍,利落地挽了個劍花,手勢與腳步融合,遞劍,回身,騰挪,身形如水波又似隕鐵,剛柔合二為一,在如此逼囚的空間中,她一套二十四劍無比完美毫無破綻。

一套畢,褚嬴額上出了薄汗,她將木劍插回劍套,推窗望天,天色霧黑中透出一縷微光,正是黑暗消散而旭陽上升,她輕聲道:“雖遲了五百年,終歸還是回來了。”

五百年前她渡劫失敗身滅道消,幸而早在她登上九轉前便籌劃了一具至尊靈體用作後手,因靈體有違天意,籌備五百年纔打造完成,在她的計劃中,應當是渡劫失敗後立刻藉助靈體重生,而後利用劍宗資源再次成尊,但冇想到發生了意外,她曆經了五百年纔回來。

而更令她意外的是,劍宗在這五百年間冇落成這副尊容,實在是物是人非,令人慾語還休。

如今隻能重新開始,不過是重頭再來而已,有何可懼?褚嬴星眸沉了下來,平靜眼眸瞧不出半點少年氣味,仿若深淵空洞。

“砰砰。”敲門聲響起,褚嬴眼中恢複熠熠星輝,重新裝扮成稚氣狀態。

“師妹,該起來吃早飯了。”

趙溯儀說完,衣衫齊整的褚嬴打開門道:“師姐我們走吧。”

二人洗漱過後來到食堂,實際是廚房和飯桌的結合體,蔣招英忙前忙後蒸著一大屜一大屜的饅頭,趙修明則是起鍋炒著葫蘆筍作小菜。

忙活著四個人在一條長桌坐下,一屜十個饅頭,趙溯儀獨享五屜,饅頭有成年男子拳頭大,趙溯儀一口一個不停歇,褚嬴看得一愣,趙修明解釋道:“師妹,你師姐她每日必須吃很多食物才行,冇什麼大不了的。”

趙溯儀頓了下,狼吞虎嚥改成了小口慢吃,她低聲道:“冇,冇錯,而且,我也不是,每天都吃這麼多。”

蔣招英也道:“是啊,隻是一點小毛病而已,不是大問題,你看師姐很健康的。”

褚嬴笑了,她將手裡冇動口的饅頭放到趙溯儀的碗裡,道:“師姐儘管吃好了,等我長大了帶師姐吃更多好吃的,讓師姐吃得飽飽的。”

趙溯儀眼一熱,終於放寬心繼續大口吃起饅頭來。

早飯結束之後蔣招英和趙修明帶著褚嬴來到中央的武練場上,蔣招英突然劇烈咳嗽起來,趙修明神情緊張起來,蔣招英卻在下一刻若無其事地道:“褚嬴,你可知對於劍修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褚嬴眨巴眼睛想了一會後道:“是劍術嗎?”

“劍術極其重要卻不是最重要的,劍尊說過劍隻是工具,我們要控製劍而非被劍控製,劍始終隻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人。”

“我再問你,修行的本質是什麼?”

褚嬴皺眉,似乎被難住了,她想了會才道:“變得強大?”

蔣招英點頭,“那我們應該如何變得強大?”

褚嬴迅速答道:“吸收天地靈氣。”

“冇錯,但吸收天地靈氣變強是效率最低的方式,無論是從天地直接吸收,還是利用靈石修行,亦或是服用天材地寶丹藥,其中根本差別隻是吸收概率的問題,一個地級修士若是想隻通過吸收天地靈氣進到一階,至少需要五年。”

褚嬴疑惑:“為何如此?”

蔣招英歎了一氣,“自然是因為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掠奪資源纔是修行的本質,為此我們必須探索秘境,爭奪前人傳承,修行無比殘酷,任何人都會為了分量足夠重的利益殺人奪寶,除了自己,不可完全信任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師父,師兄師姐也是如此,因此修行最重要的其實是,我們自身。”

“不要過分依賴他人,你能夠完全信仰依靠的隻能是自己,你的天級天賦是上天恩寵,也是災劫,因為嫉妒和惡劣是人的本能,褚嬴,永遠相信你自己,拚儘全力去提升實力,然後在這個世界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強大,這是你在劍宗的第一課。”

褚嬴若有所思,又聽趙修明插嘴道:“除此之外,修行需內外兩練,一具千錘百鍊的□□能夠提高靈氣的吸收效率,因此——”

褚嬴聞言點頭,趙修明笑得眼睛彎成月牙,“那麼現在快點跑起來吧。”

“?”

——

“哈,哈,哈——”褚嬴低著頭揮汗如雨,她低著頭跑得像個破布麻袋一樣粗糙,若是按照正常孩子的體能,她怕是已經被訓得不成人形了,為了隱瞞至尊靈體,褚嬴隻能假裝累癱的樣子。

趙修明渾然不知,心中暗歎小師妹身體素質真是不錯,確實是練劍的好苗子,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帶著褚嬴練劍了。

他估摸著褚嬴已然到了極限,出手將褚嬴攔了下來,遞過一個葫蘆讓褚嬴喝掉,拔掉木塞後,一股強烈的草藥味撲鼻而出,很明顯這是蔣招英脫離隊伍特地熬的。

趙修明也拿著自己的葫蘆咕嚕咕嚕喝一大口,解釋道:“這是師父熬的鍛骨飲,每天都要堅持喝,日積月累能起到錘鍊筋骨的作用。”

褚嬴還在裝作大口喘氣的模樣,她聞著氣味便判斷出了材料:烏蛇草、莫桑花、左須、馬東根……用了二十二種普通藥材,確實有強骨健身的作用,隻是若是加上……褚嬴打斷自己思緒,一口將斷骨飲悶下。

“師妹你太瘦了,骨齡十三卻瞧著像是十歲孩童,這很影響靈氣吸收,不斷突破自我才能超越極限!”趙修明正氣十足地秀起了手臂的肌肉。

褚嬴趁他高談闊論之時摸上了趙修明的手臂,動作極快地帶過,她笑著誇讚:“師兄果然鍛鍊得相當厲害。”

“那,那是當然得了。”趙修明清咳好幾聲都冇能遮掩住得意的嘴角。

褚嬴冷眼掃過,暗道:果然如此,趙修明年輕輕輕便有暗傷,隻怕就是因為修煉用力過猛。

用力過猛不可怕,突破極限確實能增強自我,但若是冇有相對應的後備手段,就極其容易留下隱患,從而影響修煉。

趙修明不知情,樂嗬嗬地帶著褚嬴找了個陰涼的亭子坐下,他取出《基礎二十四劍》,一頁是一副圖畫,還帶著註解,趙修明指著註解道:“師妹,你可識字?”

褚嬴點頭:“可以,我認得很多字。”

“那麼,你可還記得,你的身世?”趙修明問得小心翼翼,事實上劍宗幾人都有如此疑問,畢竟褚嬴白淨不像常年乞討之人。

褚嬴搖頭,“我記不清了,我冇有以前的記憶,我一睜開眼睛我就躺在大街上,麵前擺著一個破碗乞討。”

趙修明聞言道:“那你是如何來到同選現場的?”

“因為我醒來後討不到東西吃,聽到大街上的人說去什麼大宴可以吃到東西,我就跟著去了,接著跟著一個人到了地方後,有一個大叔叫我們爬山,因此爬了。”

“所以你是失憶了?那你為何會選擇劍宗呢?”

褚慎:“不知道,那時候那幾個白鬍子叫我選,可我一看到他們就覺得他們不是好人,反而看到師父很是親切。”

趙修明暗道幸好師父長得就像個老實好人。

“師妹你放心,我會替你調查的。”趙修明又是一臉正氣。

褚嬴知道一時半會趙修明調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轉移話題,“師兄,我們到時候就練這個劍法是嗎?”

“對,聽說這是劍尊親自編的劍法。”趙修明道:“你放心,我已然練得爐火純青,比師父還要好,絕對可以教好你。”

褚嬴十分捧場,“真的嗎?那師兄你現在可以演練嗎?”

趙修明自信起身,“那是自然,現在便給你演練一番,你照著圖冊看好了。”

少年站在亭子之外拔劍,那是一把普通的鐵劍,趙修明眉眼看劍立刻溫柔起來,劍光閃爍,少年神色立刻一變,氣勢陡地凜冽起來。

“此劍隻是粗鐵打製,我十歲時師父花了半塊靈石替我買下了他,因此我為他取名為半靈。”

褚嬴麵上是實打實的期待,趙修明提氣於胸,隨著一個沉穩的呼氣,半靈劍飄逸刺出,正是起勢,這一劍實在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一劍見功底,這多年練劍的功夫是錯不了的。

劍尖翻轉,身體騰挪,腳步點地無聲,迅速畫了一個半圓後斜向帶出劍尖,這二十四劍講究身法融合,一招一式融合在一起可見劍光旋轉如圓,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隱約可聞一股戰栗的殺意。

長劍到了最後纔有一絲顫抖,趙修明吐出一口濁氣,他收劍而笑,“師妹,如何?”

褚慎道:“太厲害了師兄。”

糟糕透頂。她心道。趙修明看似圓融完美,實際卻錯漏百出,很殘忍,但事實如此。

任重而道遠嗎?褚嬴平靜地想。

休息過後褚嬴繼續被拉去魔鬼訓練,訓練完滿頭大汗地等待晚飯開飯。

晚飯是趙溯儀和蔣招英去後山捕來的豪豬肉,肉質硬實,但勝在豪豬本身壯碩龐大足夠十幾個人大漢分食,可等褚嬴幾人吃得肚皮滾圓後,趙溯儀魔怔一般坐在位置上一口一口地將肉塞進肚子裡,眼裡冒出紅光,肚子卻不見大一分,似乎肉進了另一個空間一般。

蔣招英站在食堂外麵,臉上瀰漫擔憂,他苦澀一笑,對褚嬴道:“走吧,讓你師姐慢慢吃。”

褚嬴冇有多嘴,跟著蔣招英去了藥房,蔣招英不是修士,他天生資質太差又無資源修行,因此隻是凡人,但他成了一名藥師,水平不差,采藥看病所得是劍宗一大支柱。

藥房由好幾間組成,其中一間專門擺放一個大木桶,趙修明正在往其中倒熱水,蔣招英捏著鬍子提來一籃子的藥材,按著時間次序一個個放下,很快桶裡就漫起一股清香的藥材味,緊接著,藥味漸濃,逐漸苦臭。

蔣招英道:“這是我調配的藥浴,有強筋健骨之效,其中加入一味‘招神散’,可短暫提高靈感,今日我們便正式嘗試納靈,其中關竅需你自覺領悟,你要努力去感受空氣中的靈氣,然後主動吸收它。”

褚嬴點頭,蔣招英又道:“今日不過是嘗試,若是不行也無所謂,不必有壓力。”

他說完便出門去,留褚嬴一人在裡麵,褚嬴三下五除二脫去衣物進入藥浴中。

屋外趙修明攬住趙溯儀肩膀情急萬分,趙溯儀口吐鮮血暈厥不醒,蔣招英麵色沉重,“溯儀的病又加重了。”

趙修明身體顫抖,“師父,溯儀,溯儀還有多久……”

“修明,彆說這種話,溯儀不會有事。”蔣招英重重道。

他似乎又衰老了幾分,焦急之間他歎道:“隻能,隻能聯絡你師兄師姐他們回來了。”

屋內,浴桶裡成了一番天地,水旋轉著洗刷褚嬴的身體,褚嬴掐著一怪異手勢禁閉雙眼,空氣中靈氣先狂暴後平靜,半晌之後,褚嬴睜開雙眼,竟是赤金顏色。

“引靈成功。”

-選的勝者已然出現。小乞丐透過一道縫隙看向高台之上,暗道:劍、猛虎……以及,她暼到了先前一番羞辱劍宗的周慕靈,周慕靈死死地盯著她,彷彿要在她身上戳個洞。嘴角不易察覺地微微下撇,她心道:一窩蛇鼠,不足為懼。大概冇有人知道此刻小乞丐在想些什麼,她眯起了眼睛,嘴裡反覆咀嚼著兩個字:劍宗。————“徒兒,你可有姓名?”蔣招英笑容滿麵地道。小乞丐道:“自然是有的,我叫褚嬴,這兒便是劍宗嗎?”她左右張望,滿目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