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誤傷趙菲,眾叛親離

26

道,李淩泉心想這應該就是這裡人喜怒不行於色的原因吧,保持最低消耗的活著。“天啊,我竟然隻是一個便攜式能量存儲器”李淩泉帶著幽怨的說著李淩泉有點難以置信地環顧四周,看著阿玲和老趙;他們就在那裡,等著他做出反應。然後他看著老婦人。她仍在揮舞著那根看不見的線,口中嘟噥著。柳文遠不再理睬他們,而是把頭夾在兩腿之間,喪坐在地板上。然而,他卻一直冇有停止撫摸老太太。沉默了幾秒鐘後,李淩泉開始行走,他想一個人待...-

夜幕降臨,白天的一切都變了,感覺晚上和白天的養老院氛圍完全不一樣,冷峻的漠視的,帶著恐懼的,就像他第一天來的時候一樣:十點以後,燈光開始閃爍,牆壁上的隆隆聲這次比上次來得更早,也更強烈,李淩泉覺得這次可能真的要來了。

然而,與第一次相反,李淩泉並冇有像大多數人一樣去顧傾寒的房間避難。令人意外的他呆在大廳裡,看著燈光,試著摸摸牆壁。老趙等人想警告他,但是這冇有用,李淩泉他一向脾氣比較倔強根本不聽老趙和阿玲的呼喊,就像他們當年不聽一樣。

這孩子活不了多久了。”老趙說。

“我們曾經也質疑過,我們和他冇有什麼不同。”馬教授反駁道。

“是的,我們僥倖活了下來,但我們對顧傾寒可從來冇有不對付。”老趙解說完後,阿玲和馬教授隻是做了個難看的臉色。三人不約而同的說;李淩泉看樣子真的要完蛋了。

李淩泉走到走廊儘頭。那裡的隆隆聲更強烈,有時他發現他聽到牆上傳來尖叫聲。他甚至冇有試圖隱藏自己,甚至冇有試圖隱自己。就站在那裡,彷彿在等待歸宿。

他很害怕,雙腿抖得厲害,但他始終在說服自己,“

這一切都該有個答案和解釋了。”

他隻得繼續尋找,李淩泉下樓到機房,可惜房間被鎖了。不過,目前他可以毫無問題地穿過鐵柵門,他檢查了鍋爐,甚至還伸過頭,看了看水箱。水管一切正常,噪音不是從那裡傳來的。他檢查了斷路器,那裡似乎也冇有問題。他在下麵的機房裡並冇有發現什麼問題,但當他回去的時候,他發現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殿上。

那個總是抱怨這是神的懲罰和窺探的女人在走廊裡尖叫;總的來說,這並不奇怪;問題是她的聲音聽起來比平時沙啞低沉,而且還結結巴巴。

阿玲和馬教授就在附近,試圖和她說話。李淩泉對這個女人有些瞭解。她的名字叫趙菲,她剛剛成為鬼魂六個月了,並且她曾經是療養院的病人;由於她患有癡呆症,她不太記得那段生活。但她死後變成鬼,癡呆症反而就消失了,可能是因為冇有腦子了自然不會被缺乏某種物質而發生精神疾病。她是一個非常虔誠的人,在她活著的時候就一直祈禱。雖然她不是一個好人,但她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合格的。

發生了什麼?”淩泉靠近馬教授問道。

她正在變異,看來她已經很久冇有碰過活人了。”馬教授回答道。

她會變成了一個噬魂獸?”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是結果是必然的他會變成一隻噬魂獸”

那要多久才能完成蛻變?”

冇人知道準確的時間。有的一個月,有的一週,我不知道;我認為有很多因素:你在這裡呆的久,你當鬼久了,很多事情你會慢慢知道。如果你不想像他一樣變成噬魂獸,那麼隻需要每隔兩三天就碰一下活人就可以了。”

馬教授解釋道。

李淩泉和趙菲走得更近了。他想知道並看看。當他足夠近時,他能否聽清她的咆哮和扭曲的言語,從而找到更多的線索。

呃……祈禱吧。呃……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呃……佛祖請救救我。”趙菲像咒語一樣重複著這句話。

是的,神佛會保佑你救贖你的。”阿玲說道。

你知道嗎?活著的人也需要神佛;你是佛教的信徒,你為什麼不去那裡,狠狠地拍他們的頭,讓他們聽你的呢?”

趙菲好像並冇有聽到阿玲在和他說話,他持續的在□□

“呃……保佑吧。呃……佛祖啊。呃……觀音大士啊。”趙菲不停地重複著這句話。

李淩泉走近了,當他正要去觸碰趙菲時,阿玲立刻發聲喝止了他。

住手,你千萬千萬彆碰她,這樣會加速她的變異。我想我們還有時間,隻讓她碰一個活人就可以救她了,哪怕一秒鐘都足夠了。”阿玲對李淩泉大喊。

李淩泉仍然冇有聽。他碰了碰趙菲的肩膀。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觸摸到了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感覺就像是一種糊狀物質。趙菲轉過身來,將視線鎖定在李淩泉的臉上。這嚇得李淩泉後退了一步。就在他眼前,李淩泉的臉開始融化;她的下眼瞼垂下來,延伸到臉頰。而後她的眼睛突出來,移到臉的兩側。她的鼻子從臉上脫落,皮膚剝落,嘴唇垂在胸前。她原來的嘴變形了,下巴和上頜骨擴張,牙齒變長,牙齒分開。舌頭斷成兩截,長到了近一米。她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她的脖子長到了半米左右。她的雙腿似乎與她的手臂和低矮的身體一起融化了。隻有她的胸部保留了部分結構。趙菲變成了一團灰色的東西,有一個看起來像胸部的東西和一個長長的脖子,上麵有一張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的畸形臉。

那張臉張得更大了,發出一聲非常響亮的尖叫聲。每個人都必須捂住耳朵;尖叫聲聽著很痛苦。幾乎同時,療養院的牆壁也開始尖叫。痛苦的尖叫聲交織在一起,讓其他人的處境更加糟糕。

大約三十秒後,尖叫聲停止了,曾經是趙菲的怪物的眼睛動了,直視著李淩泉。

“走開,讓開!”阿玲尖叫道。

就好像她的話是一個信號一樣,變形怪物長出了四條人腿,抬起身子,開始奔跑。李淩泉已經因為害怕而後退了幾步,成功避開了迎麵而來的四足怪物。該生物試圖在衝刺時咬住李淩泉,但李淩泉避開了那張畸形的嘴。

趙菲的變異體跑過走廊,撞到了牆上。牆壁還是劇烈抖動變形搖晃,就像是水麵一樣激起道道漣漪,猛地又像橡膠一樣變得很堅固,當它再次變硬時,怪物就消失了。圍觀的眾人都安靜了,臉上都露出了幾分悲傷。趙菲走後一分鐘,隆隆聲又開始了,而且越來越大,大到整棟樓似乎要散架了,然後它突然停了下來顯得十分突兀。十秒鐘後,牆內傳來女人發出的驚恐、痛苦的尖叫聲。冇有言語,隻有不停的尖叫。

“你為什麼這麼做?你為什麼總是我行我素?”阿玲問:“我冇有警告過你嗎?現在有更多的噬魂者要擔心了,我真希望他們下次來的時候會把你吃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

在場的每個人都用不友好的眼神看著約翰,畢竟趙菲的變異和李淩泉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在竊竊私語,偶爾一兩句話被李淩泉聽到,大概的內容是這個人會帶來毀滅,要離他遠一點,他是害死趙菲的凶手,要和他保持距離……等等

“從現在開始,你可能會過得很艱難。”老趙說。

李淩泉仍舊冇有在意老趙的話。他跑上去檢視怪物消失的牆壁,用手放在剛剛吸入趙菲的牆壁。隆隆聲和閃爍的燈光已經停止了,牆內趙菲的尖叫聲越來越小。不過,牆壁並冇有任何問題。他又下樓去了機房。冇有什麼異常。當他回來時,他發現馬教授反而離他更近了,好像想和李淩泉溝通一樣的徘徊著,終於馬教授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打破沉默。

“聽著,孩子,我是一個科學家,我和你一樣,我也想要知道答案和真相,但我什麼也冇找到。我與你最大的不同是,我冇有與周圍的人為敵。曾經我懷疑顧傾寒會庇護你。但是現在,你不可能和他們融入進去了,更糟糕的是你不知道如何從活人身上榨取能量,那些冇有被認領的活人是更年輕的,我們無法從他們身上獲取能量,可能我們會更快地遭受噬魂者的攻擊,我們變得更加岌岌可危了。”

“我想我會學會如何汲取能量,為什麼都說我做不到,它究竟能有多難?”李淩泉對著馬教授回答道。

“你真是個白癡,我真是白費口舌。”馬教授聽完轉身離開。

李淩泉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牆上,在思考了幾分鐘馬教授的話後,他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趙菲變異的怪物試圖在她的空間裡吃掉他。如果她回來去找他怎麼辦?

學會汲取生命能量是他唯一的出路,他需要一個師父。

這是李淩泉心中目前的第一要務

-生了一起改裝車車禍事故,經調查是車主李淩泉私自非法改車從而導致在高速飆車過程中刹車失靈,製動功能受限,李某在發現自己無法及時製動後將車駛向山坡,由於慣性和油門過大導致車毀人亡,當事人被汽車發動機壓碎,相關部門在此提醒,不要私自改車飆車,保護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人人有責。”李淩泉看著新聞發呆,電視上右下角赫然就是自己的照片,一直以來對自己死亡的真相多多少少帶著一絲懷疑和難以置信,這次的新聞可以說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