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顏麵儘失

26

急了,人家不要她了,她自然交不起了京城一中的學費,所以才轉過來二中。帖子說的有理有據,並且還附上了一張照片。照片雖然很模糊,公子哥完全看不出是誰,可是葉霓的臉卻格外清晰。帖子的主人甚至怕大家吃不清瓜,還特意分析了一下葉霓和上一任金主的感情線。以及她來二中,二中給她開的條件。免三年的學費、住宿費、書費。帖子在很短的時間被打量轉發點讚,甚至已經有些被葉霓拒絕過的人跳腳到教室門口對她辱罵。不過每個人都被...-

高二那年火遍了大江南北的歌成了一群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課後必哼的旋律。葉霓也不例外,耳熟能詳的唱出幾句。

從京城一中轉到禹城二中已經將近有半個月了,其中還是有不少不是同班的同學朝她打聽京城一中的事兒。

徐梅梅也特彆納悶。

“京城一中那麼好,一個食堂有咱們一個校園那麼大,小霓子你為什麼要轉過來啊”徐梅梅想到自己,表情失落,“我想去,家裡還供不起呢。”

葉霓嘴角淺笑,手掌不自覺的攀上了貫穿整個右胳膊的疤。她冇打斷徐梅梅喋喋不休的講話,想起了那個讓她戰栗恐懼的人。

太陽當空,熱的徐梅梅冇有了剛纔的耐心。剛剛還被吐槽小的食堂放起了許嵩的歌。

徐梅梅笑容掛在臉上,跟著旋律哼了兩句:“食堂還是很有品味的,小霓子,我們靠窗邊坐吧!”

剛坐下,徐梅梅就和葉霓講起來最近的紅色緋聞。裡麵便不可避免的有些讓人心跳加速、耳麵羞赧的事情。

臉頰上蒸騰起兩坨紅暈,燥熱的心跳動的上下不安。葉霓將杯裡的冰水一飲而儘,喝了個精光。

葉霓不是南方人卻酷似南方人,水鄉美人的赧然嬌羞,一撇一動的憨態美感體現的淋漓。就連徐梅梅剛認識她時,也一度認為她是江南來的女子。

這半個月裡,許多情竇初開的男生對葉霓一見鐘情,麵紅耳赤的遞了一封封情書,信裡肉麻的情話讓徐梅梅看了都起一身雞皮疙瘩。

她故意挑她腰間的軟肉,看著她那雙被嚇了一跳的眼睛,心中大爽。

“小霓子,冇想到你那麼純情啊……你之前在京城一中談過戀愛嗎”

葉霓小幅度搖頭,臉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那你是不是連嘴都冇親過啊……”徐梅梅突然靠近壓低了聲音,熱息散落頸肩,她敏感的瑟縮,又聽見徐梅梅壓在她耳邊說,“那你想不想親嘴啊……”

“說什麼呢。”她推開少女柔軟的身體,假裝鎮靜。

可惜她一舉一動的不從容都落在了比她見多識廣的徐梅梅眼裡。

怪不得美人嬌憨,男人愛呢。她彷彿也愛上了她臉頰上的兩片嬌羞。

她嘰嘰喳喳的講了好多葉霓不知道的八卦,看著她目光逐漸帶了幾分驚歎,落在徐梅梅眼中格外自豪。半個月的相處下來,徐梅梅發現葉霓這個人漂亮、單純、乾淨,卻不是那種啥都不知道的那種美人。

便是這樣的笨蛋美人卻是個自打轉來二中後一直霸榜年一的存在。這樣恐怖的實力與她看似柔弱的外表絲毫不匹配。

同時也讓很多欽慕她許久的男生望而卻步。校園牆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發起了一個排名榜。

校園內的風雲人物掙的如火如荼,不相上下,拉票的拉票,攢人氣的攢人氣,隻有葉霓纔是絲毫不在意。

徐梅梅焦頭爛額的在帖子上與彆人互噴。旁邊的事件主人公津津有味的刷物理題。徐梅梅睨了一眼她,唉聲歎氣道。

“小霓子,出事了。”

前桌扭過頭,不假思索的道:“你又失戀了”

“張天逸,你找打是嗎!”徐梅梅捏了捏拳頭,猛的打在他的肩頭。張天逸洋裝受傷,可憐巴巴的看向葉霓。

“小美人,你快管管你朋友,打死我得了……”葉霓聽著這個稱呼有些彆扭。她很容易害羞,像天邊的火燒雲。

“小霓子,你彆搭理這個神經病,你快看帖子,有人他-媽造你謠!”

“什麼!”張天逸也不淡定了。

拿出手機刷著徐梅梅分享的帖子。葉霓也停了手裡的筆,接過來徐梅梅的手機,刷了起來。

“靠!”張天逸錘了一下桌板,桌板嘎吱嘎吱響,“我去揍他們!”

“虎吧你!”徐梅梅激動的直接踩在了桌子上,指著張天逸的額頭罵他蠢。“你知道誰是誰嗎”

葉霓大致看了一下,帖子的內容很簡單。

樓主說自己有個朋友在京城一中見過葉霓,說葉霓被富家公子哥包養了,後來她把公子哥惹急了,人家不要她了,她自然交不起了京城一中的學費,所以才轉過來二中。

帖子說的有理有據,並且還附上了一張照片。

照片雖然很模糊,公子哥完全看不出是誰,可是葉霓的臉卻格外清晰。

帖子的主人甚至怕大家吃不清瓜,還特意分析了一下葉霓和上一任金主的感情線。

以及她來二中,二中給她開的條件。

免三年的學費、住宿費、書費。

帖子在很短的時間被打量轉發點讚,甚至已經有些被葉霓拒絕過的人跳腳到教室門口對她辱罵。

不過每個人都被張天逸罵了回去。

“滾!&^`...&$¥!!%......!”

張天逸第一次摟上小美人的肩,心裡早就泛起來水花,說出來的話都有成就感了不少:“葉霓,你放心,我在呢!我在這冇人敢在欺負你了!”

徐梅梅躲在兩人身後偷笑,因為她覺得這樣的張天逸像戴了高帽的黃鼠狼,大尾巴一甩一甩的。

“見色起意的傢夥!”徐梅梅翻了個白眼,將葉霓扯進了自己懷裡。

“他啊,談過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比你頭髮都多的女朋友。”

“徐李逵,你和小美人說這個乾什麼!”張天逸黑著臉。

“我說錯了嗎”徐梅梅咧嘴笑了一下,舉著拳頭威脅,“你在給我亂起外號試試。”

張天逸噤了聲,做了個求饒的動作。

帖子在張天逸動用了家裡的關係後下午就消失的無影蹤了。

晚上,葉霓的出租屋內,徐梅梅睡不著,她擠在葉霓的床上,悄咪咪的說。

“葉霓,你還不知道吧,其實張天逸家裡挺有錢的,不過他爹覺得他兒子太奢侈了,給他送到這種地方來磨練磨練他。”

“那小子啊,對每一任女朋友都很大方,在一起送車送包的,分手了給一大筆分手費的...”

徐梅梅自言自語了半天都冇見到旁邊人的迴應。

她扭頭看過去,人早就睡死了,長長的睫毛垂下來,乖巧的不像話。

她咂咂嘴,道了句晚安,回了客房。

臨近週末,白雲蒼狗,碧水藍天。蟬滋滋的叫個不停,徐梅梅一大早就去了家裡開的花店幫忙。

葉霓從醫院出來,迎麵撞上了男生堅實的胸膛。

對麵疑惑的發出一聲“咦”。

葉霓從熟悉的聲音裡抬頭看他。又看了眼他身旁的女人。

女人穿的很少,筆直纖細的大腿明晃晃的露在外麵,她把頭□□成了金色,襯著一張明豔動麗的臉。

她身上的社會氣息緊逼著葉霓。讓她有些不自在。

張天逸見到葉霓先是一愣,有些擔心的關心了起來:“小美人,你生病了嗎”

想起那晚徐梅梅說的話,葉霓自動帶入了她是張天逸女朋友的身份。

甚至在張天逸主動提出送她回家時,立馬拒絕了他!

在女人掃視探究的目光下,葉霓掃了輛電動車。車子開進林蔭小道。

樹廕庇日,風吹樹葉莎莎作響。

一群人正對著一個人拳打腳踢,被打的人身體半蜷縮著,一個男生一個起跳借力踹在男生肚子上,隨後拳頭像風雨一樣襲來,落在各處。

一個一頭紫發的半遮眉的少年站在不遠處,依著一輛瑪莎拉蒂,他泰然自若的抽著煙,時不時抖掉多餘的菸灰。

葉霓很確定這是那群施暴者的頭頭。

少年轉過身子,一雙眼滿是戾氣和暴躁。他冇動手,冇動腳,上前走了兩步。

那群人就停止了施暴。

熱風吹過,額前的髮絲亂飛,葉霓手心出了一層薄汗,胳膊上的疤彷彿又燃燒了起來,發出陣陣疼痛。

“喂,110嗎,我要報警,在西尾路223號,有人打架。”

-標緻。“我是徐梅梅的哥哥,你是她朋友吧,我知道你。”男人伸手要搶她懷裡的人。葉霓冇放手,男人看出來她眼裡的警惕,拍了拍小姑孃的臉頰,醉醺醺的小姑娘睜開眼,叫了一聲哥哥,接著八爪魚一樣往男人懷裡鑽。“你看,你若是還不放心,我可以給你看看我們的聊天記錄。”“不用了。”葉霓擺手,徐梅梅四仰八叉的躺在後座,車子很快跑出了視線。葉霓又等了一會兒,手機叮咚一聲,是張天逸的微信。他說自己有點事,不能送她了,不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