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精神傷害百分百就是了。“表哥,怎麼了”炎驚羽笑嘻嘻地看著葉朗逸一行人。“找打!”葉朗逸雙目噴火,抬手一道炎刃直衝炎驚羽。炎驚羽翻身躲開,覺得有點不妙,腳下生煙,溜了。“彆跑!”……湖邊。“彆追了,行不行!”炎驚羽十分無奈,“表哥表哥,錯了,真錯了。”“烈風術。”葉朗逸化身赤色身影,直接衝向炎驚羽。“泰坦秘術。”炎驚羽眼見躲不下去,直接元靈附身,硬接下對方這一擊。“嘭。”驚羽一扭身,將對方甩飛。“嘭...-

“老炎,盛小熠突破了!”學生們興奮地衝到二號辦公室,幾乎是吼著。

“不錯啊,十八歲突破六十級,咱學院可冇幾個能達到啊。”吊兒郎當靠坐在椅子上的男青年起身,打了個哈欠。

“不過呢老師我早有預料,學校千珍宴那我包場了,今晚咱不上課,嗨夠!”

“歐耶!老炎萬歲!”學生們歡呼著把人擁出辦公室。

……

夜。

炎驚羽疲憊地靠在椅子上,胃裡似有翻江倒海。

下一刻,他猛然睜開眼睛,眼底閃過一瞬間的警惕,看清來人後,才放鬆下來。

“哦……是小熠啊。怎麼了,有什麼事……”

“爸。”黑髮碧眸的少年死死盯著麵前神色僵硬的青年,“我能這麼叫你麼,姬清寒。”

“夏尋雲告訴你的”

沉默許久,炎驚羽纔開口。

“不全是,我自己也想起一些東西。”

少年抬手,一顆碧綠的寶石出現在他手上。

“原來是你。”

“炎驚羽”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是夏尋雲幫你掩蓋的麼……真是,明明姓炎的纔是他兒子啊……”

“盛小熠,這麼說,你的確是我兒子。”

……

姬清寒張開扇子,半擋在臉前。

——這就是戰神學院的新生三日,怎麼冇什麼人……

“呔!站住!”麵前跳出兩個帶著麵具的男生。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

“要打此地過,留下買路財!”

兩人的氣息外放,都在二十四五級左右。

天賦在戰神裡隻能算中等偏上。

姬清寒想。

可惜他自己隻有二十二級。

“好。”姬清寒略微思考,爽快地交出了自

己的積分牌。

兩人麵麵相覷:竟然這麼爽快!

姬清寒將兩枚積分牌收入儲物袖中,閒庭信步的走過陷入幻境的兩人。

也不過如此嘛。

一路收割了八枚積分牌,總分達到了九十分,

姬清寒估摸著分差不多夠了,就打算找個地方休息。

他找了個湖,在湖中央用土係原石造了個大土台,支了帳篷,墊了墊子後,姬清寒開始睡覺。

……

“阿羽,冇想到你竟然也到戰神了。”

女孩莫漣雙頰羞紅,不敢看旁邊的男生。

“嗯,我家老頭非得讓我去,我這不就來了。”

炎驚羽百無聊賴,這女孩好像是葉家給他安排的預備聯姻對象之一,儘管冇什麼可說的,但還得裝出樣子來應付上邊的。

突然,他像發現了什麼新奇事物似的,滿含興味地勾起唇。

幾分鐘前。

“可惡的炎驚羽,竟敢對我女神愛答不理!”

葉朗逸看著滿臉隨意的炎驚羽,臉都氣變形了。

“老大,要不我們去整一下這狗東西吧!我們這樣……這樣……再這樣……”他的小弟建議道。

“嗯……好,就這麼辦!”

……

葉朗逸看著將近的炎驚羽,期待值拉滿。

嘿嘿,到時候你被繩子絆倒出醜,看你在我女神麵前怎麼維持那副假樣。

那繩子可是精神係幻靈蛛的絲所製,如果不是純精神係根本就發現不了。

還有……

炎驚羽的腳踢上繩子,一瞬間,自腳與繩子接觸的地方開始,繩子瘋狂石化,直到兩邊的人都變成半石化狀態。

……該死。

這是葉朗逸被踢上天前最後的想法。

莫漣整個人都蒙了——什麼鬼,兩邊草叢怎麼還有人,而且為什麼都……飛了

一旁的炎驚羽發出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炎、驚、羽——!”

幾人的石化在半空中就解得差不多,加上炎

驚羽踢的不高,這幾人冇受到實質傷害,但在女神麵前出醜,精神傷害百分百就是了。

“表哥,怎麼了”炎驚羽笑嘻嘻地看著葉朗逸一行人。

“找打!”

葉朗逸雙目噴火,抬手一道炎刃直衝炎驚羽。

炎驚羽翻身躲開,覺得有點不妙,腳下生煙,溜了。

“彆跑!”

……

湖邊。

“彆追了,行不行!”炎驚羽十分無奈,“表哥表哥,錯了,真錯了。”

“烈風術。”葉朗逸化身赤色身影,直接衝向炎驚羽。

“泰坦秘術。”

炎驚羽眼見躲不下去,直接元靈附身,硬接下對方這一擊。

嘭。”

驚羽一扭身,將對方甩飛。

“嘭!”

它砸中了湖中央某個不明物體。

“老大!”匆忙趕來的小弟們連忙去救自己老大。

炎驚羽趁亂開溜之際,汗毛乍起,用力斜撲,再抬頭,隻見他麵前的一顆樹已被洞穿。

他翻身站起,不遠處是個滿臉陰翳且渾身濕透的少年。

而葉朗逸及其小弟則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

……撞上鐵板了。

炎驚羽如是想。

-的男青年起身,打了個哈欠。“不過呢老師我早有預料,學校千珍宴那我包場了,今晚咱不上課,嗨夠!”“歐耶!老炎萬歲!”學生們歡呼著把人擁出辦公室。……夜。炎驚羽疲憊地靠在椅子上,胃裡似有翻江倒海。下一刻,他猛然睜開眼睛,眼底閃過一瞬間的警惕,看清來人後,才放鬆下來。“哦……是小熠啊。怎麼了,有什麼事……”“爸。”黑髮碧眸的少年死死盯著麵前神色僵硬的青年,“我能這麼叫你麼,姬清寒。”“夏尋雲告訴你的”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