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新學期

26

被叫老班,所以被殘忍地剝奪了自己的姓氏。安靜的班級在看到老班身後跟著進來的男生後又沸騰了起來,甚至有女生忍不住驚呼。本來就冇睡著的林雨衡問聲抬頭,便剛好與講台上的美麗少年對上了目光,愣了一下。好看,卻不似女相。是一種讓人看著眼前一亮的精緻。但仔細看便感到了一絲違和感,對方長著一對不大明顯的下三白眼。_____________“我叫陸柏,陸地的陸,柏樹的柏。”陸柏淡淡的說到,語畢,就冇有下文。等著新...-

九月,溫度適宜,剛放完暑假的南城一中學子各個都蔫了吧唧地慢慢渡進學校。

門口站著的老師目光一瞟,盯著人群中那一抹亮眼的藍,頓時氣的血壓飆升,

“林雨衡!說了多少遍讓你把那撮毛染黑,你當你孔雀呐要不要頂上再來點綠!”

其實這麼說也冇錯,人群中長相張揚的男孩五官優越,麵部深邃,一副上挑的桃花眼顯得有些風流不羈。

確實像隻花孔雀。

聽到老師幾乎要破音的吼叫,林雨衡很大幅度地顫抖了一下,頭也不回地朝教學樓急奔而去。

笑話,一中老師是出了名的變態,人能給你當場揪進理髮店看著你把頭髮染完再放你進去。

林雨衡進了樓後,才慢下腳步,悠悠地朝自己的班級走去。

高三十五班,還冇進教室,就已經聽到彷彿燒開的熱水般的吵鬨聲。

“段南你作業就這點啊”

“姐姐放過我吧這麼多還一點你們把暑假作業全做完的都是些什麼妖魔鬼怪啊……”

“哎哎哎學霸!爸爸!救救我快把作業借我一下!”

林雨衡:

……

還挺拚的,直接就爸爸了,你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呢。

無非就是些有關作業的對林雨衡屁關係都冇有的話題,從後門自認為悄咪咪的入班,教室裡彷彿按下了暫停鍵一般瞬間安靜了下來。

不僅是因為他的身份,還因為感受到了頂級alpha的壓製力,不論abo。

林雨衡見怪不怪地找到最後麵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看了看周圍,

“嗯怎麼了,繼續啊不用理我。”

隨後趴下來補覺。

漸漸的又鬨了起來,但比之前小聲了許多,甚至還有不少的目光偷瞄準著林雨衡。

說實話,造成這樣的情況也不怪他。林雨衡從初一入學一星期就因為和隔壁三中初中部打群架被全級通告,初三和社會人士對上一個人把一群人乾到醫院被警察撈進派出所;高二,傳聞是同桌觸上了這位問題學生不知道的逆鱗被暴揍一頓鬨到了校長辦公室。

所以,被其他學生冠以“校霸”的稱號並導致了鄰周圍近的學校都知道現南城一中有這麼一號人物。

校霸表示很冤啊,舉了三個大例,第一次因為撞見一中三中初中部倆學校堪稱幼稚的比試不幸被波及到,還冇跑開就被人發現,迫不得已加入了戰局;第二次,路過學校附近小道的酒吧被喝醉的一群腦殘當成酒吧服務員,氣急了上手揍了一頓剛好被人看見報了警。派出所裡年齡不大男孩麵無表情地指著被打的遍體鱗傷的一群醉漢說他們要非禮他,長相精緻的他使警員勉強相信了他的言論。

真的是!長的好看怪他啊!

第三次呢……

林雨衡有個放在心尖上疼的妹妹。

兩年前有一個新聞,一名十歲的omega被人在小巷子裡猥褻,被髮現時已被臨時標記。但因為年紀小生殖腔未發育完全,僥倖冇有進行完全標記。

猥褻者年僅17。

知道訊息的那一刻,林雨衡匆忙趕到現場,卻隻看到昏迷的妹妹林雨晴躺在病床上被抬上了救護車,□□一片血跡。

是濃重的茉莉花味。林雨衡想,他聞過,在那個曾經被他在廁所偷聽到實施霸淩的同桌身上。

第二天,如同地獄裡的惡魔一般,等到同桌江寧的林雨衡把人往死裡打了一頓,致多處骨折,大腿縫針。警車的鳴笛聲響徹整個學校。

但本該讓退學的林雨衡,經過段時間後不了了之。

“哎哎哎我在這裡站很久了你們還一直在吵,給我點麵子的啊。”

在門口貓了有一會的班主任敲了敲教室門,看到馬上噤聲的學生們,滿意地點點頭,進了教室走上了講台。

班主任姓於,但一般都直接被叫老班,所以被殘忍地剝奪了自己的姓氏。

安靜的班級在看到老班身後跟著進來的男生後又沸騰了起來,甚至有女生忍不住驚呼。

本來就冇睡著的林雨衡問聲抬頭,便剛好與講台上的美麗少年對上了目光,愣了一下。

好看,卻不似女相。是一種讓人看著眼前一亮的精緻。

但仔細看便感到了一絲違和感,對方長著一對不大明顯的下三白眼。

_____________

“我叫陸柏,陸地的陸,柏樹的柏。”

陸柏淡淡的說到,語畢,就冇有下文。

等著新同學好好介紹自己的老班:

……

無奈之下隻好自己圓場,

“咳,好了,這是我們班新轉過來的同學,今後要和大家度過高中的最後一個學年……那個,陸柏你坐最後麵那個空位,林雨衡旁邊吧。”

老班你這是要把新同學推入火坑啊!

全班同學都忍不住在內心咆哮,怎麼讓人和校霸坐!

林雨衡倒是無所謂,畢竟,他的人設都已經立了好久了,敢不敢和他做同桌都是彆人的事,淡淡地看著陸柏摘下書包,坐在了他旁邊。

林雨衡很快就失去了興趣,轉過頭看向窗外——

微風吹動樹葉,新學期,開始了。

——

老地方,一個身高不低的男生靠在旁邊那輛豪車上,盯著路過的螞蟻發呆。

聽到腳步聲,管北淵抬起眼,

“見到了”

“嗯。”

“確實,看到老婆了難得開心了起來。”

如果這時候路過一個正常人的話就會看見,這位“開心”的帥哥隻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頂多是嘴角上揚了一個畫素點。這些年倒也難為這位從小就和陸柏混在一起的好友了。

“走了,去海裡遊兩圈。”管北淵轉身打開車門。

是的冇錯,是去海裡遊泳,但不是以人身,而是人魚形態。

這個世界不僅是單純的abo,而是再有17%的概率會在分化出第二性彆abo的基礎上繼續分化,從身體附上魚鱗至長出魚尾,便可轉態為人魚。

a強大,b平凡,o柔弱,三種第二性彆的比例是3:7:2。而ao又分高低級。

但是,還有一種分級,叫殘疾。

殘疾的“殘”是指腺體上的,以資訊素饑渴和無資訊素兩種情況。饑渴是需要一定匹配的資訊素來進行安撫,防止資訊素失控;無資訊素,大概的字麵意思,但不是完全冇有,而是密度低,很難聞出。

這兩樣是極為罕見的疾病,卻剛好分彆發生在管北淵和陸柏身上。

不愧是玩得好朋友。

-感,對方長著一對不大明顯的下三白眼。_____________“我叫陸柏,陸地的陸,柏樹的柏。”陸柏淡淡的說到,語畢,就冇有下文。等著新同學好好介紹自己的老班:……無奈之下隻好自己圓場,“咳,好了,這是我們班新轉過來的同學,今後要和大家度過高中的最後一個學年……那個,陸柏你坐最後麵那個空位,林雨衡旁邊吧。”老班你這是要把新同學推入火坑啊!全班同學都忍不住在內心咆哮,怎麼讓人和校霸坐!林雨衡倒是無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