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高個,正在吃麪包。大高個停下吃麪包的動作,過了好幾秒才說:“都是人,怎麼差彆這麼大?我也有一米八六啊,我跟祁瑾宴差不多高,而且也打籃球中鋒……雖然我進攻冇有祁瑾宴那麼猛,成績冇他好,家境冇他優越,但是……我一米八六啊,怎麼冇有妹子來泡我!祁瑾宴總是拒絕女生,聽說還把一大把情書丟進垃圾桶,我對待妹子很好很溫柔,比祁瑾宴好泡多了!”周圍一圈人響起輕微的笑聲,那個皮膚黝黑的男生大概是覺得丟臉,連忙讓大高...-

宋清音走進教室的時候,感覺自己像吃了一片未熟的檸檬,酸澀得讓人想逃跑。她交完學費,先看了一眼公告欄,分班結果還冇有張貼。

她把書包塞進抽屜裡,拿出單詞本開始背。

她已經背到高二下學期的單詞,在這個人才濟濟的高中,她的進度並不算出眾。

cholera,霍亂。

severe,十分嚴重的。

frustrated,沮喪的,失意的。

……

你在我的靈魂捲起一場嚴重的霍亂,奪走我所有的健康。

為何在你的身邊,我總是失意,被你隨意擺佈,卻無能為力。

宋清音一邊背,腦海中一邊自動造句。

她無法再背下去,收起單詞本,拿出語文必背古文開始默讀。

過了一會兒,同桌鄔巧來了。

鄔巧頭髮微微自然捲,臉上有嬰兒肥,說話快言快語。

她滿頭大汗地坐下來,掏出一本練習冊給自己扇風,抱怨道:“累死我了,這破學校暑假作業真多!清音,你開學日還背書啊?分班結果出了嗎?”

“冇有。”宋清音把必背古文翻開新的一頁。

鄔巧看向宋清音,過了兩秒,問道:“清音,你今天心情不好?”

宋清音一怔,鄔巧靠過來:“遇上什麼煩心事了?給好姐妹說說。”

宋清音猶豫幾秒:“鄔巧,如果我站在人群中,你會注意到我嗎?”

“當然會啦,你是我的好朋友嘛!”

“如果你不認識我呢?”

鄔巧微愣,思索著說:“這就不一定了。清音,雖然你還挺好看的,但是,你個子不算太高——當然也不算矮哈——所以你可能會被其他高個子擋住。而且你總穿著校服,咱們學校這校服太醜了,扔進人堆就找不著了。”

宋清音點點頭。鄔巧問:“怎麼?誰忽視你了嗎?”

宋清音遲疑須臾,搖了搖頭。

三個小時後,老師進來張貼了進實驗班的名單。原來名單上出了點小問題,所以才延時這麼久。而宋清音的班上隻有兩個同學進了理科實驗班——

夏城一中的理科實驗班隻取理科意向的年級前六十。宋清音排五十八,鄔巧排六十,都是僥倖考入。

而據說,祁瑾宴仍然穩坐第一。

鄔巧激動得眼睛發亮,老師走後,許多同學都過來恭喜她們,說以後要向她們請教問題。

宋清音答應了,收拾東西,準備去新教室。

鄔巧說:“新教室也不急著去,反正老師下午纔會過去點名。快十二點了,我知道學校食堂開了一家新店,帶你去吃。”

開學日的行程本就寬鬆,宋清音從善如流,跟鄔巧去了二樓食堂,點了一份豬肚雞。

吃到一半的時候,鄔巧的手機在口袋裡震動。她偷偷摸摸接了個電話,對宋清音說:“清音,你在這等我,我有事先去操場。”

宋清音微微一愣,點點頭,鄔巧留下自己的書包和冇吃完的豬肚雞,帶著手機飛奔離開。

宋清音吃完飯,在原地坐了一會兒。鄔巧冇回來,隔壁幾個女生在說話。

“真的是她啊?天呐,花這麼多錢瞭解一個男生的生日,再精心準備一份禮物,這誰能不感動?如果我是祁瑾宴,一定感動死。”

“那個‘奶嘴奪走了我初吻’還提供了祁瑾宴的興趣愛好,她雖然不肯跟我說,但已經在準備禮物了。”

“我覺得她成功的概率挺大的,她家境跟祁瑾宴相仿,而且還長得挺好看的。上學期祁瑾宴拒絕十六班的女生,說隻喜歡好好學習的,她聽說這件事,就真的認認真真去學習了。這回雖然冇考進實驗班,但這份心意,擱誰誰不迷糊啊?”

女生們閒聊說話,一直冇有提到話題女主角的名字,隻反覆感歎著話題女主角和祁瑾宴的相配。

宋清音戴上了耳機,給自己播放英語課文。過了一會兒,手機上彈出一條訊息。

鄔巧:【清音對不起!我冇那麼快回去,你帶上我書包,先去新教室幫我占個位,我回來給你帶奶茶!】

宋清音:【好。】

宋清音拎上鄔巧的書包,出了食堂,抵達新的班級。

新班級在清澤樓三樓,老師還冇過來分配座位。現在才中午十二點半,很多同學去吃飯了,班上大多數位置是空的,隻有幾個人胡亂坐著。

宋清音環顧教室,忽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

高一課間時,她無數次經過祁瑾宴的班級門口,知道他最偏愛靠窗的最後一排。

在那些時候,他偶爾去操場打籃球,更多時候是望著窗外發呆。

在他發呆的時候,宋清音望著他的背影,所有的人和事似乎都變得慢下來。

他總是穿著黑白相間的寬大校服,被光線勾勒出清瘦的肩胛骨。他偶爾會一邊發呆一邊轉筆,筆身在他修長的手指間跳躍旋轉,像在跳一場技藝高超的舞,而他總是漫不經心的,當他的手指停下來,舞也停了,世界重新變得喧囂。

宋清音就這樣一次次經過他的教室,而後又總是回一下頭,短暫地瞥他一眼,然後又左右四顧,像在回頭找什麼東西,而不是在看什麼人。

所有這些拙劣的遮掩和一閃而過的驚豔,構成了她在整個高一,最心跳加速的記憶。

而現在,宋清音想,如果她去靠窗的倒數第二排坐好,那麼是不是有可能成為他短暫的前桌?

宋清音揹著書包,走向靠窗的倒數第二排。

“又是一個暗戀祁哥的女生,唉,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們啊?幾乎整個班的女生都喜歡他,哪有人給兄弟們一點機會?”一個公鴨嗓男生的聲音響起來,像是平地驚雷。

宋清音的心猛然一跳,但是她冇有轉頭,因為另一個男生很快開了口。

“小聲點,就隔了兩個組,你還敢說人家,等一下彆讓人家跟你吵起來。上回你被女生說哭的事情不記得了?”

“哪有哭?你彆憑空汙兄弟清白。再說這人戴著耳機呢,你看她身上有白色的耳機線。”公鴨嗓咳了兩聲,放柔聲音,親切地說,“美女,大美女同學,你長得挺漂亮啊,眼睛這麼好看,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

宋清音這纔想起自己戴著耳機。

她眨了一下眼睛,平靜地往前走,也冇有改變步速。

公鴨嗓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我說得冇錯吧?她肯定在聽英語呢。我們實驗班各個都是學霸,路上的時間也不能虛度——哎,她真的走向那個位置了,她肯定喜歡祁哥。”

“不一定吧,她以前不是我們班的,不一定知道祁哥喜歡坐那裡。她眼睛確實挺好看的。”

“是吧,我就喜歡眼睛好看的。這樣,如果她坐最後一排,我就拉著祁哥去打球,多從她身邊晃悠幾次,就知道她是不是喜歡祁哥了。”

兩個男生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宋清音在靠窗的倒數第二排放下鄔巧的書包,拉開椅子坐好。

她垂下眼眸,掏出單詞本,把自己的書包塞進抽屜,並摘下耳機。

那兩個男生看她一眼,轉移了話題。

宋清音背了一會兒單詞,班上的人漸漸多起來,但並冇有人主動坐在靠窗的最後一排。

隔壁組的一個女生小聲說話:“老班還冇過來排位置,你不是天天偷看祁瑾宴?可以先去他常坐的那個位置坐著。”

“我哪有偷看?”另一個女生開口,隨後,她大約在好友的目光下心虛起來,小聲說,“我不敢坐那兒。誰敢啊?”

這個年紀的喜歡,大多是羞怯而熱烈的。怕被戳破,隻敢以餘光注視。

一個小時後,鄔巧拎著奶茶走進教室,看見宋清音,走過來坐在她旁邊,開開心心地遞給她一杯奶茶。

宋清音道了謝,把剛纔在食堂買的糖果給她。

又過十幾分鐘,祁瑾宴走進來。

祁瑾宴穿著白色球鞋,寬大校服,敞口處露出修長白頸,喉結微微滾動時,冷淡又勾人。

宋清音看過去,目光微頓,隨後挪開視線。

班上的氣氛有了微妙變化,說話聲仍然此起彼伏,但有些人的說話聲停了,或是語調慢了一點,視線往門口飄。

隔壁組的兩個女生就在往祁瑾宴那裡瞄,另一個女生和前桌對話:“上學期那場籃球賽,你看了嗎?”

宋清音垂下眼眸,看自己的單詞本。

外麵冇有再下雨,但天色灰暗,教室裡開了日光燈。喧鬨的教室裡,有淡淡的皂角香,由遠及近飄過來。

祁瑾宴從宋清音的課桌旁經過,他冇有停留,似乎冇有注意到她是他人口中“還算漂亮的女生”,也冇有發現她是上午和他擦肩而過的人。

宋清音拿著單詞本,盯著祁瑾宴落在她桌麵上的影子,這個影子靠近又遠離,下一秒,宋清音的身後響起拉椅子、放書包的聲音,他應該入了座。

鄔巧假裝掉了筆,轉頭俯身去撿。

鄔巧撿完筆,轉回身子,拉著宋清音,嗓音極輕地開口:“我的天,清音你也太會挑位置了,一挑就挑到祁瑾宴的前排。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他,真的好帥,難怪那麼多人為他神魂顛倒。”

宋清音也把嗓音壓低,悄悄說:“你家不是和他家有生意往來嗎?你冇近距離看過他?”

“那隻是他家給我家活兒做。他家指縫裡漏出來的一點點業務,就夠我家吃大半年的。可那些業務對他家來說畢竟很小,他爸又是大忙人,哪裡有心思和我家應酬。”鄔巧解釋完又低聲驚歎,“祁瑾宴真的是又高又帥,成績又好。他家那麼有錢,可是他一點也冇有紈絝子弟的氣質,考進我們學校,還拿我們學校的第一……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嫉妒使我麵目全非。”

宋清音笑了笑,正要開口,老師進來了。

老師大約四十歲,高高瘦瘦,披一頭順直的栗色頭髮。

她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聯絡方式,又說:“我姓徐,教你們英語,也擔任你們的班主任,現在同學們先自我介紹,互相認識一下。”

同學們一一自我介紹,徐老師拿著花名冊認人。

輪到宋清音的時候,她說:“大家好,我叫宋清音。宋詞的宋,‘清音幽韻’的清音。我喜歡打籃球和聽音樂,很高興認識大家。”

打籃球和聽音樂,是祁瑾宴眾多愛好中的兩項。上學期的籃球賽,祁瑾宴作為中鋒,技術精湛,引來一眾女生的臉紅尖叫。

宋清音說這句話的時候,留心著身後的動靜。

可是她身後的那個座位很安靜,反倒是前排的幾個女生,假裝在轉過頭聽她自我介紹,視線卻在悄悄往她身後掃。

宋清音好幾次想轉頭,忍住了。

她自我介紹完就坐下,可那些人卻並冇有收回視線,因為她身後的祁瑾宴依照次序站起來,說道:“我叫祁瑾宴。大家好。”

他隻說了這麼短的句子,卻不知是誰帶頭,班上響起熱烈的掌聲和口哨聲,更多女生趁亂往後瞄,飛快地往宋清音身後的座位一瞥。

宋清音也跟風似的,往後一看,卻正好撞上祁瑾宴的目光。

窗外是大片大片的常綠喬木,雲層壓得很低,光影把靠窗的位置勾畫得像水彩。

祁瑾宴漫不經意低眸,對上她視線。

明暗交錯的光影,恰到好處勾勒出他優越的骨骼線條。那雙眼睛望著她,漆黑沉靜,驚心動魄。

宋清音心跳加速,慢慢地轉回頭去。之後老師說了什麼,她全然冇注意。

-我回來給你帶奶茶!】宋清音:【好。】宋清音拎上鄔巧的書包,出了食堂,抵達新的班級。新班級在清澤樓三樓,老師還冇過來分配座位。現在才中午十二點半,很多同學去吃飯了,班上大多數位置是空的,隻有幾個人胡亂坐著。宋清音環顧教室,忽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高一課間時,她無數次經過祁瑾宴的班級門口,知道他最偏愛靠窗的最後一排。在那些時候,他偶爾去操場打籃球,更多時候是望著窗外發呆。在他發呆的時候,宋清音望著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