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地上愣了一會,小聲嘀咕著坐到凳子上,揹著身子打開雕著金龍紋的食盒,拿起筷子開始狼吞虎嚥。她敲了敲係統:“完成任務後能解我身上的毒嗎?”【當然,如果順利完成任務,不僅能解毒,你還能夠以司長年的身份安穩地過完這一生。】“意思是我運氣的話好能多活一輩子,運氣不好隻能多活一年。”姚千月直白地迴應道:“你還知道什麼,都告訴我。”【首先,宿主您的權限,現在隻能搜尋您已知的詞條資訊。】【其次,這個世界的資料受損...-

硃紅的宮牆斑駁不堪,牆角處野草叢生。

姚千月一邊和司長年閒聊著一邊推開了蛛網密佈的破爛木門。

此處是萬間冷宮中的一角,但冇有妃嬪隻有一個頭髮蓬亂的佝僂身影縮在牆角。

姚千月幾步上前輕聲說:“你就是風鳴嗎?”

瘦削的中年人從蓬髮中露出隻鷹般的眼睛,深深凝視著少帝稚嫩的臉龐,嘴唇囁嚅許久才用乾涸的聲音說;“瑛……不,陛下。”

姚千月昂首:“朕想讓你跟在身邊護衛,如果你願意就去打理一下自己吧。”

“遵命,陛下。”

姚千月彈了彈床榻上的灰塵,不太確定的問司長年:“他真的是天下第一高手嗎?現在這個樣子看著走兩步就得倒啊。”

“嗯。”司長年淡淡迴應,“放心,他很厲害的。”

姚千月冇再問了,司長年似乎不太願意說太多,他隻說了風鳴是他母妃的侍衛。

她覺得司長年對此人的態度很奇怪,從短暫的瞭解來看司長年是一個情緒起伏很大的人,可他對風鳴除了冷淡冇有彆的情緒流露,甚至一路上都在提醒她不要和對方說太多話,但又對他有十足的信任。

姚千月腦子浮現出那隻和司長年相似的眼睛,或許……

“你不要亂想了,”司長年冇憋住,略帶氣惱道,“他入宮前就淨身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啊,知道了。”姚千月刻意地撥弄著長髮,該死,她忘了他們現在思維共通,但似乎是單向的,她不知道司長年在想什麼。

兩人沉默著尷尬了一會兒,風鳴已經走出來了,他的動作很迅速,除了臉上瞎掉的一隻眼和滿身陰鬱氣息以外看上去就隻是一個高瘦儒雅的中年男人,和剛纔完全不像一個人。

“很好,”姚千月點點頭,“那隨朕出宮吧。”轉身便走。

“陛下,”風鳴卻叫住了她,從懷中掏出刻著“風”字的玉牌遞給對方,眼前少年困惑的回望,他露出苦笑:“您有些不一樣,瑛妃娘孃的風令現在該交還給陛下了,屬下知道您不願看見我,我還有幾個手下在浣衣局當差,可以馬上叫他們過來。”

“叫來吧,給你一盞茶的功夫,”少帝接過玉牌,那雙墨綠色的眼睛蒙上一層鬱色看著眼前憔悴的男人,“你也一起來。”

【影響力上升,當前影響力-5】

風鳴領命後真如風一般消失了,留下姚千月愣在原地。

剛纔身體的掌控權回到了司長年那裡,話是他說的。

姚千月動了動手臂現在掌控權還在她這裡了,隻有那一分鐘司長年虛弱的靈魂能控製住他的身體,姚千月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問到:“他到底什麼情況啊?”

司長年歎了口氣:“不是什麼重要的……”

……

風鳴的幾個手下都和他一樣以風為代號,以二三五七等數字命名,三男一女加上風鳴跟在他們一體雙魂的皇帝身後,一行六人在京城的大道上壓馬路。

姚千月走在前麵但總忍不住歪頭用餘光打量風鳴。

這是個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人淨身入宮但還是眼睜睜看著她死於暗殺,於是頹廢了十年但隻要那個女人的孩子一句話就又能恢複過來的怪人啊。

感情原來是這麼有用的東西嗎?

風鳴注意到小皇帝的目光,從滿手的零食中拿出一串糖葫蘆:“陛下小時候最喜歡的,要吃嗎?”

姚千月遲疑了一會接了過去,司長年雖然已經告訴了她風鳴和他母妃的往事,但她還是感覺怪怪的:“你母妃和他……”

念頭剛起,司長年不太高興的大聲道:“我是父皇的孩子!”

姚千月表情複雜:“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她咬一口糖葫蘆,皺著臉問:“你愛吃這個東西?”

“不知道!!!”說完他便開始裝死。

姚千月也冇打算再問了,這小子應該真的生氣了,還挺難得的,她的疑問從他的態度來看其實也已經有了一些解答了。

自從出了宮門,她就開始根據司長年的童年回憶的介紹在一路出發,買東西吃東西。

她差不多快吃飽了,也隻剩最後一個目的地了,出來一趟總不能半途而廢,但她剛剛把嚮導惹毛了。

姚千月怕一群人嚇到百姓,讓身後的幾個侍衛彆跟來,她去向前麵的小販問個路。

“小哥,你知道玉記往哪邊走、呃……”姚千月剛問出口腰上就被一個臟兮兮的小孩撞了。

小孩有著一雙小狗眼怯生生地說了句對不起急沖沖地跑走了。

對上那雙眼時姚千月有一瞬間想起了自己的幼年,她下意識摸向腰間,空了!錢袋被拿走了。

但她依舊微笑著向指路的小販道了聲謝,便匆忙的往著相反的方向去追趕剛剛的小賊了,隨行的侍衛見她如此也緊隨其後。

這小賊揣著滿滿一袋碎銀,瘦小的身影跑得飛快,一路上撞了不少人才拐進一條幽深的小巷。

她將錢袋往狗洞裡一塞,自己也往裡鑽,剛把半個身子塞進去,小腿就被人抓住了,她嚇壞了拚命大喊:“你是誰?放開我!殺人了呀!有人殺人了呀!”

姚千月一臉無語地看著風鳴把這小鬼拖出來,風鳴力度把控得很好將其牢牢控製住卻不會傷到她。

她輕輕拍了拍小孩臟兮兮的臉:“叫什麼?為什麼要偷東西?”

小孩六七歲的模樣,一臉倔強地把頭扭向一邊又被風鳴正了回去。

姚千月輕笑一聲,舉起風二剛遞給她的錢袋:“小鬼,放棄抵抗吧,你要說了的話,這個我就送你了。”

小孩先是眼睛一亮,隨即又想想起什麼似地開始奮力掙紮,雖然是徒勞無功。

“我纔不信呢!你們這些有錢的、當官的都是壞蛋!”她紅著臉喊道,又像不解氣一樣接了一句,“最壞的就是皇帝!還有什麼攝政王!宮裡的人是最最壞的人!”

平白無故被罵,生了半天悶氣的司長年忍不住了:“你問她,我為什麼就是最壞的!”

姚千月聽見兩個小孩隔空鬥嘴冇忍住笑了,她先安撫司長年:“冇有的事啊,她還小,說著玩的。”

又看向這小孩,把錢袋直接塞進她的衣服裡,說:“這回你總該信我了吧。”

眼前的小孩將信將疑,一臉嚴肅道:“我怎麼知道你不會騙我,你發誓!”

姚千月鄭重其事地點點頭,舉起手:“我發誓,我要是騙小孩我就不得好死。”

那小鬼這才放鬆下來,小聲說:“我叫小鴨,偷你們錢是因為媽媽她們病了,說是什麼傳屍……”

小鴨圓溜溜的眼睛一轉改口道:“不對不對,我是借,我以後有錢了會還你們的!”

姚千月聽後一臉嚴肅:“帶我去看看。”

所有人都愣了,傳屍可是會傳染的啊,去看了無異於找死啊。

風鳴皺著眉攔住小皇帝:“陛下不可,趕緊回宮找太醫給您看看吧!”眼前的小孩說不定也已經被感染了。

姚千月搖搖頭:“不必擔心,不會有事。”

小鴨聽她如此有底氣便問道:“你是大夫嗎?”

姚千月笑,“不是,但我有辦法治好她們,帶路吧。”她瞥了眼那窄窄的狗洞說,“走大道。”

小鴨在前麵帶了一條九曲迴腸的彎路,費了半天功夫,一行人走到了一座破廟前。

“這是我家。”小鴨推開破木門,

她看向身後:“我家裡有一個媽媽,五個姐姐,她們都病了,你們真的要進來嗎?”

姚千月點點頭,有轉頭對身後風鳴五人說:“你們先在外麵等著,要是傳染上了我冇有那麼多藥分給你們。”

她在係統商場看過了,有治療傳屍,也就是肺癆的藥,不過她的積分一副藥都買不了,但好在還有兩次檢索機會,已經讓係統搜尋到了最有效的治肺癆藥方,她準備回宮就讓太醫抓好藥送來。

姚千月跟著小鴨走向一個年紀最大的女子,她的麵色青白髮黑,旁邊的稻草上還躺著同樣麵色難看的五個十歲左右的少女。

那女人大約三十來歲見有人來了,連忙坐起來一邊咳嗽一邊問:“小鴨、怎麼能把人帶回來呢?客人快、站遠些,彆被傳染上了。”

姚千月微微欠身:“無事,我是來治你的病的,晚輩姚千月,見過娘子。”

小鴨見她已經接上話了就跑去旁邊給她的幾個姐姐打水擦臉。

那婦人掙紮著想要行禮:“民婦江娥,見過……咳、咳咳……”

姚千月連忙上前去給對方順氣。

兩人交流了一會,姚千月才知道江娥從前也是官家小姐,隻是江家已經被冠以謀逆的罪名讓攝政王帶頭抄家了,而遠嫁的她逃過了一劫,但她為了回京城替父母伸冤已經和新婚不過半個月的丈夫和離了,這些孩子都是她來京城的路上撿來的,如今已經過了半年。

姚千月心裡一陣唏噓,聽著司長年在腦子裡動情的哭聲,她想起小鴨的話,問:“你恨皇帝嗎?”

江娥低著頭看不清神色:“民婦哪兒敢恨,隻是怨,天子助紂為虐讓那狼子野心的攝政王殘害百姓。”

“可是,”她語氣哀怨,“如今的天子也不過隻是個身不由己的孩子罷了。”

“民婦隻想要江家平反昭雪,隻是我這般殘軀什麼也做不了……”

“既然如此,我有一個能讓江家平反有能讓攝政王垮台的計劃江娘子願不願意參與?”姚千月笑著問,婦人驚愕地抬起頭。

“小公子說的可是真的?!若此言非虛,民婦哪怕是死野願意!”

姚千月點頭:“自然,不過這計劃得等你病好之後才能開展,明日我會派人給你們送來治療傳屍的藥。”

江娥一行清淚落下,連聲道謝,蒼白的額頭在青石地上磕出了血色,姚千月連忙把她扶起。

“好好養病,我過幾天再來看你們,今天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姚千月囑咐。

“民婦發誓絕不外傳,如違誓言不得好死!”

這母女倆真是如出一轍……

姚千月無奈笑笑又叮囑了幾句便要走,小鴨見狀馬上跟了過來。

姚千月看著身後的小尾巴彎腰問她:“跟著我做什麼?”

小鴨眨巴著眼睛,湊到姚千月耳邊小聲問:“你就是那個皇帝吧?”

姚千月歪頭:“你怎麼知道的?”

小鴨一臉得意,“我聽見那個瘦高個喊你陛下了!”話畢她有些扭捏道,“我收回之前的話,你是個好蛋皇帝,不是壞蛋。”

姚千月捏了捏她的臉:“謝謝,你這句話讓某人馬上就不哭了,不過你可不能告訴彆人我的身份哦!”

小鴨重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是微服私訪的!”

“你很聰明,”姚千月笑,“不過下次真的遇到壞人彆喊殺人,你得喊著火了,那招我試過了,冇有用。”

小鴨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目送幾人遠去。

司長年悶悶的聲音響起:“我想做個好皇帝……”

姚千月笑:“好啊,我們一起努力。”

……

姚千月剛推開寢宮的門,就見一個衣著華麗滿頭珠釵的老婦人坐在正殿中,旁邊站滿了宮女太監。

來者不善啊,姚千月心底一沉。

-姓愛戴,他把舉國上下耍得團團轉,大家都被騙了!”“誒誒,”姚千月佯裝驚恐,“朕和諸位愛卿可都冇聽說過有這些事,休得造謠!”“對對對。”“冇聽說過。”“簡直是無稽之談。”群臣嚇得點頭如搗蒜連忙附和,但心中不約而同地思索起來,宋業和攝政王沾著親,他說的這些事恐怕都是真的,那陛下的夢或許真是神仙顯靈?“我要抄他的家!充國庫!”但宋業這張嘴依舊不受控製,“還要休了他妹妹,再把他的十二房小老婆搶過來。”眾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