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已申請終極補償:完成任務後可為宿主重塑肉身】姚千月:“這纔對嘛。”“積分是什麼?”司長年冷不丁地出聲:“你剛剛在和這顆球對話嗎?”姚千月輕笑一聲,“這顆球叫做係統,積分就是和銀子一樣的東西。”她語氣悠悠解釋,“它操作失誤讓我暫時寄居在你的身體裡,完成它釋出的任務之後,我就能離開你的身體了。”“哦……任務是什麼?”司長年又問。姚千月,“三百六十五天極限養成勵誌皇帝計劃。”司長年:“……啊?”姚...-

“抱歉,我們儘力了。”

病床上的女人帶著呼吸機,鬚髮全無,麵如枯骨,隻能從骨相上依稀分辨出其生前驚人的美貌。

門外聚集著烏泱泱的記者,高舉著各式各樣的相機往裡擠,病床邊圍著的兩男兩女,眼眶赤紅,正集力阻攔門口的人群靠近。

“先生,傳聞姚影後生前已經隱婚育有三子,請問是真的嗎?”

“請問你們作為姚小姐的生前好友,她有告知你們她的遺產怎麼處理嗎?”

“您好……”

“彆問了!千月說過,她所有的財產都已經捐給了慈善機構,她的身體狀況也冇有辦法進行器官捐贈,我們會按她的要求儘快舉行葬禮,其餘的事,我們也不知道。”

在一片嘈雜聲之中,心率儀短促的滴了一聲,又再次平靜。

【確認宿主:姚千月,綁定成功】

【正在檢索任務世界……確認………】

……

“陛下……”

“陛下!陛下!”

“陛下醒醒!再不起,大人們該等急了!”,矮胖的內侍坐在龍塌上滿臉不耐煩地喊道。

另外一個站著的瘦高內侍小聲說道:“陛下他…該不會是病死了吧?要不、要不我們叫禦醫來看看?”

矮胖太監想起了皇帝每天喝的下了毒的膳食,也有些猶豫,但見小皇帝還有氣,直接湊到塌上,手伸進被子裡隔著薄薄的寢衣狠狠一擰。

腰上的肉被扭在一起,姚千月疼醒了過來——

雙眼一睜,眼前的環境像是古代皇帝的寢宮,金碧輝煌雕梁畫棟,偌大的殿內,卻隻有兩個太監,還有一顆白色的圓球浮在空中。

“你們是誰?”

姚千月腦子裡驟然響起一道機械聲。

那圓球也投影出相同的文字。

【宿主已甦醒,帝王的搜尋引擎係統為您服務,助您成就一代明君】

【宿主身份:司朝少帝,司長年】

【年齡:16歲】

【狀態:中毒】

【這兩人是你的內侍,剛剛擰了你的叫張慶,另外一個叫張和,其餘的資訊請宿主自行探索】

皇帝?

她姚千月演過皇後,拿過影後,就是冇演過皇帝,就像她冇拿過影帝,不是她不行,隻是冇人給她這個機會。

【宿主,現在你有機會了。】

【這是一個架空朝代,將在一年後亡國,你會以昏君的罪名被淩遲處死,屍體懸於城門被禿鷲啃食殆儘】

【你的任務是扮演司長年,改變司朝滅亡的命運,完成任務後可獲得積分兌換獎勵】

【怎麼樣,宿主,刺不刺激?】

姚千月:“……”

太刺激了她得緩緩。

被無視的兩個太監對視一眼——今天這廢物小皇帝的眼神怎麼感覺哪裡不對,不像以往那樣軟趴趴的。

張慶麵色古怪:“陛下真是病糊塗了,一覺起來連雜家和小和子都不記得了?陛下,你該上朝了。”

姚千月掀起眼皮,剛剛就是這傢夥擰的她。

“張慶,你太胖了,下去。”

姚千月斂了斂衣襟,麵無表情地抬腳,把張慶踹下了榻。

“為朕更衣吧。”她起身走到鏡前,張和連忙拿起衣物跟上,服侍她穿衣。

透過銅鏡,姚千月看清了鏡中人的容貌,雪肌朱唇,目如點漆,生得極為靈秀。

上輩子她14歲就開始在演藝圈裡打拚,九年來閱人無數,從未見過原主這樣好看的人。

隻是太瘦小了,目測隻有一米六,比起身邊的內侍足足矮了一個半頭,很難想象已經16歲了。

“現在是幾時了?”姚千月抬起眼問到,她看窗外白日分明,不像是早起上朝的時辰,但或許隻是她不夠瞭解這個朝代。

張和被問得一愣;“回陛下,已是卯時,還來得及。”

“這小潑皮鬼,燒傻了吧?真把自己當主子了……”張慶坐在地上愣了一會,小聲嘀咕著坐到凳子上,揹著身子打開雕著金龍紋的食盒,拿起筷子開始狼吞虎嚥。

她敲了敲係統:“完成任務後能解我身上的毒嗎?”

【當然,如果順利完成任務,不僅能解毒,你還能夠以司長年的身份安穩地過完這一生。】

“意思是我運氣的話好能多活一輩子,運氣不好隻能多活一年。”姚千月直白地迴應道:“你還知道什麼,都告訴我。”

【首先,宿主您的權限,現在隻能搜尋您已知的詞條資訊。】

【其次,這個世界的資料受損,我並不清楚這裡的情況,需要宿主自行探索】

“你也不清楚?”姚千月皺起眉:“我連這裡的人都認不全,你好歹還認識幾個人呢,就不能多說點了嗎?”

姚千月伸手戳了幾下圓球,不繫統僅不迴應她的問題,甚至乾脆黑屏了。

“喂!彆裝死啊”

“請問……亡國之君是在說我嗎?我已經……死了嗎?”

一道清冽的少年音弱弱插進腦海。

姚千月眼皮一跳:"你是誰?”

“我是司長年呀……好奇怪,身體好像不受控製了,腦子裡還能聽見你的聲音。”

【故障!!故障!!原主疑似未死亡!申請報錯!】

姚千月的表情有一瞬間的扭曲:“你是男的??”

“我,我一直都是男子,你、你怎麼住在我的身體裡?”

姚千月:“……”

坑爹係統!人家原主還冇死呢!!

【宿主稍安勿躁,剛剛我已經向總部申請錯誤補償】

【為宿主解鎖補償禮包,包含積分20(可累計換取道具卡),一次檢索機會(可額外查詢任何一條宿主想要知道的情報),和傀儡卡(一小時,可在指定時間內完全控製一個人)。】

姚千月:“這麼大失誤就這點補償?”

【宿主你不要無理取鬨……】

“人家原主還活著,我不過是寄宿在彆人身體裡的一抹孤魂,算了不乾了,一年後大家一起涼涼。”

【……已申請終極補償:完成任務後可為宿主重塑肉身】

姚千月:“這纔對嘛。”

“積分是什麼?”司長年冷不丁地出聲:“你剛剛在和這顆球對話嗎?”

姚千月輕笑一聲,“這顆球叫做係統,積分就是和銀子一樣的東西。”

她語氣悠悠解釋,“它操作失誤讓我暫時寄居在你的身體裡,完成它釋出的任務之後,我就能離開你的身體了。”

“哦……任務是什麼?”司長年又問。

姚千月,“三百六十五天極限養成勵誌皇帝計劃。”

司長年:“……啊?”

姚千月說:“你要把你知道的資訊告訴我,如果我成功了,我們兩個都能平平安安活下來。”

“那……如果失敗了呢?”,司長年遲疑道。

姚千月閉上眼:“提前選一個山清水秀的墓地,靜靜躺下。”

司長年:“……”

“我知道的事情冇有很多,但我會儘力幫你的。”少年的聲音一下子堅定了不少。

“很好。”姚千月點點頭,轉頭去戳係統。

“你說,你能夠搜尋詞條?怎麼用的?百X?搜X?”

【隻要是宿主已經明確的詞條,無論是什麼,我都可以提供100%準確的情報,和那些三流引擎完全不一樣,不信宿主可以試試。】

“你讓我試我就試嗎?你們那麼摳門,我稀裡糊塗浪費次數豈不是便宜你們?”

【臨時任務:宮內立威,獎勵積分x10】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姚千月發現這傻係統就是經不起激將法。

姚千月看了看她旁邊的張和,這個還算聽話。

至於另一個……

她看向在旁邊躲著吃了半天,滿嘴肥油的張慶,以及他旁邊的食盒。

這飯,應該是給她的吧?怪不得司長年長這麼矮,還冇他內侍高,原來是全被張慶給吃了啊?

“我不矮,我有七尺,是阿和太高……他快九尺了。”司長年突然冒了出來。

“我問你,每天的吃食都是張慶吃了的?”

“……嗯,他說我不能吃太多,有違皇家禮數。”

姚千月看向那碗冇被動過的銀耳羹:“他是不是從冇動過這碗銀耳羹?”

“對的,他知道我喜歡吃這個,所以留下來給我的。”

姚千月摸了摸下巴,呼叫係統:“商城調出來我看看。”

眼前展現出商城櫥窗,用1積分兌換了一根銀針。

端起銀耳羹,往裡麵一試,冇過一會兒拔出來一看,銀針半截開始發黑。

司長年驚訝地啊了一聲,就算再遲鈍他也反應過來了,張慶知道有人在害他,甚至可能參與其中。

“我、我,不想再看見他了!你把他趕出去!”司長年大聲道,末了又弱弱補充上一句,“……可以嗎?”

姚千月失笑,淡定應下:“放心,他以後永遠都不敢再出現在你眼前了。”

張慶擅自吃禦膳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否則也不會胖成一座山,趁著皇帝更衣,他吃了個八分飽,準備收尾,卻見小皇帝端走了他眼前那碗銀耳羹。

張慶垂著眼咬了口龍鬚酥,尖聲道:“陛下還是下了朝再喝吧!外麵的人還在等著呢!”

姚千月倒也不氣惱,抬手將冷粥扣在他頭上,慢悠悠說道。

“張慶,這個你也嚐嚐罷,以後就冇機會了。”

張慶被糊了滿臉,驚怒地抬頭:“大膽!你乾什麼!”

隻見小皇帝笑眯眯地看著他,那雙眼睛黝黑如深潭,竟格外瘮人。

“大膽?你在對誰說話呢?”姚千月看著對方依舊趾高氣昂的模樣頗為好笑。

她一腳將人踹倒在地,踩在腳下。

“你!你!”,張慶摔得腦袋一麻,抬頭看見小皇帝眼中十足的狠決,驚得說不出話來。

姚千月眯著眼托起下巴,高聲道:“欺主罔上,是罪該問斬吧?來人,把他拖下去!”

門外的幾名侍衛,雖然離內殿甚遠,但從開始就已經把事情聽了個全場,此時察覺到小皇帝的變化,可他們從冇見過陛下發火,隻當他是鬨了點彆扭,無人應答。

這個皇帝當得真是連一點排麵都冇有,今天開始她會慢慢教會這些人,什麼叫在其位謀其職。

姚千月冷哼一聲:“非得要朕說兩遍嗎?!”她素手一揚。

實木紅桌倒在地上發出哐當巨響,嚇得在一旁縮著當鵪鶉的瘦高太監張和抖了三抖,連忙上前應聲:“陛下彆動了火氣,許是外麵的人冇聽清,奴才這就去叫來。”

姚千月不語,隻微揚起下巴,甩給他一個眼神,後者加快腳步小跑著到外麵喊人。

她腳下的胖太監感受到臉上十足的力度,發現對方是動了真格的,倒是慌亂地開始求饒。

“陛下!奴才知錯!奴才從此絕無二心,願為陛下肝腦塗地!奴才……奴才把這個交給陛下!”

【任務完成,獎勵已發放】

屆時幾名侍衛已跟著瘦太監進門,無人敢抬頭,幾步上前,控製住反抗的張慶拉著人便要去刑場。

“慢著,”姚千月故意拖長了語調,“先給朕看看這東西值不值你的命。”

張慶這邊痛哭流涕地說著“謝主隆恩”,哆哆嗦嗦地從袖掏出張燒燬大半的紙片,姚千月皺著眉接過:“這是信?”

“是奴才和安……”話未儘,張慶突然兩眼一瞪,口中流出黑血便不動了。

姚千月收回探著對方鼻息的手,瞟了兩眼,麵前的幾人:“去把屍體處理了吧。”

這宮中似乎處處都是他人的眼線,殺死張慶之人的背後操手應該也是要殺司長年的人。

從那張紙屑中姚千月隻能依稀辨彆出幾個字。

“計劃……變……”

可這人是誰?安?也許是姓,姚千月沉吟片刻問還冇從剛從那一幕中緩過來的司長年:“這朝中宮內可有安家人?”

司長年聲音顫抖:“國舅、太後、攝政王、朝中半數官員都是安家人啊……”

姚千月眨眨眼:好傢夥,海底撈。

-一下,道:“是攝政王殿下的管轄地。”姚千月心裡一樂,宋業是假瘋,這人人敢揭攝政王的底啊,隻要他不作死,橫豎都是皇帝的人。但明麵上她還是得給攝政王留點麵子,姚千月輕咳一聲:“攝政王日理萬機,早朝都抽不出空來,可能還不知道這事吧。”句明月低著頭不予置評。姚千月話鋒一轉:“既然如此,就得給他分擔下壓力,諸位愛卿,誰願意去治理虎患?朕給他賜爵位,封地錦州。”“各位愛卿?”眾人不語,老虎和攝政王他們都惹不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