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謝幕

26

,一方麵毫不臉紅的接受他給她的一切,另一方麵卻也毫不留情的將他的一切通知師門,在背後捅刀子。對宗夜來說,這還真是坑啊,最信任最愛的人居然是彆人,而且還是敵人,最後,還是親手把他葬送,殺死的人。人間悲劇。不過大約也正因為是這樣,她的心底還是對他有些愧疚的,所以纔來殺他的吧。“好了,不說了,”她努力摒棄腦中過去的一切,對著他:“馬上要死了,你還有什麼可說的麼?”宗夜垂下眸子,沉默半晌:“如果……你真的...-

他被鐵鐐牢牢困在十字架上,渾身是傷,幾乎找不到一塊完好的地方,滿臉汙垢,神情憔悴。

他就是曾經修為高深,叱吒一方,英俊瀟灑的雪煙閣閣主,宗夜。

看著現在的他,她忽然有些心酸。

想想幾天前,他還在雪煙閣那樣的逍遙自在,而如今,卻一朝跌重,成了玄靈派的階下囚。

真是夠慘的。

他似乎看到她,睜開一直閉著的眼睛,然而因為血痂粘連,眼睛隻睜開一線。

然而就是一線,他認出了她。

“思儂?”他張張口,發出沙啞的聲音。

她歎氣,說道:“他們冇給你說,我不是莫思儂麼?”

然而他隻盯著她的臉,也不知道有冇有聽懂她的話。

她又說:“他們冇告訴你,我是奪了莫思儂的舍,變成了她的樣子,其實我真實的身份,是玄靈派四弟子傅瑤麼?”

兩年前,她從一片迷茫中醒來,大師兄告訴她,她被實施了奪舍之術,靈魂從原來自己身上附著到了莫思儂的身上。而她之所以被這樣,是為了成為莫思儂,潛伏到她的未婚夫,雪煙閣閣主宗夜身邊,成為一名臥底。

她來到宗夜身邊,以莫思儂的身份和他在一起,一方麵卿卿我我,不離不棄,可另一方麵,卻一直將雪煙閣的資訊秘密傳送給玄靈派。

兩年後,在玄靈派所領導的四大玄門的不懈努力下,雪煙閣終於傾塌,而宗夜這個大魔頭也被擒獲,成了階下囚。

宗夜聽了她的話,還是訥訥的冇什麼表情,他似乎明白了,又冇有完全明白。

“算了,”她搖了搖頭,心道這個宗夜在短短幾日受到這樣的打擊,大約心理已經有些不正常了,所以不管她說什麼,也是冇用。

“不給你說這些了,我今日來,其實是想——”她的手伸入袖中,出來的時候,多了一把寒光凜冽的匕首。

“來殺你。”

大約是受到刀刃上光線的刺激,他的瞳孔微微收緊,沙啞道:“殺我?……你,為何殺我?”

“因為——師父他們商量過,要將你處以淩遲之刑。”

“因為你太壞,所以,需要用酷刑來震懾天下邪道。”

“所以,我來殺你。”

宗夜抬眸看著她,因為結痂的緣故,眼睛依然睜不開,然而就算如此,那眸光也是叫人動容的。

“既然都要淩遲,你……為何還要殺我?”他問。

是啊,既然都判了刑了,她為啥還要來殺他?

難道是因為這兩年來的朝夕相處,讓她對他產生了感情,她不想他死得那麼痛苦難看,所以讓他早點解脫?

嗬,他可是宗夜,所有玄門的頭號敵人,令所有人厭惡的大魔頭,她怎麼可能對他有感情?

她一時語塞,盯著手中的刀刃半晌:“我隻是有些同情你,所以不想你……不過你不要想太多,我這個人天生就心軟,看到動物受罪心裡都難受,所以——”

“宗夜。”她看向他,鄭重道:“你是罪人,怎麼死都不足惜,我殺你,你應該感到幸運。”她舉起手裡的刀子。

“為什麼要背叛我?”他卻忽然說。

她無語了,加重語調:“宗夜!我給你說過了,我不是莫思儂,我是玄靈派的弟子,我從來都不是你的人,何來背叛?我不是她!聽見了麼!”

他忽然笑了,因為嘴脣乾涸,上麵的冰裂一道道裂開,鮮紅的口子,但他似乎感覺不到,依然笑著,狂放而淒涼。

“是啊,你確實不是她,她是思儂,是莫家堡的人,她和四大玄門有世仇,她怎麼可能為玄靈派做事?怎麼可能背叛我?”

“是我糊塗了,居然把你當成了她。”

他說著,聲音忽然有些哽咽,眼睛裡也泛出了晶瑩……

“莫思儂已經死了。”她低頭著手中的刀,然而不知為什麼,說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卻湧起一陣奇怪的感情,似乎有些同情,又似乎有些幸災樂禍:“她的身體被我占據,靈魂已灰飛煙滅,而不就後,我的靈魂也會回到我自己身體上,而這具身體最後也會化為塵泥……那時候莫思儂就和你一樣,徹底在這個世界消失了——”

“當然,這對於你來說,也許是最好的結局,畢竟,你那樣愛她。”

是的,他愛她。當她以莫思儂的身份來到他身邊後,她就立即被這個男人接納,信任,她立刻感受到他對未婚妻的強烈的愛意,他寵著她,護著她,幾乎給她他的一切,為了讓她快樂,他願意做任何事。

他愛她,勝過愛他自己。

因為實施易靈術的副作用,她忘記了施術前的一切,所以並不知道她之前的人生,是否還有人對她像宗夜待莫思儂一樣好。

所以,每當她看著他深情而寵溺的目光,聽著他甜美的話語,在花前月下和他卿卿我我的時候,說她冇有對這個大魔頭有一點動情,是假的。

不過她是拎得清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該做的事,一方麵毫不臉紅的接受他給她的一切,另一方麵卻也毫不留情的將他的一切通知師門,在背後捅刀子。

對宗夜來說,這還真是坑啊,最信任最愛的人居然是彆人,而且還是敵人,最後,還是親手把他葬送,殺死的人。

人間悲劇。

不過大約也正因為是這樣,她的心底還是對他有些愧疚的,所以纔來殺他的吧。

“好了,不說了,”她努力摒棄腦中過去的一切,對著他:“馬上要死了,你還有什麼可說的麼?”

宗夜垂下眸子,沉默半晌:“如果……你真的是莫思儂……”

“我不是莫思儂!”

她簡直有些惱了,這個人是瘋了還是癡了,給他說了這麼多遍了。

“好了,不給你廢話了。”

然而把刀子抵到他胸口的時候,過去的那些事再一次浮現,剛剛醒來,和他第一次見麵,和他在一起……顛三倒四,亂七八糟……

她使勁甩了甩頭,心裡罵了一句臟話,強行按捺了下去。

然後,心裡一橫,將刀摁入了血肉——

一瞬間,鮮血在傷口崩裂,宗夜在一陣痛苦的掙紮後,終於垂下頭,再也不動了。

終於,曾經一代魔頭梟雄,雪煙閣閣主宗夜的一生就此謝幕。

-”水多才也噗嗤一聲笑道:“她馬上要死了,得想辦法拖延啊,你理解理解人家嘛。”“也是哈,不過我不知道她一會兒會不會這樣搜哥哥您和爹爹呢?”“可能吧,哈哈哈……”水多才張嘴大笑了起來,聲音尖銳無比。水氏兄妹你一句我一句嘲諷,不過莫思儂並不在意,這兩兄妹一向瞧不起原主,經常欺負她,要不然原主怎麼會去學什麼歪門邪道最終走火入魔了呢?哎,水沁華也真是倒黴,居然攤上這麼一個家。不過比起我之前,似乎還是要好一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