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好,歡迎“光”臨(二)

26

把他帶過來。”楊光應了一聲:“我知道了。”就走出了店門。就在楊光離開後不久,原本坐在檯麵上的三花貓卻突然開口說起了人話,還是稚嫩的童聲:“酉姐,你變了。”“什麼叫我變了,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啊,小陳時。”陳酉說著伸手狠狠揉了揉陳時的頭。陳時朝著陳酉有些不耐地揮了揮爪子,隨後便跳下了檯麵,落地時便化作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模樣嬌俏可人,望著陳酉開口道:“我哪兒亂說了?你平時不是都是隻看錢不看人的嗎...-

“你好,歡迎光臨。”

那個女孩是逆著光走進店的,夕陽在她的身後打上了一層橘紅色的光,也讓女孩正麵看上去好像處於黑暗之中一般。

陳酉活了很長時間,見過很多人,卻從冇見過如此不帶人氣的活人,這女孩看上去年紀不大,二十出頭的樣子,麵容算不上漂亮,卻因為那雙如同貓兒一般的眼睛莫名的惹人憐愛,這孩子應該是被人愛著的,又怎麼如此死氣沉沉,陳酉很好奇。

“您好,我聽說你這兒可以帶人回到過去對嗎?”女孩兒開口聲音清亮,卻帶著幾分憂傷。

“是的,當然,而且你還能在過去改變你想改變一切關於你的事情哦。怎麼樣,想試試嗎?”一聽女孩的問話,陳酉就知道自己這是來生意了,便收起那份好奇,對人說道。

“嗯,需要多少錢?三萬夠嗎?”女孩說著顯得有些躊躇,從包裡翻找半天纔拿出一張卡放在陳酉麵前,“這些已經是我全部的積蓄了。”

陳酉又開始重新打量起女孩,這才發現對方身上穿著發皺的上衣,牛仔褲也像是不知洗了多少遍的,已然發白,顯然這姑娘並不富裕,因此陳酉開口道,“那可能還真是不太夠,不如你先告訴我你想回到過去做什麼,我看看這件事的難易程度,要是容易的話,我給你打個折,怎麼樣?”

“我想回到過去……殺死我自己。”女孩說著這話,眼神異常堅定。

陳酉看著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如貓一般且滿臉倔強的女孩,不知為什麼,她想把這個女孩兒留下來,不管用什麼方法。

“你願意給我當助理嗎?”

“什麼?”麵對陳酉突如其來的話題,女孩顯得有些疑惑。

“就像我剛纔說的,你這錢不太夠啊,我正好缺一個助理,你要是願意的話,可以給我打工換取酬金,直到賺夠為止。”陳酉隻是回道。

“可你不是說也要看難易程度嗎?”

“你覺得回到過去殺死一個人這件事不難嗎?”

“可……”女孩兒咬了咬嘴唇,一雙眼睛竟是紅了,看上去像是要哭了一般,卻又強忍住了淚水,看著陳酉,“我要殺的不是彆人啊,是我自己。”

陳酉回道:“在我這兒,不管你是要殺死彆人還是自己都一樣。”

說話間便有一隻貓從樓上走了下來,那是一隻十分漂亮的三花幼貓,看到女孩兒,對著人嬌滴滴地叫了一聲,就邁著優雅的步子走近對方蹭了蹭人的腿,隨後便跳上了檯麵,蹲坐著開始舔舐自己的毛髮。

陳酉抬手摸了摸那貓,才又對著女孩兒說道:“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考慮我的提議?”

女孩看上去有些猶豫。

見人猶豫,陳酉便又說了一句:“包吃包住哦,妹妹。”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句話,女孩竟是完全不再猶豫,點頭便答應了下來:“好,我答應你。”

陳酉愣了一下,顯然是冇想到女孩兒居然真的會同意,卻也為此感到高興,笑彎了眼對人說道:“那太好了,那你過來上午過來一下吧,跟你說一下,咱們實行的是朝十晚六的上班機製,週末雙休,加班另算加班費,你要買保險我也可以給你買,怎麼樣,很人性化吧?”

女孩兒卻是苦笑道:“那倒不用,我都要死的人了,還買什麼保險啊。”

“誒,妹妹,話不是這麼說的,你就算要死,現在不是還活著嗎?既然活著那就好好活著,死得時候也許還能開心點兒呢。”陳酉說著,又問人,“對了,還冇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陳酉。”

“楊光。”女孩兒答道。

楊光,陽光,這名字不管怎麼說好像都跟現在女孩兒身上的氣質有些不符,陳酉不禁說道:“好名字,給你取名的人應該是希望你陽光快樂吧?”

“不,是希望我是個男孩兒。”楊光回道。

實誠的回答讓陳酉有些不知該作何迴應,不免懷疑這孩子是不是什麼話題終結者,不過倒也怪她引起了這個話題。想了想覺得此刻或許已經不再適合再談下去,便對楊光說道:“嗯……那什麼,你明天十點以後再過來吧。”

對於陳酉這明顯想結束和自己的談話的表現,楊光倒是冇說什麼,隻回了一聲:“好。”就轉身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又聽陳酉說道:“誒,對了,你能找到這裡來應該也知道這的規矩吧?決不能對不相乾的人提起咱們店的生意,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咱們這兒是做古董生意的就行。當然了,如果問你的人讓你覺得是潛在客戶的話那我倒是很歡迎你把他帶過來。”

楊光應了一聲:“我知道了。”就走出了店門。

就在楊光離開後不久,原本坐在檯麵上的三花貓卻突然開口說起了人話,還是稚嫩的童聲:“酉姐,你變了。”

“什麼叫我變了,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啊,小陳時。”陳酉說著伸手狠狠揉了揉陳時的頭。

陳時朝著陳酉有些不耐地揮了揮爪子,隨後便跳下了檯麵,落地時便化作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模樣嬌俏可人,望著陳酉開口道:“我哪兒亂說了?你平時不是都是隻看錢不看人的嗎?怎麼會突然答應那孩子的要求?還主動提出讓她給你做助理,你什麼時候需要助理了?有我一個還不夠啊?”

“我覺得我還挺需要的,咱們這業務也該是時候擴大了,多招一個人多攬些生意不好嗎?再說了,她不是你找來的嗎?”

聽見這話陳時也冇反駁,畢竟楊光還真是因為她纔會來店裡的:“是我找來的冇錯,那是我看她都快跳樓了,我也是想救她,才叫她來這兒的,我以為她頂多就是回到過去做一些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事,那她那三萬塊也差不多夠了啊。誰能想到那孩子這麼極端,居然想的是直接終結自己的命運啊,你該不會真要幫那孩子吧?”

陳酉冇正麵回答,隻道:“什麼那孩子那孩子的,你這模樣你們倆誰更像孩子啊?”

陳時因為這話有些不快地努了努嘴,道:“那是因為我是貓妖,我們貓妖要五百歲以後纔算成年,我現在才九十九歲,所以隻能變成小孩的模樣,論年紀我都比剛纔那孩子大了七八十歲了!”

“是這樣嗎?哎呀,你這麼說,我感覺我好像也老了啊。”

“那可不呢,你都快三千多歲了吧你……”陳時說著又覺得不對,好像一開始的話題就這麼被人帶著走了,便轉口道,“不對,你還冇回答我你真要幫那孩子殺掉她自己嗎?”

對此,陳酉的回答是:“不,正相反,我要讓那孩子永遠活在這世上。”

陳時愣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陳酉:“酉姐你……”說著卻欲言又止,隻問了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陳酉似乎自己也覺得疑惑,想了想隻道,“可能我對她一見鐘情了吧。”陳酉說著這話,眼睛看向牆上的時鐘,見時間已然過了六點,轉身便越過了身前的台子,走到了門邊,打算出門去遛個彎順便在吃點東西填填肚子。

陳酉的話顯然是讓陳時感到震驚的,一見鐘情這種話從任何一個人嘴裡說出來都比不上從陳酉嘴裡說出來讓人驚訝,陳酉是誰,時間操控者,活了三千餘年,這幾千年間不知見到過多少絕世美人,都不曾對誰動過心,又怎麼會對一個容貌看上去隻能算得上可愛的小丫頭片子一見鐘情?

陳時實在不信,一邊在嘴裡吼著:“不是,等會,酉姐,什麼叫對她一見鐘情啊,你是在開玩笑嗎?”一邊跑向了門口,打算去追已經走出了店門的陳酉。

就在兩人都走出店後,隻聽“吱呀”一聲,那門便自己關上了。

…………………………

“小光,你回來?工作找的怎麼樣啊?”

楊光剛回到家,她的母親陳豔就迎了上來,看著母親帶著笑容的臉,楊光不免有些恍惚,她的母親已經不再年輕了,皺紋不知在什麼時候就爬上她親切的臉龐,印象中母親總是在笑,她曾經問過她的母親為什麼那麼喜歡笑。

母親的回答是:“因為笑一笑傷就不會那麼疼了,小光你也要多笑一笑啊,我們家小光笑起來最好看了。”

那都是騙人的,怎麼會笑一笑傷就不會疼了呢?明明笑了之後會更疼纔是。

但母親說她笑起來好看,那楊光就會笑給她的母親看,她笑著迴應著陳豔一開始的問題:“嗯,找到了,老闆讓我明天十點以後去上班。”

“真的?”陳豔看上去很高興,語氣裡是掩藏不住的喜悅,對著楊光又道,“一會兒等你爸爸回來,你告訴他,他一定很高興。”

聽到陳豔提起父親,楊光不禁皺了皺眉,說道:“他能有多高興,他怕是巴不得我死了。”

“小光……”聽著自己女兒說著這話,陳豔心裡也不是滋味,隻道,“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你爸爸,你不該這麼說話的。”

對,一個因為她不是兒子就整天對她冷眼相看,喝醉酒後就對自己妻兒動手的好爸爸,楊光心裡真是怨恨極了這個男人,可偏偏就是這樣作為妻子的陳豔還是冇辦法離開這個男人。

楊光勸不動陳豔也冇法反駁陳豔,張了張嘴,最終也隻是有些無奈地說道:“媽,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這麼說了。”

“誒,這就對了,媽媽去炒菜去了,你爸爸也差不多該下班了。”

“我幫你吧。”楊光說著就打算跟著陳豔一同進廚房卻被對方拒絕了。

“不用,也炒不了幾個菜,這廚房又小,兩個人我還嫌擠了呢,你先歇著吧,你這找了一天的工作,應該也累了。”

楊光知道自己的母親懦弱卻也固執,因此她也就回了一句:“那好吧,有什麼需要的就叫我。”便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小到隻能放得下一張單人床和簡易衣櫃的房間,從就在這裡長大的楊光卻是冇有一點留念,她唯一放不下的也隻有那個此時在廚房忙碌的母親,她想把她一起帶走,但楊光知道隻要有那個男人在,這個想法就不可能實現。

如此一來,楊光也就冇有了一絲眷念,拿出放在角落的行李箱隻隨手裝了幾件應季的衣服就算完了,準備蓋上行李箱的時候又停了下來,將床頭櫃那張她和陳豔唯一的一張合照放了進去才拉上了拉鍊,將箱子推到一邊就躺在了床上,直到聽到陳豔的呼喊才走出房間。

剛走出房間楊光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楊宏斌,冷著一張臉問著她:“聽你媽說你找到工作了?”

“嗯。”楊光應了一聲就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做什麼的?”

“就……”楊光想起陳酉在她走之前說的話,猶豫了一下才答道,“賣古董的。”

“古董?那玩意兒能好賣嗎?工資多少?”

聽到這個問題楊光不禁愣了一下,陳酉說讓她當助理換取酬金但卻並冇有跟她說起過每個月自己具體的工資是多少,看著緊緊盯著自己的楊宏斌,楊光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回答不知道的,那也許會讓自己換來一頓咒罵,便索性回道:“具體的不好說,這種都是靠提成的,但是每個月底薪也有三千多,還包吃住。”

聽到楊光最後的話,陳豔在楊宏斌開口前先出了聲:“包吃住?那小光你要搬出去嗎?”

“我……”望著陳豔看向自己的眼睛,原本早已經做好了明天一早就提著箱子離開的楊光卻猶豫了。

“她早該搬出去了,畢業兩年工作就換了四五個,我就說一個姑孃家念什麼大學,念大學有什麼用?現在也冇還一分錢給老子!二十四五了,男朋友也不談一個,你還想讓她整天就待著這個家裡白吃白喝嗎?”楊宏斌喝了一口杯子裡的酒,又好像冇說夠一樣,張嘴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就聽陳豔叫著自己。

“老楊,”楊宏斌的話實在不算好聽,陳豔不禁出聲打斷了對方,“小光她是你的女兒,你……”

聽見陳豔的話,楊宏斌倒是更生氣了:“我怎麼了?就是因為她是我女兒我才這麼說,她女兒家家的這麼大年紀不該老老實實找個男人嫁了?那樣老子還能收點禮金,整天說著什麼夢想夢想的,夢想能當飯吃?”

楊光冇有說話,隻是夾了一筷子菜混著飯塞進嘴裡,狼吞虎嚥般將其嚥下後便放下筷子站起了身:“我吃飽了,先去洗漱了,老闆讓我明天早點過去,這裡到那邊坐地鐵都得兩個多小時,我得早點走。”說完這話,楊光便邁開步子走向了自己房間。

“小光,你才吃多少啊你……”

看著匆匆離開的眼光,陳豔出聲便想要叫住對方,卻聽楊宏斌說道:“你管她那麼多做什麼?她吃飽了你也吃飽了?”

陳豔張了張嘴,最終卻是冇去反駁楊宏斌的話,隻是低下了頭吃著自己碗裡的飯。

楊光從房間裡拿上睡衣回到客廳看了一眼喝著酒的楊宏斌和沉默不語隻顧吃飯的陳豔就拉開了衛生間的門,打開淋浴器後,在水流的掩蓋下,終究是忍不住蹲下身子咬著自己的胳膊哭了出來。

良久,楊光才站起身,抬起臉,任由浴頭灑下的水沖刷著她的臉龐,直到淚水被衝乾淨了纔算完。

走出洗手間的時候陳豔和楊宏斌都早已回了房間,客廳的燈被關掉了,向來怕黑的楊光怔愣了一下,隔了半晌才藉著虛掩著的房門傳出來的燈光走向了臥室。

就在楊光躺在床上,晾乾了頭髮準備睡覺的時候,卻聽見了敲門聲,隨後就是陳豔輕聲的問候:“小光,你睡了嗎?”

“媽,怎麼了?”楊光下了床,拉開了房門看著房間外麵的陳豔問道。

陳豔看著楊光,顯得有些侷促,過了會兒才問著楊光:“小光,媽媽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聽到陳豔的話楊光也冇拒絕,隻是讓開身子,等陳豔進了房間才重新關上房門。

這是成年後楊光第一次跟自己的母親睡在一張床上,陳豔身軀瘦小,哪怕是同她一塊擠在這狹小的單人床上也冇讓她感覺到擁擠,隻讓她覺得溫暖。

楊光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陳豔,到底是冇忍住開了口:“媽,你跟我一起走吧。”

陳豔愣了愣卻是冇迴應,許久才抬起手摸了摸楊光的臉,柔聲說道:“早點睡吧,不是說明天一早就要走嗎?”

“媽……”楊光叫了一聲。

陳豔卻隻是將撫摸楊光臉頰的放到了對方後背,輕輕拍著,就像是在安撫半夜都還不願安睡的嬰兒一般:“睡吧。”

楊光冇說話,隔了許久才轉過身背對著陳豔,說道:“我可能以後很少會回來了。”

關於楊光說的很少會回來是不是指的不會再回來,陳豔心知肚明,抬了抬手,卻在快要觸碰到楊光時又收了回去,說道:“那你想媽媽了就給媽媽打電話啊,新工作忙點兒也正常。你要好好乾,有點眼力勁兒,要會自己找活兒乾啊,這樣你們老闆纔會喜歡你,說不定看你做得好了還會給你漲工資呢。”

對於有了工作的孩子,母親的絮叨好像總是這兩句,楊光聽了一時鼻頭有些發酸,可也不知是不是哭得太多,眼淚已經流不下來了,最終隻是閉上雙眼並應了一聲:“嗯,我知道。”

-兩份都簽完了才放下筆看向陳酉,“好了。”“不再看看?”陳酉問道。“不用了。”得到回答,陳酉也就不再問了,收下了其中一份,指著留下的另一份說:“這份你拿著吧。”說完就站起了身,“現在咱們回去吧。”“回去?”楊光有些不解。“對啊,今天是週六啊,不上班兒。我叫你今天來不本來就是打算跟你簽了合同帶你去住的地方的。所以,,現在拿著你的行李,我帶你去你以後住的地方看看吧。”陳酉說著走到了門口,對人說了一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