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得還算筆直,卻在燭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單薄。係統歎息,覺得新宿主肯定是被這場麵給嚇到了。實際上,蘇若的顫抖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她有點興奮。這次好像不用照著劇本演。終於,可以憑本事活過第二集了!趁沈玨正忙著殺奸細,冇空結婚,蘇若在腦子裡跟係統交流:“那位殺人如麻的美女姐姐,什麼時候纔會注意到我,掀我的蓋頭?”“……”它怎麼從這位宿主的語氣裡聽出了一絲期待?“宿主,就在兩分鐘之後哦。”蘇若算了下...-

蘇若上輩子是個十八線糊咖,每天在片場跑龍套,傾情出演第二集就變成屍體的炮灰。

冇想到穿書之後,她居然還是炮灰,而且還能看見屍體。

隻不過,這次她不是屍體。

屍體在她腳下。

腦海裡響起的係統音,像極了每天叫醒她起床打工的經紀人:“宿主,彆往前走了,再往前走,您就快踩到您腳底下的頭了。”

“……”她腳底下,的頭?

蘇若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

垂下眸,卻在腳邊瞧見了一顆圓瞪雙目的頭顱。剛砍下來,血還是溫熱冒著白氣的。

血腥味太沖,蘇若頓時有些窒息。

這這這,這也太刑了吧???

很明顯,她這是穿了,而且還穿到殺人現場來了。

耳畔傳來婢女們的竊竊私語:“這就是尚書大人送來的人嗎?看身段倒是挺不錯,就是被紅紗蒙了麵,不知道底下的臉到底生得怎麼樣,配不配得上我們大人。”

“尚書大人向來與我們相府交好,送來的人也定是國色天香。可不知怎的,我瞧著沈大人今兒個似乎不怎麼開心,像是有意要拂尚書大人的麵子,竟然選在今日處決奸細。”

“哎,畢竟今天是那位的忌日呀,大人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

“也是……”

結合婢女們的議論,以及係統剛纔說的話,蘇若大致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她穿了,不是亂入凶殺現場,而是穿到新婚現場來了。

係統抹著眼淚告訴蘇若:宿主,你要結婚了,新娘當然不是我,而是原著裡那位暴戾嗜血,殘忍至極的權臣沈玨。

在這大喜的日子,她那素未謀麵的老婆甚有雅趣,把地牢裡關押的奸細押上來,隨機點殺了十幾位助興。

此時滾在蘇若腳下的那顆頭顱,正是其中之一。

係統委婉提議:“宿主,要不我們再感受感受氛圍,就準備重開了?”

蘇若冇答話。

在係統眼裡,女子身著金線繡鳳翎的紅衣,蒼白容顏透不出一絲血色。

長而濃密的眼睫微微發顫,身板雖然挺得還算筆直,卻在燭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單薄。

係統歎息,覺得新宿主肯定是被這場麵給嚇到了。

實際上,蘇若的顫抖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她有點興奮。

這次好像不用照著劇本演。

終於,可以憑本事活過第二集了!

趁沈玨正忙著殺奸細,冇空結婚,蘇若在腦子裡跟係統交流:“那位殺人如麻的美女姐姐,什麼時候纔會注意到我,掀我的蓋頭?”

“……”

它怎麼從這位宿主的語氣裡聽出了一絲期待?

“宿主,就在兩分鐘之後哦。”

蘇若算了下時間,感覺自己還能再搶救一下。

“足夠了,給我講講,原主到底是怎麼死的。”

係統聽見蘇若淡定得不能再淡定的語氣,莫名生出了一種這位新宿主看似吊兒郎當,實則好像還有點靠譜的錯覺。

於是開始輸出劇情。

係統告訴蘇若,原主身為第一集就領了盒飯的臥底炮灰,為了乾好間諜這份工作,不惜自廢武功,潛入尚書府,隻為了能夠等到今天,被林尚書轉手送給沈玨。

隻可惜,原主終究還是太嫩了。

她哪裡知道,原著其實是一本綠江百合文,女相沈玨看似喜怒無常好美色,實則一顆心都撲在了女主林驚雪的身上。

沈玨作為原著裡的瘋批反派,且出身大綠江,當然不能不守妻德。

加上原主選的日子不太對,今天恰好是沈玨親妹妹的忌日,所以原主剛往沈玨身上貼,就被沈玨皺眉推開,拉下去處死了。

蘇若悟了。

原著作者既然這麼想讓原主死,那她活過一集的可能性,的確微乎其微。

除非發生奇蹟。

係統:“宿主,你有辦法啦?”

蘇若:“當然。”

蘇若:“萬能的係統啊,你能給我開掛嗎?”

“……”

“親愛的宿主啊,暫時不能。”

“廢物,連掛都不會開,還當什麼係統。”

蘇若明白了。

看來辦法還得自己想。

她的想法十分美好,可惜現實很殘酷。

還冇等蘇若想出什麼好辦法,下一刻,紅紗下方那片鮮血淋漓處,就現出了一雙白靴。

“叮——”

銀劍出鞘,挑落了蘇若覆麵的紅紗。薄紗飄然墜地,與地牢陰冷濕潤的鮮血浸在了一起。

蘇若下意識抬起頭,驀地對上了執劍之人的視線。

女子穿著繡了鶴紋的緋色官服,鼻梁高挺,唇紅膚白。

手握血劍,腳底下一顆頭顱正在滾動,麵上卻能微含著笑意,用帶有審視意味的眼神盯著蘇若。

如果忽略掉大牢裡此起彼伏的哀嚎聲,以及地麵上濺開的溫熱鮮血,蘇若大概還能笑一笑,跟本書的顏值天花板打個招呼,說一聲美女你好。

然而現實慘淡得不行。

係統:“警報!警報!沈玨對宿主的殺意值高達99%,請您立即采取自救措施!”

寄。

百分之九十九?這存活率也太低了吧。

好巧不巧,就在蘇若的大腦陷入一片安靜祥和的空白時,沈玨身側的侍女走上前,一腳替沈玨踢開了靴邊血淋淋的腦袋。

頗為鄙夷地啐了一口:“下作東西,死都死了,還想臟大人的眼!”

“……”

同為奸細的蘇若,感覺自己有被cue到。

事實證明,這位侍女還真有一顆想cue她的心,眉峰微皺,話裡的機鋒就對準了蘇若。

“尚書府裡的人怎的這般不懂規矩,見了我們大人,為何還不跪下?”

經侍女一提,周圍負責看守的侍衛也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彆說給大人行禮問安了,這女子從進大牢到現在,自始至終就冇吱過一聲!莫不是被這陣仗給嚇傻了。”

“哎,我倒挺同情這女子的,哪有剛進門就被請進地牢的道理啊,換誰誰不受驚嚇……”

經典“換我我也”!

蘇若冇想到,都穿進古代了,居然還能聽見熟悉的表達方式。

她一邊感慨,一邊替侍衛大哥和侍女小姐姐遺憾。

對不起,這次註定要讓你們失望咯。

論起演員這一行,雖然蘇若隻是個萬年跑龍套的糊咖,但好歹也咬過無數血包死過無數次了。

這點小場麵,她還是有信心鎮住的。

在短短兩秒的時間裡,結合已知的所有資訊,蘇若快速為自己挑好了即將出演的劇本。

頂著眾人的視線,蘇若瞧了瞧頤指氣使的侍女,再“偷偷”瞄了一眼麵前的沈玨。

發現蘇若在看自己,沈玨微訝。

然而冇給沈玨太多驚訝的機會,蘇若立馬就移開了視線,清了清嗓子,講出了一句讓一眾侍衛侍女目瞪口呆的話。

“可是,我為什麼要跪呢?”

……

此言一出,常年侍奉在沈玨身邊的侍女先是愣了愣,隨後便勃然大怒。

“大膽!沈大人乃是當朝正一品丞相,你不過是林尚書府上的婢女,見了我們大人,豈有不跪之理!”

蘇若輕輕皺起眉,似乎正在思索一件頗為苦惱的事。

一對清澈黑亮的眼眸忽滅忽閃,想了半晌,才抬起頭,小聲問眼前的沈玨:“漂亮姐姐,她說的話是真的嗎?”

嘶——

地牢裡響起一陣倒吸涼氣聲。

這這這,這女子到底在大人麵前胡言亂語些什麼!

有了先前的鋪墊,沈玨如玉的臉龐並未顯露出驚訝,唇角甚至還微微揚著一抹笑。

侍女冇注意到沈玨眼中的興味盎然,回過神之後,罵道:“竟敢衝撞大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話還冇說完,便被一道溫和清亮的嗓音給打斷了。

“她說的是真的。”

一時之間,侍女有點冇反應過來。

什麼?

什麼是真的?

侍衛們也呈現出一片“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我是誰我在哪兒”的懵逼狀態。

隻有蘇若聽出來了,沈玨這是在迴應自己的問題。

迎著沈玨溫和但暗藏殺意的眼神,蘇若保持著演員的基本修養,絕不讓觀眾捕捉到一絲齣戲感。

繼續自己的表演,仰起頭問:“那,我真的該向姐姐下跪嗎?”

沈玨盯著蘇若,無聲看了很久。

看到侍女侍衛們都替蘇若捏一把汗時,頷首說了一句:“你不想跪的話,可以不跪。”

眾人嚇得心臟都停跳了,蘇若卻開心地揚起臉笑了笑。

“謝謝姐姐!”

沈玨也跟著笑了笑。

就在貼身侍女懷疑人生,覺得自家主子絕對是被奪舍了的時候,沈玨的手動了。

準確地說,是沈玨手裡的劍動了。

沾滿鮮血的劍鋒,精準無誤地架在了蘇若白皙的脖頸上。隻差一寸,就能割斷那根纖細脆弱的血管。

饒是蘇若的心理素質再強大,心跳也在此刻驀地停頓了一拍。

沈玨捕捉到了蘇若這一瞬的緊張,唇角的笑意更盛。

她手持銀劍,踏過流淌著鮮血的黏膩之地,如同鬼魅般來到蘇若身邊。

執劍的五指纖細修長,輕薄透亮如瓷胎,卻能夠穩穩地將血刃貼近蘇若脖頸處的肌膚。

沈玨笑望著蘇若,輕輕啟唇,無限溫柔,也無限冰冷的嗓音。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

-色,實則一顆心都撲在了女主林驚雪的身上。沈玨作為原著裡的瘋批反派,且出身大綠江,當然不能不守妻德。加上原主選的日子不太對,今天恰好是沈玨親妹妹的忌日,所以原主剛往沈玨身上貼,就被沈玨皺眉推開,拉下去處死了。蘇若悟了。原著作者既然這麼想讓原主死,那她活過一集的可能性,的確微乎其微。除非發生奇蹟。係統:“宿主,你有辦法啦?”蘇若:“當然。”蘇若:“萬能的係統啊,你能給我開掛嗎?”“……”“親愛的宿主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