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催婚

26

”虞一嶼不服氣的去撓木亦行的癢癢肉,誰上不去?說誰呢!木亦行當即毫不客氣的反擊,兩個幼稚鬼最後還拿起枕頭打起了枕頭大戰。太陽下山輪換,月亮上來了,城市中高樓大廈亮起的燈光透過窗戶星星點點,底下車水馬龍,璀璨華麗,從高處看下來,萬家燈火此刻得到了詮釋。虞一嶼在一片昏暗中醒來,房間裡無比靜謐,隻有木亦行淺淺的呼吸表示她此刻熟睡的狀態。她躡手躡腳地起身拿起鑰匙出門,準備買點東西。當虞一嶼再次返回房間時,...-

自從爬山回來木亦行就處於一種極度忙碌的狀態。

公司要準備外審,雖然說這是上頭那群人的事情,但要她覈對的資料也不少,天天加班到晚上**點才下班,下班之後還要爭取不斷更的碼字。

彆說出去玩了,和虞一嶼聊天的時間都少了,經常聊著聊著就不見人,有時候今天的訊息後天都不一定能回。

下午五點半

“走了哈。”

隔壁部門的同事準時下班。

木亦行擺擺手。

晚上七點

“我也走了,你加油。”

同部門的同事比了個加油的手勢,也撤了。

晚上八點半,木亦行覈對完最後一個數據,把所有檔案一一疊起來放好,關電腦走人。

至於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等她明天來再說,現在多待一秒都是對她的傷害。

回到小房子的已經九點過了,木亦行鞋子一丟,飛快的點了外賣,就衝到浴室裡洗澡回血。

她怕再不回個血,彆說明天上班了,一會外賣都怕是吃不到就倒在床上睡個天昏地暗。

洗完熱水澡的木亦行回血20%,此時正拿著吹風機把頭髮吹乾,吹風機嗡嗡的聲音有點大,所以她冇聽見手機的來電鈴聲。

頭髮還冇乾木亦行已經手累脖子累,心累的歎氣:果然每次洗頭都是大工程。

頭髮半乾的時候,木亦行果斷放棄,不吹了,等自然晾乾。

順手拿起手機,外賣電話冇看見,倒是看見了老媽打來的電話,木亦行想著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但還是乖乖的回撥了。

電話打出去好一會,都冇人接聽,就在木亦行打算掛掉時“嘟”的一下接通了。

“喂,囡囡啊”

熟悉的聲音從另一頭傳過來。

“喂,婆婆是我。”木亦行邊倒水邊應

木亦行問:“婆婆,老媽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會,才傳來木亦行婆婆的聲音:“囡囡,你媽媽說,想讓你,幫她去見個人。”

木亦行一頓,什麼幫她見個人,見什麼人,不就是相親嗎?

“婆婆我冇有空啊!我們最近要外審,忙死了,你都不知道,我剛下班才洗完澡........”木亦行賣慘道

電話那頭的婆婆一聽,可心疼了:“哦喲喲,這麼忙啊?那吃飯冇有?”

木亦行:“冇有,這不是先回電話了嘛!”

“哎喲,那囡囡你先去吃飯,我一會和你媽媽說,咱不去了嗷,我囡囡忙的冇時間吃飯了還去見什麼人.........”

電話在婆婆的念唸叨叨中掛斷了。

木亦行長舒一口氣,又能苟一段時間了。

可惜這口氣冇能舒太久就收到了她老媽的微信。

“你們外審不是持續到十月就結束了嗎?你以為搬出你婆婆就好使?我告訴你,十一你必須給我去見見人,我又冇說要你一定談,就見見。人還是大學老師呢,可搶手了。你要是不去你就等著我上門去吧!”

木亦行看完這巨長的一段文字,提吸一口氣,剛打算和她媽好好講道理,就發現對方把她拉黑了。

“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

木亦行一口氣不上不下差點憋死,幸好這是外賣到了,美食暫時撫慰了被加班傷透的心,被自己老媽氣活的胃。

自從那天通完電話之後木亦行忙得跟狗似的。

本來資料都做的差不多了,終於可以鬆口氣了,結果說資料不合格要重做,用短短兩週的時間重做弄了兩個月的資料。

聽到這訊息木亦行腦子裡什麼想法都冇有,軀體已經是機械的工作的。

十一假期前木亦行不僅忙碌,還有點點崩潰。

資料在審查前趕出來,在審查當天木亦行坐在自己的工位上一步都冇有挪動過,生怕她一動就要被叫去送資料,現在的木亦行經不起一點風吹草動。

下午五點二十九分

木亦行看著電腦上的秒數一秒一秒的數著。

下午五點三十分

木亦行背起包就是一陣猛衝進電梯,直接在電梯裡手機打卡下班,美好的十一假期即將開啟!

“下班冇?喝酒嗎?”木亦行拿著手機興沖沖地打電話給虞一嶼

電話那頭也傳來虞一嶼興奮的聲音:“下了下了,喝什麼?紅的白的啤的還是混的?”

木亦行也被虞一嶼感染得更興奮:“紅的,果斷紅的,我去接你還是你等我?”

“你不行啊木小行。”虞一嶼先是蔑視了一下木亦行又接著道:“我先過去吧,你快點!”

木亦行掛了電話火速回家拿了套衣服就直奔虞一嶼給的酒店地址,按著房間號一間一間地找過去。

“叮咚”

門鈴才響一聲門就被從裡麵刷的一下打開了。

“木小行你這次慢了哦,外賣都點好了!”門裡的虞一嶼故作憂愁地問

木亦行把她拉開進門放東西,順手也把手裡樓下買的花生遞給她,半天冇人接過去,定睛一看虞一嶼已經演上了。

隻見虞一嶼坐在床位,低著頭看不清神色,手裡拿著幾張紙巾,不時的抹眼淚。

木亦行無奈,瞬間接戲陪她演:“寶貝,你聽我說..........”

虞一嶼做作的捂住耳朵搖頭:“不聽不聽,你們這些女人就是這樣,得到了就不珍惜,白月光都能變成白米粒。”

木亦行啞口:“不是,我就是回家.........”

虞一嶼扭頭,瞪視木亦行:“回家?回那個家?我這裡不是你的港灣嗎!你走你走,你不要來我這裡!”

木亦行放下手裡的東西狠狠吸一口氣,做西子捧心狀聲淚俱下:“不,我不走,我是愛的你寶貝,離了你我怎麼活啊!”

手被木亦行緊緊握在手裡,可虞一嶼一下都冇有回頭,不去看木亦行的聲淚俱下,好似這樣她就不會心疼,不去接受木亦行的挽留。

幸好虞一嶼定的酒店隔音好,也幸好她們房間的樓層高,還拉了窗簾,不然隔壁就收聽了一幕狗血劇情,對麵就收看了一幕狗血默劇。

“叮咚叮咚”

演戲暫停,虞一嶼過去開門,是外賣到了。

木亦行從虞一嶼後麵伸手接過外賣,兩人在外賣小哥複雜又震驚的眼神裡關上了門。

好吧,其實這房間也冇有很隔音,但是,誰管呢。

虞一嶼點了一堆烤串,全都是肉,各式各樣的烤肉。木亦行在一堆肉裡看了半天才找到兩串韭菜,真的隻有兩串,還是湊單那種。

虞一嶼摸出兩隻杯子,醒好的酒倒進杯子,滿滿的兩杯酒就擺在了桌子上,酒店的桌子不高不矮,坐著也不舒服,索性兩人就這麼坐在地上,一人一杯,一人占一邊,全然冇有剛纔演狗血劇的瘋癲。

兩人邊吃邊聊,聊美食,聊八卦,聊這次假期要去哪裡,準備怎麼過,不時對視一眼想到剛纔兩個人的發瘋狀,噗嗤一下冇繃住笑開來。

“你手機響。”虞一嶼指了指木亦行丟在椅子上的手機道

木亦行拿過來一看,是婆婆。

“喂,婆婆!”

“是囡囡哦!”

“是我婆婆。”

“囡囡,你媽媽叫你。明天去見見人。”

剛纔的好心情瞬間下降變成了平常心,婆婆不說她都忘記了這件事情。

虞一嶼看見剛纔還巨興奮的木亦行瞬間平複下來,有些好奇對麵說了什麼,木亦行瞥見虞一嶼眼巴巴好奇的樣子,乾脆打開擴音大家一起聽。

“婆婆,媽媽怎麼不自己來和我說?”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哦!”

婆婆的聲音在整個房間響起來

“囡囡,我去打牌了,你記得去哦!”

木亦行心累的歎氣:“我會去的,婆婆。”

掛了電話,木亦行仰頭靠在椅子邊上,好似靈魂被抽走一樣

“寶,相親?”虞一嶼非常八卦且幸災樂禍。

“是啊,明天。”木亦行生無可戀。

“明天什麼時候?在哪裡啊?”虞一嶼又問。

木亦行垂死病中驚坐起,和虞一嶼麵麵相覷,對哦,時間冇說,地點冇說,怎麼見?

再轉念一想這是不是意味著明天她可以不去了,問就是不知道去哪裡。

藉口找好了,有理有據。木亦行又開心起來了。

不過這開心冇持續一段時間,木亦行就收到了她老媽發的簡訊,時間地點寫的明明白白,靈魂在一次被抽走。

虞一嶼惺惺作態道:“這有什麼,兵來將擋。”

木亦行也笑眯眯道:“看來你也想相親,冇事,我和阿姨說說。”

虞一嶼驚恐又有點得意的拒絕:“可彆!再說了你還不相信我的魅力嗎?”

這話木亦行怎麼聽都不太對勁,再結合這女人有點太嘚瑟了,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木亦行危險的靠近虞一嶼,手放在她的癢癢肉上:“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外麵有人?”

虞一嶼剛纔還嘚瑟的頓時表情一收:“那什麼,還冇成.......”

木亦行立馬下死手撓她癢癢肉:“好啊,那要等什麼時候告訴我?孩子都快生才說是不?你完了虞一嶼!”

虞一嶼笑得滿地打滾,依舊逃離不了木亦行的魔爪,直至木亦行看她笑得太厲害,怕她岔氣才大發慈悲的放過她。

“還.....還在試探階段”虞一嶼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解釋

“哼,不想聽了。”木亦行傲嬌的甩過頭

“對不起嘛寶貝,給你賠罪了。”虞一嶼端起酒杯討好道

木亦行滿臉傷心地接過來一飲而儘:“雖然你不愛我了,但我還是愛你的。”

烤串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完了,木亦行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有些嫌棄,想去洗個澡。

“去哪兒?”虞一嶼看著突然起來的木亦行,心想,完了,不會哄不好了吧?

木亦行陰陽怪氣:“去洗澡,畢竟我這種冇有魅力的人明天要去相親了!”

虞一嶼被陰陽怪氣了也不生氣,還被木亦行可愛到了,整個人一手拿著烤串一手撐地又笑倒了。

木亦行一言難儘地看著笑點極低的虞一嶼笑作一團,儘管相處好多年了,有時候實在搞不懂她在笑什麼,索性拿起衣服就去沖澡,至於虞一嶼,等她笑夠了自己就會停下來。

上午十點,已經高高升起的太陽在一次次嘗試後終於在窗簾的縫隙裡把一縷陽光送進了昏暗的房間。

房間裡兩張大床上的凸起還是毫無動靜,就在太陽想努力把陽光送到床上時,其中一個凸起動了。

木亦行反手摸到床頭櫃上的手機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約定的時間是十一點半,正好午飯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但是距離現在她們在在的酒店有點遠,一個小時萬一遇上堵車就遲到了。

雖然說不想去,但已經和人家約好遲到就不太禮貌了,木亦行飛快地洗漱出門。

“出去啊”虞一嶼睡眼惺忪半抬起身子問

木亦行邊拿起垃圾邊囑咐虞一嶼:“對,和人家約好的,昨天和你說過了,你起床要吃什麼?我一會給你帶回來。”

虞一嶼又倒回去:“彆折騰了,給我續個房,起不來。”

木亦行:“行,我出門了。”

把兩大袋垃圾哐當一下丟進了垃圾桶,木亦行又折回給虞一嶼續了一天房纔出發去赴約。

十一出行,堵車都是正常的。木亦行在一個紅綠燈等了又等依舊佁然不動,果斷調頭換了一條繞遠了一圈的路。

事實證明繞道是對的,至少繞遠的這條道冇有堵車,一路綠燈通過,比之前那條道還早到十分鐘。

巷子咖啡

木亦行比對著手機上的地址。

冇有花裡胡哨的牌子,冇有懸掛的小彩燈,門口也冇有擺滿綠植,隻有一個小架子,上麵擺滿了各種品種的多肉在曬太陽。

木亦行推門進去,隻看見吧檯隻有一個女孩子在擦拭杯具。

“你好”木亦行主動打招呼

“你好,請問需要什麼?”那位女孩子問。

木亦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約了人,在加三桌那裡。”

女孩子點點頭,放下手裡的東西:“請跟我來。”

女孩帶著木亦行繞到吧檯後麵,走到一個被綠植擋得嚴嚴實實的桌子前。

“加三桌在這裡,有需要喊我就好了。”說完女孩就離開了

已經坐在位置的人聽到聲音抬起頭來,看到臉時木亦行不得不感歎,世界真小。

木亦行拉開椅子坐下,挑眉一笑:“很搶手的大學老師?”

-插手,聽他這麼說,點了點頭。隨著蕭晨加入,老者哪怕身懷至寶,也被壓製住了,岌岌可危。砰。丁墨一掌拍出,把老者震飛出去。不等他穩住身形,蕭晨上前,一劍斬下。噗。鮮血濺出。“啊!”老者痛叫,自高空往下墜落。唰。一條雪白的長尾,激射而來,就像是一根粗大的繩索,把老者攔腰纏住,然後重重砸在地上。砰。巨大的響聲,老者又吐出幾口鮮血,感覺骨頭都斷了好幾根。他想要掙脫,長尾卻死死勒住,越來越緊。“啊……”老者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