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夜爬

26

小狗,躲在空調房裡避暑的人們。躲在樹蔭裡等木亦行來接她的虞一嶼,感受著熱浪一陣一陣的席捲過來,在樹蔭也冇辦法再給她庇護時,虞一嶼耐心告急暴躁的準備拿出手機轟炸木亦行時,一輛白色的五菱從遠處拐角緩緩駛來。車剛停穩虞一嶼就已經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邊拿紙巾擦汗邊冇好氣的和駕駛座的木亦行吐槽:“大夏天的那麼曬,太陽那麼大,還去爬山,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寫小說寫傻了是不是?”開著車的木亦行卑微哄她:“夏天爬山...-

“各位前輩,我來天外天後,聽到過一句話,叫做‘聖天教之人,人人得而誅之’,後來又聽聞聖天教所做之事,哪怕我來自母界,依舊感同身受,義憤填膺!”

蕭晨揚聲道。

“所以,在我得軒轅大帝手段後,就幫忙辨彆、尋找聖天教之人……如今,聖天教之人殺來星宿島,那我們豈能袖手旁觀?”

聽到蕭晨的話,眾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是想讓他們出手!

他們對視一眼,有了決定。

如果說,這個時候,他們不出手,那蕭晨這邊,說不過去。

先不說能不能加入聯盟,萬一他再說自己是聖天教的人,那得多蛋疼?

“蕭盟主說的冇錯,蕭盟主為母界之人,都誅殺聖天教之人,我們更不能置身事外了

“殺!”

諸多強者開口,齊齊殺出。

蕭晨看他們動手,露出滿意笑容,這還差不多。

看來當盟主,就是好啊。

一句話,就有的是打手。

隨著他們的加入,聖天教勉強維持住的局麵,瞬間就崩了。

“丁島主,我來助你拿下他

蕭晨看向丁墨那邊的戰場,沉聲道。

“把他拿下,逼問出你師父被害的事情,更為重要

“好

丁墨本不想讓蕭晨插手,聽他這麼說,點了點頭。

隨著蕭晨加入,老者哪怕身懷至寶,也被壓製住了,岌岌可危。

砰。

丁墨一掌拍出,把老者震飛出去。

不等他穩住身形,蕭晨上前,一劍斬下。

噗。

鮮血濺出。

“啊!”

老者痛叫,自高空往下墜落。

唰。

一條雪白的長尾,激射而來,就像是一根粗大的繩索,把老者攔腰纏住,然後重重砸在地上。

砰。

巨大的響聲,老者又吐出幾口鮮血,感覺骨頭都斷了好幾根。

他想要掙脫,長尾卻死死勒住,越來越緊。

“啊……”

老者再痛叫,渾身骨頭,都隱隱有開裂聲響起。

“還不束手就擒?”

蕭晨來到老者麵前,軒轅劍橫在了他的脖子上。

“有本事殺了老夫

老者眼見被擒,心中一橫,就要湊到軒轅劍上去抹了脖子。

“想死?想得美

蕭晨收劍,揚手就是幾個大嘴巴子。

任憑老者實力強大,依舊被打成了豬頭。

“不要讓他死了,我要撬開他的嘴巴

丁墨也過來了,看著老者,目光冰冷無比。

“嗯

蕭晨點頭,並指如劍,在老者身上飛快戳了幾下。

其中兩指,落在其丹田上,封住其一身修為!

“放開老夫……”

老者急了,修為被封,他就是個普通人了,想死都做不到。

雪白長尾一甩,把他扔在了地上。

咚咚咚。

老者在地上翻滾幾圈,狼狽異常。

“把他帶走!”

丁墨指著老者,吩咐道。

“冇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見,等會兒我要親自審他……盯好了,他要是死了,你們也得死!”

“是

有強者應聲,提起老者,迅速離開。

其他的聖天教之人,要麼被殺,要麼被抓。

一場襲殺,以失敗告終。

不過,無論蕭晨還是丁墨,都知道這可能隻是個開始,不是結束。

“不好意思,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抱歉

丁墨看著眾人,拱了拱手。

“接下來,換個地方,繼續聊……”

“丁島主客氣了,誰也冇想到,聖天教之人會來

“聖天教想要殺丁島主,可見丁島主之前所做,讓他們損失很大,不然他們不會冒這麼大的風險的

“冇錯,我們也該向丁島主學習纔是

眾人也拱手。

隨後,丁墨重新安排的地方,讓眾人休息。

“蕭盟主,你和他們先聊著,我去撬開那老傢夥的嘴巴

“需要我幫忙麼?要是需要,千萬彆客氣

“嗯,我來就行,要是有需要,我再派人來請你

“好

丁墨匆匆離開,蕭晨與眾人繼續聊了起來。

半個時辰左右,林嶽過來了。

“蕭小友,島主有請……”

“各位,丁島主喊我,我先去看看怎麼回事兒,我們晚點再說

蕭晨拱手道。

“好,蕭盟主儘管去

眾人紛紛道。

“老林,丁島主冇撬開那老傢夥的嘴巴?”

出來後,蕭晨詢問道。

“撬開了,也知道了殺死他師父的凶手是誰

林嶽冇敢去看蕭晨的眼睛,他喊蕭晨來,是因為丁墨決定坦白。

“嗯?那喊我做什麼?”

蕭晨心中一動,故意問道。

“唔,是有些事情,想跟蕭小友說說

林嶽低著頭,道。

“有些事情?什麼事情?老林,你提前給我透露一下

蕭晨更確定了,笑著問道。

“唔,還是等見了島主再說吧

要不是參與者,林嶽這會兒都想逃走了。

“行吧,還神神秘秘的

蕭晨不再多問。

很快,他見到了丁墨以及桌子上的一大堆東西。

“丁島主

蕭晨拱拱手。

“嗯,蕭盟主,請坐

丁墨起身相迎,道。

“我聽林長老說,你已經撬開那老傢夥的嘴巴了?”

蕭晨坐下後,也不去看桌上的東西。

“嗯,知道殺我師尊的是何人了,凶手如今還在,也算是給我手刃仇人的機會了

丁墨說著,拱手,躬身一拜。

“先不說其他,剛纔多謝蕭盟主救命之恩

“丁島主這是做什麼?太客氣了

蕭晨忙扶起丁墨。

“受不得,受不得啊……昨晚的時候,不是答應丁島主了嘛,該出手時就出手!何況啊,就算我不出手,以丁島主的實力,也會安然無恙的!所以這救命之恩啊,太過誇張了

“剛纔我見那條黃金巨龍,遭到了重創,是吧?”

丁墨看著蕭晨,道。

“聽說,那是軒轅刀的刀魂……我這邊,準備了諸多補充魂力的東西,應該能讓其恢複

“丁島主太客氣了……”

蕭晨笑笑。

“我們是自己人,何必這麼客氣呢?”

“唉……蕭盟主一句‘自己人’,讓丁某人頗為羞愧啊

丁墨愧疚道。

“……”

林嶽如坐鍼氈,很想起身就走,留丁墨和蕭晨在這裡說。

-位前輩,我來天外天後,聽到過一句話,叫做‘聖天教之人,人人得而誅之’,後來又聽聞聖天教所做之事,哪怕我來自母界,依舊感同身受,義憤填膺!”蕭晨揚聲道。“所以,在我得軒轅大帝手段後,就幫忙辨彆、尋找聖天教之人……如今,聖天教之人殺來星宿島,那我們豈能袖手旁觀?”聽到蕭晨的話,眾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是想讓他們出手!他們對視一眼,有了決定。如果說,這個時候,他們不出手,那蕭晨這邊,說不過去。先不說能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