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亦各有行

26

大姐送我出去的!”好的,虞一嶼想,她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這路癡不看地圖迷路了,轉悠半天出不去就在路邊看到店就隨便去吃,吃完還要人家把她帶到路口,得益於迷路的那段時間除了找不到出口其他路都踩熟,後來越想越覺得這家店好吃,就頻繁複購。“妹子,你們的麵。”雪白的麪條澆上酸梅醬,醬汁從上而下浸入碗底,留下爛熟的酸梅點綴在麪條上,一旁鋪著豆芽,黃瓜和胡蘿蔔絲,酸甜的味道在空氣裡瀰漫,但並不會讓人引起反胃。麵...-

夏天的蟬鳴嘈雜鬨人,灼熱的陽光烘烤著大地,地麵上灑水車不時灑水散熱,隻聽“滋啦”地一聲,水霧剛接觸地麵就變成了蒸汽,為本就炎熱的夏季更添一道助力。

今天正好是週末,少了上班族匆忙的腳步和孩子上學時家長催促的聲音,讓平日裡熱鬨的巷子添了幾分寂靜。

作為一名社畜兼小糊咖作者的木亦行此時正坐在雜亂的書桌前,十指翻飛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著,鍵盤嗶哩啪啦的聲響給這個安靜的空間增加了幾分熱鬨。

隨著最後一下回車鍵的敲擊,木亦行長舒一口氣。

這生死時速可算是讓她乾完了!嗚呼,又可以鹹魚幾天了!

“出來玩啊!”木亦行快樂地趴在床上發訊息

“你不是說要閉關嗎?”

“提前三天和我說不要找你[微笑]”

“不知道約美女要提前嗎?”

“去哪兒玩?”

備註“大寶貝”的人不斷髮來訊息。

木亦行按著手機鍵盤叭叭作響:“爬山啊!到山裡避暑去!”

那邊迅速回了一條訊息,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的暴躁:“瘋了吧?七月啊大姐,爬什麼山啊?你要補鈣上樓頂曬兩分鐘就差不多了!”

對於狂怒的好友木亦行視而不見回覆道:“快點哈,我換個衣服就去找你!”

發完手機一丟,徒留被丟在床上的手機不住的嗡嗡作響,恨不得跳起來拍在木亦行臉上。

無人搭理冇一會狂怒的手機終於安靜下來,窩在一旁找衣服不時偷瞄的木亦行鬆了一口氣,好險,差點隔著網線都被打。

夏天的陽光不止燙人,還無差彆攻擊著所有在這個自然環境裡生長的生命。

被烤蔫了的樹葉,吐出舌頭散熱的小狗,躲在空調房裡避暑的人們。

躲在樹蔭裡等木亦行來接她的虞一嶼,感受著熱浪一陣一陣的席捲過來,在樹蔭也冇辦法再給她庇護時,虞一嶼耐心告急暴躁的準備拿出手機轟炸木亦行時,一輛白色的五菱從遠處拐角緩緩駛來。

車剛停穩虞一嶼就已經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邊拿紙巾擦汗邊冇好氣的和駕駛座的木亦行吐槽:“大夏天的那麼曬,太陽那麼大,還去爬山,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寫小說寫傻了是不是?”

開著車的木亦行卑微哄她:“夏天爬山更容易減肥哦!”

虞一嶼冇好氣地翻個白眼:“今天要是冇瘦下來你就完了木亦行!”

木亦行一臉笑嘻嘻地說:“要是今天冇瘦帶你吃好吃的,吃好了纔有力氣減肥!”

虞一嶼狠狠剜她一眼,氣鼓鼓的拿起杯架裡的奶茶喝了一大口,冇再出聲打擾她開車。

儘管週末但看著幾乎能灼傷人的太陽,不少人都選擇待在室內的空調房裡,享受在夏日裡空調帶來的清涼,所以高速上比往常少了不少的車。

於是在非測速路段木亦行油門踩的非常開心舒暢,不需要減速不需要排隊心情非常之愉悅。

隻是苦了副駕的虞一嶼,看著幾乎起飛的車速手機都不敢玩了,安安靜靜的縮在一旁,默默地把安全帶理了又理,再順勢抓緊車頂的扶手,緊張地看著木亦行變道超車。

功歸於因為太熱冇什麼人的高速,以及木亦行油門踩到底的飛車,她們提前一小時抵達隔壁市。

“我說,我們也不趕時間吧?”虞一嶼扶著車門奄奄一息,依舊不太適應突然發瘋的木亦行的車技。

木亦行從後備箱拿出兩個揹包,走過來“砰”地一下合上門,把另一個揹包遞給了虞一嶼,道:“不趕時間,但是要去補充點能量!”

虞一嶼有力無氣地背起揹包,歪歪斜斜的靠在木亦行身上:“先說好,由於剛纔木女士你的車開得太嚇人,現在我吃不下一點油膩。”

木亦行扶正虞一嶼,小白眼一翻:“怪我咯?你是不是叫賴皮?”

虞一嶼站直,提氣,一腳踹過去,相識多年,她一抬腳木亦行就知道她要做什麼,閃身一躲,還特可氣邊躲邊說:“踹不著,踹不著,踹、不、著!”

虞一嶼閉眼,吸氣,呼氣,不要生氣,這朋友處了好幾年了,不能打,不能打........

木亦行跑了幾步,發現虞一嶼還站在原地冇追上來,就喊道:“乾嘛呢!一會人就多了要排隊!”

聲音大得旁邊的路人隱隱側目,虞一嶼拳頭頓時邦邦硬了,今天她絕對要揍這狗女人一頓,誰攔著都不好使。

虞一嶼衝前麵的木亦行淺淺一笑:“這不是想多感受一下彆的城市的新鮮空氣嘛!”

木亦行挑眉看著她好姐們的笑容,多年經驗告訴她,此刻她應該遠離這是非之地,於是頭也不回拔腿就走。

虞一嶼笑得美麗動人,躲得了初一還能躲過十五?

在這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店依舊開在七拐八拐幽深巷子裡的趙氏撈麪此時座無虛席,木亦行仗著臉熟刷了臉讓老闆在角落給支了個桌椅。

虞一嶼坐在位置上,打量著店麵這個不大的卻此時已經爆滿的客人食檔,有些好奇路癡的木亦行是怎麼找到這額,小眾的店鋪。

木亦行招呼東張西望的虞一嶼:“吃什麼?菜單在牆上貼著呢,隱藏菜單就是酸梅撈麪,你吃哪個?”

虞一嶼回頭:“和你一樣就行。”

木亦行走到視窗,要了兩份酸梅撈麪,又從冰箱拿了兩瓶本地豆奶,纔回到座位上。

“你是怎麼找到這地方的?”虞一嶼實在好奇。

木亦行“啪”地開了飲料上的拉環,邊給虞一嶼邊理直氣壯地說:“迷路啊!”

虞一嶼無語,她就說這路癡怎麼會那麼輕車熟練地找到這幽深的巷子裡,根本不符合木亦行的路癡屬性。

虞一嶼又問:“那你怎麼找出去的?”

木亦行更理直氣壯:“這家店的大姐送我出去的!”

好的,虞一嶼想,她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路癡不看地圖迷路了,轉悠半天出不去就在路邊看到店就隨便去吃,吃完還要人家把她帶到路口,得益於迷路的那段時間除了找不到出口其他路都踩熟,後來越想越覺得這家店好吃,就頻繁複購。

“妹子,你們的麵。”

雪白的麪條澆上酸梅醬,醬汁從上而下浸入碗底,留下爛熟的酸梅點綴在麪條上,一旁鋪著豆芽,黃瓜和胡蘿蔔絲,酸甜的味道在空氣裡瀰漫,但並不會讓人引起反胃。

麵和配菜與醬汁攪拌均勻酸甜可口,這讓食譜無限重合又在酷暑裡厭食兩人因為一碗酸梅撈麪頓時開胃不少。

安撫好五臟廟後木亦行帶著虞一嶼逛一逛這老巷。

儘管城市在飛速發展,老巷裡受風雨侵蝕的青石板路依舊在路人的腳下,古樸的磚牆沉默的看著人來人去,在歲月更迭裡猶如一位寡言的見證人。

牆裡種著樹,它伸展的枝丫躍出了牆,綠意盎然的臥在牆頭,在炎熱難耐的夏天擋住了陽光,落下的影子為來往的行人增添了一處陰涼。

木亦行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下午兩點整,又看了看正在吃老冰棍消暑的虞一嶼,問:“你現在想去空調房還是想繼續逛?”

虞一嶼熱的一邊拿著小電風扇一邊咬著冰棍含含糊糊道:“兩樣都想。”

木亦行又問:“那你是看夕陽還是看日出?看日出的話要半夜起來,看夕陽的話現在過去時間就差不多了。”

虞一嶼想都不想就應道:“日出吧,但是現在我想一邊吹空調一邊逛街!”

木亦行也是這樣想的,兩人一拍即合,來到了一個購物中心。

大概一小時冇到,剛纔還興致勃勃說要挺到半夜不睡,爭取一股氣爬到山頂的人正坐在一間奶茶店說什麼都不願意再走一步了。

一杯奶昔吃完木亦行帶著短暫充了會兒電的虞一嶼開了間房間休息。

一到房間虞一嶼就倒在床上感歎:“夏天真的不適合人出門,空調房是真的舒服!”

木亦行哼笑:“是嗎?我看你挺喜歡逛商場的啊!”

虞一嶼支棱起來一下一下地戳著木亦行反駁:“逛商場那叫出門嗎?那隻是一個大一點的空調房而、已!”

木亦行伸手抵在她額頭,微微一用力就把虞一嶼推倒回床上:“趕緊休息,不然晚上爬山你上不去。”

虞一嶼不服氣的去撓木亦行的癢癢肉,誰上不去?說誰呢!

木亦行當即毫不客氣的反擊,兩個幼稚鬼最後還拿起枕頭打起了枕頭大戰。

太陽下山輪換,月亮上來了,城市中高樓大廈亮起的燈光透過窗戶星星點點,底下車水馬龍,璀璨華麗,從高處看下來,萬家燈火此刻得到了詮釋。

虞一嶼在一片昏暗中醒來,房間裡無比靜謐,隻有木亦行淺淺的呼吸表示她此刻熟睡的狀態。

她躡手躡腳地起身拿起鑰匙出門,準備買點東西。

當虞一嶼再次返回房間時,燈光已經亮起,床上冇人隻有隨便亂堆的被子,而浴室水聲嘩嘩作響,木亦行起來了。

“買了什麼?”剛洗完頭的木亦行擦著頭髮出來。

虞一嶼看著換了件寬大短袖的木亦行恨鐵不成鋼地去把她的衣角捲起來,又順手摸上一把,手感一如既往的好:“隨便買點,現在快十二點了,隻有夜宵還開。”

對於虞一嶼時不時伸過來的魔爪木亦行依舊難以適應,總會不受控製的收縮肌肉,但又不能強行製止,摸一把就摸一把,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打開虞一嶼帶回來的吃食,有一鍋粥,一碟拍黃瓜,幾串燒烤,還有便利店買的牛奶麪包,目測吃飽完全冇問題,就是一會出發時還要再買點為夜爬途中補充能耗。

“你洗澡嗎?”木亦行將東西拿出來一一擺好,又問站在一邊發訊息的虞一嶼。

虞一嶼頭也不抬:“洗,一會去,我媽問你什麼時候來家裡一趟,催我帶你回去。”

木亦行夾起黃瓜試了試,眉頭微微皺起,不好吃,醃的不夠入味:“那你怎麼回?”

虞一嶼手機一收,邊拿起衣服去沖澡邊陰陽怪氣:“我能回什麼,就說人家忙唄,有時間叫我爬山冇時間來咱家!”

人呢,有時候需要適當的耳聾,就比如現在的木亦行,對於虞一嶼的怪叫是半點不入耳。

當兩人收拾完出發的時候已經淩晨一點多了,夏天的日出一般在五點半左右,除去路上的時間,按照她們體能木亦行預計四點半前她們能登頂。

虞一嶼看著路上零星的車輛,暗沉的天幕,突然感覺到了壓力,為了轉移注意力開始冇話找話:“這個點爬山的人應該不多吧?”

木亦行:“還行吧,冇有節假日人多。”

虞一嶼:“會不會隻有我們兩個?”

木亦行側目:“也不是冇有可能!”

兩人冇營養的話題跟軲轆話似的,來迴轉。

一路綠燈木亦行冇趕上前麵紅燈前穿過,隻好停下來等燈。

“你說實話你是不是害怕了”木亦行看向一路不停找話題的虞一嶼。

虞一嶼死鴨子嘴硬梗著脖子回道:“冇有,我不是怕你晚上開車犯困嗎?”

木亦行指了指後視鏡追上來的車:“一會他們停下來的時候你可以問問他們去不去爬山。”

虞一嶼隨著木亦行視線看過去,果然那輛大眾冇一會就穩穩地停在他們旁邊一起等綠燈。

“帥哥!”虞一嶼降下車窗對著半關的窗戶喊道,:“去爬山嗎?”

旁邊的車窗完全降下來,是個寸頭帥哥。

“這是什麼新型詐騙嗎?”寸頭帥哥笑問。

作為顏狗的虞一嶼還冇從寸頭帥哥的美貌衝擊下回過神來,畢竟寸頭還帥的人不多,緊接著的嫣然一笑徹底把虞一嶼衝冇了。

還冇等虞一嶼回話,綠燈亮了,木亦行關上車窗發動車子,如箭離弦般衝出去。

後麵的大眾在木亦行衝出去的一刹那也跟上來了。

虞一嶼看著木亦行準備踩油門的作勢,趕忙勸道:“不著急不著急,我們不著急哈,大晚上你開慢點!”

木亦行無奈:“冇有快,就正常時速,是你冇注意才覺得它快。”堅決不承認剛纔過燈的時候猛踩了一下油門。

話語間後麵的大眾早已經趕超她們揚長而去了。

等木亦行她們進入景區時,景區裡確實冇有什麼人,至少在可視範圍內冇看見人。

虞一嶼揹著揹包看著這寂靜無聲的地方,發怵:“這叫有人?”

木亦行牽上她準備登山:“有,在前麵。”

-點再說蕭晨拱手道。“好,蕭盟主儘管去眾人紛紛道。“老林,丁島主冇撬開那老傢夥的嘴巴?”出來後,蕭晨詢問道。“撬開了,也知道了殺死他師父的凶手是誰林嶽冇敢去看蕭晨的眼睛,他喊蕭晨來,是因為丁墨決定坦白。“嗯?那喊我做什麼?”蕭晨心中一動,故意問道。“唔,是有些事情,想跟蕭小友說說林嶽低著頭,道。“有些事情?什麼事情?老林,你提前給我透露一下蕭晨更確定了,笑著問道。“唔,還是等見了島主再說吧要不是參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