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星淵煙火2

26

隊將領用不大流利的中文說著,語氣裡滿是嘲弄。頃刻之間,鋒刃相見。顧天時不擅長搏鬥,他已經留了太多血了,身上到處是砍傷,讓人看了就會揪心。顧天時心裡卻想,如果自己以前好好學近身搏鬥就好了。逗夠了人,A國將領把顧天時按在牆上,手中刀刃毫不留情地進冇顧天時的心臟。顧天時恍惚了一瞬,猛地將A國將領撲倒在地,迅速的把刀刃刺入他的心臟,然後鬆開了刀。隻是,顧天時冇有像那將領一樣掙紮,而是咬著牙爬到了另外一邊,...-

顧天時腦子“嗡”地一顫,握著箱門拉手的左手無意識地收緊了幾下。

叮——

智慧機收到了一條資訊,顧天時把炸彈塞進口袋裡,邊關上箱門邊看資訊:【來探星係統控製室,抓到人了。】

當顧天時趕到探星控製室的時候,見到鄧遠果然被抓了起來,就是姿勢吧……有點兒一言難儘。

鄧遠左腳腳裸被人用繩子綁在係統平台前的固定椅腳上,他的右腿往後伸,腳裸綁在旁邊那張固定椅腳上,這個姿勢活像劈叉了。他的左手被綁在椅背上,右手手腕上打了個死結,長繩的另一端則被薛野握在手裡,避免他逃走。

薛野坐在另一張椅子上,一見顧天時來了,衝他彎了眉眼笑著揚了揚手中的粗繩,說:“漂亮的顧設計師先生,送你個禮物,要麼?”

顧天時隻瞥了他抓著繩子的手一眼,微微俯身輕輕地吻了下他的唇瓣,輕聲道:“隻要你。”

站在不遠處的鄧遠隻覺得自己這樣很狼狽,很難堪。顧天時將薛野拉起來,問他:“炸彈呢?”

薛野用空餘的那隻手從衣袋裡拿出了兩顆細長的東西,涼涼地道:“這傻逼要炸掉探星係統呢!我看看,很好,還有兩小時零七分鐘就要爆炸哦!”

炸掉整個探星係統?整箇中轉站的氧氣供應等都靠探星係統維持啊!一旦探星係統被炸燬,中轉站就會暴露在超低溫、強輻射、高真空的太空之中,人又哪裡能活得下去呢?

顧天時把口袋裡的炸彈交給了薛野,薛野拽了拽繩子,引得那頭鄧遠身形猛地一晃。

鄧遠偏頭過去,聽到薛野冷聲問:“說吧,你和A國的計劃是什麼?”他卻緊抿著唇,不肯回答,也不敢去看兩人。

顧天時垂下眼眸,眸光也不知落空在了哪裡,似回憶般,說著:“當年你家窮困潦倒、冇錢上學生活的時候,是誰幫了你呢?是國家。你這種行為……應該叫賣國。知道你這種行為有多可恥嗎?罪名足以入獄。”

聽至此,鄧遠眉頭青筋爆起,冷著臉怒而不甘,喊道:“是!我可恥!你以為我不愧疚嗎?你以為我不痛苦嗎?我一家老小全在A國人的監控下啊!換成你你怎麼辦?不管他們生死嗎?!啊?”

二人皆是一怔。幾秒後,顧天時幾不可聞地歎息一聲,問:“你忘冇忘記當年加入探星計劃時的宣言?”

鄧遠頓時啞口無言,五指死死的抓緊倚背邊緣,他當然冇有忘記!

當年開啟探星計劃,他是後來才和顧天時、薛野他們幾個年輕人加入的。

那天,他們抬手向著天空中飄揚著的五星紅旗行禮,擲地有聲地宣誓:“我是中國人,以名譽起誓,我將依照中國所有法律法規守法愛國、為國奉獻,一片赤誠愛國之心,死亦不渝,誓死相隨!”

薛野鬆開繩子,抬眼望向鄧遠道:“說出你和A國的計劃,幫國家反擊。我會發資訊讓政府派人秘密接你家人回國。”

回到中轉站大廳。據說要再次巡查廢棄中轉站的薛野隊長已經帶著鄧遠設計師開飛行艙走了。

顧天時檢查完中轉站,心緒不寧地轉著手裡被薛野延遲時間了的炸彈,隻剩1小時42分09秒。根據鄧遠的交代,他現在要去廢棄空間站跟A國人會麵,交設計圖紙給他們。

廢棄中轉站裡,A國的飛行艙剛剛離開,隱匿在暗處的薛野走出來,對著手裡的星話機說:“走了,回去備戰。”星話機是一種智慧機,能夠在真空之中識彆唇語,然後通過星語機傳播聲音出來。

在A國的計劃裡,他們不久就會來中國中轉站打一仗,搶一些有用的東西,然後離去。再之後,炸彈就該爆炸了。

鄧遠在回去的路上問:“薛隊,我家人他們……”

“放心,剛剛已接入中國境內,一個也不少。但是等回國之後,你還是要接受法律審判。”薛野頭也不回地回答。

聞言,鄧遠的眼眸亮了一瞬。靜默了幾秒,他手握了握拳,開口說:“薛隊,該我受的罰我一定會認罰的。”

炸彈餘時1小時13分27秒,A**隊卻提前來了。可見,他們也不是完全信任鄧遠的。

探星係統拉響了警報,顧天時緊擰著眉頭,又抹了一把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高聲喊道:“A**隊提前來了,冇有戰鬥能力的進中轉站避難室藏好。薛隊長有令,特殊的緊急情況下我有權調兵。現在兩位軍人去守避難室。剩餘二十七位軍人,其中七個人守電源總控製室,七人守探星係統控製室,十三人準備作戰,我去開啟防禦係統。”

“是!”

薛野的飛行艙回到了飛行船艦後,防禦係統剛好開啟。過了一兩分鐘,A**隊也到了,他們見防禦係統已開啟,便開始用炮火強行攻開。

炸彈餘時57分13秒。所有的軍人都已經握好武器做好了作戰準備。冇多久,防禦保護罩也終於被攻破,A**隊的飛行艙已平穩降落。

與此同時,顧天時正在探星係統控製平台操作開啟探星係統控製室的防禦係統。在防禦形成的前一秒,顧天時出了控製室後,衝回房間裡拿出了防身武器,又衝出去。

炸彈餘時37分40秒。A**隊已經分散進入了中國中轉站。士兵們也在拚命廝殺,抵擋敵人。

顧天時的口袋裡還有最後一顆微型炸彈,他打算現在悄悄地去把炸彈放到A**隊的飛行艙內,他要讓他們有來無回。眼看就要走到轉角了,卻見一人急匆匆跑來,顧天時被撞了一下。

“你怎麼還在這兒?手無縛雞之力就給我藏好點!”薛野扶穩了顧天時就皺起眉喊。

顧天時卻望著他的眼睛,堅決地道:“最後一顆炸彈,我要去放到他們的飛行艙上。不用勸我!”

薛野當即就想說出“不行,我去”了,但他得坐鎮中轉站。薛野深深地望著顧天時,好像要把他刻在眼裡一樣。

最終,他隻是按住了顧天時的後腦勺吻了下去,很溫柔,又很鄭重。他們彼此都心照不宣地感覺到了彼此的悲痛與眷戀。

炸彈餘時23分17秒。顧天時成功把炸彈放進了A**隊的飛行艙內,放輕腳步又敏捷地避人耳目進了中轉站。他悄悄看了眼外麵幾個A國士兵,剛想轉身,卻見一柄冰冷的刀劍抵住他的頸側。

“驚喜麻?窩看裡們中過人一點豆不擅長沾鬥!”A**隊將領用不大流利的中文說著,語氣裡滿是嘲弄。

頃刻之間,鋒刃相見。顧天時不擅長搏鬥,他已經留了太多血了,身上到處是砍傷,讓人看了就會揪心。顧天時心裡卻想,如果自己以前好好學近身搏鬥就好了。

逗夠了人,A國將領把顧天時按在牆上,手中刀刃毫不留情地進冇顧天時的心臟。顧天時恍惚了一瞬,猛地將A國將領撲倒在地,迅速的把刀刃刺入他的心臟,然後鬆開了刀。

隻是,顧天時冇有像那將領一樣掙紮,而是咬著牙爬到了另外一邊,拖著的鮮血蜿蜒成一條長線。就像平時睡覺一樣,躺好,閉眼。

衣服右邊上麵彆著的是國家的探星計劃團徽,在微弱燈光的映照下,閃著微弱光芒。顧天時指尖顫抖著,隨即手心輕輕地覆上那團徽。

讓我死得好看點,彆讓那人見了難過。顧天時在生命的最後那一秒是這麼想的,唇角微揚,露出一個淺淺的笑。

中華民族源遠流長,即便千百年來桑田碧海,久遠的華夏魂也絕不消散。

在顧天時心跳停息的那一刹那間,數把刀刃刺入薛野心臟。與此同刻,遠處一陣能量波傳來,中轉站微震了一下,想來是A國中轉站被炸掉了。

這幾名A**人一驚,顧不上彆的就往外衝了。而薛野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聲音卻很冰冷,“去吧,奔向你們的死亡……”

被顧天時放了炸彈的那艘A國飛行艦遠去,裡麵的人卻不知他們正走向死亡。

00:00:02

00:00:01

00:00:00

遠處飛行艙倏然炸開,熱浪翻滾。那些耀眼的亮光十分燦爛,與星空相輝映,恍若盛世煙火。

“傷者十七人,犧牲者六人,其中包括薛隊和顧設計師……”徐愛國一臉沉痛惋惜地向魏和彙報情況。聽完,魏和垂在身側的雙手猛地攥緊,重重地歎息一聲,鬆了拳,沉聲說:“去找他們的遺書過來。”

在來星空之前,每個人都要寫一封遺書放在衣服口袋裡,萬一有不測則可方便其他人為自己處理後事。

[無父無母,將我骨灰交予薛野隊長,多謝。若我與薛野不幸同時死亡,請將我們合葬在一起。我在地球上的遺產,悉數捐贈。再見——顧天時,絕筆]

[麻煩把訊息委婉告知我母親與弟弟,再將我骨灰交予顧天時設計師,若我與顧天時同時不幸,請將我們合葬在一起吧,我家人都同意了的。遺產半數交予家人,半數捐贈。再幫忙將另外一封遺書交予我家人。多謝,再見,祝你們好運——薛野,絕筆]

六個犧牲者的身體都被放在前麵地上,所有人都向他們深鞠一躬。

“我們一定會成功的。一路走好。”魏和抬起右手摸了摸胸前彆著的的閃亮團徽,目光望向外麵無比璀璨的夜空,而夜空之中繁星無比的燦爛。

這就是華夏兒女,他們無堅不摧、刀槍不入,信念似燎原的星火,終會照徹長夜,長燃不滅

星河之間,中華魂燃。

-轉站。他悄悄看了眼外麵幾個A國士兵,剛想轉身,卻見一柄冰冷的刀劍抵住他的頸側。“驚喜麻?窩看裡們中過人一點豆不擅長沾鬥!”A**隊將領用不大流利的中文說著,語氣裡滿是嘲弄。頃刻之間,鋒刃相見。顧天時不擅長搏鬥,他已經留了太多血了,身上到處是砍傷,讓人看了就會揪心。顧天時心裡卻想,如果自己以前好好學近身搏鬥就好了。逗夠了人,A國將領把顧天時按在牆上,手中刀刃毫不留情地進冇顧天時的心臟。顧天時恍惚了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