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出京

26

句話聽得出小姐在取笑她,本來就小的聲音又被她壓的跟蚊子音似的,氣鼓鼓的說了句:小姐又在取笑糖兒了。不多時,幾十號人的隊伍停在了淵山山腳附近。時至午時,火紅的太陽垂直大地,熱氣不見弱。淵山樹木叢生,參天大樹枝繁葉茂,光線照耀下越發綠意盎然,非本地人貿然闖進深山裡,恐怕會迷路,落得個不好的結局。山腳下,殷如卿正坐在一顆大樹下納涼,侍女糖兒接過她手裡的搖光,扇了起來。即將成婚那也算是未出閣的小娘子,周圍...-

清晨,萬裡晴朗,纖塵不染。

從吏部尚書府出嫁的隊伍已走了五日,即日將抵達江南境內。

殷如卿隨意地坐在馬車內,素手執一柄搖風,來往送風解涼。

一個月前,自小養在深閨的她,可謂不諳世事,行動的範圍僅限居住的那個不起眼的小破院裡。逢年過節不見一麵的姨母突然找上門來噓寒問暖。

話本裡常言: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果不其然,聖上下旨賜婚吏部尚書府千金與江南王世子,七月完婚。

大伯殷元敬膝下兩女一男,聖旨未點明是吏部尚書府的哪位千金,她的表姐殷玓是嫡母李華芸所生,李華芸出身遠征將軍府,身份尊貴。

嫡親的姐姐當得上千金之軀,又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典範,無數世家子弟求娶的女子,至於一母同出的那位表妹……不提也罷。

既是二品官員嫡出小姐,又是將軍府孫女,哪一個名頭說出去都能覓得一門好親事,大伯母自是不忍心親生女兒嫁去那般偏遠地區。

親生女兒捨不得,府中其他表姊妹定是不願,由此她這個侄女便有用處了。

殷如卿自幼時父母雙亡,寄養在大伯家,不論過程,終歸是大伯家撫養長大的,況且再過半年也到該及笄的日子,及笄以後伯母會給她議親,如此一想就應下了。

七月酷暑,天氣十分炎熱,殷如卿身處窄小悶熱的空間裡,一柄搖光的微風效果甚微。

此刻的她臉頰緋紅,額間隱隱約約染了層細汗,一雙水眸低垂,眉目如畫,一邊貪著微風的絲絲涼意一邊又無聲的歎氣,自出京以來,她也不曉得歎了多少回氣。

成親為何要選在如此炎熱的天氣裡成婚,真是折磨人,何況還是遠嫁百公裡外的地方。

“糖兒,與宋副尉說聲,能否找一處陰涼地歇會兒。”

殷如卿朝著外邊的婢女說著,少女嬌軟的嗓音帶著悶意。

“是,小姐。”糖兒得了意,邁著小步慢跑,與帶頭的侍衛長轉話。

領頭的是伊颯軍副尉宋行瑞,披甲戴盔,騎馬慢行,周身戾氣渾然自成。

糖兒跟隨殷如卿一起長大,平日裡見的人不多,都是些深院裡的婦人。

隊伍行進五日,見麵多次,但每回見麵糖兒都被宋行瑞渾身戾氣嚇到,回回都壯膽詢問:“宋副尉,我家小姐詢問能否找個地方歇會兒?”

宋行瑞一個眼神都冇留下,冷漠地直視前方,點了點頭。

糖兒退回喜嬌旁,小聲嘀咕著說:“小姐,這宋副尉好嚇人啊。”

殷如卿聞言,眼眸透露著笑意,戾氣自是正真上過戰場的人,血肉拚殺生出的。

這些話不可跟糖兒說,:“宋副尉為人正直,不會欺壓百姓。”話一出又一停,聲音帶著笑意打趣道:“何況是一個小丫頭片子呢。”

糖兒比殷如卿小兩歲,最後一句話聽得出小姐在取笑她,本來就小的聲音又被她壓的跟蚊子音似的,氣鼓鼓的說了句:小姐又在取笑糖兒了。

不多時,幾十號人的隊伍停在了淵山山腳附近。

時至午時,火紅的太陽垂直大地,熱氣不見弱。淵山樹木叢生,參天大樹枝繁葉茂,光線照耀下越發綠意盎然,非本地人貿然闖進深山裡,恐怕會迷路,落得個不好的結局。

山腳下,殷如卿正坐在一顆大樹下納涼,侍女糖兒接過她手裡的搖光,扇了起來。

即將成婚那也算是未出閣的小娘子,周圍的侍衛自覺隔開距離歇息,避開了目光。

山風吹拂,帶來陣陣涼意,空氣中仍然瀰漫著燥意。

殷如卿自坐下,心裡就惶惶不安,歇息不到一刻鐘送嫁隊伍就整頓出發。

-道:“何況是一個小丫頭片子呢。”糖兒比殷如卿小兩歲,最後一句話聽得出小姐在取笑她,本來就小的聲音又被她壓的跟蚊子音似的,氣鼓鼓的說了句:小姐又在取笑糖兒了。不多時,幾十號人的隊伍停在了淵山山腳附近。時至午時,火紅的太陽垂直大地,熱氣不見弱。淵山樹木叢生,參天大樹枝繁葉茂,光線照耀下越發綠意盎然,非本地人貿然闖進深山裡,恐怕會迷路,落得個不好的結局。山腳下,殷如卿正坐在一顆大樹下納涼,侍女糖兒接過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