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尋勢力

26

抬起頭,隨意地掃了兩眼那群正在哭泣的人,便又低下頭去,繼續專注於手中的狸花貓。她的動作優雅而自然,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毫不在意。在她身邊,站著兩名貼身宮女。其中一個麵容冷峻,眼神冷漠地看著眼前的場景;另一個則緊握著一把鋒利的佩劍,警惕地注視著前方,時刻準備應對可能發生的危險。季悅曦卻宛如一朵清幽的蓮花,靜靜地綻放著。她懷中的狸花貓也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寧靜,蜷縮在她的懷抱裡,享受著這份難得的安逸。鳳儀...-

進入房間後,季悅曦叫了一壺酒,然後坐在椅凳上,一邊慢慢地斟滿酒杯,一邊平靜說道:“閣下既已識得我,想必今日找我應有事,何不直言相告。”

見她如此提問,寧格雲嘴角微揚,輕聲笑道:“季悅曦,你果然還是如同前世一般直接啊。”他的聲音平靜而溫和,但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深意。

見對方如此坦率,季悅曦也決定不再偽裝下去。定了定神,然後將心中那個縈繞的疑惑說了出來:“寧格雲,你是重生的,對吧?”

寧格雲也冇打算隱瞞她,直言不諱道:“冇錯,我確實是重生而來。看起來,你也是重生的。”

她抬眼看向寧格雲,冷笑一聲說道:“寧格雲,你果然是重生之人。不過你前世曆經千辛萬苦纔打下的那片江山,如今怕是又要從頭開始了吧!”說話中帶著幾分嘲諷。

麵對季悅曦的挑釁,寧格雲並冇有生氣或動怒。他隻是淡淡地看著她,彷彿早已看透了一切。片刻之後,他緩緩開口道:“所以我現在前來找你,希望能與你繼續合作。”

“合作...,繼續合作大可不必,前世與你合作乃形勢所逼,實屬無奈之舉。而今世,似乎並無值得我與你再度聯手之事。”季悅曦抬起頭,目光直視著他,平靜地回答道。

然而,寧格雲嘴角微揚,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似乎對季悅曦的拒絕早有預料。語氣平淡地迴應道:“前世的交易雖已作罷,但此世仍有其他交易可談。待到事成之日,你自然不會吃虧......”

季悅曦凝視著寧格雲,眼中閃過一絲決絕,她緩緩開口,聲音堅定而清晰:“可我如今已然不願再與你商談任何合作事宜,此後亦如此。”

寧格雲看向季悅曦,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笑容,輕聲說道:“話不要說得太早,我要是讓安國皇帝知道你父親季懷就是前朝定遠將軍,還私自藏匿前朝皇室的血脈,他還會讓你們繼續活嗎?”

季悅曦聽完這一番話之後,原本輕鬆的神情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凝重之色。她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嘴唇輕抿,開始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世界當中無法自拔。

其實對於自身和前朝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絡以及錯綜複雜的關係,她也深知自己與前朝的關係,現在被寧格雲一語道破後,她暗自心想:安國皇帝若是得知了這個訊息,恐怕父親、我們還會如同前世的結局。不行,這次我必須要想辦法保護他們的安全!可是……

此刻季悅曦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迷霧之中,找不到出路。而寧格雲那句冷冰冰的話語,如同一把利劍懸在頭頂,時刻提醒著她潛在的危險。

不過話說回來,季悅曦生平最痛恨也最反感的就是被彆人以各種理由相要挾:“你威脅我。”

麵對季悅曦的質問,寧格雲表現得異常淡定從容,他語氣平靜地迴應道:“怎能算是威脅呢?我隻不過是指出無論是在前世,還是在今世,都擁有同一個共同的敵人而已。所以,何不再度攜手合作呢?如果你考慮清楚了想要跟我繼續合作下去,就到之前的老地方去找我。”

言罷,寧格雲緩緩站起身來,邁步朝著酒樓外走去。

季悅曦與清漪、灼薇三人一同回到客棧之後,清漪敏銳地察覺到季悅曦自從方纔見過那位公子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憂心忡忡起來。於是她忍不住開口詢問道:“小姐,剛剛那個人是誰?為何您見了他一麵回來就滿臉愁容?”

此刻的季悅曦正沉浸在思考當中,想著這一世她該怎樣才能保護好自己的父親。聽到清漪的詢問,她回過神來回答道:“他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遠離他,一旦和他扯上關係,恐怕……”說到這裡,季悅曦不禁皺起眉頭,心情愈發沉重。

回想起前世種種過往,季悅曦突然想到前朝鳳西黨羽的勢力似乎就在觀州一帶。曾今阿爹就是因為與這個勢力牽扯上關係,後麵就一發不可收拾的,如果當初他們冇有離開清石鎮,也許還能避免,但如今寧格雲也知道她便是前朝鳳西皇室的後人。他可是個陰晴不定的人。

這一夜季悅曦輾轉反側、徹夜難眠,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她終於下定決心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勢力和權力,隻有這樣才能不再處於被動地位。

次日清晨,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房間裡,她靜靜地坐在床邊,腦海中回憶著前世的點點滴滴。那些曾經被遺忘的細節如今卻清晰地浮現出來。

憑藉著這份記憶,她開始著手與前朝鳳西黨羽勢力建立聯絡。這並非易事,因為要避開現今朝廷的耳目,同時又不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當天下午,有一個神秘人與她取得聯絡,去見那個的同時也保持著高度警覺。畢竟,在這個權謀算計盛行的世界裡,任何一步都可能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

當目光觸及到那張麵龐時,季悅曦不禁瞪大了雙眼,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震驚。她的腦海中迅速閃過一段遙遠的記憶,記憶中前世曾見過與眼前這位毫無二致的人曾經與父親交談過。

季悅曦情不自禁地想多思考一下,但想起此次找他們的目的,還是跟隨著那人走進了一座僻靜破敗的廟宇之中。廟宇內瀰漫著腐朽和陳舊的氣息,四周寂靜無聲。

正當她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與對方說話時,隻見那人猛地伸手,從衣袖口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寒光閃爍間,他毫不猶豫地將其舉起,準備架於季悅曦脖頸處。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人抽出匕首的一刹那,季悅曦便如同腦後長眼一般瞬間意識到了危險。隻見她身形一閃,如鬼魅般迅速出手,快、穩、準、狠地將匕首奪了過來。

那人顯然冇有料到季悅曦是這個反應,當下臉色一變,知道遇上了勁敵。於是他立刻展開攻擊,與季悅曦交起手來。然而,交手僅僅幾個回合之後,他就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逐漸處於下風。更讓他感到詫異的是,在交手過程中,他察覺到季悅曦所使用的招式極為眼熟。

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他猛地想起了一個已經很久冇有見到過的人。季悅曦此刻所用的招式,與那個人簡直如出一轍,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他心中暗自思忖:“這不可能啊,他不是早就已經死去十五年了嗎?怎麼還會有人懂得他的獨門絕技‘幻影絕空’?”

望著眼前正與自己激烈交鋒的女子,使出的正是那人的“幻影絕空”,他心中的疑慮愈發深重。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他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會懂得他的‘幻影絕空’?”

麵對質問,季悅曦微微一頓,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沉默片刻後,她緩緩答道:“彭墨叔,我是季悅曦,是季懷之女。

當聽到“季懷”這個名字時,彭墨如遭雷擊般猛地停住了與她交手的動作。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季悅曦,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那是一種混雜著震驚、疑惑的表情,彷彿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緊接著,彭墨的聲音顫抖著響起,彷彿每一個字都在與內心深處的某種恐懼作鬥爭,充滿了質詢的意味:“你說什麼?你是季懷的女兒?”他的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懷疑。

麵對彭墨的質疑,季悅曦輕輕的點了點了頭,表示肯定。

彭墨皺起眉頭,緊緊盯著季悅曦,試圖從她臉上找到一絲破綻或者謊言的痕跡。但季悅曦的表情始終如一地坦誠和堅定,讓他不禁有些動搖。

但彭墨還是質疑道:“不可能,看你的歲數大約十七、八歲,十七年前他尚未婚配,而且季懷他早就死了,何來這麼大的女兒。”同時手中不由自主地將匕首握緊,好像隻有這樣才能給他一些安全感。

季悅曦深吸一口氣,冷靜地回答道:“因為,我是季懷的養女,而我的生母便是顧雪汐。至於你剛纔提到的幻影絕空,那是父親季懷傳授給我的武功。”

她的聲音平靜而沉穩,彷彿在講述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實。然而,這句話卻如同驚雷一般在彭墨心中炸響。

過了很長時間,他終於緩緩地張開嘴巴,輕聲低語:“如果是顧雪汐的話,那就說得通了。也隻有她或者她的孩子,才能讓季懷如此費心。”

接著,他提出一個問題:“悅曦,既然你會季懷的獨門絕技,那麼他如今是否真的還活在這世上呢?”

“他在,他還在世。”季悅曦給予肯定的答覆。

聽到這個答案,彭墨心裡那塊一直沉甸甸的大石頭終於落下來了,但緊接著他又想到些什麼,連忙追問:“悅曦,你又是如何認出我來的?畢竟我們之前可從未謀麵。”說著說著,他的神情再次變得緊張起來。

季悅曦暗自思忖:“我總不能直接告訴他我是重生而來的吧,那樣豈不是太荒謬了?”於是,她靈機一動,編造出一個藉口:“數年前,我曾、經目睹過父親作畫,當時畫中的某個人物和你頗為相像,所以這次纔有幸能夠將你辨認出來。”

“冇錯,季懷不僅武藝高強,在繪畫方麵更是堪稱一絕。”彭墨迴應道。

彭墨在季悅曦這裡詳細地詢問了她如何找到這個勢力以及為何要尋找他們的原因。

“是因為啟蒼國的人知道了你的身份後就來要挾你嗎?”彭墨皺著眉頭問道。

“是的,就是這樣。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與他們抗衡,還要提防安國皇帝。”季悅曦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無奈和決絕。隨後又繼續說道:“所以我不得不尋找勢力來與他們抗衡。”

知曉一切後,彭墨對著季悅曦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標準的下屬之禮,然後開口說道:“公主殿下,其實我們本來就是宣昭皇帝特意留給您的親信護衛。如今既然已經順利找到了殿下您,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將全心全意聽從殿下的命令,誓死保護殿下的安全!”

季悅曦急忙伸手扶起彭墨,輕聲說道:“彭墨叔,快請起,不必如此多禮!”

彭墨此時一臉欣慰地說道:“曹玄那老小子說的果然冇錯,公主殿下真的活著,現如今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回去我定要將這好訊息告訴他。”

然而,當季悅曦聽到“曹玄”這個名字時,內心深處不禁湧起一股強烈的憤恨情緒。對於曹玄這個人,她再熟悉不過了。在前世,此人與她可謂是仇敵。

但是如今從彭墨嘴裡說出來的話,又似乎暗示著他們二人之間有著非同一般的深厚情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季悅曦滿心狐疑,忍不住開口問道:“彭墨叔,這個曹玄是?”

彭墨微微一笑,耐心地向她解釋道:“曹玄啊,他如今乃是安國的禦史大夫。在外人看來,他隻是安國朝廷中的一名普通官員,但實際上,他卻是我們安插在朝裡的眼線,負責幫我們蒐集各種情報。想當年,我、曹玄以及季懷三人之間的關係那叫一個親密無間,可以說是無話不談的忘年之交!”

-捲入這場紛爭之中。就在眾人皆認為他必將獲勝之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沈景辭竟然從人群中邁步而出,登上擂台展開比試!季悅曦見狀,不禁在心中暗自苦笑一聲:“也罷,即便我不插手此事,他們終究還是會登台較量。畢竟,他們此行的目原本就是要與知府打交道。此番助了知府家的小姐之後,接下來便更容易辦事了。隻可惜前世因我橫插一腳,方纔得以結識他們罷了。“灼薇熱鬨看夠了,我們走吧。”說完,季悅曦便帶著灼薇與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