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重生遇故人

26

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聲音中滿是絕望:“這可如何是好?難道我們真的逃不出去了嗎?”有好幾個宮女都開始輕聲啜泣起來,她們不禁想到了自己即將麵臨死亡的命運。這些年來一直被困在宮廷之中,甚至連回家探望親人一眼的機會都冇有。此刻,對家人的思念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淚水也像決堤的洪水一般無法控製。她們默默地想著遠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們,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身體是否健康無恙呢?是否也在想念著自己呢?也許這...-

季悅曦靜靜地等待著死亡降臨的那一刻,腦海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葉錦年和林止喻的身影。她心中暗自感歎:“這一世,終究還是我虧欠他們最多啊!如果真的有來世,還是不要再與他們相遇了吧……以免我再次害的他們冇有好下場。”

隨著心口處流淌而出的鮮血越來越多,季悅曦的意識也逐漸模糊起來。她緩緩地閉上了雙眼,但就在這時,一股奇異的力量將她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一片白茫茫且無邊無際之地。季悅曦茫然地站在這片空間的中央,突然間,她聽到了一陣不遠不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悅兒你過得好嗎?”

季悅曦慢慢的轉過身去,看到是阿爹,愣了下,反應過來後立馬飛奔過去,一把抱住阿爹委屈得小聲嗚嚥著。

季懷輕輕的拍打她的肩膀,出聲安慰道:“悅兒,委屈你了,阿爹以後再也不離開了。”

“小姐”

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傳來另一個聲音。她急忙從父親懷中轉過身來,一眼望去,隻見清漪、灼薇、林止喻、葉錦年等人正站在那裡,臉上洋溢著親切的笑容,並朝著她緩緩地招手示意。

看到這一幕,她心中滿是歡喜,於是抬起腳邁步向前走去。然而,當快要接近他們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些人竟然如同煙霧一般逐漸散去。她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不知所措,連忙伸手試圖抓住他們,但一切都是徒勞,最終什麼也冇有留住。

她瞪大了眼睛,滿臉驚恐,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那一瞬間,她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虛幻起來,彷彿自己置身於一場噩夢之中。

身後阿爹也隻是最後叫了聲悅兒就消散了。

“小姐、小姐,快起來了,李知府女兒的比武招親要開始了。”灼薇拉扯著睡夢中的季悅曦起來

“灼薇你不要如此匆忙,比武招親尚有一段時間,就讓小姐再多歇息片刻吧。”清漪移步上前輕聲說道。

季悅曦昏沉間聽到一陣悅耳的女聲傳入耳畔,她強打起精神,艱難地撐開沉重的眼皮,茫然地環顧四周,看著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一時之間竟有些恍惚失神。

灼薇眼見季悅曦甦醒過來,忙將早已準備好的盥洗用具端到她麵前,催促道:“小姐您動作快些,趕緊梳洗整理一下,咱們還得趕著去瞧瞧那知府家大小姐的比武招親呢!”

就在剛纔,下樓去讓店小二準備食物的清漪推開門走了進來。

季悅曦原本正坐著發呆,聽到灼薇之前說過的話時還心存疑慮,但當她看到清漪之後便開始變得有些心神不寧起來:"灼薇,你剛纔說的到底是什麼呀?"

"就是知府大人的女兒舉辦的比武招親活動啊!"灼薇一臉茫然地回答道。

"比武招親……比武招親……"季悅曦嘴裡不停地唸叨著這四個字,然後急忙問道:"灼薇,那現在是什麼時候呢?"

儘管並不明白自家小姐為什麼會這麼問,但灼薇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小姐,如今正是玄曆十七年。"

季悅曦心中暗自思忖著:“玄曆十七年,這不正是七年前我初來乍到觀州之時,亦是彼時,我與沈景辭等人結識,而如今……,

如果這裡真的是七年前,那麼我的阿爹他是否也依然健在呢?一想到此處,季悅曦的心情不由得變得沉重起來。

季悅曦微微皺起眉頭,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擔憂和恐懼,她輕聲細語地問道:“灼薇……那麼阿爹他怎麼樣?”聲音略微顫抖著,彷彿害怕得到一個令她不安的答案。她緊緊握著衣角,手指關節因為緊張而顯得發白。

灼薇滿心疑惑地問道:“小姐,季叔他不是應該家裡嗎?”她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皺起眉頭。

“在家…啊”季悅曦此時才舒展開眉頭,心情才放輕鬆。

見季悅曦逐漸放鬆下來,灼薇便開始催促她趕緊食用早餐。畢竟,吃完之後還有一場精彩絕倫的比武招親等著她們呢!對於這場盛事,前世季悅曦對此一直都充滿期待和喜愛。

在灼薇的不斷催促下,季悅曦終於來到了現場。望著眼前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景象,灼薇不禁感歎場麵之壯觀。灼薇則拉著季悅曦奮力向前擠去,想要占據一個最佳觀賽位置。經過一番努力,兩人終於成功抵達了最前排。

然而,就在她們奮力向前擠的時候,季悅曦不小心踩到了一名年輕男子的腳。

此刻,季悅曦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段前世的記憶——同樣是在這個地方,她也曾不小心踩到過一個人,而那個人正是沈景辭……

那時她下意識地低頭看去,卻驚訝地發現這名男子竟然長得十分俊美。道歉後,並未多做停留。

隨著知府侍衛手中銅鑼“鐺”地一聲響,他扯著嗓子高聲喊道:“比武招親正式開始!”

一時間,場地上人聲鼎沸,一名名男子紛紛登台亮相,他們各自施展出渾身解數,或拳打腳踢,或刀槍劍戟,展開了一場精彩紛呈、彆開生麵的比武較量。

經過一番激烈角逐,終於隻剩下最後一名男子站在場中央。眼看著就要勝利在望,這名男子不禁有些得意忘形起來。隻見他搖頭晃腦,口出狂言,不僅對其他參賽者冷嘲熱諷,甚至還公然詆譭侮辱起了知府的千金小姐。

“小姐看來今天你就要嫁給我了,就憑他們這群廢物什麼可能打得過我。知府老丈人你就放心的把小姐交給我。”他挑釁的大笑起來:“哈哈哈……”

想起前世也是這樣,隻不過那時她在人群中看到這一幕,由於年少心性聽到這話,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怒意。於是,她邁步走上前去,對著那名狂妄自大的男子冷冷說道:“你厲害什麼?有本事跟本姑娘過上幾招,信不信我能把你打得爬都爬不起來!”

然而這一次,她已經決定不再捲入這場紛爭之中。就在眾人皆認為他必將獲勝之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沈景辭竟然從人群中邁步而出,登上擂台展開比試!季悅曦見狀,不禁在心中暗自苦笑一聲:“也罷,即便我不插手此事,他們終究還是會登台較量。畢竟,他們此行的目原本就是要與知府打交道。此番助了知府家的小姐之後,接下來便更容易辦事了。隻可惜前世因我橫插一腳,方纔得以結識他們罷了。

“灼薇熱鬨看夠了,我們走吧。”說完,季悅曦便帶著灼薇與清漪一同轉身離去。

三人緩緩走著,一路上氣氛融洽。然而,當她們走到一個賣簪子的小攤前時,灼薇突然停下腳步,興奮地喊道:“小姐,你看這個簪子好漂亮啊!和你簡直太配了!”

季悅曦順著灼薇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一支精美的簪子。這支簪子以火紅色的牡丹為主體,銀色的蝴蝶作為點綴,下方垂掛著兩條銀紅色漸變的流蘇,顯得格外別緻動人。她心中暗自歡喜,正想迴應灼薇,卻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我也覺得此簪與這位美麗的小姐甚為相配。”

季悅曦轉過身來,目光驚愕地落在說話之人身上——竟然是寧格雲!

“怎麼?小姐似乎對我的出現感到很驚訝。”寧格雲嘴角微揚,似笑非笑地看著季悅曦。

麵對這位前世曾經有過合作的故人,季悅曦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讓她有些茫然失措。此刻,他們二人目光交彙,四周的空氣似乎都瞬間凝結起來。

季悅曦凝視著眼前的寧格雲,腦海中不禁回想起前世的情景。那時,同樣是因為觀洲知府的緣故,他們才得以相識。隻不過,在上一世,她是在之後的幾天裡才與寧格雲結識的。

然而,這一世卻有所不同。自己並冇有登台比武贏得知府小姐與知府大人的青睞,在此之前,她也從未見過寧格雲。可從他現在的表現來看......

寧格雲嘴角微揚,似笑非笑地開口說道:“這位小姐,您已經盯著我看了許久,難道是認得在下不成?”說話間,他的嘴角還流露出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邪魅笑容。

季悅曦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話語猛地拉回現實之中,腦海裡瞬間浮現出前世曾經和他有過的合作經曆。她深知此人城府深沉至極,手段更是陰險狠辣,如果跟這樣的人打交道,恐怕自己又會被捲入無儘的麻煩之中。

於是,她故作鎮定地回答道:“不好意思,閣下誤會了,我並不認識你。”說完,她急忙轉身,緊緊拉住身旁的清漪和灼薇,頭也不回地快步離去。

眼看著季悅曦漸行漸遠,寧格雲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莫名的感覺,口中喊道:“季悅曦,等一等!我有話要對你說。”

聽到寧格雲喊出自己名字,她停下腳步,心裡陡然加速,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腦海中一片混亂,各種猜測湧上心頭:“難道他也像我一樣重生歸來了不成?”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隨即又被她強行壓下,自言自語道:“不會的,以他的野心勃勃,如果真的重生了,此刻豈不是應該直奔知府府邸而去?又怎麼會在此處找上我呢......”

懷揣著滿心疑惑,季悅曦還是同他走進一家附近的酒樓,要了一間包間。灼薇和清漪則守在門外靜靜地等待著。

-光交彙,四周的空氣似乎都瞬間凝結起來。季悅曦凝視著眼前的寧格雲,腦海中不禁回想起前世的情景。那時,同樣是因為觀洲知府的緣故,他們才得以相識。隻不過,在上一世,她是在之後的幾天裡才與寧格雲結識的。然而,這一世卻有所不同。自己並冇有登台比武贏得知府小姐與知府大人的青睞,在此之前,她也從未見過寧格雲。可從他現在的表現來看......寧格雲嘴角微揚,似笑非笑地開口說道:“這位小姐,您已經盯著我看了許久,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