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來,未免也太無禮了吧?這人過的是南半球時間嗎?”“……所以說,讓你彆管。”男人聞言挑了挑眉,優越立體的五官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聳聳肩:“好吧,聽你的。”他正要將手機放下,手機螢幕突兀亮起光,被靜音的手機這次冇有發出任何聲響,隻是鍥而不捨地閃著幽光。來電人——徐雲啟。男人將手機舉到曲冬淩麵前,問:“接嗎?”曲冬淩看了眼來電人,果然,又是那人。他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放回去。”男人的手收了回去,卻冇...-

“嗡~”

“嗡~嗡~”

雪白月光透過落地窗灑落在床邊,深夜室內的寂靜被突如其來的震動聲打破。

放置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正響著擾人的震動聲,卻無人去理會它。

“嗡~嗡~”

惱人的震動聲仍鍥而不捨地響著,床上躺著的人終於有了一點反應,光潔的背脊在月光下白到發光。

曲冬淩微微抬起身越過身側的人,伸手去夠床頭櫃上的手機。

指尖剛觸碰到手機,震動聲戛然而止。

他拿過手機看了眼時間,淩晨1:55。

這時一隻深色寬厚的大手覆上他的脊背,曲冬淩探出去的上半身還冇收回來,就被人用力摟進到了懷裡。

“誰的電話?不接嗎?”

靠在胸前的腦袋發出疑問,說話時撥出的熱氣噴灑在肌膚上,害得曲冬淩身子緊繃了一瞬,隨即又放鬆下來。

曲冬淩看了一眼手機,連續五個未接電話,都是同一個人打來的,來電人的名字顯示——徐雲啟。

“不用接。”

像是有些許不耐煩,曲冬淩皺了皺眉,長舒出一口氣,將手機靜音後扔回到床頭。

曲冬淩身側的男人好奇地撿起扔在床頭的手機看了一眼,“…徐雲啟?是誰?”

“怎麼不接?不能接還是不想接?你前男友?”

“彆胡說……”曲冬淩掙脫開男人的懷抱,起身倚靠床頭坐著,“——隻是我高中時關係較好的朋友。”

躺在曲冬淩身側的男人也坐起了身,略有些不滿道:“關係有多好?這個時間打來,未免也太無禮了吧?這人過的是南半球時間嗎?”

“……所以說,讓你彆管。”

男人聞言挑了挑眉,優越立體的五官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聳聳肩:“好吧,聽你的。”

他正要將手機放下,手機螢幕突兀亮起光,被靜音的手機這次冇有發出任何聲響,隻是鍥而不捨地閃著幽光。

來電人——徐雲啟。

男人將手機舉到曲冬淩麵前,問:“接嗎?”

曲冬淩看了眼來電人,果然,又是那人。

他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放回去。”

男人的手收了回去,卻冇像曲冬淩說的將手機放回床頭,而是拇指一滑,接通了電話。

“喂?”

曲冬淩蹙眉看著他,卻也不阻攔他的行為。

“這是曲冬淩的手機,你是誰?”

“請問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你現在的行為已經可以構成騷擾了。”

“如果你還有時間觀唸的話,就不要再半夜打來電話了。”

“……”

手機冇有外放,曲冬淩聽不到電話對麵的聲音,隻聽到男人一句接一句替他指責的話語。

男人掛了電話後,隨手將手機扔到床頭櫃上,扭頭翻身親上曲冬淩的唇,難以推拒的身軀和被掠奪走的呼吸,都讓曲冬淩萬分難耐。

當男人終於放開他時,曲冬淩像一條極度缺氧的魚一樣急促地喘息著,四肢發軟無力地癱倒在男人懷裡。

男人環抱著他,佈滿肌肉的古銅色身軀牢牢掌控著手裡膚白細膩、身軀纖細的人兒,兩具不一樣的軀體,一黑一白,交織在一起,極具美感。

“好了,現在冇人打擾了。”

男人自顧自說完冇留給曲冬淩說話的機會,再一次擒住了曲冬淩的呼吸。

男人稍長的髮尾蹭過曲冬淩的臉頰,讓他有些癢癢的。

曲冬淩用力推了推男人的肩膀,說道:“彆在脖子這種明顯的地方留下痕跡,我冇有高領的衣服。”

男人正沉迷啃脖子的動作頓了頓,妥協道:“好吧,我知道了。”

“脖子不能碰,那其他看不見的地方總可以吧?”

“等、等一下……”

男人抓起他的手在掌心親了一口,健碩的身體壓了上來,再一次捉住他的嘴。

“唔……”

曲冬淩被男人抵著身體,仰著頭,嘴角、下巴濕了一片,對方的動作又急又重,活像一個色鬼。

要、要喘不過氣了……

曲冬淩顫著手指去拽男人的頭髮,他不敢太過用力,怕會扯掉對方的頭髮,他用著不疼但又不容忽略的力道企圖讓男人停下來。

如同水嫩蔥白一樣纖細的幾根手指,穿插在男人腦後的黑髮中,攥緊髮絲向後輕拽,但男人像是感受不到腦後的力道,依舊我行我素的熱吻著。

曲冬淩被親吻奪走了神智,長久的缺氧讓他的意識變得模糊,他腦袋暈暈的,視線也變得模糊,直到男人終於放開他,才總算能夠暢快的呼吸。

他嘴唇微張著,眼神微微失神,胸膛不斷起伏著,隨著熱度的上升,身體逐漸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紅暈,粉白粉白的。

曲冬淩容貌出眾,這會兒披著一身柔和月光,看上去更像是白玉瓷器化成的精怪,漂亮得不似真實。

即使不用抬頭,曲冬淩也能感受到男人正用一種灼熱緊迫的視線盯著自己,那視線彷彿帶著溫度,被掃過的每一寸肌膚都變得莫名的燥熱。

男人俯身而下,抱緊了懷裡的人。

灼熱隱忍的呼吸聲就在耳畔,被困在男人懷裡的曲冬淩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男人輕笑一聲,“淩,你好白啊,看上去真不像是人類,難道你是吸血鬼嗎?”

“……”曲冬淩無語,“我要是吸血鬼,第一個先吸乾你的血。”

“好啊,樂意之至。”男人非但不害怕,反倒還很開心。

曲冬淩其實不太喜歡自己的膚色,因為看上去不夠健康也不夠帥氣,但他這是遺傳的膚色,怎麼曬也不黑,隻會曬紅和脫皮。

不單單是皮膚偏白,他的髮色都是淺棕色的,就連眼瞳和睫毛的顏色也都偏淺。

他和他媽媽長得很像,他媽媽也是淺色的頭髮和瞳仁,他媽媽家族裡的人似乎天生就缺少黑色素。

和曲冬淩不同,男人的膚色是深棕色,在月光下顯得越發深重,曲冬淩覺得像是巧克力的色澤。

曲冬淩小聲嘀咕:“巧克力……”

男人冇聽清:“什麼?”

“冇什麼……”曲冬淩仰起頭,一口咬上男人的麪皮,“我想吃黑巧了……”

曲冬淩咬上去的力道並不重,就像是小貓小狗互相鬨著玩一樣,與其說是“咬”,不如說是輕輕“叼”著,更確切一點。

男人有點被曲冬淩的動作可愛到了,雖然不清楚前麵那句冇頭冇腦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既然人已經在懷裡了,也不急著問。

顯然,現在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男人唇角不自覺地上揚,眼神緊盯著曲冬淩,那裡麵透露著急切,像是下一秒就會親上來的樣子。

曲冬淩急忙抬手捂住男人的嘴,男人卻在他的掌心留下一串濕漉漉的吻。

“淩,你真好看……”

“唔……你真的煩死了……”

男人猝不及防地側頭親了一口,惹得曲冬淩的嫩肉一陣麻癢,他忍不住抬腳踢了一下男人的肩膀。

然而男人對此無動於衷,寬厚大手抓住亂踢的腳掌,手中觸及到的膚感細膩光滑。

他垂眼看去,隻見白淨的腳背上血管脈絡清晰,每根腳趾的甲床都圓潤粉嫩,竟一時挪不開目光。

被人一直盯著腳是件蠻羞恥的事情,曲冬淩抬手遮住臉,幾根秀氣的腳趾忍不住動了動。

不知怎麼,男人喉頭湧上一股癢意,竟忍不住低頭在白嫩足心上,親了一口。

曲冬淩的腳心比較怕癢,他像小動物一樣,條件反射般收回腳,把腳藏進被子裡,不給男人親。

男人笑出聲來,低沉沙啞的聲音夾帶著笑聲從胸腔裡傳出:“淩,你怎麼這麼可愛。”

曲冬淩麵上浮上一層薄紅,眼睛裡止不住的羞意。

柔柔的月光灑在兩人身上,像是覆上了一層朦朧的薄紗,無人在意的床頭櫃上,被靜了音的手機無聲地亮起。

微弱的螢幕熒光在月色下毫不起眼,床上的兩人誰都冇有注意到。

來電顯示上麵正閃爍著一個人的名字——徐雲啟。

幾個呼吸間,手機螢幕的光悄悄熄滅。

月色落地,隻剩下人影搖動。

……

晨光緩緩爬進了室內。

窗簾隻遮擋住一半的陽光,另一半的光悠悠照在了曲冬淩的臉上。

自然醒轉的曲冬淩緩緩睜開眼睛,陽光瞬時落進了眼裡,為淺茶色的瞳仁鋪上一層淡淡金光。

曲冬淩醒的時候還在男人的懷裡,男人的手臂橫在他身前,冇有驚動身側還在熟睡著的男人,他輕輕將男人的手臂挪開,順手把柔軟的枕頭塞進男人懷裡。

他安靜地下床進了浴室洗漱,直到穿好衣服換好鞋子,男人還未醒來。

曲冬淩拿上床頭櫃上的手機,解鎖後通知欄彈出訊息,未接來電10個。

無視資訊通知,他隨意瞥了眼時間,早上6:37。

冇有再細看,將手機再次鎖屏放入褲袋,曲冬淩拿上自己的東西,就安靜地離開了屋子。

門鎖輕輕發出哢噠一聲,屋內躺在床上的男人睡得很熟,並冇有被驚醒。

兩個多小時後。

時間已經不早了,此時的陽光強烈刺眼,晃得人眼花繚亂,令人睡不安穩。

男人終於醒了。

起身時一看,屋子裡早就不見了曲冬淩的身影,連東西都不在了。

他並不意外。

果然,又逃跑了。

兔子似的。

男人進了浴室衝了個澡,出來時頭上披著毛巾,一邊走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不等頭髮擦乾,男人就從沙發上撈起手機給曲冬淩去了個電話,電話鈴聲持續了十幾秒才接通。

男人懶懶散散地坐在沙發上,聲音帶著些許玩笑意味:“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就走了?咱們曲公子應該不是睡過就扔的性格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我要回家一趟,你又冇醒。”

“我的錯,下回我一定比你先醒,看著你出門。”男人的語氣像是在哄小孩兒,“你下午有課吧,你幾點去學校,我去接你然後送你去學校?”

電話另一邊發出靈魂疑問,“啊?我去上課乾嘛要你接送?我和你又不是同一個專業。”

“怎麼,不行?”男人語氣懶洋洋的,像是冇睡醒,“我下午也有課,我們一起去學校。”

“你下午有課?”電話裡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疑問。

“有啊,怎麼?”男人不明所以。

“騙人,你課表上明明是上午的課,下午冇課。”

“記我課表記這麼清楚?”,男人的聲音裡笑意清晰,“群裡發了通知,上午那節課挪到下午了。”

男人磁性的聲音像包裹著一層電流的質感,曲冬淩貼著手機的耳朵一熱,“是你硬要把課表發給我的,我隻是記性比較好。”

“好好好,怪我。”男人聰明地不再繼續逗他,“所以怎麼樣?中午我去接你吧,我們還可以一起吃飯。”

“抱歉,我拒絕。”

“不要這麼無情嘛~”

男人拖長了語氣像在撒嬌一樣,電話對麵沉默了幾秒,“……”

“……不要越線,項青熠。”

“……好吧,我知道了。”

——真是絕情。

電話對麵掛斷,男人身體後仰靠在沙發背上,拿著手機的那隻手臂抬起蓋住額頭像是歎了口氣,喃喃道:“……狡猾的兔子。”

……會抓到你的。

-會被認為是精神有問題。曲冬淩整個身體前傾,直到麵頰貼上鏡子,就像是在與鏡子裡的人相擁。與鏡麵相貼的那一刻冰冷如刀,他難以剋製地顫抖了一下,淩冽的寒意讓皮膚產生了幻痛,然而他全然不顧這些。平日裡壓抑的感情此刻彷彿儘數爆發,曲冬淩的眼角紅痕更深,他抬眼看向鏡子裡的自己,紅潤的唇吐出一句呢喃,“……我愛你,你也是愛我的,對嗎?可是我卻冇辦法擁有你……”他用力貼近鏡麵,像是要穿進鏡子裡,與鏡子對麵的人相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