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操作進行時間】:立即。——已確認。“本操作不可逆,請在下麵選項中確認您是否進入。”【Y】/【N】女人脫下沾了零星紅褐色血跡的手套,用手指觸碰光屏上的【Y】選項。在她的手指觸碰到光屏的瞬間,先前還是一個平麵的光屏此刻彷彿變成一個有生命的實體,以極快的速度變形、膨脹,向前隆起的白色光芒彙成的物體像張開嘴捕食的異形生物一般,將女人整個包裹後吞噬了進去,隨後又恢覆成平麵的浮動光屏。房間內一片死寂,閃爍...-

四界管理局,監察部。

昏暗的房間中,唯一的光源是來自進門左手邊大大小小佈滿一整麵牆的無數光屏,此刻正常啟動的光屏隻有最中心的一麵。

微弱的光影照出房間中一片狼藉的景象,各種資料和檔案淩亂地散落在倒塌的櫃子旁。

一個穿著黑色製服的年輕女人正站在最中心的一塊約有兩米高的浮動光屏前操作著什麼。

光屏上的文字照進她緊縮的黑色瞳孔——

【目前位置】:4.802.1.1。

【覆寫者編號】:S81。

——已確認。

【子世界編號】:27854914991。

【穿書目標對象】:寧雁雁。

——已確認。

【操作進行時間】:立即。

——已確認。

“本操作不可逆,請在下麵選項中確認您是否進入。”

【Y】/【N】

女人脫下沾了零星紅褐色血跡的手套,用手指觸碰光屏上的【Y】選項。

在她的手指觸碰到光屏的瞬間,先前還是一個平麵的光屏此刻彷彿變成一個有生命的實體,以極快的速度變形、膨脹,向前隆起的白色光芒彙成的物體像張開嘴捕食的異形生物一般,將女人整個包裹後吞噬了進去,隨後又恢覆成平麵的浮動光屏。

房間內一片死寂,閃爍的光屏前映照著地上被主人遺落的一隻孤零零的白色手套。

“噠、噠、噠……”

昏暗的光線中,一陣腳步聲漸行漸近。

地上那隻手套旁,出現了一雙穿著黑色及膝靴子的長腿,隨後一隻白皙修長的手不慌不忙地拾起了那隻手套。

拾起它的人看了一眼便揣進口袋,直起身佇立在光屏前。

被處於異常狀態、不時熄滅和閃爍的光屏照亮的年輕臉孔上,青年的神情從不屑和譏諷漸漸轉為陰沉。

……

*

剛剛點下確認的【Y】選項後,女人便瞬間失去了意識。

現在她感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正漂浮在一個黑色粘稠的混沌空間之中,和周圍靜止凝滯的液體一般的觸感融為一體。

這裡空無一物,無邊無際,也感知不到任何存在。

就這樣過了大約數分鐘,她的身體突然毫無征兆地開始下墜。

愈來愈快的下落速度讓她的腎上腺素飆升,但是她並冇有感受到下落時的風拂過耳邊的呼嘯聲和刮過皮膚的觸感。

她能感知到的隻有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聲和失重感帶來的強烈的眩暈。

漸漸地,炫目的白光開始爆閃整個視野,她下意識地閉上眼。

數秒後,光線從強烈變得微弱下去,僅僅透過眼瞼映入她的瞳孔,短暫地適應了光線後,她睜開了眼。

……

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古風木質天花板,她正仰麵躺在一張床上,四周圍著一圈半透光的金色帳幔。

這裡充斥著一股類似焚香的味道,濃烈到讓人窒息。

眩暈感尚未消散,她抑製著想吐的衝動,屏氣凝神,試著從一片漿糊的大腦中整理出模糊的記憶碎片。

……

一些不明所以的畫麵在她的腦海中時隱時現,似乎有很多人在她眼前死去,以及心中難以消散的那種沉重壓抑的心情。

除此之外,她隻記得自己冇有姓名,隻有一個編號S81作為身份代號。

也許是因為她剛剛穿過來還冇有融合完全,和這個世界冇有鏈接的記憶似乎很模糊。

內心有個聲音在極力催促她一定要找到某人……

太陽穴突突地抽動著,大腦充血的感覺很不好受,她儘力平複自己的呼吸和心情,試圖冷靜下來。

來這個世界之前的記憶暫且還是混沌一片,但她心中對這個小說世界的一些情報的記憶卻很清晰而篤定。

她現在應該穿成了修真小說《亡魂葬心》裡的女主寧雁雁,這應該是她來這裡之前自己設定的。

原書劇情中,女主寧雁雁從小和自己父母離散失去聯絡,後陰差陽錯被百靈宗的洞真長老收為親傳弟子,自此在百靈宗後山孤獨地開始了漫長的修煉生涯。

現在這個時間點,她應該在百靈宗,還冇有和男主相遇,故事主線劇情尚未開始。

房間裡的景象被帳幔擋住看不見,她掀開蓋在身上的錦被坐起身。

是因為原主躺了太久嗎?連從床上坐起來的動作都有些吃力,心跳加速、血液流向四肢,有些眩暈感讓她差點冇站穩。

S81扶住床邊的桃木櫃子穩住身形。

桃木櫃子上置著一盞蓮花香爐,此刻白色煙霧正嫋娜升騰著,在空氣中飄逸。

剛剛醒來時聞到的充斥整個房間的異香是因為它嗎?

S81揭開香爐的鏤空爐蓋,爐內底部鋪灑著一層白色的粉末,大約是未清理的燃儘的香灰。

香灰正中,一顆草綠色的香丸正在燃燒。S81拿起一旁的銅製香匙撥了撥那顆香丸,香丸竟即刻碎裂開。

龜裂的碎末粉塊散落其中,那些粉末之中,一隻米粒大小的紅色蟲子從裂開的香丸中顯露出來。

那隻蟲子紅色的軀殼上佈滿了金色的點狀斑紋,一動不動地隨著香丸的碎裂掉落到香爐底部,而後像是被驚醒一般,感知到危險的紅蟲突然從香丸粉末中振翅飛起,在香爐上空盤旋片刻後直衝S81的麵門而來。

直覺感到這個蟲子和香丸的詭異之處,生理性的厭惡本能讓S81極速向後退去,避之唯恐不及。

S81立即向大門逃去,她試圖推動它。

嘩啦啦的鎖釦聲響起,大門被從外鎖住了?!

窗戶呢?

既然門鎖住了,那能從窗戶那裡出去嗎?一般來說古代的建築高層出現的概率是很低的,無計可施的話要冒險跳窗嗎?

窗戶在門的南麵,S81剛準備轉身,飛蟲振翅的嗡嗡聲近在耳邊。

心一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她驚恐地回過頭去,那隻紅蟲已經近在眼前。

她趕忙下意識地用右手捂住口鼻,用左手驅趕著那隻向麵門嗡嗡振翅飛舞而來的怪蟲。

“嘶——”

左手手背一陣刺痛,S81抬起手察看。

那隻紅蟲竟蟄破手背的皮膚鑽了進去!

蒼白的手背上被蟄破的地方慢慢滲出一顆血珠,爬進去的怪蟲沿著手背的青色血管蠕動著向小臂上前進。

隆起的一小塊皮膚在慢慢蠕動著,傳來一陣陣刺痛感。

……

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噁心感侵蝕著S81,後頸上起了一片雞皮疙瘩,似乎全身上下的神經都在因為這種反人類的感覺而顫抖著。

儘管目前還不瞭解這個世界的設定、不瞭解這是什麼蟲、侵入人體後又會產生什麼後果,S81當下隻是單純地出於人類生理本能地感到恐怖。

她在房間四周巡視著,希望能夠找到自救的工具。

哪怕是一把刀,隻要能立即把這個來路不明的怪蟲剔除出去,她不介意在這具身體上留下一些醜陋的疤痕。

這個房間大約有15平,西麵靠窗有架櫃子,櫃旁立著一麵銅鏡。

除此之外隻有床邊那個矮幾,上麵是剛剛那鼎香爐和香匙。

她疾步走上前去打開櫃子,裡麵掛著幾件淡雅精緻的衣服,大概是原主穿的。

這個房間被鎖住了,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

一陣絕望感席捲而來,S81走到衣櫃旁的那麵銅鏡前立定。

銅鏡裡照出一個纖秀的女子身影。

一雙杏眼十分靈動,,眼瞳是琥珀棕色的如琉璃一般清透明亮,麵容頗為清麗端莊。

隻是此時麵色蒼白、兩頰凹陷,眼下泛著青黑,額際布著一層細密的冷汗,眼神空洞沉寂。本應是氣質卓絕的身姿,此刻卻是一身頹態,宛若沉屙已久、即將大去之人。

這個人真的是寧雁雁嗎?

原劇情中,寧雁雁的師父洞真長老雖然性格刁鑽毒舌,但是對徒弟寧雁雁一直是刀子嘴豆腐心,在吃穿用度的生活條件方麵從未苛待過她。

而銅鏡裡這具身體的主人,更像是一直被軟禁在這個房間。

可她進入這個子世界前明明親自設定了穿書目標是女主寧雁雁啊?

怎麼回事……?

銅鏡中映照出的女子一臉困惑地和S81對視,然而她的餘光卻被鏡子裡左下的某一處吸引。

在那裡,一雙細長的眼睛也在銅鏡中一眨不眨地盯著她。

S81在鏡子裡和那雙陌生的眼睛對視了一瞬,那雙眼睛眼型細長、眼尾上挑,瞳仁像閃著冷光的黑曜石。

S81被那雙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窗邊的眼睛嚇了一跳,她轉身看向窗外,那裡卻空無一人。

S81背後冒出一層細密的冷汗。

那個人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在那裡悄無聲息地窺視著她了?

剛剛確實有雙眼型細長的眼睛在銅鏡裡和她對視了。她轉身的瞬間,那人便逃走了嗎?

S81邁步走到窗邊,伸手試圖將窗戶抬得更高。

那扇窗隻開到夠探出一隻手的縫隙便被卡住了,似乎是有人給這個房間留了個通風口。

窗戶下沿的卡銷被固定住了,她根本不能從內側拉動。從窗戶下方的縫隙看出去,是一片石磚路,此刻灑落一片紅色的晚霞餘暉。

現在是傍晚,四周鮮有人聲,原主確實是被囚禁在此。

剛剛那個在窗縫窺探她的是誰呢?總覺得那雙眼睛銳利而鋒芒的眼神就像在看獵物一樣。因為冇有看到髮型,而是隻看到眼部的樣子,很難分辨出是男是女。

前門突然傳來一陣喀喇喀喇的金屬碰撞聲,似乎有人來開鎖了。

一個年齡稍大的侍女端著餐盤進來了。

“您今日滴水未進,雖然柳大人這幾日在外事忙冇顧得上您,也不能這麼耍小性子呀!”侍女嗓音溫柔,笑起來眼角有皺紋,一進來見到S81站在窗邊也冇什麼反應,而是自顧自唸叨著。

“再任性下去,可是真要傷及您的性命了!到時候,我們這些看管不利的下人可是要被柳大人責罰的呀!”

侍女將托盤放在矮幾上,眼神掃過被揭開的香爐裡碎裂的香丸。

先前燃燒的香丸此刻已經熄滅了,侍女垂著眸,手中的香匙撥弄著裡麵的粉末灰燼。

因為垂著眸,S81看不清她的神色,S81從背後靠近那個侍女,打量著她微微彎著腰的背影,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柳大人……是誰?”

侍女聽到S81發問,身形頓了一瞬便轉過身來,看著S81的臉上並冇有意外的神色,隻是和藹地笑著:“哎呦,池小姐這是又餓昏頭了吧?如今咱們修真界哪有不認識柳沅玉柳大人的?!

“柳大人是仙盟盟主,也是您五日後即將成婚的未婚夫婿呀!”

-曆史背景。這個世界分為人界、修真界、鬼界、妖界、渭界、涿界六界。二十年前,發生了一場波及整個修真界的詭異的災難,當時修真界幾乎所有元嬰以上境界的修士全部因為靈力反噬而走火入魔,自相殘殺的殘酷光景宛若地獄。冇有走火入魔的元嬰以下的修士也因大亂被無辜波及,倖存甚少,七成的人因這毫無征兆地天降禍亂一夜橫死。活下來的隻有當時修真界四大宗門的修士以及恰好身處那些宗門四周的人。起初,災難過後,大家並不知這災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