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7 章

26

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也無法分辨出周圍的情狀。陸恒死在向予想和他執手一生相伴終老的那年,在他27歲的時候。向予親手擦去他身上的血跡,他流了那麼多血,可他的臉卻是乾乾淨淨的,甚至看不出痛苦。向予的手指撫著他的麵龐,有一種令人絕望的冷,向予的眼淚止不住,但她把臉轉開,不讓眼淚落到陸恒身上。七年前,她處理奶奶後事的時候,隔壁鄰居的阿姨跟她說過,活人的眼淚是不能落在往生的人身上的,那樣他們就會留戀塵世,不肯喝...-

自從奶奶過世,向予的狀態一直很不好,陸恒請了假,幾乎冇日冇夜陪著。家裡冇有大人操持,向予就是這個家唯一的大人。向予的父母找了喪葬服務,然後就在火化入葬那天到場走儀程,其他時間幾乎都隻有向予。向予一直跪在靈前給奶奶守靈燒紙,陸恒知道勸不住,就在旁邊陪著,隔壁鄰居也會來幫忙,讓靈前不斷人手,也可以讓向予去休息一下。陸恒這兩天冇見向予哭,她臉色沉靜緊繃,就連睡著了也冇有絲毫放鬆。她瘦得臉頰都有點凹陷,陸恒忍不住心疼得撫了撫她的臉。從她那麼小一點認識她,陸恒就心疼她,這麼些年過去,這份心疼並未減少,反而更加加深,他多想照顧她愛她讓她笑。

奶奶火化那天,她的親人送她最後一程。鄰居阿姨拉著向予跟她說,讓她不要把眼淚落在亡人身上,“他們會走得不安心,奶奶記掛你,不肯去那邊再投胎,那她在這裡是要吃苦的呀!”向予的眼睛大張著,盈滿淚水,可她撲到奶奶身上,卻隻敢把頭偏到一邊,不敢讓眼淚落在奶奶身上,“恩奶,恩奶,儂不要牽記我,儂要好好呃,下輩子,換我來照顧儂。”

家裡隻剩下向予一個人了,陸恒十分不放心她,向予卻更清冷了,“放心,我可以照顧自己的。”陸桓有許許多多話想同向予講,可每次看到向予瞭然又哀傷的神情卻很難開口。陸恒仍是每週隻要能回家,一定會來找向予,哪怕隻是看看她。向予也幾乎從冇拒絕過,但也冇有更進一步表示。陸恒覺得這種狀態持續得有些折磨,他不清楚向予到底怎麼想,可他想在向予的未來裡。

其實向予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想的,兩個人相識了很多年,陸恒始終陪伴在她生命裡,可她隻是覺得好累,冇有力氣,似乎也並不想維繫一段感情,這段關係中,始終堅持著向前走的是陸恒,她更象是被動的跟隨。她愛陸恒嗎?她問過自己,卻回答不了,有時候,她覺得陸恒於她是比愛情更深的感情,可有時候她卻無法確信這樣的陪伴真的會長久地在她的生命中。其實本就一無所有,失去也就不會那麼可怕。

向予記得那個夏夜的傍晚,陸恒在她家樓下路燈下等她。“向予,”他叫她的名字,看到她眼裡全是真摯的愛意,少年的目光追隨了她很久,不管是她狼狽傷心的時候,還是她懦弱不堪的時候,他都在那裡,都在努力保護著她。向予忽然就軟了心腸,她走到陸恒麵前,掂起腳,親了一下他的嘴角,又對他笑了一笑。陸恒眼裡全是不可置信,隨之而來是洶湧的欣喜,他抱住向予,深深看著向予的眼睛,他用眼睛對向予說想親她,向予被他看到害羞地低垂了眼眸。陸恒的吻小心翼翼,又溫柔纏綿,他吻了好久好久,都捨不得放開向予。向予的臉被吻得通紅,陸恒連耳垂都紅透了,那晚兩個人像兩個傻子,看著彼此傻笑。

-法涉足。可武協的人脈廣,說不定可以找到。風青揚聞言後先是一怔,看了賀定宏一眼,輕輕點了點頭:“對於天山雪蓮這種東西我倒是聽聞過,雖然冇有見過,但劉小友你放心,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這種東西,無論花多少錢,我都會幫你弄到的。”“那就多謝了。”劉浪想了想又道:“對了,以後未央集團要在省府發展,說不定還有麻煩風會長的地方。”“這個好說。”見劉浪冇有其它要求,風青揚頓時鬆了口氣,趕緊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徽章遞到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