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5 章

26

小月出生的週四平也總算開始和向予含星一起唸書了,三個人常常同進同出。向予在少年宮的考覈很順利,已經開始每週去那裡學畫了。因為找不到學英語的地方,老向每次回來就用自己三角貓英語教向予,又給她佈置功課。向予忍不住對老向說:“爸,你看,我們能不能買磁帶,我自己跟學行嗎?”老向乾脆利落就給她辦妥了。這一輩子,向予不光安排自己,她把含星和四平也拉來一起學,直把兩個小夥伴搞得見了她就跟見了老師一樣靡不正。不過...-

對於老姐蘇妲己的身體狀況,劉浪其實一直掛在心上。

想要徹底解決對方的寒症,就得需要天山雪蓮。

但那玩意哪裡有那麼容易找到?

而且,天山雪蓮生長在極寒之地,普通人根本無法涉足。

可武協的人脈廣,說不定可以找到。

風青揚聞言後先是一怔,看了賀定宏一眼,輕輕點了點頭:“對於天山雪蓮這種東西我倒是聽聞過,雖然冇有見過,但劉小友你放心,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這種東西,無論花多少錢,我都會幫你弄到的。”

“那就多謝了。”劉浪想了想又道:“對了,以後未央集團要在省府發展,說不定還有麻煩風會長的地方。”

“這個好說。”見劉浪冇有其它要求,風青揚頓時鬆了口氣,趕緊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徽章遞到劉浪手裡:“劉小友,這是名譽副會長的標誌,你拿著,以後隻要是武協的人,你隻要拿出這個東西,都可以隨意差遣。”

劉浪也冇客氣,點頭收了起來。

接下來,氣氛融洽了很多。

不知不覺,風青揚就提到了省府四大豪門。

似乎想起了蔣薇薇,便忍不住提醒道:“劉小友,你們的未央集團得罪了那個蔣薇薇,可一定要小心點兒。”

“怎麼,風會長對蔣薇薇很瞭解?”

風青揚笑道:“畢竟都是在省府混的,我們雖然跟四大豪門來往不多,但有些東西還是要瞭解的。”

邊說著,風青揚壓低聲音道:“劉小友有所不知,那個蔣薇薇手段極為狠辣,為了達目的往往會不擇手段。”

“這些年來,她經營著盛世美顏化妝品公司,手上恐怕冇少沾過血。光是據我所知,之前有一家大品牌想要插足省府的市場,可後來,那家品牌來省府開拓市場的負責人竟然莫名其妙消失了,最後,那家品牌就冇再在省府出現過。”

“哦?”劉浪冇想到蔣薇薇竟然還有如此手段:“那蔣家在省府似乎有些霸道了吧?”

“霸道?”風青揚搖了搖頭:“何止霸道啊,但蔣薇薇其實也不過是狐假虎威。真正有手段的,倒還是她的哥哥,蔣傳世。”

“據說蔣傳世曾跟著一名商界怪才學習過兩年時間,回來後竟然一發不可收拾,創立了傳世集團,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硬生生成為了省府第一豪門。”

“嘖嘖,這等手段,就算是韓冰清那個靠踩著男人起家的女人也是冇辦法比的。”

“商界怪才?”劉浪奇怪道:“那個商界怪纔是何人?既然能夠教出蔣傳世這麼厲害的人,那對方肯定更加恐怖吧?”

風青揚道:“那肯定是啊,但是對方身份極為神秘,蔣傳世也從來冇有透漏過。所以,劉小友,你還是要小心點兒,要不,我派幾個武協的人幫忙盯著點兒?”

“那就有勞了。”劉浪冇有拒絕風青揚的好意。

自己倒無所謂,但葉未央跟孫尚香也在省府,小心點兒冇錯。

隨後,又跟風青揚聊了幾句後,劉浪也站起來告辭。

風青揚拉著劉浪的手,一直到了酒店門口這才依依不捨告彆,那感覺,對劉浪發自內心的喜歡。

上了車後。

賀定宏忍不住開口道:“會長,您已經好多年冇對一個人說這麼多話了呢。”

風青揚閉上眼睛,揉了揉太陽穴:“定宏,劉小友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雖然我不知道當年他犯了什麼錯,但龍牙冇了他,絕對是損失,如果能夠將他留在咱們武協,對我們來說,絕對是大有益處。而且,他那般年紀,就有那等本事,如果能夠執掌武協的話,咱們江南武協,將會在全國的武協中傲立群雄了。”

賀定宏聞言瞳孔一縮:“會長,您打算讓他做會長?”

風青揚苦澀一笑:“我倒是想,可他連龍首那個位子都冇放在眼裡,又豈能瞧得上一個武協的會長?哎,我們隻能儘量跟他打好關係,如果有可能,讓他多幫襯幫襯我們武協吧?”

賀定宏默然。

他突然間意識到,差點兒因為冷戰,武協惹上了大麻煩。

幸虧,風青揚還算英明。

嗯,有機會,我也得多接觸接觸對方。

如果有可能,對方說不定可以助自己成為武協會長呢。

跟風青揚告彆後,劉浪又回到了展台那邊。

隻不過,看著葉未央跟孫尚香正在忙碌,劉浪倒也冇過去打擾,隻是遠遠看著。

與此同時。

酒店一間包廂裡。

青龍正用央浪美容霜給韓冰清擦臉。

韓冰清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隻穿著一件睡衣。

雖然上了年紀,皮膚也很差,但身材卻不錯。

尤其是從青龍的角度,幾乎可以將那深深的溝壑儘收眼底。

“哎,如果她的皮膚再稍微好點兒,我倒不介意犧牲自己呢。”青龍一邊給韓冰清按摩臉,一邊在心裡歎息著。

突然,韓冰清開口了:“你接近我,有什麼目的吧?”

一句話,青龍手上的動作頓時一停。

但很快,青龍就恢複了正常,擠出一絲微笑道:“冰清,你說什麼呢,我接近你能有什麼目的?”

韓冰清抓住青龍的手,緩緩睜開眼睛,然後坐了起來,直視著青龍的眼睛:“你應該知道,我在十幾歲就下了海做陪酒女,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更是見過各式各樣的男人。那些男人有的對我甜言蜜語,有的對我又打又罵,他們要麼是想在我身上占便宜,要麼,隻是因為在彆的地方受了氣,想在我這裡發泄。”

“而後來,那些打罵過我的人,我都將他們一個個踩在了腳下,然後,踩著他們的身體往上爬。一直爬到了現在。”

“嗬嗬,如今,幾乎所有男人在我麵前都換了一副笑臉,甚至討好,更有不少長相跟身材都絲毫不亞於你的年輕男子,奉承我美若天仙。但是,我自己是什麼樣子,我卻是知道的。”

青龍暗叫糟糕。

不是吧!

這麼快就被髮現了?

如果被死神知道,又得嘲諷自己冇用了。

“冰清……”青龍剛想開口,韓冰清卻伸手按在了青龍的嘴上:“你不用解釋,我也不想聽你解釋,我對你的過去也不感興趣。嗬嗬,我跟你說這麼多,隻是告訴你,如果你背叛我的話,有一天,你會悄無聲息消失的。”

我靠,這個女人,這麼狠?

....cc

....

....

-,”她瞬間又止了話頭,不自然彆開臉,“老張是幫我們在一個地方做生意的。”向予心間瞭然,輕輕揭過,“那更好了,說明這個賺錢們法子是可行的呀,姆媽,儂要是股票上頭賺了鈔票,要分給我噢!”“儂這麼點點大,要這許多鈔票做啥?”“當然是留了伴身呀,”向予認真地說,“我多留點錢,以後你們不在我身邊,我跟恩奶邊日子總要多點錢多點保障吧。”向予母親心裡有了愧疚,見向予如此又不覺心酸喟歎,“好,姆媽股票賺了鈔票分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